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锦鲤穿成年代文女配[快穿] > 正文 第65章 【第065章】
    第六十五章

    一个穿着军常服的男军官站在楼梯下, 回应了叫他的人。21ggd  21温馨盯着他看,他察觉到了,抬起头, 淡淡地朝温馨颔首。

    温馨还要看, 被吴山彤拉走了。

    这一天晚上, 温馨罕见地失眠了。军营里的宿舍夜里并不安静,她们宿舍更是如此,姑娘们白天训练太累了, 于是晚上睡觉便打呼, 特别是隔壁的吴山彤,那呼噜声震天响。

    要是平时, 打雷了温馨都能面不改色地睡过去,但今晚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那个叫池修的, 会是他吗?温馨不确定。毕竟他每一世都长得不一样, 连一点相似之处都找不到。

    温馨仔细回想,突然从床上坐起来,相似之处还是有的,那就是无论是哪一世, 他都特别白。

    温馨回想打靶归来时见到的那个叫池修的军官,他似乎也很白。温馨决定以后有机会再仔细瞅瞅。

    有了决定,有了可寻找依据, 温馨这回很快就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温馨起来刚叠好被子,朱慧文就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串手链在她跟吴山彤面前晃来晃去。

    手链是小贝壳做的, 串得有点粗糙, 搭配却好看。

    看出朱慧文眼里的渴望, 温馨憋着笑,问道“你男朋友给你的啊?”

    朱慧文一抬下巴“嗯呢,他是海军,这是他去海边训练的时候在海边找到然后一个个串的,好看吧?”

    朱慧文她男朋友跟她青梅竹马长大,两人早早的就确定了恋爱关系,两家人都是允许了的,要不然,朱慧文家也不会走关系走后门把朱慧文送到粤省来了。

    “好看好看。”温馨觉得好不好看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心意,现在的男人会照顾妻子的想法的很少,大多数都还是跟以前一样大男子主义。

    吴山彤很羡慕“你男朋友是海军啊,真好,是不是天天都有海鲜吃?”

    朱慧文摸摸头发“那倒是不一定,不过他们偶尔去海边训练,要是逮到海货,是可以加餐的。”

    吴山彤更羡慕了。深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被海军录取。

    吴山彤满脑子只要吃的样子让温馨暗自好笑,而朱慧文则在吴山彤面前没有一点炫耀的成就感。毕竟这么久了,也都彼此了解了,吴山彤就是个满脑子只有吃的玩意儿,就像现在,你问她贝壳手串好不好看。她想问你贝壳肉好不好吃。

    简直无法沟通,朱慧文怒而离去,吴山彤还没表达完自己的羡慕之情呢朱慧文就走了,她一脸茫然“慧文这是咋了?我还没说完话呢,咋就走了?”

    温馨她们这些围观了整个事情的人终于笑出了声,吴山彤更加茫然了。

    温馨揉了揉她的头“走吧走吧,要早操了。”

    “哦哦。”吴山彤跟上温馨她们的步伐。

    作为新兵,为期三个月的训练主要是练体能和练队列以及内务,条例也是每天都要学习的内容。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她们的新兵训练结束了,马上就要分连队了,大家都在紧张的等待着。

    作为女兵,分到作战部队的特别少,因此她们这些女兵有很大的概率会成为话务兵、文艺兵、通讯兵、还有卫生员。

    被分去当文艺兵的大多都是会些才艺的,也因为文艺兵这个兵种的特性,新兵时期,温馨她们并没有被要求剪短发。

    吴山彤被分到了话务班,朱慧文长得好看,又能唱会跳,早就被文工团那边看中了。连队里的战友们陆陆续续的都有了归宿,就温馨一直没念到名字。

    温馨一点也不着急。她在新兵连表现得很好,无论是体能还是在枪械方面,她不可能做冷板凳,跟她一样的,还有三班的另外一名同志。温馨听说过她,她叫梁胜楠。

    新兵连的战友们都跟着各自分配好的领导走了,偌大的操场上就剩下了温馨跟梁胜楠以及几名教官。她们看了看手表,对温馨二人道“你们是被分到作战部队去的,因为这个作战部队的特殊性,来接你们的人被堵在了路上,你们要稍等一会儿。”

    温馨跟梁胜楠对视一眼“是,教官。”

    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辆车停在了温馨她们的身边,温馨他们齐齐看起,吉普车里跳下来两个男兵,他们笑嘻嘻地走上前来,立正给温馨她们的教官敬了个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路上有人出了车祸,被堵了很久,来晚了来晚了。”

    温馨她们的教官是个女军官,她严肃地回了礼“嗯,同志你好,这就是你们点名要的两名战士。”

    那两个男兵才这才转头看向温馨他们,见到温馨,他们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温馨长得这么漂亮。

    这三个月以来,温馨很注重养护自己的皮肤,她没有护肤品,就每天都兑灵液水来洗脸洗澡,喝水也喝灵液水。三个月的坚持下来,温馨跟刚穿越过来时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她比以前白了好几个度。

    而她的每一世的相貌都长得差不多,是艳丽无双的类型。

    男兵那边还给温馨取了个外号,叫野玫瑰。

    与她相比,梁胜楠虽然同样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但她长得就比温馨差一点,是浓眉大眼的类型。她们在不同的班级,平时训练也遇到过,更在教官的口中听过无数次两人的评价。双方都对对方很好奇。

