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御膳房穿六零 > 正文 第81章 第 81 章
    尹小满之所以知道, 也不是谁告诉她的。而是,她忽然发现一家子人都不在家吃饭了。

    先是沈青耘说营里忙,改在食堂吃饭。然后大宝, 大米也说要去帮炊事班摘果子,赶不回来, 不在家里吃了。

    而以前偶尔忙起来也会和他们搭伙吃饭的崔燕还有她那两个儿子,更是送完饭就跑,好像晚走一步就会少点什么似的。

    一到饭点,家里就只剩下她和二妞两个人 。

    还不仅仅如此, 她又发现连给专家组做饭, 大米和崔燕也开始敷衍了, 花费的时间还不及她之前的一半儿。

    因为她现在不太进厨房,也不知道他俩每天到底做的是什么。

    那两个人仿佛也有意不让她看, 做饭,送饭的速度都飞快, 往往她刚闻到味,这边他们已经装好饭盒, 做好送的准备了。

    可正因为他们太过于刻意, 让人明显感觉到这是有事瞒着自己,尹小满不由得也上了心。

    雨接连下个不停, 还时不时的伴有大风。

    在这样的天气里,现在由大宝负责的中山小分队的孩子们, 每天都还坚持上山摘果子。往往回到家的时候,衣服都淋得透湿。

    她说了好几回, 也和男人提过, 觉得这样对于孩子们来说太危险了。可是所有人都跟她打哈哈, 却并没有一个放弃。

    这种种情况合在一起, 都让她的心越来越沉。

    终于有一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趁着崔燕和大米都在厨房做饭,二妞也去帮忙的时候,自己偷偷溜了出去。

    因为怀孕,也因为现在一直下雨,到处都湿滑一片,所以沈青耘严令禁止她出门。

    这是尹小满的第一个孩子,她也没有什么经验,再加上岛上又没有妇产科的医生,万一有点什么事,连送医院的可能性都没有。

    所以她自己也注意的很,轻易不敢拿身体开玩笑。

    可这会儿,她真的绷不住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尹小满拿了一个雨披悄悄的离开了家。这一出去,她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可一路上家家户户的厨房都没有一点烟火气儿,好像都关着门。

    甚至她就没有见宿舍区那边有什么人。

    反倒是越靠近食堂,路上的人越多了起来,还都是拖家带口的,一看就是赶着去吃饭的。

    这样的情景,除了第一批家属刚上岛的时候,尹小满见过,之后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同样的景象了。

    她暗暗心惊。

    因为现在的雨披都是那种黑黑大大,男女通用的,穿在身上能够将整个人埋起来。

    加上下雨,大家都急着赶路,所以尽管身边人来人往,可并没有谁认出她来。

    尹小满跟着人流进了食堂。

    一进去她发现现在吃饭不要饭票了,而且也不能选餐,所有人的吃食全都是一样。

    大家从进食堂的那一刻,就规规矩矩的排好了队,顺着队伍慢慢前行。

    在队伍最前头平时打饭的地方,也没有了盛放馒头的大盆,全都改成了竹子编的小簸箩。

    打饭的人们应该是事先已经将家里的饭碗拿了过来,所以取饭的时候都是一家子人一起取的。

    由一家之主上前去报名字,然后打饭的小战士会对照名单将已经盛好的,放在簸箩里的馒头和另外的吃食一起拿出来给他们。

    尹小满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了看那些人端的东西。

    这才发现所有人的都一样,再也不分谁交的粮食多,谁交的粮食少了。

    全都是按人头一人一个只有小孩子拳头大小的馒头,一家一个芒果,两个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小金桔,外加一大碗汤。

    那汤也是清汤寡水的,里面只有几片绿菜叶子,还有一些紫菜,碗底影影绰绰的能够看出有那么几块儿贝壳肉,一眼就能看到底,碗里连点油花都没有。

    可就这些东西,端着的人都小心翼翼的,一副生怕撒出来一滴的样子。

    跟在大人身后的小孩子们更是眼中充满了渴望的光,一看就是饿极了。

    看到这些,尹小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默默的从食堂退了出来。

    到家的时候崔燕他们才刚刚做好饭,甚至都没有发现她之前不在。

    现在已经知道崔燕他们送过饭之后还要赶过去饭堂,尹小满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添麻烦。

    她快速的脱掉雨披,将湿鞋子换掉,然后佯装刚刚从屋里走出来一般,进了厨房。

    “嫂子,今天中午家里的饭你们别管了,我做就行。反正就我和二妞两个人吃,我随便下口面就打发过去了。你可别再两头跑了。”

    听她这么说,崔燕迟疑了一下“你不难受了?”

