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直播奶包皇子的日常 > 正文 第222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太子走了, 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人想知道原因。21ggd  21

    他于南河郡而言,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容衍听到这个消息, 也只是诧异的扬了扬眉, 然后该干嘛干嘛。

    现在虽说洪灾的威胁过去, 但后续要做的事一点都不少。

    不说其他的,就仅仅是那个被洪水淹没了的小县城。原本住在那个小县城里的人,总得重新找个地方安置他们吧。

    而其他百姓也没好到哪里去, 虽然故土还在, 但家已不成家。

    南河郡的灾后重建,要做的事太多, 能用的人却太少,那些贪官污吏杀得差不多了, 职位就空了下来。时间太短, 容衍只能矮个子里拔高个儿,但人手还是不够,然后又让人举荐,但必须是品德能力俱佳的。嗯, 不限年龄。饶是如此,他也恨不得把能用的人都当成三个人使。

    还有当初杀敌有功的人,允诺的奖赏要及时兑现, 身死的人,抚恤银也要第一时间发下去。免得寒了人心。

    林其不解“为什么不让你父皇从其他地方调派人手过来。”

    容衍没吭声。

    林其挑了挑眉,后面就没问了。此事不了了之。

    六皇子本来还想借着调理身体的机会偷偷懒的, 结果一看弟弟整天忙得脚打后脑勺, 他又心疼又心虚。

    到底是金山银山养出来的人, 就算平时不着调, 该懂的都懂一点儿,再经过专门的人一番提点,很快就能上手了。

    他没什么皇子架子,脾气随和,跟手底下一堆人处得很好,他们那一堆的人,工作效率比旁人高出一截。

    南河郡这边热火朝天的搞灾后重建。

    另一边太子也回到了京城。

    他对外说辞时,南河郡的洪灾处理好了,就听从父皇的旨意回来了。

    这厮这会儿还在耍心眼儿,明明是他自己给明玄帝写信,说要回京,请父皇下道口谕。

    结果他回来后,就把锅全推给明玄帝。

    不知道的还以为明玄帝多偏心六皇子七皇子呢。这不,南河郡洪灾刚过,就忙把太子召回来,让六皇子七皇子捡漏。

    明玄帝听到外面传言时,正在批阅奏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落笔的时候,痕迹有些重。

    大内侍注意到了,但他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但这些事瞒得了外人,瞒不了自己人。

    皇后很不理解儿子的做法,在她看来,太子此时离开南河郡,这不是把到手的大功劳,拱手相让吗?

    太子听着母后的念叨,面皮臊得通红。到底是没忍住,把在南河郡的种种说了。

    皇后却不以为意“这有什么,你是太子,就算你什么都没做,就凭你跑了一趟南河郡,那功劳你就能占大半。”

    太子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

    “母后,你不知道。南河郡的那些刁民,眼里只有容衍,根本没有我。”

    “就连我们从京城带去的将士也只听容衍的。”

    他猛地抬起头,眼眶泛红“孤处在那样的氛围里,明明是身份最尊贵的人,却被所有人无视。你让孤情何以堪!”

    皇后愣住,她看着这个浑身冒刺又带着孤寂气息的儿子,心疼坏了。

    “算了算了,回来就回来吧。怪只怪容衍那个小兔崽子实在太过可恶和狡诈。”

    “他那么喜欢南河郡,最好一辈子都待在那里,永远别回来了。”

    皇后温声安抚着儿子,到饭点了,又拉着他一起用膳,然后才让人送太子离开。

    太子走后没多久,端凝就来拜见皇后。

    皇后心里烦躁不已,对她大倒苦水。

    端凝柔声安慰,快天黑了才回去。她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再也忍不住心中翻涌的情绪,“真是个蠢货。”

    不出钱不出力不耗费心神就能白捡的功劳,太子居然不要。

    就为了那可怜的自尊心。愚不可及。

    端凝心口剧烈起伏,靠在车壁上平复心情。

    本来这次,她以为能让容衍吃瘪,没想到因为太子这个猪队友,她居然跟着被反噎了一道。

    越想越气!

    但回到府里,她又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勾着俞珍缠绵。

    但俞珍明显心不在焉,端凝问他,他也不说。

    端凝最开始还没觉出哪里不对,直到南河郡那边又传来消息,说之前南河郡洪灾期间,冒出了不少山匪,装备齐全。容衍怀疑有外族人在里面搅浑水,还呈上了几把铁刀,普通人看不出什么,让铁匠来看,就会发现二者冶炼工艺不一样。

    然后俞珍晚上回来,脸上就阴云密布。

    端凝联系前后,就猜了个大概,问俞珍,俞珍沉默了。

    晚上他们时,俞珍就格外卖力。

    端凝知道原因,因为她说了,俞珍给她一个孩子,她就答应俞珍去边关。

    她心里又酸又涩,却什么都没说,憋在心里。

    而这个时候,容衍迎来了一位意外客人。

    “阿恕。”他看着眼前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回神后,他三步做两步上前,一把将人抱住,心里压下的思念在此刻尽数迸发。

    “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需要人帮忙,所以我就来了。”李恕回抱住他。说得云淡风轻,好像这不过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了。

    然而对于一位贵女而言,离开家里,跑到千里之外的灾区,需要何等大的勇气。

    容衍嘴唇微动,刚想说点什么,李恕已经从他怀里退开,开口“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我在家里学过管家,该会的都会一些。”

    容衍嘎?

