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香 > 正文 第58章 第 58 章
    田德修思量着, 若是他能勾得得晴这小妞上手,睡大了她的肚子。只要自己这边稍微一声张,让盛家遮掩不住, 那盛桂娘为了保全女儿的名声,就只能将得晴嫁给他了。

    到时候,他坐拥万贯嫁妆,可真是一条富贵漫天的康庄大道。

    人一旦被丰厚的利益诱惑, 便全忘了其他的风险, 他只想着数银票子,全然不去想到时候会不会被成天复这样刀口舔血的大舅子打死。

    田德修乃是风月场上的好手。觉得勾搭个从乡下回来的姑娘并非什么难事。所以他从临县而来, 在姑母府上住下后, 倒是不太去那些画舫花柳巷子了。

    无论是哪家府宅的宴会酒席, 他都是场场不落,次次都要去。

    这时间久了, 还真跟成得晴碰了几次照面,甚至有两回, 还不小心撞掉了得晴的手帕。每每捡拾起来的时候,相貌甚是英俊的他就会与姑娘四目相对,眉眼传情。

    现在得晴和香桥姐妹出门时, 都是由着哥哥派来的护卫随行。

    那些个兵卒一个个都是长得五大三粗的,看着那些粗头粗脸的汉子, 再冷不丁看到田公子这样模样精致的公子, 还真有点赏心悦目。

    所以最近得晴参加宴会时,目光都有意无意地搜索人群, 看看能不能撞见那位英俊公子。

    可是这次二人打照面的时候, 正好被知晚看在眼里, 待那位公子一路三回头地离去后, 她才走到得晴的跟前小声地问道“方才那位公子眼瞎?这么宽的路他也能撞过来?”

    得晴并不认得田德修,只不过是这几次宴会上与他打了照面,觉得这位公子长得不错,她顺便多看上几眼罢了。

    毕竟是怀春的小姑娘,看多了戏文,对这种廊上庭间的邂逅很是憧憬,就算是没头没尾的事情,也足够遐想一番。

    可听到香桥这么一说,她也觉得那位公子有些刻意了,想到他可能对自己有意,不由得脸上一红,赶紧捂住香桥的嘴“你快别瞎说,让人听了多不好!”

    知晚戏文看得太少,毫无少女应有的烂漫天真,只想了想,转头问凝烟“你可认识那位公子?”

    凝烟也摇了摇头“看着有些点眼熟,却一时叫不出来名字。大约是哪个府上不出名的庶子吧。”

    京城里都是大宅子,有些子孙荫盛的人家,儿子孙子攒到一处,便是三四十口,可茶宴这类场合,都是府宅里有头脸的子女前来,所以凝烟不认得大宅院里庶子庶孙也很正常。

    知晚听了却皱起眉头,若是这位公子不是茶宴上的常客,就更得好好调查一番,所以她对凝烟说“你跟着那位公子后面走一走,顺便打听打听,看看他是谁家的公子。”

    得晴却觉得香桥有些大惊小怪,连忙道“不过走路走个碰面而已,你这般刻意打听,倒像是我上心了一般,岂不是让人笑话?”

    知晚笑着宽慰道“凝烟心里有数,不会露出马脚。再说就算别人疑心,也只以为我有意,又不会想到你的头上。”

    不多时,凝烟就回来了,小声地附耳道“打听到了,这位是田家庶出四爷的三儿子,名唤田德修。”

    当听到那位几次邂逅的年轻英俊男子原来是田家的公子,得晴的脸色一变,原先的少女怀春全都变成了满心的恶心,低声道“我说的嘛?倒是跟他姑母一个德性,浑身散着公狐狸的骚味儿。”

    知晚不由得一笑,拉着得晴的手道“我还以为你看上那位公子了呢。”

    得晴一脸正色道“跟田家沾边的鸡蛋我都不会吃一个。就算真找不到男人出家做姑子,我也不能往我母亲的心里添堵。”

    知晚心里暗松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道“你明白这一点就好,也省得你哥哥跟你操心了。”

    得晴听了也有感触,噘嘴道“哥哥也是,自从我解了婚约之后,成天的给我张罗,前些日子还问我是喜欢从文还是从武的……”

    说着,她神秘兮兮地贴着香桥的耳朵说“你注意到那个总跟着我们出门的驴粪蛋了吗?要不是哥哥总是张罗,他应该也生不出那癞□□吃天鹅肉的心思……”

