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 > 正文 第95章 卡牌之王(18)
    很快, 众人迎来第四次刷圈,第四次刷圈,他们有点惨。

    众人这次朝着东北方转移, 远离沙漠地区, 东北方有座山, 几人一时不察,先是‘火山’爆发,紧接着,又‘洪水’,随后, ‘泥石流’轮番上阵, 差点死在这个地方。

    同时,第四次刷圈已经刷下去绝大部分选手, 从上万人变成了几十个人。

    一行人灰头土脸,继续搜刮物资前进, 一路上他们还许多几波人开战, 虽然淘汰了对方, 但损失了不少物资。

    此时,卡牌之殿里的一帮老头老太太们, 看着亓官衡身后这帮小弟、小妹,有人拈酸吃醋道。

    “老大是不是嫌咱们老了, 你看那些小年轻哪能保护他?”

    “还不是你的不孝子孙, 把老大扔进去的。”

    “放屁, 胡说八道。”

    ……

    苍树吹胡子瞪眼。

    事情是在星辰联邦发生的,可不代表事情是他后辈干的。

    他心里一生气, 很快, 叫人去把门外那帮不孝子孙叫进来。

    没一会儿, 门外一群跪的腿都开始发软的星辰联邦和卡特帝国的人,步履蹒跚,全都互相搀扶着走进来。

    可当看到对面一群异常熟悉的人,顿时腿一软,又齐齐跪倒在地上。

    这时,苍树老眼锐利,冷哼一声,对着下面的人说。

    “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们为什么会回来?”

    底下跪着的一群人不敢说话,苍树越发来气。

    “说话。”他指着星辰联邦总统说。

    星辰联邦总统打了寒颤,脑子飞速转动,突然想起一件事,怯怯道。

    “老祖宗,你们是不是为了游戏里那位先生?”

    “什么那位先生,那也是你祖宗。”

    星辰联邦总统“……”

    苍树看着底下一群人一头雾水,恨铁不成钢,气的恨不得一人踹几脚。

    “那里就是你们一直念着的‘卡牌之神’,对方叫亓官衡,不叫什么‘司衡’。”

    霎时间,底下轰然一片,顿时所有人呆住了。

    卡特帝国国王一脸惊恐,卡特议会国长瞪大眼睛,星辰联邦总统更是涨红了脸,半天才爆出一句。

    “不可能!”

    “蠢货,不是他,我们能回来?我们在第三星养老养的好好地,我们能回来?”苍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此时,地上跪着的一群后代们,一脑门汗,一个个窃窃私语着。

    “那是‘卡牌之神’,不能够啊。”

    “天哪,把‘卡牌之神’关进《逃生之地》去了?谁干的?”

    “星辰联邦干的吧!”

    “不可能,肯定是你们卡特帝国干的。”

    ……

    “都快说,他们怎么才能出来快速出来?”苍树等得越来越不耐烦了。

    底下无数人再次慌乱了,老祖宗们明显是想让对方从逃生游戏里提前出来。可是,就没听说过进入《逃生之地》的人,能提前出来。

    “老祖宗,出不来啊。得《逃生之地》淘汰的就剩最后一个选手了,才能出来。”

    “我不管,你们赶紧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他们快点搞完这个游戏比赛。”苍树怒声。

    “老祖宗,是真的没办法。”

    “没错,老祖宗,真的不是我们不愿意。”

    “哎,老祖宗……”

    “废物,那你们搞这么个中看不中用,自己还控制不了的游戏干嘛?”旁边的孔泽也无比火大。

    几分钟后,旁边卡特议会国长冷不丁突然开口道。

    “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们尽快出来。”

    一时间,所有老头、老太太的视线齐齐落在卡特议会国长身上。

    “什么办法?”

    顿时,宋词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些老祖宗们都盯着他一人,看上去太可怕了。

    “就是停止《逃生之地》运营,如果强制停止《逃生之地》游戏运营,首先要毁到游戏里的十张卡牌,而且里面的异星人、凶徒也会因为放出来,总之,损失极大。”

    当宋词说出这件事情后,一群老祖宗商量着可行性。

    “你们觉得能不能行?”

