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十一格格是团宠 > 正文 第70章 好儿子光环
    瑚图灵阿有些懵, 那个……

    前些日子永安皇姑祖母还给她写信来着,也没说她乖孙悄咪咪去了战场啊?

    不懂就问。

    虽一年有余未见,但双方鱼雁传书从未间断。衡量着在大清当人小表妹,回仙界抱稳金大腿的小公主一点儿都不含糊。迎驾完毕后, 找机会就凑到乌力吉跟前问出了心中疑惑。

    “因为是光明正大去的啊!”乌力吉笑, 小黑脸儿更显得牙齿亮白无比。

    就让小公主殊为遗憾, 恨自己没有块儿留影石。否则把丫这丑样给录下来以做要挟, 甚天材地宝敲不到呢?这危危险险的小眼神儿看得乌力吉一凛,满满狐疑地看向瑚图灵阿。

    被抓个正着的小公主讪笑“这,这样么?可皇姑祖母信中没有提及呢!而且……她老人家不是最宝贝你了?生怕你有半点闪失,以后都不好去见你阿布、额吉的!”

    乌力吉大大方方点头“没错!可这不表示就要让乌力吉成为一个懦夫对不对?”

    “噶尔丹叛乱, 科尔沁部恨不得全民皆兵!右翼中旗自然也当仁不让。额木格老迈, 不适合再上沙场拼杀。乌力吉却日渐强壮, 可以接过他的担子了……”

    那小勇士般斗志昂扬的语气,满满为大清尽忠的神色。

    只看得瑚图灵阿一愣。

    康熙刚忙拜见过太后, 应付完群臣。正过来找爱女,就听了这么一耳朵的忠义之言。

    喜得他哈哈大笑,满满赞赏地拍了拍少年肩膀“好好好, 果然英雄出少年!你跟你所率的科尔沁右翼中旗在此役中表现突出, 稍后朕会论功行赏。放心吧,朕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为大清披肝沥胆的巴图鲁!”

    乌力吉利落下跪, 颇有几分激动地回“奴才替旗下所有子民们叩谢皇上隆恩。”

    “奴才等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康熙微笑点头,亲手将他扶起,才又带瑚图灵阿离去。

    小公主人前规规矩矩, 绝不让任何人抓到丝毫把柄, 离了人群可就立马活泼了起来。

    这不?

    才刚见左近无人打扰, 她这就原形毕露,啊呸!

    并不是。

    是脱下循规蹈矩小公主的娴雅外衣,变成个心系阿玛安康的乖乖小棉袄。

    只见她拧着小眉头,小手托着下巴。一圈儿一圈儿地绕着她皇阿玛,都恨不得化身放大镜。将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看个通透。还像模像样的,给他拿了个脉。

    好阵折腾后,才狠狠松了口气“没事没事,皇阿玛身强体健,龙体安康得很。”

    “这下福福、额娘跟哥哥就放心了。您不知道,当初传回来消息说您有疾回銮的时候,福福跟哥哥有多担心。生怕您是敷衍着福福,其实根本没重视甚至都没带那些药。”

    “哥哥看福福心急,也跟着上火。都要去上驷院偷马给您送药了。可惜行事不密,没等到目的地就被额娘的人给逮着了,吃了好顿竹笋炒肉。”

    “直到您奇兵突至,给噶尔丹包了饺子。我们哥俩才意识到,那什么病情沉重、回京治疗的,大概是您故意放出去迷惑人的……”

    那一脸虽然上当了,但还好你没事的小表情哟!

    让全程都在被夸英明神武,才堪堪被注意到健康、关心到身体的康熙感动无极。像三伏天吃了冰碗、九天里用了火锅似的。真真打心眼里往外地舒坦,也更怨念太子与三阿哥。

    觉得他们果然是没有心,不够关注他这个皇阿玛!

    否则小不点点的瑚图灵阿、粗心大意的胤俄都担心如斯,他们怎么就……

    有爱女在侧,康熙才不愿多想那些个糟心儿子呢!