    知晚想了想,立刻知道得晴说的是哪一位了。

    那位年方二十的参军叫袁光达,长得奇黑,听说是成天复手下的一位大将,为人武艺高强,一直没有娶亲。他曾经陪着得晴出门了几次,好像还帮得晴上树摘了几次风筝,便跑去问成天复,他能不能娶将军的妹子。

    也不知成天复当时是怎么不伤属下自尊回绝的。

    得晴知道了,既生气又觉得好笑,总是喜欢拿他逗趣。

    知晚一本正经道“男未婚女未嫁,他觉得你好,便去去问你兄长也很正常。我听表哥讲过,袁参军在战场前搏阵杀敌,可是响当当的汉子,而且他入城里也从不吃喝嫖赌,只每日帮着表哥陪护我们出门。你就算不喜欢他,也不必拿他取笑……再这么不修口德,看谁敢娶你!”

    得晴反手捏了捏她的脸“看你说得老气横秋的样子,倒好像比我大了许多一样。按照出生的月份,也是你要比我先嫁才对,怎么样?最近主母有没有张罗你的事情?

    知晚不以为然道“我又不急着嫁,男人哪有银子来的亲切可爱?我可不像你,嫁妆丰厚。我若不努力些,将来嫁入婆家也没有底气,嫁妆丰厚些,自己的腰杆子也要硬一些。什么时候我的嫁妆跟你一样多了,再找夫家也不迟……”

    “我的天,那你岂不是要老死待在家里?”

    刚刚走过来的香兰听了这话,立刻站着捂住了嘴,又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酒盏,赶紧吃了一盏酒压压惊,才坐下然后说到“姐姐,你就算是为了我,也快些嫁人吧,你若不嫁我怎么好议亲?若是拖得年头久了,人老珠黄,就算你有如山的嫁妆,也只能找个乡间的庄稼汉了。”

    知晚看着香兰急了的样子,有心气她,笑着道“若是那样也好,等秋天收粮的时候,人手不够,你们都得给我下地干活!”

    得晴在一旁咯咯直笑,就连香兰也气乐了,嘟囔着“才不帮,累死你算了!”

    几个小姐妹正在说笑的功夫,前面又走来了几位公子,这走在前面的正是表哥成天复。

    他今日带了几位昔日同窗来参加茶宴。当然除了叙旧之外,也是这些青年才俊里有几位是他给妹妹相中的。

    如此茶会,光明正大,正好可以让两边都相看一下,若是双方有意,再找媒人作保牵线,也省得父母媒妁之言,不合妹妹的心意。

    在这几位才俊里,有一位是他最中意的就是一位叫方砚的同窗。他虽然家境一般,但父母和顺,而且他已经是功名在身,虽然如今只是七品的官职,但做事勤勉,前途可期。

    方才他们聚在一处饮酒的时候,方砚也流露出自己如今也算立业,便想要寻媒人早日成家的意思。

    奈何他新近领职,还没有将父母接过来,京城又是举目无亲,无人替自己张罗。

    成天复便借着话茬,半开玩笑的说自己的妹妹还没有议亲,若是有缘,说不定便召了他做妹婿一类的话。

    方砚听了这话头,倒是动了心思,他素来跟成天复交好,自然不会信京城里关于成家小姐的流言,便想要看看成小姐。

    这大男人做保媒的事情,就没有那么多的啰嗦,所以成天复借着酒劲,直接领人过来看上一眼,到时候再问问妹妹,成与不成立刻便能定了。

    他们虽然站得略远便顿住了脚,可方砚已经将在廊下吃酒的那几位小姐都看在了眼里。

    只这一眼看过去,便一眼看到了那位巧笑嫣然,秀目灵珠的姑娘……他顿时屏住了呼吸,一下子明白,原来书中那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竟是这个意思。

    所谓一眼倾心,当真是直击心鼓,让人不能自抑。

    他当下便抓住了成兄的手臂,略有结巴道“成兄方才说,有意将妹妹许配给我,可是真的?”

    旁边的几个书生也是喝多了酒,起哄道“那边都是成兄的妹妹,你倒是说清楚,相看中了是哪一位?”

    方砚急急道“自然是那个穿月白衣裙的小姐,不知那位可是成兄的妹妹?”

    成天复脸上的笑意淡去,酒劲也醒了几分,不过还是温言提醒道“那位不是我的亲妹,只是外祖母府上的大表妹而已。那个穿藕粉裙子的才是舍妹……”

    可是方砚不甚上道,只继续问“那成兄的这位表妹可有议亲?”

    成天复脸上的笑容彻底没了,甚至罩上了几分寒意“方兄可是来菜市买菜?难道我的几个妹妹就摆在那里,任君挑拣?”

