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守护美强惨师兄 > 正文 第62章 新地图
    几乎是墨霄刚刚离开, 就立刻有低沉的号角声响起。

    号角声中,所有的魔物和魔人全都停下手里的攻击,转身离开。

    一场围城之战, 就这样的落幕了。

    虽然城未破, 但还是折损了很多赶来助阵的修士。

    周城主领着自己的儿子忙着各项善后事宜。周映雪却主动过来找孟棠。

    不过她说出的话让孟棠吓了一大跳。

    因为她竟然想拜孟棠为师。

    孟棠

    我自己都还没出师呢, 怎么能收你为徒。

    急忙推辞。但周映雪一直坚持,最后孟棠只得向慕华晖求助。

    其实就是暗搓搓的想怂恿慕华晖收周映雪为徒。

    她确实觉得周映雪很好,性格和慕华晖也挺搭的。

    而且师尊徒弟什么的, 想想就很有c感啊。

    但她的这个提议不但被慕华晖严词拒绝了, 她还另外收获了慕华晖的一个严厉瞪眼。

    不过慕华晖对着周映雪说话的时候还是如同平日一样的温和有礼。

    首先是自谦了一番,说自己和孟棠修为低下, 不堪为师。

    然后说周映雪既有求道的心,便可自行去明华宗, 或是其他修真门派拜师。

    周映雪自然不好强求的, 只得谢过慕华晖的建议,然后作辞走了。

    她一走,孟棠看慕华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立刻随后扯了个托词, 转身要走。

    但是还没等她走到门边,就看到两扇原本大开的门无风自关。

    孟棠

    只好慢慢转过身,讪讪的笑着说道“师兄, 我是真有事,不是骗你。”

    慕华晖没理她。坐在桌旁,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垂眼慢慢的喝着。

    孟棠

    是杀是剐您老干脆给个痛快话吧!这样钝刀子拉肉是最难受的。

    然而也只得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低着头, 期期艾艾的说着“那个, 我就是觉得周姐姐挺好的。你要是收她为徒吧,她肯定特尊重你,你说啥她都不会反对。”

    “而且师兄你看,周姐姐说话做事可温柔了。她要是做了你徒弟,保管往后你啥事都不用操心,她都能给你安排的妥妥帖帖的。”

    “还有,”

    孟棠还想继续列举周映雪的优点,却被慕华晖一句话给干脆利落的堵了回来。

    “她既然这么好,你自己为何不收她为徒?”

    孟棠

    她要是个男的,这徒弟她肯定收定了,还能让给你?!

    然而也只能在心里面腹诽,面上依然得呵呵傻笑。

    慕华晖放下手里的茶杯,抬起头不悦的瞪了她一眼。

    然而最后他也只得无奈的妥协。叫她“站那么远做什么,怕我吃了你?”

    孟棠心想,这不是一直被你当女儿似的管着训着,让我下意识的条件反射了么?

    “哪能啊。我知道师兄对我最好了,哪里舍得吃我?而且人肉它好吃啊,是吧,师兄?”

    嬉皮笑脸的皮了这么一下下,孟棠也走到桌旁坐下。然后殷勤的问“师兄,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啊。”

    孟棠想撮合他和周映雪的事,慕华晖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心里自然是气的。

    气孟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意,也气自己到现在竟然还不敢对孟棠说出他的心意。

    但是看着孟棠现在一脸笑嘻嘻的样子,他就算是再有气那也是一点都不发出来的。

    也只得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早已辟谷,对口腹之欲并不看重,无需你特地为我做吃食。”

    又叫她“你回房去将自己的东西整理整理。我待会便去向周城主辞行,明日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

    孟棠还是挺惊讶的“这么着急就走啊?”

    慕华晖心想,再不走,谁知道你会不会又想撮合我和周映雪?

    但面上却是说道“你不是想去找镜花水月仙境?”

    “对,对。”

    孟棠抬手轻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急忙起身要回自己的房间。

    但走到半路她又转身哒哒的跑了回来。

    “师兄啊,这次去找镜花水月仙境,是就我们两个去,还是五个人都去?”

    当初下山历练的时候,宋长老可是特地交代过,让慕华晖带着他们几个的。难道现在要他们凌星遥他们三个?