    “好多了。”尹小满笑了笑“你没听到我这几天都不怎么吐了吗?”

    崔燕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于是也就点头答应了。

    “行吧,你要真难受就让二妞煮,她现在也学的差不多了,下个面条还是没问题的。”

    听她这么说,二妞立刻冲上去,冲着尹小满一个劲的点头“娘,我行的,我来下!”

    说完,自己嗵嗵嗵的跑出去搬了个小板凳,站在上面惦着脚尖从碗柜里拿出了之前趁天晴的时候,崔燕擀好晒干的白面条,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

    尹小满故作无意的瞄了一眼,这才发现,闺女拿出来的面条只有一小把,看样子她是只准备下自己一个人吃的了。

    她这才忽然想起来,此前连二妞的饭量也比之前减少了很多。每次问她,就是不饿,说吃水果吃多了,涨得很。

    现在看来,是连小丫头都已经在自动自觉的节省粮食了。

    这是全家人都紧着她自己一个人在吃呢。

    尹小满眼睛瞬间一热。

    她快速的垂下了头,遮掩住眼底一闪而过的泪光,掩饰性的伸手去拿桌上的食盒“你们赶紧去吧……”

    “婶儿,我来!”

    不等她拎起来,大米已经一个跨步冲过来从她手里将盒子接了过去。

    而崔燕更是气得开始嘚嘚她“你现在不能拎重物!咋这么不知道操心呢?行了,行了,你赶紧屋里躺着去吧,厨房的事儿让二妞来干。”

    说着,也不管她是否愿意,连抓带扶的硬是将尹小满拉回了她的卧室。

    可崔燕不知道的是,就刚才那么一拎,她已经发现了不同——

    食盒里完全没有一点饭菜的油香味儿。

    为了保证专家们饭菜的质量,也为了怕大米向崔燕靠拢,因为舍不得放调料而将菜做得寡然无味。

    尹小满之前已经将每一道菜的油盐酱料都量化了。

    只要按照她要求的比例来,即便没有惊喜,至少不会寡淡难吃,让人没有食欲。

    可刚才,她已经离放菜的盒子那么近了,愣是没有闻到一点菜的香味儿,甚至她都没能闻出盒子里装的是啥菜。

    那说明什么?

    唯一能说明的就是,连专家组的伙食标准也开始降低了。

    尹小满坐在屋子里,任凭崔燕唠叨,也没有再争什么。

    她甚至都没有去帮二妞下面条,而是在几个人都去忙活自己事儿的时候,进了御膳房。

    这是尹小满第一次在饭点儿的时候来这里。

    以前她总是怕万一自己进出的时候被人发现,从而带来什么不妥,所以总是选择宫人们都下工了之后,御膳房没人的时候才来。

    可这会儿她有点顾不得了。

    那种忽然发现噩梦成真的焦惶感让她坐立难安。

    好在这会儿正是御膳房最忙碌的时候,主子们的饭菜应该是刚刚分完,现在在给各个宫里品级比较高的管事丫鬟们做饭。

    这些人的饭菜虽然不会有主子们的精细,可是他们人多啊!

    所以这会儿外面的人全都忙得热火朝天,小房间里连个人影也没有。

    尹小满松了口气,将之前写好的字条快速的放进了柜子里。

    又因为她这段时间来得次数少,担心立春万一不往柜子里看,还特意将她案子上的毛笔换了个位置,笔头正指向立柜的方向。

    做完这一切,她也没有多待,而是转去了自己的小屋里。

    这个小屋里几乎存放着一切她不方便拿出去的食材。

    有立春送的精美糕点,岛上不常见的水果,调料,黄酒,牛奶,还有护肤用的一些瓶瓶罐罐。

    除了这些,还有这些年来她攒下的一些粮食。

    虽然主要是以精粮为主,可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例如玉米面,荞麦面,糙米这样的对于宫里来说的粗粮。

    尹小满将这些全都收拾了出来,然后回到家里从床底下拉出来了一个箱子。

    那箱子还是当初他们从先锋营带过来的,里面放着的都是一家子的厚衣服。这些到了岛上自然是穿不到的,所以她都收了起来。

    她将衣服拿出来暂时放到了空间里,又把空间收拾好的粮食放在了箱子里。之后去了厨房。

    这会儿大米应该是直接去食堂吃饭了,厨房只有二妞一个。

    果然小丫头只下了小小的一碗面条,还在上面窝了一个荷包蛋。

    那是她养的那些鸡下的,任平安允许她每天留下来一个。小丫头宝贝的很,平时都舍不得吃。

    看到尹小满进来,二妞一脸炫耀的跑过去拉住了她的手,拽着她就往饭桌前走,嘴里还在显摆“娘,你看我煮的面条好不好?是不是比大米哥煮的好?”

