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十一格格是团宠 > 正文 第94章 同人不同命
    敷衍!

    这绝对是敷衍, 意在转移话题。只是胤俄实在受不了他九哥那眼泪汪汪,心虚自责的模样,随意起了那么个头。可……

    胤禟都惦记着以此为生。

    可没少废寝忘食, 绞尽脑汁地写条陈、做计划。盼着能说服皇阿玛, 彻底转变思想。广开海禁, 支持跨国商贸。挣洋人的金银,富强自己的国!

    到时候,他这个身份够贵重,又有航海经验。对西洋诸国有一定了解的皇九子,岂不是就是当然不让的第一人选?

    唔, 得说主意是个好主意来着!

    可惜他私逃出宫, 先斩后奏,威胁了法喀这个钦命之臣在先。认错态度不诚恳在后, 还在乾清宫内大放厥词,以弟殴兄……

    如斯种种加起来, 都让皇帝老子拔了剑。

    若不是老十拦得紧, 说不定他以后, 都没有以后了。想想这个,胤禟就不由一阵后怕, 再次觉得这个弟弟没白疼。比同父同母的亲哥胤祺、亲弟胤禌都强出太多去。

    而且……

    一别年余,小老弟越发受宠, 在皇阿玛面前说话想必也有些分量的吧?

    胤禟双眼晶亮, 绘声绘色地跟胤俄讲起了别后种种。哥俩一顿促膝长谈, 直到瑚图灵阿过来送羹汤,还滔滔不绝着。小公主冷哼, 将汤盅重重顿在桌子上。

    吓得胤禟瞬间收声, 胤俄赶紧露出比花儿还灿烂的笑脸。特讨好地看着她“妹你来了啊?是不是汤盅太沉, 累到了?我都说了,不过一点小伤,再不用你这么辛苦的。”

    “呵!”

    瑚图灵阿冷笑“本公主也这么说来着,无奈额娘不放心。否则就要亲自过来,总不好劳动她吧?”

    成功将天聊死,公主转身就走。

    可胤禟哪能让她如愿呢?

    急急张开双臂,拦在了她身前“福瑞,好福瑞,千错万错都是九哥的错。你将军额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大人大量,别生你哥的气呗?”

    瑚图灵阿桃花眼一眯,纤手狠狠戳上了他心口“那生你的?”

    “啊?”胤禟愣,一脸懵逼的样子。

    满满咱可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妥妥自己人的意味。

    毕竟穷家富路,当初决定远航前,胤禟就把所有能搜刮到的兄弟姐妹都搜刮了一遍。当然对旁人都是扯了囊中羞涩的谎,跟瑚图灵阿却和盘托出。

    不但得了她的赞许,还得了整整三万两的入股。

    因此,在胤禟眼中,瑚图灵阿妥妥就是自己人,大股东来着!

    便她这几天看着自己的眼神,比那秋风扫落叶还要无情。九阿哥他也没有多想,只当她是心疼亲哥的缘故。

    丁点罪魁祸首的自觉都没!

    气得瑚图灵阿咬牙,终于忍不住咆哮“你啊个甚啊你?都是你,傻乎乎一声不吭地就搞离家出走。吓得宜额娘肝胆俱裂,病了好久。”

    “我哥这个憨憨更是每天求神拜佛地替你祈祷,盼着你能平安归来。”

    “结果你丫回来是回来了,却气儿还没喘匀就又闹幺蛾子!害宜额娘伤心,我这蠢哥哥伤身。现在你还有脸替我哥求情?可不就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

    但凡跟你沾边,我哥就没好过!!!

    瑚图灵阿怒,深悔自己当年咋就没狠狠心,把他跟自家亲哥分开。

    胤禟被吼得一缩脖“我,我也是实在没招儿了!但凡能行,谁还惦着离家出走呢?福瑞不知道,我乍出京城时,受了多少苦。”

    “要不是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头撑着,到不了海边儿,我就回转了。”

    “只走得远了,看得多了,才意识到江山社稷这四个字的重量。才越发地想把海上贸易做强做大,挣洋人的钱财充实咱们大清的国库。”

    “建设咱们大清,让大清子民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

    从解释到感叹再到畅想,都没用几息。

    让瑚图灵阿严重怀疑,他其实准备已久了,就在这儿等着她呢!不过……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了大清十几年的固伦公主,享万民供养,被皇阿玛、额娘视若掌珠。她也自然而然地,对大清有了那么几分归属感,由衷盼着它好。

    遂,都没用胤禟怎游说,瑚图灵阿就主动伸了手。

    胤禟还当她索要本金,连忙赔笑道“妹妹稍安勿躁,九哥绝少不了你的银子。不过……”

    “嘿嘿!”胤禟挠头赔笑“我瞧着货物清仓后,只带些个金银等物未免过于浪费。遂又把所有所得重新投入了进去,置办了大批象牙、香料、座钟等物,保证利润翻番打滚地往上涨。”

    “虽然过程繁琐了点,回本也慢,但利益巨大……”

    唯恐瑚图灵阿理解不了,胤禟还特特拿象牙等举例,耐心细致地说与她听。一怕大股东反水,二怕她反水还不算,更在皇阿玛跟前进点谗言。

    毕竟遍数诸皇子皇女,也就她对皇阿玛的影响最大,连太子都难望项背,更别提他这等没甚存在感的了!