    慕华晖眉峰微压。

    他自然是想单独和孟棠两个人去。

    一来此行凶险不知,前途未卜,二来,云初月和他之间的婚约现在尚未解除。在婚约未解除之前他不想再和云初月有过多接触。

    三来,显然现在凌星遥对孟棠

    想起昨日墨霄说过的那番话,他心中烦躁顿起。

    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他才说道“晚些时候我会叫他们过来,告知他们此行凶险,让他们自愿做出抉择吧。”

    孟棠觉得这样挺好的。毕竟慕华晖可是大师兄,若是强令他们几个不跟随,按照宋长老那个铁面无私的性格,慕华晖回山之后肯定会受到责罚。

    但是让他们自愿抉择,他们要是不去,那宋长老也就怪不到慕华晖头上了。

    但是让孟棠意外的是,他们三个人竟然都选择了一同去!!

    丁乐萱的意思是,大师兄去哪我就跟着去哪。

    凌星遥的意思是,反正是下山历练,到哪里不是历练?至于凶险不知,下山不是为了享受,原就是要经历各种凶险的。

    孟棠

    好家伙,我竟然无言以对。

    至于云初月,虽然七扯八绕了一大圈,但她那话里的意思其实和丁乐萱一样。

    孟棠没忍住,问她“你现在见到你大哥了,也知道你爹娘在家里很想你,你不跟着你大哥回去看看你娘啊?”

    实在是不想跟这位娇贵的大小姐同行了。

    云初月听了这话,心中暗恨。

    孟棠这是要将她赶走,好独霸慕华晖?

    好狠毒的心思。

    但只要她和慕华晖一日未解除婚约,那慕华晖就一日是她云初月的未婚夫,孟棠就别妄想将她从慕华晖身边赶走。

    她跟在慕华晖身边是天经地义的!

    不过她面上却是轻言软语的说着“家父家母知道我拜入明华宗,心中欢喜的很。就是家兄也说过,现在我应该努力修炼,回去探望父母之事,等此次下山历练结束再回去不迟。”

    孟棠还能说什么?

    只能安慰自己,云初月应该是有女主光环的。不然上次那个秘境,怎么她随便蹲在水潭边洗个手就开启了?

    那就带着她一起吧。说不定到时凭借着她的女主光环就能很容易找到镜花水月仙境呢。

    于是次日一早,他们就离开衡阳城,按照周辰光游记中的路线往那处小渔村进发。

    离开的时候,听说周映雪已经向周城主禀明了想去明华宗拜师的想法,周城主十分赞成。

    还说要将最后那一枚灵丹作为周映雪的拜师礼,献给明华宗。

    此举固然能体现他对周映雪拜师的重视,但是孟棠却觉得他有点儿祸水东引的意思。

    昨日魔域那般大举来袭,可不就是为了那枚灵丹嘛。周城主大概现在也知道了怀璧其罪的意思,也知道仅靠着他们衡阳城是守不住这颗灵丹的。

    与其整日被魔域惦记这枚灵丹,说不定什么时候大举再来攻打一番,倒不如将这枚灵丹送出去。

    不但能落得个大方的名头,以后也可保衡阳城安稳。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毕竟那枚灵丹要是在明华宗,魔域想要攻打明华宗那还是要掂量掂量的。

    衡阳城的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孟棠因为担心慕华晖封印裂缝的事,恨不得日夜兼程,一刻都不休息的赶到那个小渔村去。

    说起这个就得怪慕华晖,非得遵守宗规,说下山历练的宗内弟子,若非遇急险事,皆不可御剑,只能步行。不然御剑过去的话想必只用半天就够了吧?哪里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只能靠走的。

