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 > 正文 第44章 第 44 章
    金丹魔修们连包袱都来不及收拾, 连夜消失了。

    夜幕幽静,初岚躺在地上,遥望他们落荒而逃的背影, 满意地支棱起来, 掏出《准提魔卷》翻了翻。

    恭喜日神仙尊者靠实力收了第一批信徒, 修为停滞有望,一米七有望。

    但初岚没有放松,因为文莆和岑照含正与白存交战。

    -

    半个时辰后。

    “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巫千星的弟子!你们敢动我, 师尊不会放了——唔!”

    一道金色绳索捆住白存,上面隐隐流动着太虚宗的高阶禁制。

    文莆和岑照含一左一右拉住绳索两端。

    而白存嘴里塞着他的鞋子。他何时受过这种侮辱,憋屈得眼睛都红了。

    初岚双手抱臂, 慢吞吞道:“怎么办,巫千星要鲨我, 我好怕怕哦。”

    文莆和岑照含:“……”

    怎么感觉宁才是魔修呢。

    初岚蹲下来,抽出白存嘴里的鞋, 又拾起他的断剑,拍拍他的脸:“凶冥流金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存呸了一声,恶狠狠道:“没错,前面十几任买主都是我杀的。”

    “你很骄傲?”初岚诧异道,“你和古楼,两个堂堂元婴大佬,连我这么柔弱的金丹期都打不过,你哪里来的优越感。”

    “……”

    白存气得破口大骂!

    岑照含当即取出宗门下发的法器, 弄晕了白存, 周遭终于安静下来。

    文莆蹙眉道:“万一巫千星真找来, 该怎么办?”

    “凉拌。”

    初岚叹了口气, 她早就把巫千星得罪了千百遍, 多一遍也不嫌多。

    “……”文莆问,“你要不要先回太虚宗避一避?”

    初岚:“不可,我还有要事。”

    岑照含:“什么事还能比自身安危重要?”

    初岚扫了他们一眼。她是日神仙尊者这件事,好像被大师兄、师姐和师父猜到了,但很明显,文莆和岑照含还不清楚。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没告诉他们。

    她的双重身份,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魔尊会搜魂术,万一文莆岑照含受她牵连就不好了。

    “你们先回去,我自有办法。”初岚说。

    文莆和岑照含也要急着回去复命,两人金丹期,手上抓着一个元婴魔修,简直就像抓着点了火的炮仗。

    “那我们先陪你巡山排查危险再走。”

    “行。”

    三人牵着白存,仔仔细细转了一圈,凶冥流金如一条巨龙,蜿蜒潜伏在群山中,龙头前坐落着几间九成新的小院。初岚还挺喜欢,买地皮送房子。

    他们将小院洗劫一空,总共十五个乾坤袋,初岚分到五个,打开数了数,一千块下品灵石,还有一根长棍法器,不像魔修用的,可能是乾坤袋原主人劫掠了哪家金丹道修。

    初岚陷入沉思,有时她想换个法器。别人打架动辄拔剑,挥舞之间气势恢宏。

    她打架时,取出浪蕊珠,顶个球哪有拔剑霸气。

    文莆正和岑照含愉快地分赃,对着白捡的灵石喜笑颜开,眼前忽然闪过一道蓝光。

    他们抬起头,初岚正拿着浪蕊珠,嵌在长棍顶端,然后往地上一杵,棍顶的浪蕊珠忽然亮起,一道灵气从珠子里射出,轰然炸出大坑。

    “今后请叫我魔法师。”

    “……”

    初岚扛着浪蕊杖,走到矿山大门口。

    凶冥流金有十几任主人,却开采了不到十分之一。古楼和白存骗人来买,杀了买家夺回灵脉,再重新卖出,以此掌握财富密码。

    而每次卖出买入,白存都要更改矿山大门禁制,元婴魔修的禁制初岚破不开,还好白存昏迷着,她直接用他刷了脸。

    大门轰然开启,浓郁的灵气冲出洞口,几乎把三人淹没。

    只听身后的文莆和岑照含发出惊呼,初岚勉强睁开眼:“……”

    矿洞的穹顶和两壁上,都生出满满的灵矿结晶。

    十二棱柱一簇簇聚拢,好似盛开的水晶花。甚至有一柱灵石从洞顶长出来,一路长到地面。

    “发了。”初岚喃喃道。

    “我天。”岑照含嘴角都要留下感动的泪水,“姐妹,家里有矿了。”

    半晌,还是见过一点世面的文莆先反应过来,拍拍二人。

    “快改个禁制。”

    初岚:“哦。”

    她神思恍惚走到大门口,设好禁制。

    文莆:“开启大门的咒令是哪句话?”