    只笑着把爱女抱起来,搂在怀里。结果以往最是与他亲近的小乖乖努力挣扎“皇阿玛,皇阿玛您快放福福下来!福福,福福马上都七岁的大公主,再也不是三四岁,不懂事的小公主啦!”

    “五姐姐说,男女授受不亲,七岁不同席呐。福福虽小,但该有的规矩也该讲究起来了……”

    “五姐姐”康熙皱眉“养在太后宫中的茉雅奇么?”

    “对啊!”瑚图灵阿微笑点头“五姐姐可聪明,读书好,会作诗,还会绣花,打络子。”

    “规矩上也挑不出一丝丝错儿来,额娘常让福福学学她的娴雅文静。虽然福福不想做个小木头人儿,但我知道五姐姐是为了我好……”

    康熙细细问过,确定五女只是关心妹妹,悉心教导她,绝无半点歪心思后笑“嗯,不错,茉雅奇是个好的。”

    “不过人各有长,也各有所爱。你啊,也没必要非往文文静静上靠。只开开心心的,做你自己便是。拿出固伦公主的气派来,让旁人来奉承你,而不是你去奉承谁。”

    “是,福福谨遵皇阿玛教诲。”小公主福身,赶紧给自家皇帝老子行了个礼“回头就这般禀告额娘。就说皇阿玛说的,身为您的女儿,福福不必被这些个繁文缛节束缚!”

    都没等着康熙消化完这飞来横锅,小公主就笑呵呵主动抱了抱他“福福谢过皇阿玛,您可真是救福福于水火,说生生的救星本星啊!”

    天知道打从小哥俩千里送药失败后,面对的是额娘多丧心病狂的规矩训练。

    如今终于可以摆脱梦魇,重见艳阳天,可把小公主给美得呀!

    康熙乐,直接抱着爱女转了好几圈“不不不,福瑞才是皇阿玛的救星本星。亏了你那些个药瓶子,皇阿玛才能迅速退烧,从那要命的顽疾中撑过来。不动声色地杀了噶尔丹个回马枪,将贼虏尽数擒获……”

    哈???

    瑚图灵阿星星眼,一脸求知。

    看得康熙直乐,很是耐心细致地跟她讲了自己当时如何突染恶疾。又怎生当机立断地吃了她给的药丸子,火速起效,战胜恶疾后。他又是如何不动声色地布局,直接将噶尔丹一举成擒的!

    直听得瑚图灵阿双眼圆睁,满满敬仰崇拜。

    两只小手都有些拍红了“哇哇哇,皇阿玛您可真不愧是福福的皇阿玛!厉害,简直太太太太厉害了呀。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用兵如神吧?”

    康熙被她这一串彩虹屁夸的,老脸都不由一烫。忙轻咳“我大军毕至,兵精将猛,贼虏人心惶惶,根本无心死战。会兵败如山倒,也是必然的。倒是乖乖你那退烧还有治疟疾的药,可真真神了!”

    涉及到专业问题的时候,小公主可信心满满了。

    她甚至敢说,天上人间,再也没有几个人比她更了解植物系药材的特点与效果。

    所以……

    小公主气,冷冷一哼“皇阿玛说得不对,怎么就只退烧还有治疟疾的药神了呢?明明每一种都是福福根据您可能遇到的状况,精挑细选,苦心准备哒!”

    “每一种都很优秀,特别优秀!!!”

    “是是是。”康熙微笑点头“是皇阿玛说错了,好公主别生气好不好?你都已经六岁,眼见着七岁的大公主了。可不能像三四岁的小公主一样,乱发小孩子脾气对不对?”

    被自己所说的话给噎住什么的……

    这感觉简直了!

