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正文 第80章 第 80 章
    阮糯米在学校待了全天, 从早到晚,开始是在室外教授大家,到了后面, 顾听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张好小黑板, 直接搬到了室内, 方便她在室内讲解。

    这倒是给她省事了不少,而且室内烧了炭火盆,温度也适中。

    顾听澜这个突如其来的柔软,让学校的师生们都震惊了,不是说顾老师坠饰铁面无私, 从来不走后门, 开后门的吗?

    别说下雪了,就是下冰雹, 教学生们的时候,该在外面一刻钟, 那是一秒钟都不能短少的。至于在实验室那就更恐怖了, 哪怕是实验室的温度高大四十度, 也不会又半点放松,让学生们提前下课。

    可是, 这办公室,小黑板, 炭火盆又是什么呢?这一切都彰显着, 顾老师是铁面无私, 但是他的铁面无私是有双标性质 。

    顾听澜听到这话,一笑置之, 心想, 我这是为了娶媳妇做准备, 你们这些单身汉,不懂追媳妇的乐趣。想完,他又很自然的去弄来了红糖,冲了一杯红糖水,给阮糯米做补充体力用。

    因为有顾听澜无微不至的关怀,所以对于阮糯米来说倒是轻松了不少,等三批人全部结束以后,她也松了一口气,好在是顺利完成了。

    而且看起来,反响还不错。

    中午是顾听澜作为东道主,在学校小食堂给阮糯米点了锅子,热气腾腾,红油辣椒的锅子,往里面下提前准备好的土豆,白菜,萝卜以及洋芋,最后放了肉片。

    光闻着味,都足够让人口水分泌。

    这一顿锅子,让阮糯米吃的心满意足,大汗淋漓,只感觉身上的寒气都被驱散了,“谢谢顾老师。”两顿饭都合了心意,这可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顾听澜含笑,给她夹了一筷子的土豆片,雾气升腾,让对面小姑娘的容貌也迷离起来,他说,“你若是喜欢吃,可以随时过来,”

    “反正钢厂离学校挺近。”这是他后面又补充的一句话。

    阮糯米想了想,拒绝了,“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看,我得攒钱。”不能这样胡吃海喝的浪费钱。

    家里应该见底了吧,上次买了十头猪崽子,钱不够,他爸去找了好几个兄弟去借的钱,才勉强凑给了顾老师。

    顾听澜眼里有些心疼,在他眼里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该是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年纪,他思忖片刻,找了一个不伤对方自尊心的法子,说,“要不这样,你过来陪我吃。”他耸肩,清隽的面貌越发俊美无涛起来,“你知道我的,学校的学生都怕我,从来没人跟我一块吃饭,你若是来了,倒是能有个人陪我。”

    这是一个带着谎言却充满着善意的借口。

    顾听澜工资高,福利好,他基本顿顿都是来小食堂吃饭的,而学校的那些学生们,虽然津贴也不错,但是大多数人身后都站着一家子,像周国涛那种,才是正常事情,一人挣钱,全家花。

    别说来顿顿来小食堂了,就是一个月来一次,都觉得心疼。若是顾听澜真要是请客,那些学生们就算是在怕他,有肉吃的时候,自然会克夫恐惧的。

    阮糯米咬着筷子头,突然问道,“顾老师,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喜欢你呀!

    顾听澜耳尖有些红,这么露骨的话,他说不出来,只是把烫好的肉片夹到她碗里面,掩盖的笑了笑,“你是我学生。”

    “当老师的自然要对学生好。”

    那对其他学生你也会吗?

    阮糯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埋头苦吃起来,闷声道,“谢谢顾老师。”小姑娘似乎被辣着了,嗓音有些沙,还有几分果汁糖的甜味。

    就是像个鸵鸟一样,但凡他有一丁点的苗头,对方就刨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他有些好笑道,“今儿的你已经谢了十一遍了。”从早上的一碗馄饨开始,她便没停过。

    “是吗?”阮糯米不肯承认,“没那么多,就算是有,也是你太好了。”

    顾听澜不说话,含笑的看着她吃饭,一顿饭下来,阮糯米身上彻底热乎了,连小脸都红扑扑的,看着她全副武装,要离开的时候,这才说,“七天后夜校这学期期末考试,你好好准备。”

    阮糯米苦着脸,顿时不吭气了。

    从学校回到宣传科,阮糯米便开始疯狂的补课

    至于,冯厂长那边她没去汇报,反正结果已经出来了,汇报不汇报无所谓。

    隔天,因为采购科因为供应商货的原因,被冯厂长召集了钢厂所有人的中层领导,正对着下面的人大发雷霆,“你们是废物吗?这种简单的采购活计都能出错?要是让兄弟厂知道我们钢厂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还不知道会怎么笑话我吗?”

