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不小心到手的绷带精该如何退货 > 正文 第113章 末广铁肠
    “铁肠先生。”

    刚刚来到军警的芥川龙之介一脸严肃地看着正在食堂吃饭的末广铁肠, 灰黑色的眼眸里带着一丝耿直。

    “在下以为吃白水煮蛋是需要剥壳的,所以我们不太合适……”成为搭档。

    芥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条野采菊打断了,只见他端着餐盘轻巧地放在桌上,一只手搭住了芥川的肩膀, 笑容和蔼。

    “在说什么呢, 芥川君?”

    条野采菊眯着眼睛, 浑身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 语气轻飘飘却意外的让人难以抗拒。

    “和铁肠先生搭档完全可以得到出乎意料的锻炼,芥川君为什么要推辞呢?”

    你推辞了,那遭罪的不就是我了吗?

    言语不通性格不合,他拒绝再次和这个憨憨搭档。

    好不容易才能不和铁肠先生组队, 他条野采菊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被摁住肩膀的芥川面色一僵, 忍耐住反手攻击的想法, 有些隐忍地开口。

    “我可以和新来的立原……”搭档。

    条野采菊依旧维持着脸上略微虚假的笑容,从容不迫地打破了芥川渺茫的希望。

    “不行哦, 我已经提交和立原组队的申请了,刚刚批准就下来了呢。”

    闻言,后路完全被切断的芥川忍不住微微失神, 面前餐盘上丰富的菜色也不能让他提起任何兴趣。

    被芥川和条野当面嫌弃的末广铁肠严谨而认真地吃着饭, 一点都不过问对面两个人的谈话。

    啊,条野的欠抽毕竟不是一天两天了。

    新来的芥川和立原也确实需要前辈的带领。

    末广铁肠对条野这次的安排并没有意见, 他带芥川,条野带立原,工作分配简直完美。

    接下来的日子里,哪怕末广铁肠确实是老老实实尽前辈本分和芥川搭档, 但这并不能掩盖他的憨憨本色。

    这并不是说他不靠谱, 而是在某种程度上, 末广铁肠的美学并不能被芥川接受。

    对于他吃白煮蛋不剥壳、草莓撒辣椒粉、羊羹倒酱油等等奇葩操作,芥川不置可否,并认为这种做法有点浪费食物。

    习惯性节俭的芥川坚持自己的看法,并锲而不舍地想单独行动,直到他接到来自太宰先生的指令。

    “帮我多观察一下末广君,麻烦啦,芥川。”

    被太宰先生拜托的芥川龙之介精神一震,开始记录有关末广铁肠的一举一动。

    “x月x日,铁肠先生观察蚂蚁超过八个小时,在开展作战会议时进行不合时宜的锻炼。

    次日,接受福地队长的委托,铁肠先生前往特务科并亲手打包了两份白糖米饭,疑似想要送人……”

    记录下这些之前,芥川是一点都不知道太宰先生对末广铁肠隐约的警惕,导致了信息传递不及时。

    由于没有提前通知,末广铁肠拎着风吕敷站在异能特务科办公大楼前台的时候,太宰治是有一瞬间的懵逼。

    他刚忽悠完白麒麟,怎么转头又来了一个憨憨?

    还是带着军警的洽谈任务来的,这明目张胆的作风,一看就是那位福地先生整出的幺蛾子。

    有感到被针对的太宰治把福地樱痴从脑海的印象里扒拉出来,悄咪咪地diss了几句。

    不就是摘下了他珍爱的小樱花嘛,有必要特地派出末广铁肠给他添堵?

    太宰治看了看对方手上的风吕敷,面容上笑容不变,看起来相当核善。

    他知道以末广铁肠的脑回路,应该没有顶替他上位的意思,但还是很不爽啊。

    单独洽谈什么的,简直太可恶了。

    神经大条到完全没有感知到太宰治的怨念,末广铁肠向他递去了疑惑的眼神。

    嗯?这个笑得像条野一样的家伙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看?

    他眨了眨眼睛,瞥了一眼手中的风吕敷,清冷惊艳的面容带上了一点恍若大悟。

    原来这位大庭事务官也爱吃白糖米饭吗?

    大抵是出于偶遇同好的喜悦,末广铁肠在太宰治满脸问号的神色中从风吕敷里掏出了一盒饭,塞到了他手上并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

    太宰治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被硬塞过来的盒饭,再看了一眼末广铁肠恍然大悟中带着鼓励(?)的眼神,觉得自己并不想去深究对方的脑回路。

    不带贬义地说,这位末广先生确实是跟正常人格格不入。

    看着对方越过他径直走进去,太宰治难得地没有阻止。

    虽然有点气,但是对方既不绿又不茶只是憨而已,再者又是正常的任务交谈,他没必要如此斤斤计较。

    真正的万恶之源是福地樱痴啊!

    哼,他就不信把芥川安插进「猎犬」还不能够拿到一手情报。

    想要把小樱花从黑泥上拔出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太宰治轻轻掂了掂手上的饭盒,对于末广铁肠把盒饭当做伴手礼的行为不做评价。

    怪就怪吧,反正末广也不需要他人的理解,异能力者奇奇怪怪的癖好还少吗?

    相比之下,这个没有其他骚操作的憨憨还算可以。

    看了一眼接近午饭的时间点,太宰治顺从了内心的想法,趁着其他同事仍在上班吧嗒一下打开了饭盒,准备先吃为敬。

    本以为能看见一顿品相还算不错的午饭,但是这白花花的一片是怎么回事?

    忘记加菜了吗?

    太宰治目光呆滞地看着白米饭上细密地铺洒着的白色小颗粒,直觉认为那是砂糖。

    可是,只有白砂糖的米饭真的能够下咽吗?

    他沉默地拿起筷子,轻轻剥开米饭,意料之中地没有在底部看见其他菜品。

    所以说,难怪弥野会对末广铁肠闭口不谈,居然是因为受过如此荼毒吗?

    这完全就是那种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的盒饭啊。

    太宰治默默地放下筷子盖上盒饭,立刻转头走进社畜遍地的工作室。

    瞥了一眼正在和安吾一起工作的织田作,良心并没有受到谴责的太宰治厚颜无耻地问他上次带来的辣咖喱酱在哪里。

    织田作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看着佐料盒里通红一片的颜色,太宰治犹豫着还是挖了一大勺。

    嘛,就算被辣死也不能没有味道。

    对了,弥野也会需要的吧?

    太宰治蠢蠢欲动,想要把辣咖喱酱给弥野送过去。

    十多分钟后。

    正对着白糖米饭悄悄发呆的风信弥野看着太宰治送来的作料盒,有些沉默。

    说实话,比起这款辣咖喱酱,她宁愿直接吃白糖米饭。

    织田作喜欢的辣度你难道心里没数吗?

    她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但在太宰治有些沮丧的神色中,不得不稍微倒了一点在盒饭里。

    闻着,扑面而来的辣味,风信弥野面无表情地吃着,企图尽快解决。

    一旁的末广铁肠把目光从对面一起在吃辣椒(?)拌饭的两人身上移开,落在了那盒辣咖喱酱上。

    他严肃地看着那通红到让人退避三舍的酱汁,冷静而认真地思考着。

    嗯,都是红色,看起来很配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