    偏康熙初初回来,事务繁多。知晓爱女已经把许多药方都如数交给了太医院,甚至现在太医院中都能如数制作出来后。

    赶紧欣慰一笑,着梁九功赏了好一堆金银珠宝下去。连点扳回一城的机会都没给,就着梁九功把她送回永寿宫。

    缺甚都不缺钱的小公主,就很有些郁郁了。

    看得康熙失笑“乖,佟佳大人新丧,皇阿玛亲自扶棺回来的。国失栋梁,君失母舅,正伤心悲痛着呢。这节骨眼上,可不好赐你御宴。等过了这段儿,把朕这边的江南名厨给你一个?”

    那要说这个,小公主可就分分钟精神奕奕了!

    直让康熙学着贵妃的样子,抬手轻戳了戳她小脑门儿“你呀你,可真是只小馋猫。”

    小公主双手微弯,举在胸前,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

    康熙……

    就想把这叫人见之心喜的小开心果逮回来,让御膳房山珍海味不重样儿地往上端。忙甚政务呢忙政务?那冷冰冰无穷尽的政务,能有他宝贝公主更招人稀罕?

    果断没有啊!

    幸好小公主走得快,也幸好康熙还有些理智。

    自打隆科多、舜安颜、皇贵妃相继出事儿,佟国维引咎告老,宫中的佟佳庶妃还连个水花都打不起来后。佟国维这支算是伤筋动骨,渐渐走在了下坡路上。

    偌大的佟佳氏,整个的皇帝母族,全靠佟国纲这一支发光发热。

    甚至康熙都琢磨好了,这次但凡佟国纲有点建树便再行加封。非叫天下人瞧瞧,他还是看重母族的,尊重母舅的。只是佟国维那支忒不争气,逼着他大义灭亲。

    可……

    谁想着佟国纲能身先士卒,就这么陨在噶尔丹的驼阵里呢?

    康熙哭,亲往祭奠。着鄂伦岱袭其父一等公爵,以之为汉军都统。又嫌翰林院学士张英失察,没发现编修杨瑄撰拟佟国纲祭文失当。将张英好好的礼部尚书给削了,惨兮兮的杨瑄更被免职送到山海关外给旗人当差。

    而后帝王更亲自为佟国纲撰写祭文,对死去的大舅大加褒奖。至此,便是佟佳氏两位顶梁柱悉数倒下,后宫再无高位嫔妃。佟佳氏这皇帝母族,也再无人敢小觑!

    因康熙回銮途中又来了个突袭,直接将噶尔丹给生擒了。

    自然也就没有抚远大将军福全等至京听勘一事,只各叙其功。福全、常宁等皆享亲王双俸,明珠官复原职。初次出征即表现不俗的大阿哥胤褆更得了个直郡王的名号,成为诸皇子阿哥中除太子外第一人。

    连乌力吉都因少年英伟,表现不俗,忠心耿耿等,得了不菲赏赐与个云骑尉的衔,并赐双眼花翎黄马褂。

    可把胤俄给眼气的!

    直嚷嚷自己怎就晚生了三两年?否则的话,是不是就能与小表哥一起纵横沙场当个战场双璧了?

    “咳咳咳!”贵妃娘娘一口香茗呛到了嗓子眼,咳的叫个惊天动地。

    缓过来就对憨憨儿子一顿猛喷“混小子文不成武不就,还敢往老娘身上找原因?就你那三脚猫都未必抵得上的功夫,还战场双璧呢?本宫怕你没等到战场呢,就先碎了!”

    “说好的三更灯火五更鸡呢?”

    “那些个努力上进,给额娘跟妹妹争气的雄心壮志呢?你自己数数,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你那伴读、哈哈珠子们都被打多少次了?自己不上进,害人挨揍的小坑货……”

    贵妃这越说越气的,就难免有些激动,声音不由越来越高。

    就,不用康熙多侧耳,站在门外就能听个清楚明白那种。吓得守门的那拉嬷嬷想马上重重跪下,冒死给主子们提个醒圣驾突至,您娘几个可悠着点儿说!