    “我看行。”

    “我觉得不行,为了救老大,毁掉几张卡牌其实无所谓,关键是那么多凶徒没法儿安置,咱们不就成了罪人?”

    “我觉得也不行,都再等等吧,都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

    有人同意使用宋词的办法,有人不同意,渐渐就发生了争执。

    “我看你们就是不想救老大出来。”

    “放屁,谁不救了?”

    “你想救,你为什么不同意?”

    “这种事情,老大也不会同意的。”

    “这件事不需要老大同意,我们同意就行了,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救……”

    一帮老祖宗们坐在上面跟小孩子吵架一般,你一句我一句,底下跪着一排排人,只觉得胆寒。

    最后,还是李弘和皱眉拍板道。

    “行了,都别吵了,以老大的能力很快就出来了,他不会坐以待毙的。”

    紧接着,李弘和又吩咐星辰联邦总统,冷声说。

    “你们可以走了,但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想你们心里都有数,游戏里是‘卡牌之神’的事情不用外泄,但是先前那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查的要一清二楚,知道吗?”

    星辰联邦总统颤声道。

    “是,老祖宗。”

    “有些人自己干的事情,心里掂量着,等老子们回头在收拾你们。”旁边,成池一脸阴沉看着成家人说,顿时成家人脸色惨白。

    不是吧,老祖宗,当初犯错的人已经害惨他们了,您老又来,还活不活了?

    “都滚,赶紧滚,看了就让人心烦。”苍树不耐烦道。

    紧接着,卡牌之殿大总管再次出没,微笑道。

    “各位小主子,回吧!”

    一行人互相搀扶着再次离开。

    而伴随着这帮人的离开,整个星辰联邦跟卡特帝国都开始风起云涌起来。

    星辰联邦重审十年前‘司衡抄袭、盗窃导师俞厌磊’一案,经查明系现星辰联邦第一卡牌学院副院长吕辉当年夺取俞厌磊武器类型卡组,并将其残忍谋害。此后,他的女儿星辰联邦现第一卡牌学院制卡系副主任,吕茵,联合自己现任学生,第一卡牌学院制卡师导师李奇,等多位知名导师,当年偷窃‘司衡’后勤类型组卡牌,并进行衍化复制,故意制造高达635的查重率,用来陷害‘司衡’,并进行了十年判罚刑期。

    事情曝光后,在全世界范围都引起了引起轩然大波,俞厌磊的家人自然也看到了,当知道‘司衡’是被陷害的,俞厌磊又在十年前被害身亡,俞家人显得非常痛苦。

    此后,星辰联邦数位高层召开记者发布会,郑重道歉,并且表示‘司衡’先生是一名非常厉害的高级制卡师,星辰联邦对不起他,同时也对不起十年前被害的俞厌磊先生。

    紧跟其后,卡特帝国也表示‘司衡’先生已经加入了卡特帝国国籍,可转眼星辰联邦又开始翻脸,表示卡特帝国采用不正当手段盗窃‘司衡’先生国籍,为此两国国民掀起世界大战。

    此时官方直播间里,因为亓官衡的国籍专属,目前已经吵翻了天。

    “星辰联邦还不要脸,杀害一名低级制卡师,陷害一名高级制卡师,好厉害啊。”

    “卡特帝国阴阳怪气什么?忘了你们卡特王室的丑闻了?”