    方砚自觉自己言语失礼,一时哑然,满脸尴尬。

    说完这话,成天复便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方砚当然知道自己一时不察,失言得罪了成天复。他急切得不行,连忙召唤成天复。可是学兄只急冲冲地走了。

    待他再回头看时,那几位小姐也走了,只看到那一抹月白背影,消失在长廊的拐角处……

    成天复的确是被自己的那位同窗气得不轻。

    原以为方砚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个见色忘义之辈。

    不过青砚倒没觉得方公子失礼,只提醒着自己的主子道“将军,您下次给小姐相看时,也要清一清场子,你说说,若是表小姐在场,只要男人不瞎,谁不得先看上表小姐?红花得用绿叶配,你可别弄一朵娇艳的花摆在旁边衬着啊!”

    成天复皱眉“香桥还小,看上她的会是什么正经的男人!”

    青砚都被自己的公子给逗笑了“表小姐虽然不是真正的十八,可……算起也十六了,眼看着就往十七去了。若是现在不张罗,熬到十八岁,女孩大了当真要留出仇来了。您是不知道表小姐最近有多招风头啊?每次参加宴会后,好多公子都偷偷打听她呢,甚至有几个都打听到我这来了。若不是她刚刚跟慈宁王府退婚,名声有些不好,大约议亲的媒人都要将盛家的门槛踏破了。”

    成天复每天忙于公务,还真不知道自己的表妹如此招摇。

    他面无表情地听完,便不再说话,闭眼靠在车厢的靠垫上。

    青砚当少爷上了酒劲,便也不打扰他休息,只悄悄退出了车厢。

    现在正是天气好的时节,那大小宴会都是不断。到了第二日中午,三个小姐妹还要结伴而出的时候,却被还没有出门的成天复给叫住了“你们三个也老大不小了,整日出门像什么话?”

    没等表姐妹说话,得晴便先驳了兄长,小声嘀咕道“哥哥还知我们不小了,我们女儿家不随着母亲和舅妈出门交际,难道还要留在府里读书考状元?”

    谁都知道现在是相看小儿女,讲论婚嫁的好时候,若是错过了这一遭,待得天冷都不爱出门了,那黄瓜菜都凉了!

    成天复见妹妹还敢顶嘴,正要说什么,知晚抢先说道“今日姑母要带得晴妹妹去永定国公府做客,自然是要出门的,不过我还有些账务要处理,原也不想去……表哥你那边若是有什么账目没看,也尽可给我。”

    昨日回府的时候,青砚看见她有些意气难平,欲言又止的。她心里纳闷,就让凝烟过去套话,结果一问才知,原来表哥要给得晴表妹相看青年才俊。可是那才俊却一眼相中了她。

    知晚想想都能体会到当时场面的尴尬。所以今日成天复面色不善地说她们爱出门,知晚立刻觉得自己明白了表哥的意思,识相地留在府里。

    毕竟得晴现在婚事还没有着落,自己也跟着去,倒像恨嫁一般,抢了得晴的机会。

    知晚这一刻决定,以后绝了茶宴一类没有必要的交际,等得晴和香兰都嫁出去再说。

    不过香兰却陷入了两难。她猜到表哥今日可能留在府里,若是也留下,借着去隔壁书房借书温书的机会,正好刻意跟表哥相处。

    可是那永宁国公府如今还有个尚没有婚配的五公子。这是沈芳歇失节破相后留下来的肥缺,各府未嫁的姑娘们可都憋着劲儿,见天去府上做客呢。

    她虽然自觉胜算不大,可总还抱着一丝少女莫名的自信与希望——你说万一这国公府的五公子就是对她一见钟情了呢?

    两相权衡以后,香兰觉得表哥在府里的日子很多,可永宁国公府的机会却并非天天都有,所以她也小声附和着得晴表姐“是姑母和母亲要带我们做客的……”

    成天复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吩咐自己的妹妹出门要听话,便转身离开了。

    得晴嘀咕着哥哥今天不知抽了什么风,然后转头问香桥。“你真的不去?不是听说国公府的太夫人指明要你也去吗?”

    知晚笑了笑说“ 太夫人的针灸已经施几个疗程,她的头痛之症大减,已经不必再施针治疗了。我真的是有许多的事情。这次就不跟你们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得晴也愉快地点了点头。带着香兰嘻嘻哈哈地去坐马车了。知晚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抵账,可是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

    他转头一看,原来表哥还没走,正背手立在院门处,于是她走过去问表哥有什么事?