    来接她们的男兵身上还有别的任务,两人也不废话跟教官们寒暄,打了个简单地招呼,便让温馨二人上车,温馨跟梁胜楠爬上车后座。

    梁胜楠率先对温馨伸出友谊的小手“你好,我是梁胜楠。”

    “温馨,我听说过你。”温馨握上梁胜楠的手。

    “好巧,我也听说过你,听说你体能厉害,打枪也厉害,啥时候咱们去练练?”梁胜楠是北方人,那边计划生育抓得早抓得严格,她家就她一个孩子,她爷爷有点重男轻女,给她取的名字就叫胜楠。

    她的性格也很胜楠,无论在什么方面,她都要比男人还要强。梁胜楠早在当兵一周后就将大多数男兵甩在了身后头,但温馨她却怎么也甩不掉。在温馨不知道的时候,梁胜楠已经在心里跟她较劲很久了。

    温馨笑着摇摇被梁胜楠捏得越来越紧的手“这个没问题,时间地点你定。”

    两人对视,火光四溅。前头的车子开了,两人才松开手,松开手后,温馨的户口隐隐发麻,她低头一看,户口处有点发红。那头梁胜楠也差不多,手又麻又疼,她不着痕迹地甩了甩手。

    经过这一轮的交锋,梁胜楠对温馨更加欣赏了。

    前头坐着的两个男兵看见她们放开了手,便开始找话题跟温馨他们聊天。因为自家爷爷的关系,梁胜楠对男人很反感,她转头去看外面的风景,并不搭话,温馨则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顺便打听他们要去的部队。

    这也不是啥不不能说的,毕竟温馨他们马上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了,做副驾驶的男兵叫何鹏飞,是个二期士官,他微微侧身,跟温馨她们介绍道“我们这个大队是去年才成立的特种大队,能来到我们大队的,都是各个团队中的佼佼者,就像开车的这位张良同志,他原来是坦克兵,现在是雄鹰突击队的一员。再比如我,我原本是一名军医,看病看得不错,日后两位美女要是生病了可以来找我哈。”

    温馨跟梁胜楠对视一眼“像你这么说,这个特种部队不是特别难进?”

    何鹏飞赞许地对温馨点点头“你说得对,像我们,都是通过层层选拔进去的,说是兵王也不为过。”

    “那这么难进的部队为什么招我们?我们是新兵。”梁胜楠皱着眉头。

    何鹏飞道“是这样的,我们大队也要组建一只女子特战队,从半年前开始,我们大队长就在各个团队进行选拔了,不过你们俩是唯二的两个新兵。”何鹏飞说到这这里,对温馨两人好奇极了。

    他们大队选拔多严格啊,这两个新兵到底是有多优秀啊,才让他们大队长点名要人?

    温馨跟梁胜楠对视一眼,纷纷觉得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她们是一个新兵连出来的,又都是新兵,看来往后是要多团结了。

    说话中,车子从一条路开进了大山中,山脚下有一条清澈的河流顺流而下,车子再往上走,瀑布随处可见。

    何鹏飞给两人介绍“这是粤省最大的山脉,风景特别秀丽,不训练的时候你们可以出来到处走一走。这里道教文化、佛教文化都特别发达。”

    梁胜楠看得津津有味,温馨倒是没多大的兴趣,毕竟她活得足够久,好山好水看了不少了。这些风景对她来说没什么新鲜感了。

    一个小时候,车子停下了,温馨两人背着行李从车上下来,这是一个盆地,四周都是山脉,公路只有他们来时的一条。

    靠山的地方是两栋三层的宿舍楼,盆地的四周散落着零零碎碎的低矮建筑。训练场就在主干道的边上,新兵连的训练场跟这里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温馨两人在姚鹏飞的带领下进了其中一栋楼,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军官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到她们只说了一句欢迎,便带着她们进了宿舍。

    比起新兵连的十二个人一间,这里是八人一间,空间也特别的大,有好几张床上已经铺上了被褥了,温馨跟梁胜楠默契地选择了相邻的床铺。

    看她们动作麻利地铺好床,带她们来的女军官道“十分钟后,宿舍楼底下集合。”

    温馨跟梁胜楠立正敬礼“是。”

    女军官走了。

    温馨跟梁胜楠掐着点下楼,宿舍楼前的训练场上,所有士兵都集合了,像温馨她们这样的女兵也站了一排,温馨二人去末尾排着。

    她们站好不久,就有几个军官穿着作训服从宿舍楼隔壁的机关楼出来了,他们在温馨面前站好,其中一个越众而出。

    “大家下午好。今天,咱们部队又来了小伙伴,我还是得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池修,是这个特种大队的大队长,日后,也是你们的教官。诸位在各自的部队都是最强的,但来到这里就不一样了,你们是最弱的”

    池修背着手,在上面喋喋不休地说着车轱辘一样的话,温馨的目光里却只有他,把他从头打量到脚,再从脚打量回头,每个部位,她都要停留个几秒钟。

    池修感受到她火辣辣的眼神,嘴上话没停,却站得更直了,口水也吞了好几回了。

    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啊,这小妮子难道认出他是谁了?不能够啊,他的码那么厚,按理来说扒不下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