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55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一个星期后, 镜市某书咖店。

    夏引之看着坐在对面的雷镜,面无表情的陷入沉思。

    她在想,几天前, 在这家店里, 在这个位置, 自己明明说过再也不要看见他的。

    而此时,又为何会和他面对面坐在这里。

    头顶有很轻的背景音乐声——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而到她的耳朵里,则变成了——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

    夏引之抿抿嘴唇, 看着雷镜,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而就是因为这种尴尬,又让她觉得无比心酸。

    她和他以前, 明明那么亲密无间过。

    ……

    从楼下端着点好的东西上楼来的小褚,偷偷瞄了瞄两人, 小心把其中一杯黑咖啡放到雷镜面前, 有些不好意思又害羞的再用眼睛瞄了下他, “这杯是雷先生您的黑咖啡。”

    雷镜手抵了下杯子,礼貌的微微点头, “谢谢。”

    他很感激这个小姑娘,下雨那天如果不是因为她在车里帮自己“说情”, 阿引最后能不能答应他做盲文老师, 其实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客气不客气, ”小褚脸红红的摇头,激动表示, 帅哥哥也太懂礼貌啦, 跟她本命一样一样的!

    最重要的是, 这哥哥可真是太帅了!

    越看越帅,虽然和她本命比还差了一点点,但也只是差那么一点点点点而已。

    而那一点点点点也只是因为她本命是她本命。

    所以一点也不影响这帅哥哥一下跃为十八年来她心目中的2。

    关键是,帅哥哥和之之姐看起来真的很般配啊。

    虽然她对两个人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一知半解,不太清楚,但以她阅片…阅剧无数的经验来看,两人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而她,身为之之姐的助理,自然是有帮助他们解开误会,握手言和最终走向一起的义务。

    上天有成人之美,而她,褚秀秀,也有。

    ……

    在心里悄悄发过重誓的小褚,收回来心思,又把托盘里的另一杯黑咖啡,笑眯眯的放到夏引之面前,“这杯是之之姐你的。”

    这个位置是两个二人座的高背沙发面对面,小褚在外座,和夏引之一起坐在桌子的右手边,而雷镜则坐在另一侧挨着窗户的位置,跟夏引之面对着面。

    她努力无视夏引之从旁边给她递过来的“刀子眼”,以拙劣又夸张的演技,震惊道,“你们两个真的好有默契呀,都喜欢喝黑咖啡,不像我,”她把托盘里最后那杯放到自己面前,可惜道,“我一喝咖啡就心慌,只能在咖啡厅里点这种一点咖啡因都没有的拿铁喝。”

    夏引之面无表情看着她在那自导自演。

    小褚估计也有点儿被自己无比拙劣的演技尴尬到了,偷瞄了一眼夏引之后,双手放在合拢的膝盖上,眼观鼻鼻观心乖巧的坐着,一声不吭了。

    果然,演戏这东西是要看天赋的。

    她不配。嘤嘤嘤。

    夏引之也不是故意一直要盯着小褚来看,而是她真的不知道现在这无比尴尬的境地自己要如何反应才是对的。

    只能把“气”撒在“罪魁祸首”小褚身上。

    毕竟……

    那天要不是她在阿镜哥…雷镜说完那句话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可怜唧唧的拽着她袖口让自己答应他,或许…或许她现在也不用如此尴尬的坐在这里了。

    至于为什么整整一个星期后的今天才开始上课,则是因为雷镜那天在淋了大半天的雨之后,晚上回去就发了高烧,第二天烧虽退了,却又得了重感冒,他怕把病毒传给自己,才决定完全好了再开始上课。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让他秘书西汀——就是那天在公寓门口看到的那个戴眼镜男人,每天晚上送来一些他特意为她准备的,盲文初学者适用的小卡片给她。

    而且!

    小褚每天把东西拿给她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的说几句关于他消息的话。

    “之之姐,汀哥说雷先生昨天晚上打着点滴一直忙工作了,今天睡了大半天没醒,下午三点多起来喝了一碗粥吃了药就开始做这些小卡片了,来之前刚刚做完,汀哥看他又睡下才过来的。”

    “之之姐,汀哥说雷先生昨天晚上又打着点滴一直忙工作了,不过今天只睡了一早晨,中午就醒了,吃完午饭又开始做这些小卡片和写这些小纸条,忙活了一下午。”

    “之之姐,汀哥说雷先生昨天工作只忙了半宿,点滴打一半就睡着了,今天醒的早,先做好了这些卡片让他拿过来,晚一会儿还要忙工作的事,可能没有时间做了。”

    “之之姐,汀哥说雷先生这几天人已经瘦了一圈了,哎,你说他一个生病的人,天天也不好好休息,不好好吃饭,人能不瘦吗?”

    “之之姐,汀哥说——”

    “之之姐,汀哥说——”

    最后一天,夏引之忍无可忍,拿着手里的卡片和小纸条,看着小褚硬邦邦问她,天天汀哥说汀哥说的,你是不是暗恋西汀?

    “……”小褚对着她的之之姐没有t到她的“用心良苦”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幽幽道,“…汀哥结婚了。”

    “对,他结婚了,”夏引之回看着她,“教育”道,“所以你一个单身了十八年的妙龄少女每天嘴里都念叨一个结了婚的中年男人合适吗?”

