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期中考试结束以后, 很快迎来了随堂测试。之后一次便是模拟考试,一中高一的学生们都在叫苦连连,其他高中的高一学生才不像他们那样大考小考接连不断。他们才高一,搞得像高三那样严肃紧张。

    一中的校风不仅严厉, 考风也比较严厉, 一旦作弊全科成绩当做零分处理。每次公布成绩的时候, 都采用大规模的榜单形式公布。

    这次模拟考试成绩公布下来, 容卉这次没有发挥好。比之前几次,她的作文没有写好,按名次是全年级的第三名,离第一, 第二, 还差10分。

    第二名是二班的蒋妩。蒋妩的语文比容卉高了10分, 而数学则比容卉低了9分,综合分数下来容卉比她低了1分。

    容卉跟蒋妩两个人的成绩常常是你追我赶, 不是容卉第二,就是蒋妩第二,不过通常容卉第二名的次数比较多。至于第一名, 则是学神赵冬阳, 长年处在第一名的榜单不可撼动。

    “卉卉,你这次考了第三名哎。这个蒋妩居然这次第二, 哎,以前可是你的手下败将。”

    “现在我是她手下败将了,哈哈。”

    发下成绩的这一刹那,林沅像往常一样搜着两个好朋友的排名, 容卉的成绩没有太多波动, 就是林乐雅的成绩这次起伏很大。

    成绩榜单发下来的第一瞬间, 容卉没有第一时间去关注自己的成绩,而是搜索着两个好友的成绩。

    林沅保持着平常的成绩,从未跌出全年级断倒数前100名,这次考试考了倒数前200多名,比之前期中考试成绩来比较取得了不少的进步。如果林沅继续保持下来,那么一本类的美术大学分数线肯定能够到达。

    而林乐雅的成绩从之前的全年段前200多名下跌到400多名,这才过去不到两个月时间,她的成绩的起伏上下很大。

    容卉比较担心的最近的林乐雅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然怎么会下跌得这么快?

    “哎呀,乐雅这次考试怎么回事,这么下跌得这么厉害?”看到林乐雅的成绩排名以后,林沅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容卉赞同地点点头。

    这时她们听到有人在小声的议论“哇塞,这次第一名又是赵冬阳啊,他怎么这么厉害啊!”

    “是啊,我看他平时也不怎么用功读书,居然次次都得第一,真是学神啊!”

    赵冬阳是一中的神话,他属于天赋异禀的学生,几乎不怎么用功,晚上甚至都不上自习课。他一下课,就赶去西餐厅或者咖啡厅打工。可以说,赵冬阳用在学习方面的时间以及精力很少,但他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从未跌出过第二名。

    这一点上,容卉暗暗地对赵冬阳佩服不已。或许有些人天生就会读书,聪明的脑袋里能够把所学到的知识举一反三,赵冬阳就是这类十分会读书的学生。

    一中的学生们常常见到在西餐厅或者在咖啡店打工的赵冬阳,穿着服务员的衣服穿梭在店里。赵冬阳长得一表人才,又文质彬彬,加上有“学神”这个称号,受到了很多一中的女同学的喜欢。这些爱慕他的女同学们常常结伴去赵冬阳所在的咖啡店点咖啡,或者去他所在的西餐厅内点西餐。

    赵冬阳班上的同学们大部分非富即贵,常常会去西餐厅捧赵冬阳给小费。后来不知道是谁在在最大的论坛上发上赵冬阳在西餐厅打工的照片,引起很多年轻女性的追捧,还获得了一个“最帅服务生”的称号,意外地让赵冬阳打工的咖啡店以及西餐厅火爆了起来。

    这件事情不知不觉地传到了二班的班主任的耳朵里,他知道全年级第一的赵冬阳在打工,就找到赵冬阳和他商谈,要给他申请助学金,但被赵冬阳给拒绝了。

    赵冬阳觉得自己能够负担起学费以及生活费,十分有骨气地不想拿助学金。一中的全校师生都知道赵冬阳骨子里的骄傲,每次路过他打工的西餐厅时,有些家庭富裕的学生们就会多给赵东阳一些小费。

    容卉也去过几次赵冬阳打工的那家西餐厅。不过通常是林乐雅这个富二代出手阔绰地给赵冬阳小费。赵冬阳有时候接受,有时候则不接受。

    这天礼拜天休息,容卉跟林沅,林乐雅三个好朋友约好了去咖啡馆买咖啡,然后再去图书馆学习。

    容卉还没来得及和林乐雅说上一些话,林乐雅就去吧台点咖啡。她看到了站在吧台边沿的那道笔挺又清瘦的身影,就知道赵冬阳今天在咖啡店打工,难怪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周围的年轻女性多了好多。

    很快,林乐雅买好了三杯咖啡说是要在这里学习功课。容卉和林沅两个人自然同意了下来,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让对方关心一下林乐雅最近的学习成绩。最终,容卉给林沅使了使眼色,打算等待时机问林乐雅最近学习成绩下跌的原因。

    过了一会儿,三个女孩子拿出了课本,开始了复习功课。容卉根据两个好友的成绩情况,各自给她们做了一本复习本。林沅本身基础薄弱,需要打基础,她的复习本全是需要重点学习的基础知识。而林乐雅从小的基础知识挺扎实的,就是搞不清楚重点在哪儿,所以她的复习本则是随堂课本知识重点。