    绝对只她一句,自己就这辈子再甭想出得去紫禁城系列。

    “只过程繁琐了些,回本自然慢,妹妹且稍待些时日。为兄必定十倍奉还,绝对让你盆满钵满……”

    瑚图灵阿当小仙女儿的时候,也是个博览群书的存在呢!

    哪能不懂远洋贸易的重利?

    非但知道,更清楚这道国门关不关,与大清未来国运都息息相关好么?

    倒是胤俄刚就被九哥说得心潮澎湃,又听了这么一耳朵生意经。直接双目炯炯,叫好连连“挣洋人的钱财充实咱们大清的国库,建设咱们大清,让大清子民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

    “好,九哥你这点子实在太好了。我回头,不,是现在就陪你去找皇阿玛。跟他老人家好生分说这其中的成破厉害,求也求得他点头。”

    说完,他就要往乾清宫去,果断被瑚图灵阿拽住。

    但这次,胤俄却温柔而又坚定地看着亲妹子“妹你别拦着哥,哥也是爱新觉罗子嗣,也是大清的一份子呢!自然而然地,也想让咱们大清繁荣昌盛,百姓富足安康。”

    “以往没有合适的章程也就罢了,现在有了,哥不想错过!”

    憨憨亲哥褪去憨憨外表,坚定而执着地看着她。

    莫名的沉稳可靠,特别有说服力。

    连那句妹你别拦着哥,都仿佛有了点儿福瑞乖,你别闹的意味。听得小公主俏脸通红“谁,谁拦着你来着?就想让你把汤喝完,再换身衣服,把某人的条陈仔仔细细看看。”

    “你也知道兹事体大,皇阿玛不会看着任何人的面子草率决定。那不做好充足的准备,是准备跪死在乾清宫外?”

    被数落的多了,胤俄倒也不气。只笑呵呵拱手“妹妹真知灼见,愚兄远不及也。”

    瑚图灵阿傲娇冷哼,给了他个那还用你说的俏丽白眼。

    原只打算说服胤俄兄妹出面,帮忙敲敲边鼓的胤禟……

    就很有一种天上掉下来块金馅饼的幸福眩晕感,从阿哥所到乾清宫那么一小段距离,他都偷偷掐了自己不下五次。

    瑚图灵阿合理怀疑他大腿青了!

    只当事人毫不在意,依旧笑呵呵跟他亲哥并肩而行。还是那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样子。仿佛他从未远行过,哥俩这一年多的分别不曾存在过般。

    毫无隔阂。

    好得让瑚图灵阿叹为观止,康熙咬牙切齿。

    着梁九功宣人进来的时候,都不忘先狠狠瞪了胤禟一眼“你个混账东西,不知道胤俄还伤着?居然这么狠得下心来,让他帮你求情啊!”

    都不待胤禟开口为自己辩驳一二呢,胤俄就先微笑跪下“皇阿玛这可就冤枉九哥了,是儿子看了他的条陈觉着大有可为。遂迫不及待地来乾清宫找皇阿玛,看看怎么才能将之更快、更好地落实下去。将海上贸易这事儿正规而又宏达地推广开来,让沿海诸省的百姓都能因此受益……”

    说着,他还把胤禟那挣洋人的钱财,充实大清国库。建设大清,使大清子民过上富足安康好日子的美好设想复述了一遍。

    接着便眉眼含笑,满满期待地将那条陈呈到康熙面前。

    好不好的,让他先细细看过再说。

    胤禟苦心斟酌许久,又有法喀等帮忙斧正。这条陈自然写得生动详实,特别有理有据。但凡那日在乾清宫胤禟拿出来,都不会将康熙气到拔剑吓唬人的那种!

    可惜,他弄错了次序,以至于这么好的条陈没第一时间送到帝王手里。

    而后又是紧张又是愧疚还满满后怕的,竟忘了这么一茬儿,只随身携带着。今儿被瑚图灵阿问起,才给了她们兄妹。结果……

    偏心眼儿的皇阿玛便彻底忽略了他这个挖井人的功劳,将好处悉数给了胤俄那个拎水的!

    眼神叫个慈爱,语气叫个宽容,直听得胤禟仿佛喝了n多坛子的老陈醋。

    更要命的是,同样的请求。自己差点儿就成了亲爹的剑下亡魂,老十却被大夸特夸,许诺第二日早朝便在朝堂上与群臣讨论。

    没几天就得到了佳音,还……

    还让他这个倡导者,成了旱鸭子胤俄的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