    小褚“……”

    所以你一个14岁读大学,18岁轰动出道,让各方媒体翻变全国各地高中没找到却在g科大少年班成人典礼上找到的高材生竟然读不懂我说的话的重点,这合适吗?

    当然,这句话小褚也只是敢在心里想想罢了。

    不敢当面说的。

    ……

    其实夏引之在那天回到公寓就后悔自己因为小褚的话一时冲动点头应允雷镜给自己做盲文老师的事了,她好不容易下了决心让他离自己远远的,也让自己离他远远的,怎么一个小时都没过就犯糊涂答应这种事?

    本来隔天就她就想让小褚跟他联系,说她反悔不要他做老师了,反正在他的记忆里,她肯定也是像以前一样,骄纵不懂事的,他如何想她都没关系。

    结果还没等她说,就听她说他病了的事。

    而现在,此时此刻,夏引之很后悔自己没有狠下心说出那句“既然他生病了那正好换个老师吧”的话。

    如果说了,这会儿也不用如此如坐针毡的坐在这里了。

    ……

    雷镜看夏引之,发现她虽然长大了,可有些习惯其实还没有变。

    比如说不想做一件事却又不得不做时,她视线会下垂45度左右紧紧抿着唇看着自己右手侧,表情略有不耐。

    他因为这个小细节,没由来的高兴。

    ——即便她这不耐是因为自己。

    “阿引。”雷镜温声开口叫她。

    夏引之因为这称呼,有些烦躁,瞪他,“不要这样叫我。”

    让她总想起以前他叫她、疼她时候的样子。

    雷镜顿了下,轻声问,“那叫什么?”

    “夏引之。”她果断回。

    雷镜“……”

    这会儿换他抿紧嘴巴了,看着她,没回话。

    夏引之微微抬着下巴,回视着他。

    一旁的小褚捧着手里的拿铁,从杯口上方小心瞄两人,令人窒息的静默里,她又不怕死的开口了,“那个…我觉得直接叫名字是不是有点儿过于生疏了呀?毕竟——”

    她的话被夏引之唰的一个眼神堵回去,“…毕竟,毕竟大家刚见面,叫名字也确实没什么的,正常正常……”

    可是亡羊补牢未为…为时已晚。

    夏引之抬手指了指远处一个空座位,看小褚,“你去那坐,等上完课走的时候我叫你。”

    “……噢。”

    小褚可怜巴巴的应一声,端着杯子站起身。

    只是刚站起身,又被夏引之叫住,“算了,你还是坐在这吧。”

    要是只剩她和阿镜哥…雷镜两个人,肯定会更尴尬。

    小褚“……”

    怪不得都说谈了恋爱的女孩子的心情总是阴晴不定、反复无常的,原来这是还没开始谈恋爱时就埋下的种子哦。

    小褚又“噢”了声,准备原地坐下时,又被斜对面的雷镜叫住。

    她维持着半坐不坐的姿势,捧着手里的杯子艰难看雷镜,“啊?”

    “我可以跟褚小姐换一下位子吗?”雷镜礼貌问她。

    “……”

    褚秀秀崩溃之之姐连个名字都不愿意让你叫了你竟然还想跟她坐一起就算你想跟她坐一起那你也应该问她啊你问我干什么我的座位又不是我说了能算的你现在问我那我感情上自然是可以的愿意的甚至求之不得的但问题是理论上我不能答应你啊我的老板是之之姐我的答案是她说了算的啊我可以但是她不可以我要是说了可以我马上就要回去吃自己了你知不知道这种送命题难道就是你报答我这么费心费力给你制造机会撮合你们和好的恩情的吗?!!!

    褚秀秀心里的这口气还没喘匀,就听夏引之冷冰冰开口,“不可以。”

    犹如天籁的声音立马抚平了小褚狂跳的心脏。

    她皱着一张脸看着雷镜笑的比哭还难看你看,不是我不愿意,是现实它不允许。

    雷镜像是早料到夏引之会拒绝,回看着她柔声解释,“桌子有点宽,挨着坐比较方便我说话和示例给你看,没有其他意思。”

    夏引之因为雷镜的话,头顶冒出来一排省略号。

    他这话的言下之意好像是,她因为他要在她旁边坐有想什么其他意思一样。

    “我也没认为你有什么其他意思,”夏引之面瘫,“我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和你坐一起。”

    雷镜“……”

    好吧。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

    雷镜和夏引之对视了半晌,在后者微扬着下巴不服输的眼神里,从座位上站起身。

    后者莫名其妙看他,心里还在想着难道因为一个座位他就要“罢工”了?

    夏引之正纠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时,就见雷镜左手撑在桌沿边上,微微俯下身子半弯着腰往她这边凑近好些。

    他动作一气呵成,像是演练过很多遍一样的熟练。

    夏引之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下意识往后仰了仰上半身和他隔开些距离。

    “……”

    雷镜一双眼始终看着她,却像是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似的,连头都没扭,就用长指把她刚来时带过来放到一旁的卡片准确无误的勾到了两人中间。

    墨黑的一双眸子隔着镜片看她,指尖在卡片上轻轻敲两下,一本正经看她

    “你要是不介意,我们也可以这样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