    英俊的青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你不是说要帮我查账吗?难道只是说说而已?”

    知晚赶紧说“当然不是,我换身衣服便去表哥的书房可好?”

    因为准备去国公府,她穿的都是外出的华衣锦服,甚是累赘,既然在家自然不必太过华丽,舒适就好。

    等她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又带了一小盒新炒的瓜子蜜饯作为消磨的零嘴,便可以入表哥的书房了。

    表哥还是平常的样子,埋首在一堆文案兼奋笔疾书。

    知晚坐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单手撑着下巴 ,拿起算盘对着账本噼里啪啦的算账。

    这类盘账对她来说已经是熟门熟路,得心应手,自然算得很快。

    当算完了一本,她猛抬头的功夫,却看见表哥不知什么时候不再写了,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知晚一愣,开口问道“表哥有事?”

    成天复似乎刚回过神来,不甚自然道“……我有个同窗学弟,年岁与你相当,如今也是朝中七品散员……他昨日在宴会上无意中看到了你……有意寻媒人上门说亲,你看可好?”

    知晚真没料到成天复居然会跟她说这个,这明明就是他给自己的亲妹妹寻的亲事啊?

    不过表哥居然肯跟自己说,足见他也是拿了自己当亲妹妹疼。

    知晚感动之余却不能不知好歹,所以微笑着道“表哥的学弟,人品才学肯定都是极好的,不过我现在真的还小,不想议亲,这样的才俊,还是让得晴她们先相看吧……表哥说得对,女孩子的大好时光也就这么几年,表哥也知,我性子还有些野,不想被困在宅子里成日相夫教子……就别去祸害旁家的公子了。”

    说完这些话事,她看到成天复一直略显紧绷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显然她这番得体而识时务的话,正对了他的心。

    所以知晚也一笑,继续低头算账。

    不过她不知道,那个方砚确寻媒人找上盛府的门了。

    虽然成天复当时表现出了不悦,但是方砚一根筋,觉得他既然求娶的并不是成家的女儿,而是盛家的,那么成天复这个表哥的意见如何也不甚重要了。

    回去的那一晚,方砚辗转反侧,求之不得。最后决定自己写下八字拜帖的,请个靠谱的媒人媒人去盛家提亲。

    王芙接了这拜帖,一时也摸不清这位方公子是哪一位,见他说自己跟成天复还是同一个书院学习的同窗,便叫成天复过来询问了一番。

    成天复没有想到方砚竟然是这样狗皮膏药的性格,被他当面回绝之后,竟然厚着脸皮请媒人上门来求亲。

    不过方砚的确是为人方正,他也不好空口白牙地污蔑同窗的品德,所以便干脆径直询问表妹的意思。

    若表妹也有意,他就要老老实实地讲一讲方砚为人的木讷之处,若是日后相处,一定会很无趣,别叫小姑娘没有见识,随随便便就答应了。

    不过现在听表妹明确说了无意相看之后,成天复心里不知为何倒是一松,觉得她还算懂事,便温言对她说道“这个方砚虽然为人老实,可若作丈夫的确是性格闷了些,你还小,以后尽能遇到好的,不必太急。”

    知晚一边吃着盒子里的蜜饯,一边笑着说“我当然不急,不过表哥也该着急了。听说姑母这些日子也张罗着要给你一下看呢。不知我未来的表嫂该是什么样?我什么时候能抱上表侄子呢?”

    成天复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我也不急,四年一次的恩科马上就要开考了,我已经禀明了陛下,想要接续学籍,参加恩科应试。所以这几日都要在家中温书,顾不得那些俗务。”

    知晚愣了一下,按理说表哥已经是功名在身,为何还要参加恩科?

    毕竟世间人大都是弃文从武,可没有听说哪位将军弃武从文的啊!

    当然了,那些舞刀弄枪惯了的武夫,就算给个金笔杆子也不见得能写出一篇通畅的文章来。

    但是表哥的情况跟那些武夫又略有不同,因为表哥之前都是一路童生、乡试考上来的,有着名正言顺的应试学籍。

    以前只是碍于田家势大,成天复不想受了窝囊气才毅然从军。而现在他以将军之身再参加恩科,就连陛下都会特别关注,就算田家把持科考也不好做什么手脚了。

    这么想来,表哥的曲线救国之策,的确高妙。只要他有真才实学,就不怕被湮没,能文又能武的人才,试问哪个君王会不爱?

    只是如此一来,姑妈还真不好拿那些姑娘家的亲事烦扰表哥了。若是表哥此番恩科高中,前途更加不可限量,早早议亲反而显得太心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