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年代文的小白脸 > 正文 第101章 101
    101

    付伯林还帮忙洗菜了。

    没一会, 付山梅也进来了,帮忙弄调料,李平安也想进来帮忙, 可厨房就那么大, 他再挤进来, 那活动不开。

    付伯林帮完忙之后就出来了。

    他一出来,李平安就凑上来了。

    李平安悄悄问付伯林“跟你说话的那姑娘谁啊?”

    付伯林用很诧异的眼神看着李平安,“杜曼啊。”

    之前在学校的时候还一起去食堂吃过饭呢,怎么到这就不认识了?

    “骗鬼呢你!”李平安可不信。

    怎么可能是杜曼,杜曼压根就不长这样!

    当他眼瞎吗!

    李平安告诉付伯林“你放心, 我有女朋友了, 不会跟你抢的。”当然了,话说回来, 他也抢不过啊。

    所以,付伯林犯不着瞒他啊。

    付伯林回头又看了一眼厨房里的杜曼, 没变化啊。

    不就是没戴眼镜吗。

    杜曼在学校戴眼镜, 那不是为了学习吗。

    挺正常的啊。

    付伯林并不觉得杜曼的变化很多。

    至于头发, 之前是在耳边的,现在到肩上了, 那一个学期过去,头发肯定要变长的啊。

    付伯林确认之后, 转过头, 他不解的看着李平安“你是不是该配一副眼镜了?”

    李平安不敢相信。

    付伯林竟然有脸这么说他!

    明明是付伯林自己眼睛不好使!

    “你才要配眼镜呢!”李平安一边说一边往里瞅, 然后又看看付伯林,“你确定就是跟我们在学校吃过饭的杜曼, 那我可喊了?我可告诉你, 这声音……”

    等会。

    这声音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像。

    “杜曼!”李平安喊了两声, 里头没人应。

    嘿,不是一个人!

    他就说嘛!

    李平安正准备鄙视一下付伯林,这么弱智的谎话,一拆就穿了。

    “叫我干什么?”杜曼是回答应,不过她直接出来了。

    李平安表情僵住,慢慢回头。

    “你不会真是之前我们经济系的那个杜曼学姐吧?”不能吧。

    “是。”杜曼盯着李平安,“有什么问题吗?”

    李平安对着这张漂亮得夺目的脸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心里还是有点不相信“你为什么要那么打扮?那么丑!”

    这还用解释吗?

    杜曼抬抬下巴,往付伯林往那一指“前车之鉴。”

    尤其是听到学校里传来奇来的流言的时候,杜曼觉得自己的在学校的妆扮特别好。

    她做事细密,在学校从里那个模样从来都没有被人识破。

    出了学校,回家的时候,她才会恢复原样。

    李平安听到杜曼的话,似乎有那么一丝理解了。

    他也顺着杜曼的目光瞅了付伯林一眼,仔细想想,付伯林因为这长相确实吃过很多闷亏啊。

    不过仔细想想,李平安觉得因为长相得到的便利似乎更多一些。

    比如食堂,那些大婶们打菜的时候,付伯林的绝对是份量最足的。

    他们吃火锅的时候,李平安还时不时的瞅杜曼一眼。

    他到现在还觉得惊讶呢。

    这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啊!

    “你这眉毛也不一样啊。”李平安忽然指了指杜曼的眉。

    杜曼平静的拿出眉笔,长得跟铅笔差不多,就是中间那芯子的成分不一样。

    “要不,等会给你试试?”

    “好啊。”李平安一口就答应了。

    他想试试。

    他眉毛有时候挺好的,黑黑浓浓的,可有时候就剩半截,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

    李平安还热情的问付伯林“你画不画?”

    付伯林直接拒绝。

    他不用!