    岑照含想了想:“用生辰八字?”

    初岚两眼呆滞,仿佛看破红尘。

    文莆挥挥手:“醒来了。”

    岑照含也挥手:“古有范进中举,今有初岚发财。”

    初岚沉默地站在门口,好半天,理智才慢慢回笼。

    “不用。”

    “那用什么?”

    在文莆与岑照含的注视下,初岚微微一笑:“防止诈骗盗窃,要用一个绝对不会被想到的咒令。”

    二人眼前一亮,神色更加殷切:“是什么?”

    初岚望着整整一洞窟的灵石,神色凝重:“你们猜。”

    “不准卖关子,快说!”

    初岚斩钉截铁:“我对钱没有兴趣。”

    文莆:“……”

    岑照含:“。”

    -

    与此同时。

    柯然刚刚和媳妇儿你侬我侬了一会儿,就收到莲戮传讯:“来檀城城南。”

    他一脸怨气:“不去。”

    莲戮:“我替尊者收了一批金丹魔修,来帮忙。”

    柯然:“???”

    柯然心里泛起阵阵酸意,他修为比不上莲戮,进贡比不上莲戮,收小弟的本事也比不上莲戮,现在尊者麾下又多了一批金丹期。

    他是不是要被尊者遗忘了

    柯然给夏儿哭诉了几句,只好披上衣服出门。

    夜色渐深,出了城门,四下更黑,林中伸手不见五指。

    空气中传来血腥味。

    柯然瞬间警惕,御刀升起,藏在树上。

    片刻后,两批魔修一东一西,从林子里钻出来,于树下会首,十几人左右环顾,忽然跪下来。

    半空中浮现一道模糊的虚影。

    “师尊,天师门那几个逃去南边了,我们现在就去追。至于太虚宗那个……他不见了。”

    “不见了?一个筑基期道修,身负重伤,你们都能跟丢?一群废物!”

    “他、他的阵法诡谲,师姐金丹大圆满的神识,都寻不到他踪影……”

    “师父息怒,此人必死无疑。道修内斗,天师门几个金丹期怕死,为了逃命,拿他挡刀。此人被师姐的诡刹剑刺中,不出六个时辰,就会魂飞魄散。”

    “……”

    柯然蹲在高高的树冠上,听得模糊,待几人走远了,他才慢吞吞滑下来。

    檀城道魔混杂,这种仇杀天天发生,柯然没有兴趣,继续往城南赶。

    可越往前走,血腥气越重。远远地,他看见前方树下,靠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轰隆!

    雷声响起,闪电划破黑夜,大雨倾盆而下。

    借着那一瞬间的亮光,他看清楚树下的人影,

    ——是个道修!

    道修半垂着头,身上的白袍被血浸透了,手里却死死握着一柄长剑,剑尖插在地面,支撑着他的身体。

    但他一动不动,好似昏迷。

    柯然怂得一批,拔刀向前试探两步,只听“铮”的一响,青锋险险从他头顶刺过,将他的发髻钉进树桩。

    柯然没见过这么凶的道修,抱着大刀当场就吓哭了。

    齐君:“……”

    齐君拔出剑,捂紧锁骨的伤口,瞥他一眼,扭头走回树下。

    他好似强弩之末,却还要硬撑。

    柯然吸了吸鼻子,猛地反应过来,此人就是刚刚那群魔修讨论的“精通阵法”“被天师门坑了却逃跑”的太虚宗道修。

    十几个金丹魔修,竟然杀不了一个筑基道修,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道修很可怕。

    柯然捂着发髻,一步步后退,声音发颤:“你、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

    齐君扯出一条白布,堵住不停流血的伤口。魔气盘踞,正一丝一丝渗入他心脏,疼痛从四肢百骸流过,他耳畔嗡嗡作响,柯然还在放狠话,齐君被吵得神魂不稳,终于忍不住蹦出一句:“走远点。”

    柯然抖了抖,喃喃说出下半句:“……否则饶不了你,她可是第九位分神期。”

    闻言,齐君握剑的手一颤,长睫抬起:“带我去见你家尊者。”

    柯然一懵:“你说啥?”