    容卉看着林乐雅老是偷偷地看吧台里做咖啡的赵冬阳,心里就有了几分猜测。

    她一开始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最近林乐雅老是喜欢请她们喝咖啡或者是吃西餐,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乐雅把书本放在桌子上,脑袋藏在书本里,然后转头的时候偷偷地瞄了瞄正在做咖啡的赵冬阳,嘴角忍不住勾起几丝微笑。

    容卉卷起书本敲了敲林乐雅的脑袋“难怪我老是找不到你成绩下降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他啊。”

    林沅也知道林乐雅的心事,干脆整个人向背后的椅子一趟,瞥了瞥穿着工作服的赵冬阳“少女怀春啊。”

    林乐雅拿下书本,立刻回嘴“你不也是啊,老是拉着我们放学以后一定要经过那条小道。最后,人家姜孟……”

    话说到最后,林乐雅主动闭嘴了。她朝着脸色逐渐凝重起来的林沅道歉“小沅,对不起我……”

    林乐雅故作大方的摆摆手“没事,男人哪有姐妹重要。”

    她唯一一次盛装打扮去跟姜孟告白,谁料到姜孟喜欢的人是容卉。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再说容卉可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好姐妹,男人什么的都是浮云啦。

    整理了一下情绪,林沅朝着两位好朋友宣布“我打算考首都的美院,录取分数线还是蛮高的。所以从现在我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对了,卉卉,小雅,你们打算考什么大学?”

    容卉毫不犹豫地回答“清大,至于要选什么专业我还没有想好。”

    两人一起转头看向林乐雅,林乐雅把玩着咖啡杯,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满脸的纠结“我还没想好,可能到时候成绩不够好的话,就出国吧。”

    她跟林沅不同,没有任何特长,成绩一向都在中游,至于未来要干什么,林乐雅想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容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小雅,如果你去国外念书了,我跟小沅就要好长一段时候见不到你了。你不打算跟我们上同一个城市的大学吗?”

    林乐雅苦笑“卉卉你从小读书好,小沅嘛有特长,我感觉自己挺差劲的,平平凡凡的一个人,啥优点都没有,泯然于众。”

    容卉正想安慰林乐雅,耳边响起门口的“欢迎光临”的声音。

    蒋妩和几个同班女生一起走了进来。蒋妩在同龄的女孩中显十分出挑,穿着一件藕粉色的毛衣连衣裙更显得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她走过来的时候和赵冬阳打了一声招呼。而平时总是冷着一张的赵冬阳罕见地勾起了嘴角笑了笑。看得容卉直觉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啊。

    点了几杯咖啡以后,蒋妩和几个女生坐在了容卉的后面一桌学习,其他的位置没有空位了,就剩下容卉她们后面的那张桌子。

    原本大家相互学习着,氛围挺不错的,但是好景不长。蒋妩身边的几个女生似乎忍住不住枯燥无味的学习,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我跟你们说,也不知道是谁,每天给赵冬阳的课桌下面放早饭。这人得起得多早啊,悄悄的来,悄悄的走,班级里的人都没有发现这个人的庐山真面目。”

    “这个人还放一些牛奶,面包,水果之类的零食,我觉得她肯定是爱慕赵冬阳的女孩子。”

    “我看到赵冬阳有一次把那些吃的东西全部丢到垃圾桶去。”

    “这个喜欢赵冬阳的女的也太主动了吧,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我要是赵冬阳,快被那个女的烦死了,缺那几块早饭钱吗?”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得怎么样,也敢来打扰人家我们赵学神,我猜肯定是个丑八怪吧!”

    林乐雅从小到大就是顺风顺水,被家里的大人们捧在手心里长大,哪里受得了背后被人嚼舌根的委屈。她情绪激动地转身,朝着那几个女生怒骂“人家赵冬阳都没说什么,用得着你们这些长舌妇在背后嚼舌根?”

    那几个女生为首的是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女孩,一听林乐雅这么说,指着她“我们说我们的八卦,碍着你什么事情了?该不会那个没有羞耻心的女孩就是你吧?”

    一转眼的功夫,林乐雅气愤就跟那个高马尾的女孩打起来了。两个女孩子你抓我的头发,我拧你的耳朵,互不相让。气急了,还使出了咬人的绝招。

    容卉跟林沅立刻站了起来,蒋妩也是。她们纷纷拉住了林乐雅跟高马尾女孩,各自劝着各自的好友不要再打架了。

    咖啡厅的吵闹声很快引起了赵冬阳的注意,也引起了其他人以及餐厅经理的注意。

    赵冬阳一看到前面的女孩们在打架,瞥见了几张熟悉的脸孔,就急急忙忙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沉声“你们怎么回事?”

    这时那个高马尾的女孩趁着大家的注意力在赵冬阳那边,在周围看热闹的观众们的惊呼下,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朝着林乐雅泼去。这动作快得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尤其是容卉,十分后悔没有去挡朝着林乐雅泼过来的那杯咖啡。

    林乐雅猝不及防地被泼了一脸的咖啡,余光中看到赶过来的赵冬阳正皱着眉头看着她,内心深处燃起了一股羞耻心,干脆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飞快地跑出去,容卉示意让林沅赶紧去跟着受了委屈的林乐雅。

    林乐雅跟林沅走后,容卉沉着一张脸,慢慢地走到了高马尾的女孩子身边,把手里的咖啡朝着高马尾的女孩头上浇去。

    动作快得再次让所有人发出了惊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