    这牛肉火锅的味是真好,除了之前卤牛肉外,还有多的一些牛肉做了汤底,加了调料之后,又辣又香。

    之后还往里头放了白菜,土豆,肉圆……一推的东西,全吃完了。

    就剩一点红红色汤底了。

    付伯林吃饱喝足,揉着肚子。

    付山梅还特意过摸了一把,“你肚子怎么没鼓啊?”

    付伯林把她的手拍开,黑着脸道,“别动手动脚的。”

    真是的。

    哪家大姑娘这样啊。

    付山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看看,我肚子都鼓出来了,吃太多了!都有肚子了!”她也奇怪呢,不是男的才有酒肚子吗。

    她也不胖啊。

    旁边杜曼正在给李平安画眉毛。

    李平安非然坦然的坐在椅子上,仰着脸,让杜曼给他画眉毛。

    付山梅走过去,看杜曼把李平安两边的眉毛画好了,

    她悄悄伸手把杜曼肚子上一放,没凸出来?

    杜曼虽然吃得慢,可是吃的份量不比她少啊。

    付山梅这会心理特别不平衡。

    大伙一起吃的火锅,凭什么就她长肚子?

    杜曼吓了一跳,“你干嘛啊?”

    “没事没事,你们忙。”付山梅赶紧缩回去了,她还特意瞅了一眼李平安。

    正好跟李平安眼角对上。

    李平安把两只手放在肚子上,“我可是有主的。”不给摸。

    呸。

    谁要摸你。

    看李平安那半躺都平不下去的肚子,付山梅心理已经有数了,李平安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

    估计也是一揪一把肉。

    “画好了。”杜曼收起眉笔。

    “有镜子没!”李平安迫切的想看看自己现在的眉毛长什么样。

    他觉得杜曼挺会化妆的,要不,怎么能把一个平平无其的人化成大美人的样子呢?

    对,他已经想通了。

    杜曼的美丽,肯定有一半是画出来的。

    只有一半是真的。

    杜平安自个在那瞎想。

    毕竟海燕跟他说过的,这妆容能化腐朽为神奇。

    “付山梅,你家镜子在哪呢?”

    “里头。”

    “哪个屋?”

    “我那屋,床头那圆的不就是吗。”20厘米的圆镜子,背面是美人像。

    挺好看的。

    外头。

    见付伯林掏出房产证,他递给杜曼,“你这有地方帮我放一放吗?”

    这是杜曼的房子,得跟杜曼说一声。

    再者,付伯林不太信任粗心大意的付山梅。

    “你怎么带着这个?”房产证哪是能随身携带的。

    杜曼还翻了翻,“怎么不放你家里啊?”

    付小叔怎么会让付伯林带来呢。

    “我小婶的妹夫好像在赌博,”付伯林没瞒她,“小叔怕他们站门做客偷去,就让我带来了。”

    这真是……

    这话跟她说合适吗?

    杜曼道“你之前怎么放的?”

    “宿舍啊,现在不是放假了吗,听说这一阵小偷比较多。”付伯林说,“我想趁着过年能不能赚点钱。”

    杜曼收下房产证了,“行,那就放我这。”她犹豫了一下,报了自家的地址,然后告诉付伯林,如果她不在这边,就去家里找她。

    付伯林“行。”

    “你收到活了吗?”杜曼找了个椅子坐下,站着说话累,“你也坐。”

    付伯林比她高,得抬头说话。

    付伯林也找了一个椅子,“有人请我当家教。”周校长介绍的。

    还有一个电视台的夜间栏目的播音。

    还可以回城里去拍年历,现在就是看付伯林怎么选择。

    杜曼想了想,“你毛笔字怎么样?”她记得付伯林的钢笔字不错。

    “还行。”说起来,付伯林没写过毛笔字了。

    杜曼道“你觉得写红对联跟喜字怎么样?”