    可康熙这些日子正郁闷,超想听胤俄怎么说呢。哪儿会让那拉嬷嬷通风报信?

    一个眼神过去,那拉嬷嬷便被高来高去的暗卫控制得明明白白。

    殿内,胤俄只憨笑挠头“额娘,额娘您消消气,消消气哈!这,这事儿的确是儿子不讲究。可咱大清历来都是这个规矩不是?皇阿哥犯错,伴读、哈哈珠子倒霉。”

    “儿子,儿子也很无奈……”

    “毕竟打从大哥当上了直郡王后,太子就慌了神。不但哥俩明争暗斗的,都恨不得把对方摁死。连瞅着咱们这些个弟弟们的眼神儿里,都充满了质疑防备。”

    “尤其儿子!”

    “谁叫儿子外家忒能耐,额娘位份也高,还有个最最受宠的同胞妹子呢?儿子不努力,都快成那俩的生平大敌了,再上进点儿……”

    “哎!”胤俄长长一叹“有咱们瑚图灵阿呢,儿子倒不担心自己活不到长大。只想着皇阿玛!他这几年又是失去乌库妈妈,又是没了皇贵妃的。好好的打个胜仗,亲舅舅又跟着……”

    “皇阿玛至情至性,肯定然已经伤心至极。若儿子再不懂事,跟他们掐起来,皇阿玛得多伤心呢?”

    “虽则儿子不是他亲手养大,跟太子不能同日而语。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不是?就好像额娘宝贝妹妹多一点,也从没忘了胤俄也是亲生的呀!”

    胤俄认真脸,特别适应自己手背的位置。

    气得贵妃咬牙,抬手戳了戳他脑门“亏你还是个满洲汉子,未来的巴图鲁呢!居然还跟妹妹争短长?怎不说瑚图灵阿眼看着就七岁,至多还能在额娘身边待个十余年呢?”

    “便是你皇阿玛恩典,许她留在京城。也是为人福晋、为人额娘,自有府中无限琐碎事,入宫与额娘一见都难!偏你个臭小子常在额娘左右,三不五时过来烦人。”

    嫁人?

    妹妹爱女才几岁,嫁什么人呢?

    这一刻,康熙与胤俄的思维极其同步。以至于他听臭小子逐条反驳他额娘,恨不得把妹妹留在宫中一辈子的态度时,都暗暗点头不止。

    在太子与大阿哥相互攻讦,恨不得斗成乌眼鸡的时候。

    如胤俄这般宁可藏拙,当个不学无术纨绔也不忍老父亲伤心的孝顺儿子简直就是股清流。就特别清凉滋润又美好地,流进了他这些日子因太子与大阿哥明争暗斗而烦躁焦虑的心田里。

    至此,胤俄两个字算是跟好儿子彻底画上了等号!

    这段话朴实中带着满满孝心体贴的话语,也常常在康熙脑海中回想。并随着其余人等越来越激烈的明争暗斗,变得越来越难能可贵。以至于往后的日子里,胤俄再怎么作天作地,也有皇阿玛默默为他背书。

    小伙子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打消太子等人疑虑。进而避免被拉进争斗旋涡,徒让他这个老父亲伤心,宁可自污。胤俄高高兴兴接旨,迎了蒙古福晋进门,更是宁可委屈自己,也不让老父亲操心……

    因那拉嬷嬷被封口故,这段曲折贵妃母子几个都无从得知。

    就……

    很诡异地发现,尽管胤俄亲哥往草包的路上一路狂奔。越发浑然天成,栩栩如生。不出一年的功夫,草包十的名声就已经响彻朝野,也没能让皇阿玛对他的疼爱少上分毫。

    该延请名师延请名师,该考校功课考校功课。

    皇阿玛就好像个执着扶拦你上墙的偏执家长般,哪怕再怎么屡战屡败也毫不气馁。

    每每让太子、大阿哥等酸成柠檬,后又为胤俄亲哥的不成器而弹冠相庆。久而久之的,大千岁党的老大、老八,□□的太子跟老三、老四都发展出来个共同的爱好辅导十弟功课!