    “呕,星辰联邦还学会转移话题了,至少我们卡特帝国没有谋财害命。”

    “啊呸,谁不知道你们帝国前王后怎么死的,大皇子又是怎么死的,王室丑闻不断,还有脸说联邦。”

    ……

    两国国民已经把《逃生之地》官方频道当成了撕逼战场,害的一些观众只好纷纷前往乔洛、周涛、宁雪宁松、郑星渊等人直播间观看,因为这些个人直播间戾气比较少,而且大多都是自家国家的国民,偶尔有一些带节奏的对方国家的人,也总会淹没在庞大的弹幕里。

    此时,经过第四次刷圈后,目前已经算是进入了决赛圈,决赛圈一般是指圈内只剩下一百名选手就叫做决赛圈,只是他们还得渡过一次刷圈,才能真正踏入决赛圈。

    因为真正的决赛圈非常残酷,一般往往只有几个人,甚至一个人。总之,大浪淘沙,人非常稀少,而进入决赛圈一般也意味着比赛结束。冠军实际上就是看决赛圈里的人,决赛圈里是一个人或者一组人,就代表游戏结束;而决赛圈里有好几组不同队伍的人,则需要进行厮杀,直直决出冠军。

    而目前,亓官衡等人来到北边一个海岛上,亓官衡有预感,这里就是最后的决赛圈。

    当靳云年、柯兴朝、夏彬郁,甚至还有当初偷袭周涛的一军军校生的纷纷上了海岛,第五次刷圈正式来临。

    最后一张四星卡牌‘海啸’和最后一张五星卡牌‘瘟疫’叠加,瞬间淘汰了一半人。

    海水差点淹没了整个海岛,亓官衡迅速开启‘防御罩’,上次那些三星‘防御罩’卡牌已经不够用了,他这次做了一个大的五星‘防御罩’,可以容纳很多人。

    “呼——”巨大的海浪声响起。

    “砰!!!”海水拍打着礁石传来的声音,以及海浪翻过海岛泼上来的声音,甚至一些树干被海浪吹断到处横飞。

    “快,快进来。”亓官衡着急大喊,其他人纷纷汇聚到亓官衡身边。

    他们一群人挤在一起,带着‘防御罩’卡牌朝着里面转移。

    路过海岛一处,看到一个人嘴唇发白,浑身湿透,死死抱着一棵大树,亓官衡认出了那人是谁。

    他冲着其他人说“先朝右边转移。”

    紧接着,一群人顺着他的话朝右边挪动,这时,其他人也看到不远处有个人。

    来到这棵树跟前,亓官衡拉了拉对方,靳云年一直闭着眼,突然感受到有人拉自己,回头,正好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还不等他开口,突然一阵巨大的海浪拍打了过来。

    亓官衡顺势一拽对方,将对方拽进‘防御卡’卡牌里,靳云年被他拽进来后,直接扔给周涛等人。

    “靳学长,你没事吧?”周涛问。

    靳云年一脸懵“这是?”

    “哦,这是我们老大制作的高级卡牌‘防御罩’,怎么样,不错吧!”周涛得意道。

    另一边,靳云年顿时沉默了,此时他看着外面不管海浪多么高,不管树木、石头到处乱飞,始终进不来这个发光的圈子,沉默不语。

    原来他真是高级制卡师?

    一位高级制卡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抄袭一名低级制卡师的卡组,因为这是一种本末倒置,没有人能制作高级卡牌,却跑过去制作低级卡牌。

    等连续三四天‘海啸’结束,紧接着五星卡牌‘瘟疫’来临,即便有‘防御罩’卡牌,一群人也忍不住嘴唇发白。

    幸好亓官衡有一张‘净化’卡牌,‘净化’卡牌只是四星卡牌,无法净化五星卡牌‘瘟疫’的特性,但是‘净化’卡牌搭配另外一张四星‘治愈’卡牌,就能消除‘瘟疫’负面特性。

    当第五次刷圈结束后,正式进入决赛圈。

    此时,整个海岛上,共四组人。分别是靳云年代表一组、柯兴朝这组死了大半,包括夏彬郁也淘汰了,只剩下三人;而当时攻击周涛的一军军校生还有一对兄妹;最后就是亓官衡这组人。

    当瘟疫退散后,靳云年一脸复杂,朝着亓官衡说了声“谢谢。”

    紧接着,就离开了。

    周涛有些不满,道。

    “什么人啊?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

    宁雪、宁松一脸开心,他们只是来完成任务,没想到能躺进决赛圈?