    “你不休息一下吗?”

    李恕“不用,天黑了再说。”

    容衍“……喔。”

    但不得不说,在他繁忙疲惫的时候,有个人跟他一起分担,让容衍身心都得到了滋润和缓和。

    …………

    转眼入了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洪水的缘故,今年的秋老虎特别厉害,不少人都有中暑的迹象。

    宋小六领着一群孩子,费力的提着陶罐走到工地旁。

    “各位叔叔伯伯休息一下,快过来喝解暑汤了。”

    正在忙活的汉子放下手上工具,陆陆续续走过来。

    宋小六和其他孩子,把解暑汤倒碗里,分给每一个人。

    “小六怎么不给你哥送解暑汤。”有人打趣道。

    宋小六随意的摆摆手“我哥跟七殿下身边做事呢,不用我送解暑汤。”

    “那感情好啊。”众人很是羡慕。

    “听说你哥,谢怀还有木桥他们上午都跟着认字习武,是不是真的?”

    宋小六手上动作不停“当然是了。我也跟着认字呢。”

    “我听说认字练武都不要钱?”

    宋小六“对啊,不要钱。”

    “这么好。”有人心里开始打小算盘“现在还招人不?”他想把自己家里的娃送去念书。

    反正不要钱。

    宋小六终于做完了手边的事,一屁股墩儿坐地上,吸了吸鼻子道“招啊,男女老少都招,自备口粮,其余免费。”

    这话把众人都笑了“男娃读书就行了,丫头片子念什么书啊。”

    宋小六就不高兴了,“女娃怎么了,七殿下说了,男女各顶半边天呢。”

    众人一愣,而后哈哈大笑“你别把殿下的话记混了。”

    “女的怎么顶半边天。”

    “对啊,其他的不说,就说这造房子,女的能干吗?”

    “打仗的时候,女人拿得动刀吗?”

    他们说得开心,没注意到旁边有人路过。

    李恕听着他们在那里贬低女子,不知道为什么,心口特别堵得慌。

    “好了小子,我承认女人还是有用的,家里煮饭洗衣服照顾娃伺候老人,哪样不需要女人干。”

    “不过这并不需要会念书认字。”

    “还是男娃念书有用,以后就算不去考取功名,做个账房先生也不错。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一个月就是喝喝茶,算算帐,轻轻松松挣二两银子,那日子才胜过神仙呢。”

    宋小六被挤兑得面皮通红,偏偏还找不到反驳的话,带上空了的陶罐,气冲冲跑了。

    “这小子,脾气还挺大。”

    “也就是个小子,要是个丫头,非得好好管教不可。”

    李恕长长吐出一口气,转身走了。

    “你想专门组织一个女队。”容衍放下手边的事情,问道。

    李恕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但面上看不出什么。

    她把白天所闻说了,闷声道“其实女子好生培养,不比男子差。”她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

    李恕心里斟酌着话语,准备继续游说。

    没想到容衍爽快答应了“可以啊。”

    李恕啊?

    李恕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你答应了?”

    容衍笑道“为什么不答应。”

    “就拿这次灾情来说,时下大夫多为男子,有些女子明明受了伤,却不让大夫看,羞于启齿。最后病情加重,丢了性命。”

    “那时候我就想,若是有女大夫,是不是会好很多。”

    其实按照其哥他们那里的说法,男女都是一样的,是平等的。

    因为看病,男子看了女子的身体又如何,难道名节就真的比性命重要吗?

    然而现实告诉他,是。

    否则,当年他娘也不会被逼死了。

    容衍心里对此耿耿于怀,那个时候年纪也小,所以他很自然的接受了其哥传递给他的思想。但现在他还很弱小,无法跟整个大环境对抗。

    所以,他把这些想法都压在心底深处。

    不急,慢慢来。步子要一步一步走,才稳健。

    李恕没想到会从容衍口中听到这种话,她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容衍单手点着桌案“数学也可以教,让她们记账。”

    “防身术最好也学起来。”

    说着说着,他的思维就开始发散。

    “……到时候,我们同样可以在这里办厂,拉动经济。”

    “这里靠河,运输很方便。”

    “这次洪灾过后,恐怕有不少孤儿,我原本还愁,怎么安排他们的未来,现在正好,你把这些孩子都归拢手下。”

    大可爱们看一下作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