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正文 第78章 第 78 章
    太阳光辉之神——席利乌斯说的话, 不会有人听错。

    他刚才称呼那位少女为……至高女神冕下……

    一名圣职者手中的金铃倏然落地,发出刺耳的声响。他咽了咽唾沫,瞳孔放大,第一次在席利乌斯的面前露出如此失态的表情。

    “席、席利乌斯大人……您说, 这、这位是……”领头的骑士一脸惊恐地看着席利乌斯, 随后慢慢扭过头, 将视线一点点挪到伊尔萨的身上。

    “奥斯顿, 不可直视女神冕下。”

    席利乌斯头也不抬,低缓的声音比以往多了一分严肃和冷厉。在场众人从未听过他用这种语气说话,几乎都在这一刻感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与畏惧。

    是真正的女神,比席利乌斯大人还要至高无上的存在……!

    “……是!”

    骑士几乎是一个哆嗦, 膝盖一软便猛地跪了下去。其他众人也纷纷跪下, 一时间盔甲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与膝盖碰地的动静令之前近乎死寂的气氛热闹了一些。

    可惜没有一个人感到欢快, 深深的敬畏笼罩在他们的头顶。

    他们不敢抬起头,只能死死跪在冰冷的荒地上, 用低的不能再低的余光偷瞄少女飘逸的衣摆。

    神呐,他们刚才究竟做了什么?他们居然在训斥神祗!甚至还用剑指着她!!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局势便逆转了。

    除了伊尔萨一行人, 其他所有人包括席利乌斯都虔诚而敬畏地跪在地上, 他们面朝伊尔萨的方向,深深地低下头, 仿佛要匍匐于尘埃。

    伊尔萨知道,这群人是在害怕她发怒。但其实她并没有感到不悦,毕竟这是骑士们的职责所在,他们会阻拦她反而证实了他们的尽职尽责, 这对圣殿来说是好事。

    一定要说她对谁不满, 那也只是这个领头的骑士而已。

    “哼, 狗仗人势的东西。”康斯坦汀不客气地嘲讽道。

    他的声音并不小,飘荡在凛冽刺骨的寒风里,清晰地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跪地的骑士们纷纷咬着牙忍了下去,只有那个名为奥斯顿的领头骑士飞快地抬起眼,愤恨地扫了康斯坦汀一眼。

    这一眼自然被伊尔萨捕捉到了。

    她自我感觉自己的脾气还是很好的,一般情况下为了达到目的,她可以忍常人之不能忍。但是她有个不算坏毛病的坏毛病,那就是护短。非常护短。

    康斯坦汀是她的使徒,她平时怎么欺负都可以,但是别人可不行。

    哦,刚才好像是康斯坦汀在欺负人家。那名骑士只是因为愤怒而瞪了他而已。

    那也不行。康斯坦汀骂了他,他就得感恩戴德地受着。

    否则就是对她不敬。

    伊尔萨的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她温和地看向单膝跪地的席利乌斯,没有让他起身,只是柔声问道,“席利乌斯,这位尽职的骑士是什么人?”

    席利乌斯眼睫微动,惊讶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是圣殿骑士团的现任骑士长,女神冕下。”

    “骑士长啊……”伊尔萨若有所思地垂着头,浅金色的长发微微蜷曲,在夜色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我还以为亚兰是骑士长呢。”

    奥斯顿握在胸前的拳头顿时紧了紧。

    亚兰?女神大人为什么会认识亚兰?那小子是什么时候勾搭到高贵的女神大人的?

    席利乌斯眼神微变,复又垂下头,低声解释,“原本的候选人的确是亚兰,但他在骑士长的选拔中输给了奥斯顿。”

    “是吗?”伊尔萨摇了摇头,温和的声音充满了惋惜,“真是遗憾。看上去似乎亚兰要更适合这个位置。”

    席利乌斯微顿了顿,“我也是这么想的。”

    奥斯顿死死握紧拳头,胸口因为愤怒与不甘而剧烈地起伏。

    可恶,亚兰那个混蛋——!当初受到席利乌斯大人的青睐也就算了,自从在骑士长选拔上输给他以后,席利乌斯大人慢慢也开始器重他。为什么如今连高高在上的女神大人也更喜欢亚兰,亚兰那个输给他的手下败将到底哪里好了??