    就想着横竖老十也是个万千大儒教不出来的,妥妥烂泥扶不上墙。

    任谁教也不可能突然成材,更没甚异军突起。没见他亲舅阿灵阿都凑到了大阿哥那边么?真母族都不肯信他系列。

    所以又能打击他,还能在皇阿玛面前展现兄友弟恭的一面,何乐而不为呢?

    五个积极教他念书的兄长,四个当他是背景板、工具人。只有老四胤禛念着瑚图灵阿的好儿,一心一意,百折不回地坚持督促他!

    就让胤俄坚定站在了九哥一边,加入了不怎么喜欢四哥的阵营。

    还当自己虽没成功投胎成下届帝王养妹,却也成功加入他阵营的瑚图灵阿忍不住开口劝亲哥“你对四哥好点儿,他也挺不容易的!多励志刻苦,不厌其烦呢?”

    “行,听妹妹的!”胤俄点头,答应得极为痛快“等过些日子他大婚,哥送他一份大礼。感谢四哥这么久以来的谆谆教诲,不厌其烦!”

    瑚图灵阿皱眉,就……

    觉得他的语气有点不大对。

    但胤俄坚决不承认,还歪妹妹是有了勤勉好学的四哥,就不认他这个草包亲哥了!

    那语气叫个哀哀戚戚“不怪这年月人都上进,不上进也不成啊!这不,稍稍草包点儿,便连嫡亲妹子都瞧爷不上。亏得皇玛法制订了八旗选秀制度,举凡宗室皇亲甚至朝廷重臣子弟,都能被指婚有个媳妇儿。”

    “不然的话……爷怕不是都得成爱新觉罗氏第一条光棍!!”

    这完全可以当醋用的语气,那哀怨的小眼神儿。直叫瑚图灵阿反复认错,连小表哥着人披星戴月送来的牛肉干、奶糖等,都主动献出了一半去。

    才终于换这哥们儿重露笑颜“当哥哥的怎么会跟妹妹生气?又怎舍得夺妹妹所爱?只特欢喜妹妹愿意跟哥哥分享美食,愿意哄哥哥开心这份情谊罢了。”

    “前些日子终于把师傅留的作业磕磕巴巴背出来了,皇阿玛奖励可以出宫一次。咱哥俩走着?哥带你去吃京城小吃啊!”

    瞬间,零食被劫掠的伤就全数抚平。

    兄妹俩换好了衣裳,带好银子。又着侍卫们远远跟着,就乐悠悠出了宫。

    也不往那甚名店、大馆子的走。

    只专注窄巷循声觅野香地,细细找寻那些个被形容为鸡零狗碎不登堂的北京小吃。

    甚卤煮、糖火烧、豆面糕、艾窝窝、炸酱面、糖耳朵的,凡没吃过,颇负盛名的。或者根本没听说过,但瞧着好、闻着香的。小公主都要试一试,尝一尝。觉着好了,便打包个几份。

    留着回宫的时候,给太后、皇阿玛、额娘跟诸位兄弟姐妹带些个。

    胤俄知道她肠胃好,从未有过克化不良事。也相信自己的身体与妹妹配药的能耐,遂也跟着大快朵颐。可把随同的侍卫们吓得哟,直在心里念阿弥陀佛。万般祈祷两位小主子没有夸大其词,真真的吃嘛嘛香还半点不犯肠胃病。

    否则的话……

    他们差使泡汤事小,就怕脑袋也跟着一起搬了家。

    可千算万算没想到,公主没吃坏,却吃上了瘾。亲去求了万岁爷通融,哥俩又连续出来了几日。直到四阿哥大婚,这俩才算彻底消停。

    侍卫们谢天谢地,笑得比花还要灿烂。

    刚刚大婚,往宫中请了安。同福晋叙话,得知十弟送了他些个什么新婚礼的胤禛却彻底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