    找个地方摆个小摊。

    时间自由得很,赚钱是能赚钱的,买点红纸一裁就行了。

    这东西是薄利多销。

    杜曼知道付伯林回家过年的,不管是家教还是深夜节目应该都是有时间要求的。

    付伯林笑“这是个好主意,我还打算回家打年呢,虽然我小说一直说让我不用回去,我觉得……”

    “你小叔不让你回去?”杜曼一听就觉得有问题。

    “是,我小婶怀孕了,怕我回去添乱。”付伯林想了想,“也缺钱。”

    以付小叔的为人,如果只是缺钱,绝对不会把付伯林往外赶,不让他回家。

    一定是付伯林家里……不太好。

    杜曼犹豫了一下。

    付伯林聪明是聪明,可是在这种小事上有些迟钝。

    她说不说呢?

    如果付小叔不愿意让付伯林回去,那肯定也有他的理由。

    她如果冒然插一脚,会不会打乱付小叔的计划?

    杜曼思考了片刻,她跟付伯林说“我问过山梅了,她说今年不回去过年。你要不要给老家打个电话,跟付山梅的家人说一说?”

    “她不回家?”付伯林立刻站起来,往付山梅屋里去了。

    他得问问。

    过了一会,就见付山梅把付伯林跟拿着镜子在照的李平安一块赶出来了。

    还哐的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付山梅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你们也吃好了,赶紧走,别烦我。”

    付山梅肯定是不回家的。

    她没攒多少钱。

    这路费一去,剩不了多少了,再说了,这在外头赚钱了,回家不得买东西接亲戚啊,她没那么闲钱。

    不回去了。

    过一会,付山梅突然打开门出来了,她手里拿着几张大团结,她出来往付伯林手里一塞,“你回去给我妈,让她只管用!”

    一共四十块。

    付伯林捏着钱,问付山梅,“真不回去啊?要不,大年二十九那天吃个饭就走?”

    今天只有二十九,没三十。

    二十九就相当于大年夜了。

    “不。”付山梅声音有些哑了。

    她开始赶人,“你走,别管我!我明年赚了钱,会回家的!”

    付伯林知道劝不动她了。

    这付山梅真是的,大过年的不回家,金花婶子他们多伤心啊。

    李平安在那拼命的欣赏自己的眉毛。

    他都看半个小时了。

    真好看!

    真有男子气概!

    这眉毛把他眼睛都显得特别大,又亮。

    就见李平安擦了一边的眉,然后找杜曼借眉笔,自个开始琢磨着画。

    他还上手了。

    这一笔太猛了,画到太阳穴去了。

    付伯林算算时间,这离过年就不到二十天了,他得提前跟金花婶子他们说一声。

    杜曼还提醒“你再顺便问问家里你小婶的情况。”

    付伯林问她,“这边的电话亭在哪呢?”

    杜曼道“我带你去小卖部那打吧。”电话亭离这边有点远。

    付伯林跟着杜曼一块走了。

    李平安的声音从后面急急传来“等下,别落下我啊。”

    “我等会回来。”付伯林远远说道。

    “行。”李平安答应了。

    他继续画眉毛。

    他眉尾是短了一点啊。

    电话亭外头。

    付伯林在打电话。

    杜曼故意站远了一怕,就是怕付伯林不自在。

    没人喜欢在打电话的时候有外人听。

    付伯林这通电话打了很久。

    杜曼找了个墙靠着。

    她站累了。

    她正准备换一只脚的时候,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不是杜曼吗?”

    杜曼抬头一看。

    一个穿着红昵子大衣,脚上踩着小皮鞋的时髦姑娘走了过来,那姑娘手里还提着东西,上面还印着百华商店的标志。

    那姑娘挽着一个年轻男的,男的手里提的东西更多,特别大一个袋里,里头装了烟跟酒。

    “杜曼,是我啊,白芸,你还记得我吗?”白芸踩着崭新漂亮的小皮鞋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当初,吴桐喜欢杜曼。

    可是白芸还是把吴桐从杜曼手里抢走了!

    白芸觉得自己魁力十足。

    她才是赢家!