    大伙儿被冯厂长骂的狗血喷头,都没人敢出声,生怕触了他的霉头。

    很快,一道救命铃声响了起来,那是冯厂长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冯厂长接起电话,下一瞬,眉头展开。

    办公室的高压氛围,徒然松了一口气。

    来电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学校的老领导,学校那边的老领导,就特意给钢厂的冯厂长打了电话,中气十足,“小冯啊,你这厂长当的厉害啊,下面人也人才济济,我看昨儿的阮同志过来,把我们学校宣传部的这些刺头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而且她很有耐心,连那问题多到不可思议的凑小子们的,都能一一作答。”

    “让我这个老人看起来都汗颜。”

    “哪里哪里?”冯厂长笑了起来,是真正的眉头舒展,谦虚,“您过奖了,小阮干事确实很能干,她在钢厂,也是我们各个部门的顶梁柱。”

    “就你谦虚,要我看,阮同志就很好,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女同志,我十分看好她啊,咱们就是要组织培养这种优秀干部,用来报销国家。”

    这一番夸奖出来,冯厂长更是喜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一连着跟老领导唠嗑好一会,这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扫了一眼办公室的众人说,“刚那个电话想必你们也听到了,对方是学校的老领导,电话过来,专门夸奖咱们孟州钢厂人才济济,尤其是阮干事是一位很优秀的同志。”顿了顿,他摆手,“行了,今儿的我就看在阮干事的面子上,不在骂人了,但是采购部必须在三天内给我拿出新方案来,不然……”

    他话没说完,但是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大家都徒然松了一口气,同情的看向采购部主任明鸿运,明家老三要倒霉咯,但是对于阮糯米却是感激的,还好这电话来的及时,不然今儿的他们非要被采购部的明鸿运给拖累死了。

    回去以后,可要注意,让下面工人们都对阮干事客气一番,指不定哪天又要承人家情呢!

    ……

    学校沈将军办公室,他挂了电话,揉了揉眉心,无奈的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说,“这下,你可放心了吧?好话,吉利话,我可都说了一个遍。”虽然,阮同志很优秀,但是这般夸人,他老脸都觉得有些红。

    顾听澜心满意足的呷了一口茶,放下茶杯,“麻烦沈叔了。”

    “糯米年纪小,在钢厂又没个知根知底的靠山,有您帮忙说两句好话,比什么都强,我替她先谢谢您。”

    “替人家女同志谢我?”沈将军不动声色的挑眉,专往他心窝子扎,“你以什么身份来谢我?”

    沈将军绝对没看错,顾听澜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他就调整了过来,像是在自我肯定,“很快我就会有身份了。”

    沈将军笑笑不说话,我就看你装。

    连人家小姑娘的手都还没牵过,还很快就有身份,想的挺美的。

    “很快是什么时候?”沈将军到底是没忍住,打破砂锅问到底。

    顾听澜摸了摸鼻子,很是不悦,总觉得对反是在看他笑话!却苦于没有证据。这下,轮到他不吭气了,半晌,才憋出了一句,“学生还在等我,我去忙了。”

    沈将军乐呵呵的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不厚道的笑了出来,这才对嘛!才有年轻人的活力。

    在阮糯米不知道的情况下,她的名字,在一个个大佬的嘴里过了一道,算是有了名字。

    她经过一个星期的恶补,很快就到了七天后的考试。

    夜校这天,人也格外的齐全,一下班,但凡是在夜校报名的的,基本都是骑着自行车飞速的从钢厂赶往夜校。

    阮糯米也不例外,下了班就往学校赶。是冯明娇骑的自行车送她的,也还真这么巧,她刚从自行车上下来,明飞扬也是一个铃声按下,停下自行车。

    只是,往日他身后一直跟的有苏承志,这次他身后却空空如也,也因为在研究院不顺的缘故,他整个人都狼狈了不少,胡子拉碴的,多了几分萧索。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说的就是明飞扬这种情况,他恶狠狠的瞪着阮糯米,说,“我会赢了你的。”

    阮糯米看了他一眼,就移开目光了,转头对着冯明娇说,“娇娇,我进去考试了,你别等我了,先回去。”这般无视明飞扬的态度,让明飞扬要气炸了。

    他刚想做点什么的时候。不知道何时,监考老师顾听澜出现在了校门口。

    他身形挺拔,生的十分清隽俊逸,他穿着黑色及膝大衣,短发寸头,唇角天上的上扬,但是却带着几分矜贵淡漠,他声音不高不低,“还不进去?”

    话虽然是对大家说的,但是明飞扬就是感受到了,顾老师在针对他,那种冷冽压迫的气势,扑面而来。

    明飞扬有一瞬间的难受,低头对着顾听澜喊了一声老师好,便进了学校里面。

    顾听澜随口嗯了一声,站在阮糯米一米开外的位置定住。

    他看向她,目光关切,“受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