    好在半个月之后,他们终于到了游记上所说的那处小渔村。

    不算很大的一处村子,村里面还有好几个行将倒塌的空屋子。

    问了村里人,说是有人嫌靠着赶海过日子辛苦,又危险,就举家搬到了镇里去,做一些其他的营生养家。余下的屋子没有人要,就一直空置在这里了。

    孟棠他们就挑了其中一个看起来破的没那么厉害的屋子,打算今晚先在这里将就一晚。

    这户人家约莫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大门也没有锁,只虚虚的掩着。

    孟棠伸手推门,然后尴尬的一幕发生了。

    有半扇门竟然就这么被她给推倒了。落地的时候发出砰的一声响,溅起灰尘无数。

    另外半扇虽然没有倒下去,但虚虚的吊在那里,孟棠觉得这时哪怕再来一阵微风,那门肯定也只有倒下去的份。

    僵硬着脖颈转头,她伸手指了指倒下去的那扇门,讪讪的笑着“这门好像不大结实。”

    话音才落,就又听到砰的一声响。

    回过头一看,好家伙,另外的那半扇门果然也倒了下去。

    孟棠

    丁乐萱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

    近来她自己主动的疏远了云初月,同孟棠倒越发的亲近了起来。

    而且越亲近,她就越觉得孟棠挺好的。

    是真的豁达开朗,而且襟怀坦荡。同她在一起,哪怕你有得罪她的地方,只要不触碰到她的底线,她最多也就说你两句,过后就忘,从来不会放在心上。

    更加不用担心她会在背后阴你。

    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实在是太舒服了。

    就连凌星遥也忍俊不禁。

    至于慕华晖,无论何时何地,他看着孟棠的时候眼中都仿似带着光。

    独有云初月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说话。

    凌星遥也好,丁乐萱也好,以前都是围在她身边,凡事为她着想的,但是他们两个现在都跟她疏远了,反倒跟孟棠亲近了起来。

    心里就觉得是孟棠抢走了她的一切。

    孟棠甚至连她的未婚夫都要抢!

    喜不喜欢一个人,从眼中就能看出。慕华晖看着孟棠的时候,他眼中的光彩是骗不了人的。

    但是这段时间,慕华晖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这也正是云初月心有不甘的地方。

    孟棠和丁乐萱他们已经走进屋里去了。

    这屋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住人,里面满是灰尘和蛛网。因为现在是夏天,所以各种小虫子也挺多的。

    云初月不过走过去看了一眼,就皱着眉头又退了出来。

    屋里则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虽然是有清洁的法术,但边边角角细小的地方难免会有遗漏的地方,这时就需要人工手动了。

    孟棠知道慕华晖喜洁,打扫的就尤为的仔细。恨不得连瓦缝里的灰尘都给清理干净了。

    一番辛苦下来,屋子虽然看着还很残破,但至少很干净,有能歇卧的地方了。

    孟棠的兴致难得的高。叫丁乐萱“来,来,我们两个一起去捡点儿柴火回来,晚上弄个篝火。再去海里抓点儿鱼回来,待会儿烤鱼吃啊。”

    丁乐萱现在也正是爱玩的年纪。以前在明华宗的时候就顾着整天修炼了,捡柴火,抓鱼之类的事压根就没有做过。

    但是这两样事听起来就很好玩。

    忙高兴的应道“好啊。”

    说着,她起身就从一张矮凳上站了起来。

    慕华晖此时也站了起来,看着孟棠“我同你一起去。”

    丁乐萱

    她看看孟棠,又看看慕华晖,犹豫了。

    大师兄和孟师妹二人世界,她跟过去不大好吧?

    到时被烤鱼还没吃上,就先被喂了一嘴狗粮。

    而且,她要是真的跟过去的话,大师兄真的不会在心里给她扎小人,觉得她特没眼力见儿?

    孟棠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些。见丁乐萱站着没动,就走到她跟前来,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

    “你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啊?赶紧的,我们快去捡柴抓鱼,不然天都要黑了。”

    丁乐萱只得跟着她一起去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有道不太友善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让她觉得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只能在心里一直默念,不是我自己要跟着去的,是孟师妹拉着我一定要我去的,所以大师兄你可千万别怪我啊啊!

    凌星遥倒是一直没有动。

    屋中虽有几只小凳子和一条条凳,但是凌星遥一直都没有落座,只是静默的站在一旁。

    这时也是如此。

    就好像无论孟棠他们做什么,是进来,又或是出去,他都一点不关心,也一点都不在意。

    不过当他看到云初月忽然转过身,显然是想跟上孟棠他们的时候,顿了顿,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开口说道“他们都不喜同你接近,你跟过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