    现在她还把没什么本事的吴桐给甩了呢!

    她在这边又找了一个,北京人,家里有钱!

    她可比杜曼厉害多了!

    白芸看到杜曼,特意过来炫耀的,“杜曼,你还记得我吗?”她又掩着嘴笑,“不记得也正常,我比以前漂亮多了,你看看我这手镯,我家亲爱的买的!还有这金项链,也是他买的……”

    她抬着小下巴,笑得又开心又得意。

    “抱歉,我不记得了。”杜曼并不想搭理白芸。

    吴桐?

    杜曼的记忆里都快忘了这么个人。

    而且,她得纠正一点,她跟吴桐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你不记得了?”白芸秀眉都皱起来了,她喃喃道,“难道是因为你在牛棚的记性太不开心了,所以……”她一边说一边偷偷看杜曼。

    旁边的年轻男人碰了碰她的手肘,“该走了。”

    白芸看了看身边的年轻从,眨了眨眼,“就等一会好不好?这位是我好朋友,我想跟她再叙叙旧。”

    杜曼不想听。

    她转身就往旁边走了几步。

    白芸灵活的挡到她面前,“杜曼,你怎么就走了?你不记得我就算了,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啊。”她还悄悄说,“我现在不喜欢吴桐了,你要是还喜欢他,我可以帮你们牵线啊……”

    杜曼看白芸这样,她忽然快步走到那年轻男人身边,佯装认出那人“你是路学长吗?我听说过你,你的英语特别厉害对不对?”

    她还故意伸手,用白芸看得到的角度,故意抓向这位路学长。

    白芸可急眼了。

    她跑过去,把杜曼挤开,“杜曼,这是我男朋友,你别太过分了!”

    杜曼惊讶又诧异的看着白芸,然后用自己也很恶心的声音说,“路学长,我别没有意思,您父亲的英译版的书我拜读过,就是有些内容不太明白……”

    她决定拿掉下面的内容。

    路学长惊喜道“你读过?”

    然后,他就询问杜曼有什么不懂的。

    杜曼还真读过。

    她读的书很多,知识面也很广,两人就交谈了起来。

    一开始杜曼只是装装样子,后来聊着聊着还真解决了一个小问题。

    白芸气极了。

    她更讨厌杜曼了!

    坏女人!

    只知道抢别人的男朋友!

    她拿着手里的东西要往杜曼手上砸,结果被路学长看到了,直接给拦住了。

    东西直接砸到了路学长的身上。

    “你竟然还护着她!”白芸脸都气红了,冲路学长大吼。

    路学长皱眉,“你这样很不礼貌知不知道?”

    杜曼道“学长,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女朋友误会了。我朋友还在那边等我,我就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聊。”

    “好的。”路学长觉得杜曼是个很好学的人,印像很好。

    杜曼故意对白芸说“抱歉,我真不记得你了,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们三个可以一直吃顿饭……”

    “不,休想!”白芸一口拒绝。

    她知道了!

    杜曼因为她抢了吴桐,所以记恨她,现杜曼想凭着美貌来抢她男朋友了!

    她不许!

    她绝对不会再让杜曼靠近她家路路半步的!

    白芸看着杜曼走远的背影,肠子都悔青了。

    她刚才就不该多事过来!

    “你还看她!”白芸气急的喊。

    “我没有!”路学长解释,“你看那边那个同学,好像是我们学校的……”付伯林同学。

    他听过。

    也见过的。

    他弟弟路付伯林是一个班的。

    说起来,付伯林跟白芸之前好像闹过矛盾(因为篮球塞位置的事)。

    “你不要扯开话题,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她说话?”白芸吃醋了。

    这醋劲大极了。

    杜曼过去的时候,付伯林已经打完电话了。

    他还在那,似乎在想事情。

    “走。”杜曼拖着他走。

    付伯林?

    为什么要这么快啊?