    乔洛就更开心了,她一个负责后勤的妹子,能进入决赛圈全靠运气。

    但是郑星渊和周涛就不开心了,一个发现了柯兴朝残党,一个发现了当初攻击他的一军军校生。

    关键是,对面两方人马居然还联合了,因为亓官衡这边人多,他们不联合不行。

    “呵呵,真是冤家路窄。”周涛看着那对兄妹无比冷漠,他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个夜晚被他们如何殴打。

    “队长,我要亲手杀了他们。”周涛深呼吸一秒,对着亓官衡说。

    现在,他身上有亓官衡给他量身制作的许多卡牌,面对那对兄妹,丝毫不怯。

    而另一边,宁雪、宁松反而跟郑星渊闹开了。

    “你不是说让我们帮你嘛?郑星渊,我们帮你解决柯兴朝。”

    郑星渊才不愿意,之前让宁雪宁松帮忙是因为他一个人能力不够,但现在抱了个金大腿,结果因为第五次刷圈太猛烈,死了大半人,还没来得及见识见识自己卡牌的能耐呢。

    “不了不了,让我来吧,求你俩了。把柯兴朝交给我解决吧,我要为我们三军的军校生报仇。”

    宁雪、宁松两姐弟也手痒痒,自从跟着亓官衡,卡牌虽然多了,但也没有动手的机会了。

    那边都是一军军校生,不好下手;靳云年那边似乎又跟队长有什么猫腻,也不方便下手;哎,这好不容易有一个,郑星渊还不让?

    最后两方决定拳头,赢得解决柯兴朝。

    结果,郑星渊赢了,无比狂喜。

    “柯兴朝我杀定了,‘卡牌之神’留不住。”

    真卡牌之神亓官衡无语了,他留柯兴朝干嘛?

    远处,柯兴朝等人和那对一军军校兄妹脸色难看,那帮人杀他们这么积极,肯定有着什么秘密武器。

    郑星渊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周涛还磨磨唧唧的,自己先上了。

    “我先上。”

    他看着对面无比警惕的柯兴朝,冷哼一声。

    “尝尝爷爷的三星武器卡牌,‘爆头’,让你体验一下脑袋爆炸的感受。”

    郑星渊拿出一张勾勒着骷髅图案的卡牌,飞向柯兴朝身边两个狗腿子。

    “砰——”跟爆米花一样,瞬间,柯兴朝身边两个人脑袋爆炸,霎时间,他跟那对兄妹脸色巨变,露出恐惧的神色。

    “逃!”柯兴朝大喊。

    “呔,孙子,哪里逃,吃你爷爷一记‘爆头’。”郑星渊大喊一声。

    下一秒,他隐约听到一声爆炸声,似乎是自己脑袋爆炸的声音。

    然而,柯兴朝当时脑子却莫名出现一个想法,那张稀有变形卡牌他还能拿到吗?

    众人不知道柯兴朝的想法,否则一定会把他在爆头一百次。

    另一边,周涛看着逃跑的一军军校兄妹俩,冷哼一声。

    “‘陷阱’!”他飞出一张勾勒了一张网,往下是密密麻麻的尖锐的刺刀的卡牌,飞向兄妹俩。

    紧接着,兄妹身下的路开始塌陷成沼泽淤泥,瞬间,两人跌入沼泽地。

    这时,那个女孩子朝着宁雪、宁松姐弟俩,尖叫道。

    “宁雪、宁松,你们都是一军军校的,眼睁睁看着我和我哥死在联邦人手里?”

    下一秒,只见宁雪翻了个白眼,随后一手捂住弟弟宁松的眼睛,又一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说。

    “抱歉,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那女孩被宁雪的反应差点气死,还不等开骂,只见天空上又出现大量的匕首,最后两人死在沼泽地里,随后身体数据化,离开游戏。

    当郑星渊和周涛报完仇后,神清气爽。

    紧接着,这时,一群人发现并没有出现游戏结束的声音,这才想起,原来还要一个敌对阵营的人,靳云年。

    然而下一秒,靳云年出现了,他刚才就看着柯兴朝一帮人死在郑星渊和周涛手里。

    这会儿出来,顿时宁雪宁松还有其他人一脸防备,他没有在意,而是走到亓官衡面前,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的问。

    “我舅舅的死,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亓官衡点头。

    “你也没有抄袭我舅舅的卡组卡牌?”