    尹小满顺着她意走到饭桌前坐下,看了看她碗里盛着的那一口面汤,问道“你又吃过了?”

    小丫头连连点头,还用手揉了揉肚子。

    这才看着她笑着说“吃了。刚才我有点饿,就先吃了一口,娘,你没生气吧?”

    尹小满没吱声,将自己碗里的面一分为二,把其中的半份拨到了二妞的碗里。

    又把那个荷包蛋也分了半个给她“一起吃。”

    二妞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急得从凳子上站起来,端起碗就要重新给她倒回去。

    “娘,这是你的,我的吃完了!真的,我都吃饱了,一点不饿。”

    尹小满伸手在闺女的头顶摸了摸,语气温和的说“赶紧吃吧,吃完去饭堂把俩哥都叫回来。

    让他们把里屋的粮食搬到饭堂去,从下午起,咱俩也去那儿吃饭。”

    她这话一出,二妞立刻就傻了。

    小丫头毕竟还是年龄小,顿时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娘你知道了?你咋知道的啊,我没跟你说啊?!”

    “因为我是你娘。”

    尹小满没有解释太多,说完就用手敲了敲桌子“赶紧吃,吃完了去叫你俩哥回来。”

    看出了娘心情不好,小丫头也不敢再跟她缠了,三两口吃完了碗里的面条,擦了把嘴,撒丫子就往外面跑。

    就这还不忘对着她喊“娘,碗你别动,我喊完他们就回来洗。”

    声音还没落下,人已经跑出去好远了。

    看闺女走了,尹小满走到了家里放粮食的那个米缸前。

    虽然她是管着给专家们做饭的,可是为了避嫌,家里的粮食菜蔬和专家们的是分开的。

    专家的她在那个几乎不用的饭堂里辟出了一个小屋子专门放置,而自己家的,则被她放在了厨房这个陶制的大米缸里。

    掀开米缸盖,果不其然,里面几乎没有多少存粮了。

    看样子应该是因为自己现在不怎么往厨房来,男人或者是大米趁空将他们的口粮也交到炊事班了。

    所以现在他们才找出各种理由不回家吃饭,这是要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精细粮全都留给她和二妞啊。

    尹小满盯着粮食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将缸里的东西也全都拿了出来。

    大家伙的都交了,没道理就她一个人搞特殊化。

    就算是她的肚子里有孩子,可她实际上比起其他人,有太多的优势。

    光是空间里之前储备的那些糕点,水果也足够她保证孩子的营养了。

    再留着这些粮食,光想想都让人于心不安。

    之前她给立春留了条子,让她把救济粮准备好,自己三天后去拿。

    不是她不着急,而是必须得给徒弟留出可操作的时间。

    立春再是御膳房的管事,也不可能将那么一大批粮食放在宫里,而尹小满也试过,除了御膳房附近,别的地方她也去不了。

    所以之前她就和徒弟商量好了,只要她说要,立春就要想办法将粮食临时运进宫,放在御膳房边上的那个大仓库里。

    那里面盛放着宫里要用的米面粮油,一般一个月也就开那么一两次,同样都是粮食,放个一两天的,只要注意点并不会被人察觉。

    而那是尹小满能够到达的最远的地方了。

    这事儿交给立春去办,她并不担心,她知道徒弟一定能够把她要的东西全都准备好。

    只等自己三天后去取就可以了。

    现在尹小满最担心的其实是——

    粮食收到后怎么办?到时候她要怎么把它们拿出来?

    她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变成一堆粮食吧?

    可别的地方……

    她出去逛那一圈已经看出来了,估计男人已经将岛上因为下雨而不得不停工的战士和军工,甚至小孩们全都召集起来去找吃的了。

    连山上还没有完全长熟的金桔都摘下来了,那岂不是说明他们已经把岛上全都转了一个遍?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一个什么办法让这些粮食顺理成章的被大家发现,并且不会让人产生质疑,这才是此时对于尹小满来说,最大的难题。

    这边她还在琢磨着到哪去找一个地方,那边大米和大宝已经跟着二妞呼哧呼哧的跑了回来。

    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任平安。

    几个人的脸上全都写着拒绝,看样子二妞已经把她的话跟他们说了。

    大宝一进门不等尹小满开口就先扑了过来,一把按住了米缸的盖子。

    “娘不行!那是给小妹妹吃的,小妹妹只有吃得饱饱的,才能长得好!”