    “我说。”齐君浑身染血,一步步朝柯然走来。电闪雷鸣照亮他苍白的脸,他一字一顿道:

    “带我去见,你家尊者——”

    ——轰隆!

    电光点亮密林一瞬,柯然看清了面前道修的脸。

    纵使失血过多,浑身狼狈,也无法减损他容颜半分。

    柯然犹豫了一息,仅仅一息。

    “你、你想好了?”

    -

    第二天清晨。

    檀山后山,凶冥流金灵脉龙头,正中的小院。

    柯然换了身新衣服,站在院门前。

    昨日深夜,尊者传讯他和莲戮,召他们今日中午见。但柯然过于兴奋,一大早就到了。

    尊者早上必然在修炼,待她一出关,他能第一时间见她。

    然而,柯然刚刚站定,就看见莲戮领着一群金丹期魔修,也站在院子门口。

    若是往常,柯然一定怂得不敢说话,可今天的他,挺直了腰板。

    莲戮瞥了他一眼,哑声道:“有些人屁股上长了根,死活叫不动,是想违抗尊者,还是不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魔修大多睚眦必报,柯然昨夜没去帮莲戮,让她忙活一晚上,显然对方心生芥蒂。

    元婴期的气场压过来,柯然缩紧脖子,又想起什么似的,强行挺直了。

    “别以为只有你才能为尊者做事。”柯然说,“今天尊者先见谁,还不一定呢。”

    莲戮冷笑,打量着柯然的小身板:“做炉鼎都没人要。”

    柯然硬气起来,颤声道:“怎么,你想,然后被拒绝了?”

    瞬间,周遭气氛凝滞,旁边一群金丹期魔修捏着牌子,屏住呼吸。莲戮抽出长鞭,怒目而视:“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忽然,山腰石阶上传来嗒、嗒的脚步声,打破了此刻的剑拔弩张。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衣道修顺长阶而上,停在院门前,他身型高挑,头上戴着幕蓠,一丛魔气缠在他右边锁骨。

    “诡刹剑!”识货的人认出来。

    一时间议论纷纷,大家面色古怪,打量着他,不知他底细。

    莲戮瞄了一眼柯然,不屑道:“就他?”

    一个快死的筑基期道修,也好意思拿出手?

    柯然昂首道:“就他。”

    莲戮收起长鞭,索然无味。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白衣道修拿下了幕蓠。

    轻纱拂过,露出他眉眼,在曦光中跃动着金辉。

    “……”莲戮张了张嘴,硬是没说出话来。

    柯然挑眉:“怎么样?”

    莲戮冷哼一声,掐紧了长鞭,心里更恨。

    大半年了,柯然被莲戮压制大半年了,今日终于扬眉吐气!

    他现在看齐君,那真是丈母娘见了女婿,越看越满意。他拍拍齐君的肩,却故意说给莲戮听。

    “你可知道我们尊者是谁?”

    齐君垂眼:“不知。”

    柯然笑了笑:“我等会儿第、一、个送你进去,不要害怕,尊者会喜欢你的。”

    齐君:“……”

    柯然:“因为啊,尊者可是分神期大佬,男宠千千万,举世无双的——”

    就在此时,初岚打着哈欠,慢慢走到院门前。

    她昨晚熬了夜,一大早就感觉到院前聚拢着魔修的气息,瞬间爬起来。

    既然柯然他们都在等了,初岚也不好意思回去睡觉。

    于是她慢吞吞推开院门,就听见柯然得意的声音:

    “——男宠千千万,举世无双的大吟魔!”

    初岚:“???”

    柯然还在吹彩虹屁:“你只要好好伺候尊者,就不会失宠!”

    初岚抬头,直接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眼底仿佛流动着笑意。

    “……”初岚瞬间清醒过来!

    她站在原地不动,齐君也站在原地不动。

    柯然得意的声音还在山头回荡——

    举世无双的大吟魔!

    大吟魔。

    吟魔。

    魔。

    嘭!

    院门猛地关上了。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