    奥斯顿气得几乎咬碎牙根,但伊尔萨并不打算放过他。

    因为她感受到了奥斯顿对亚兰的嫉恨。

    亚兰以后可是她的使徒了,嫉恨她的使徒就是嫉恨她。

    伊尔萨缓步上前,伸出素白的手,轻触席利乌斯的额头。席利乌斯睫毛一颤,在她的示意下慢慢起身。

    “我有事要交予你,不要让任何人前来打扰。”伊尔萨平静地直视席利乌斯。

    “明白了,女神冕下。”席利乌斯眸光微闪,不动声色地避开她的目光。

    伊尔萨向圣殿入口的方向缓步走去,席利乌斯随侍在一旁为她引导道路。跪在地上的奥斯顿不敢起身,却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女神与席利乌斯大人宽恕了他,并没有因为他的一时鲁莽而处罚他。

    然而,在他心存侥幸的下一刻,逐渐远去的伊尔萨忽然幽幽道了一句。

    “对了,为了圣殿的体面考虑,还是换一位骑士长吧。”

    “属下明白。”席利乌斯应下。

    “……!”奥斯顿瞬间僵硬了,整个人如坠冰窖。

    在席利乌斯的指引下,伊尔萨一行人穿过幽深纯白的长廊,走进一座高大空旷的殿堂。纯白的大理石圆柱上刻满了古老晦涩的神文,散发着圣洁柔和的淡金色光辉,托着庞大的圣石圆顶,组成了这个恢弘神圣的大殿。

    原本待在大殿里的圣职者与教廷众都被席利乌斯身边的侍者提前驱散,如今大殿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座高大的神像矗立其中。

    伊尔萨仔细审视那座悲悯美丽的纯白神像,最后得出结论——这的确是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大人。”席利乌斯在伊尔萨身侧站定,轻轻唤她。

    “嗯?怎么了?”伊尔萨回过头来,这才注意到他仍然站在她的身边。

    她下意识向后瞥了一眼,果然看到康斯坦汀正一脸不爽地盯着席利乌斯,塞根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俩,只有莱斯特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伊尔萨又转移视线看了看,发现他正双手负后,一脸悠闲地观摩大殿的穹顶。

    ……这家伙,是来观光的吗?

    伊尔萨无语地收回视线,正对上席利乌斯专注而认真的目光。

    “伊尔萨大人,您刚才说有事要交予我。”他轻声提醒道。

    “哦,差点忘了。”伊尔萨摸了摸鼻子,漫不经心地环顾一圈,“就在这里说,还是换个地方?”

    她不太习惯在这么空旷的地方谈私密的事情,总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去圣女的寝殿。”席利乌斯抿了抿颜色浅淡的唇,“只是,那是圣女居住的地方……非圣殿之人不得进入。”

    伊尔萨认为席利乌斯是穷讲究。圣女早就死了,还搞这些条条框框的干什么呀?但毕竟是她提出要换地方的,再对人家挑三拣四似乎也不太好,于是伊尔萨转过身,对康斯坦汀与塞根二人叮嘱道。

    “你们就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去谈点事,谈完就回来找你们。”

    康斯坦汀“我也要去!”

    “不行。”伊尔萨坚定地否决了他,然后对席利乌斯点点头,席利乌斯便领着她向圣女寝殿的方向走去。路过莱斯特身旁的时候,伊尔萨下意识睨了他一眼。

    莱斯特察觉到她的目光,侧过脸来对她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

    伊尔萨“?”

    这个迷之微笑又是什么意思?莱斯特这几天怎么总是神神叨叨的?

    伊尔萨一脸茫然地离开了大殿,跟随席利乌斯来到了圣女的寝殿。

    准确来说,应该是前任圣女的寝殿。

    大门关上,她好奇地打量起这里的陈设来。席利乌斯直直地看着她,眸光微动,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开口了。

    “伊尔萨大人,有件事我想不明白。”

    伊尔萨拿起一本厚厚的书卷翻了翻“嗯?”

    “为什么我会在塞根阁下的身上察觉到深渊魔物的气息?”席利乌斯语调缓慢,剔透双眸紧紧盯着伊尔萨的面容。

    伊尔萨倒是没料到他最先提出的居然是这个问题。

    她将书卷放回桌上,轻掸了掸指尖,“因为我需要他成为魔物,就是这么一回事。”

    席利乌斯神色出奇地凝重“伊尔萨大人,您不能将深渊魔物留在身边,这太危险了。”

    “不会的。”伊尔萨轻松地笑了笑,“塞根是个好孩子,他是不会伤害我的。”

    更何况有莱斯特在,没有魔物可以伤害她。

    伊尔萨没来由地坚信着。

    席利乌斯闻言,本就凝重的脸色变得更冷了。他压抑着声音一字一顿道,“您又这样。我应该对您说过,您的安危至关重要,不要总是满不在乎!”

    “那我应该也对你说过,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伊尔萨双眸微眯,冷冷地直视他。

    “……对不起,伊尔萨大人。是我僭越了。”席利乌斯薄唇微动,缓缓垂下眼睫。

    伊尔萨轻哼一声,没有再计较下去。她站得有些累了,便倚靠在桌边,一只手托起下巴,开始在大脑里组织语言。脑子这么一活络,她突然发现一个华点。

    “对了,有件事我从刚才就想问了。为什么你在那些人的面前叫我冕下,在我面前又直接称呼我的名字?”

    她这个问题问得极其随便,却让席利乌斯的心律在这一瞬间无法抑制地加快了。

    他抬起美丽俊雅的脸,通透如琥珀般的双眸变得柔软而隐忍,就连开口的声音,也变得低柔而克制。

    “因为……我希望,‘伊尔萨大人’是只属于我一个人对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