    “没有。”

    “你是被冤枉的?”

    “对。”

    靳云年眼睛一闭,再次睁开眼,眼神发生了变化,说。

    “我信你一次,回去我会申请案件重诉,到时候你会有申诉的权利,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他话还没说完,旁边乔洛也开口道。

    “哥哥,我回去也会帮你申请案件重诉,一定还你一个清白,早日救你出《逃生之地》。”

    周涛也一脸认真道。

    “队长,我也是,跟你相处这么久,你的为人我也算了解,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

    宁雪、宁松挠挠头,姐姐宁雪说“我们是卡特军校生不方便替你申诉,但是队长,我们相信你。”

    郑星渊努努嘴,说。

    “队长,这些人都不靠谱,悄悄着你给你申诉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卡特王室公主,去星辰联邦申诉,这不搞笑吗?还有周涛、靳云年两个无权无势的穷光蛋还行给你申诉?他俩做梦去吧,也就我们郑家,我回去就求我爷爷,让他出面替你申诉,绝对没问题,你放心吧!”

    亓官衡看着这些人或焦急、或紧张、或担忧等各种神色的脸,脸色逐渐温柔,说。

    “谢谢你们,我等着你们。”

    至少,他在游戏里做出的努力并不是白费的。本来亓官衡想着自己干脆毁掉这个游戏里的卡牌出去,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这些游戏里关押着的心狠手辣的凶徒、图谋不轨的异星人,都是亓官衡考虑的因素,他不能太自私,一直在权衡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没想到这些人愿意帮他申诉?

    只要有一个申诉的机会,那么亓官衡就能出去,就能帮‘司衡’洗刷当年的清白。

    然而一帮人并不知道,申诉早就申诉过了。来自世界方面的通报,整个星辰联邦高层集体道歉,震撼无数人。

    此刻,官方直播间里,一些本来撕逼的两国国民都开始放下了芥蒂,认真观看。

    说完,靳云年‘自杀’,他将胜利留给了乔洛、周涛等人,而因为靳云年自我淘汰,身体数据化后,乔洛等人耳边也响起一声。

    恭喜,‘小光头’小队,成员周涛、乔洛、宁雪、宁松、郑星渊五人,取得本季《逃生之地》的冠军。

    一分钟后,你们将离开《逃生之地》,请做好准备。

    由于亓官衡是‘凶徒’,而非选手,无法加入小队,因此当时乔洛一直纠结队长谁当,谁知道最后周涛当了队长,还起了个‘小光头’的队名,可把乔洛气坏了,偏偏她也改不了。

    到了后来,乔洛头发也越来越长,就不在意这个队名了,甚至当听到这个队名还有些怀念。

    乔洛是几个人里对亓官衡感觉最深的人,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对亓官衡说。

    “哥哥,谢谢你能让我称呼你为哥哥,从小到大我就是孤儿,哪怕找回了亲人,对我来说也跟孤儿没两样。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感受亲情和友情的机会。”乔洛说着说着眼眶湿润起来。

    随后,亓官衡最讨厌落泪,但这一次乔洛落泪,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摸了摸乔洛的头,说。

    “不管其他人爱不爱你,你自己要学会爱自己,珍惜自己,以后……”

    他话还没说,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只见对面一群人一脸惊恐。

    尤其,乔洛一脸惊慌失措,她上前朝着亓官衡扑去,想要抓亓官衡的身子。

    “哥哥! ”

    可是,却扑了个空,因为亓官衡的身体正在数据化。

    与此同时,亓官衡耳边也传来一声机械化的声音。

    凶徒‘司衡’刑期结束,正被释放,正被释放!

    亓官衡来不及叮嘱什么,只说了一句。

    “现实见。”

    紧接着,彻底消失在《逃生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