    也不知道他咋想的,就莫名的非要说尹小满的肚子里是个女孩儿,天天“妹妹”长,“妹妹”短的,气得一直想要一个小弟的二妞,恨不得天天跟他打架。

    而大米也跟了过来,跟个大人似的拧着个眉头,拿沈青耘来吓唬她。

    “婶儿,我叔已经知道了,他说他马上回来,让你别瞎拿主意。”

    而任平安更是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苦得都赶上苦瓜了。

    “嫂子,真的不能要你的口粮。这要是把你的那份也拿了去,咱全岛一人一口吐沫也得把我给淹死了啊!”

    到目前为止,整个中山岛上尹小满是独一份怀孕的,所以她一直受到了大家的优待。

    这是尹小满一直都知道的,但是她没有想到大家会优待她到这个程度。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大家集体作出了不要她口粮的决定,以沈青耘的个性,就算是心里再舍不得,也不会专门给自己的媳妇儿搞特殊化。

    这是刚才尹小满已经想到了的。

    因为全想明白了,所以现在见到他们这个样子,她一点也不为所动。

    她用手指了指放在米缸旁边的粮食袋,对任平安说“小任你来的正好,你和大米搬吧,大宝个子还小,他搬着困难。”

    边说还边引着他往屋里走。

    “我屋里还有一点儿之前积攒下来的存粮,你也一起拿走,等什么时候补给船能来了,你记得还我就是。”

    听到嫂子不仅要将口粮交了,还要把家里积攒的救命粮也交了,任平安死活不往屋里去。

    他急得汗都出来了,死拉着门框就是不松手。

    “嫂子,你可不能这样,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要是不吃饱那可不行。刘大夫已经说了,你现在这月份必须好吃好喝的供着,不然孩子要是长不好那是有危险的。”

    他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

    “都是我不好,没看住咱营里的粮食,我就是咱营的罪人!嫂子,求你了,你别再给我添罪过了,我要是拿了你这保命的粮,我这心里根本过不去啊!”

    他的声音带出了哽咽,那么大的男人了,说着还伸手抹了一把眼泪。

    而大米他们三个,则和任平安站成了一排,全都站在了她的对立面,用行动表示出了对她说出来的话,是有多抗拒。

    可尹小满在这个家,从来是说一不二的,她说出来的话,连沈青耘其实也拿她没办法。

    仨孩子也都看出这会儿的她是下定了决心了,也不敢和她硬扛,一个个急得不停的往门口看。

    那模样明显说明,之前大米并没有说假话,他们是真的通知了沈青耘。

    在让二妞去通知的时候,尹小满就已经想到了这些。这会儿她也不和他们吵,而是自己进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面袋。

    袋子不大,里面放着半袋粮食,大概六七斤的样子。

    她把面袋拿到了他们跟前,解开绳子,半袋金灿灿的小米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在连粗粮现在都按人头供应的时候,这情景是很让人震惊的。

    几个人全都抬起了头。

    “我存的有粮食。以前闹灾荒怕了,每个月粮食买回来后我都会先拿出来一点存起来。这小米我留下,每天会专门给自己开个小灶,该给肚里娃娃吃的东西我绝对不会亏了他。所以你们也不用瞎操心。”

    尹小满说着,还嫌弃的看了任平安一眼,对他说“赶紧把你那脸擦擦,这么大的人了,哭哭啼啼的也不嫌羞。”

    一句话说的任平安更加不好意思了起来。

    有那半袋子小米坐镇,任平安虽然还是有点于心不忍,可营里实在是缺粮,他也不敢再说不要粮食的话了。

    他和大米一起走进了卧室,然后就看到了那装了个半满的木箱子。

    简直惊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反倒是大宝和二妞忽然看到这么多吃的,惊喜的喊叫出了声。

    尹小满让他俩和大米一起把东西先抬出去,将任平安叫到客厅问了问具体情况。

    这一问,她的心里更加的沉重了。

    当初任平安在炊事班的小仓库只留下了够全营吃三天的口粮,而现在已经过去七天了。

    岛上独自开火的人家总共也不过就那么二三十户,存的那点口粮怎么能够这全岛上下七八百口人一起吃?

    就算是他再精打细算,也快要撑不住。

    吃完今天中午最后一顿干饭,晚上起,大家就只能喝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