    “白芸在后面。”杜曼说。

    那必须走啊!

    白芸也是个麻烦精!

    这会变成付伯林拽着杜曼走了。

    “你家里那边怎么说?”杜曼随口问道。

    “金花婶子知道山梅不回家,她挺伤心的。”付伯林道,“她想过来看看。”

    付伯林在考虑。

    如果是年后的话,金花婶子可以跟他一块过来,顺便在这边玩一下。

    就是怕付山梅有情绪。

    “你家里呢?”杜曼关心的是这个。

    “家里没事。”付伯林说,“就是小婶的妈来家里照顾她了,说是没地方住,小叔把我的屋子给空出来了,给她住了。”

    杜曼一惊,“你那回去怎么办?你的书呢?”

    “搬到城里去了啊。”付伯林说,“小叔把我的东西都搬到城里了。”小婶怀孕了,小婶的亲妈要去照顾,房间让出来是应该的。

    “我记得,你家里后来不是又建了两间房吗?”杜曼疑惑。

    “一间放锦天的东西,还有一间当了杂物间。”说到这,付伯林也有点疑惑,“是啊,可以把杂物间移出来啊。”

    杜曼突然有一个预感。

    会不会杂物间已经腾出来了,并住人了?

    所以,才会让付伯林把房间也让出来?

    付伯林小婶的妹夫好赌,难道是把家里的房子给赌输了?

    这是杜曼乱猜的。

    她没跟付伯林说,因为没法证明啊。

    不过她还是婉言提醒了一句“你小婶妹妹一家,会不会也去看你小婶了?”

    付伯林想了想,“她们很少来往的,不过也有可能。”

    杜曼“山梅家里人就没跟你说什么?”他们是同村的,应该知道消息才对。

    付伯林道“就说家里的狗跟小婶的妈合不来,我让她多看着点狗,别让狗受委屈。”

    他们家黑兵挺懂事的。

    他有理由怀疑小婶的妈脾气不好,所以他特意让金花婶子帮他回家去多看看黑兵跟家里的小狗。

    别让狗子受欺负了。

    杜曼……

    可以的。

    村里。

    崔金花挂了电话之后,抹了抹泪。

    然后她回了家,把之前啃不动的肉骨头带上了,往付小叔家去了。

    家里的熬汤的骨头她都没丢,特意给黑兵留的。

    尤其是付伯林打电话的时候跟她们说要帮忙照顾狗子,崔金花想着付伯林在那边照顾自个闺女,帮这帮那的。

    她肯定也要对付伯林说的事上心啊。

    到付小叔家外头的时候,崔金花就听到狗子在叫了。

    一直叫。

    哟。

    温七雨她老娘又欺负狗了?

    崔金花脸一下了黑了,赶紧大步走了进去。

    狗不在院子里?

    崔金花心头疑惑,往屋里走。

    厨房那边闹哄哄的,温七雨的小妹温小雨在那做饭,温小雨带来的三个孩子在厨房打打闹闹的玩着。

    崔金花又听到碗掉到地上碎了的声音了。

    她心里很不痛快。

    可是她不是这家人的人,不好说。

    温七雨的娘跟妹子说是来照顾温七雨二胎的,可是看这样子,闹哄哄的,这孕妇心情能好吗?

    崔金花往温七雨那屋去了。

    门竟然还掩上了。

    崔金花推开,“七雨,你在里头不?”她怎么闻着怪味了。

    她伸头一看。

    温七雨的老娘马桂花拿着一个抹布趴在地上擦地板呢,旁边还有一个盆子,里头是水……吗?

    颜色怎么不太对啊。

    温七雨躺在床上,眼睛闭着,上面盖了两层厚厚的被子,像是睡着了。

    马桂花看到崔金花,眼里有些惊慌,她把抹布一扔,站起来说道,“七雨睡下了,你明天再来看她吧。”

    崔金花信了。

    她问,“黑兵呢?”

    “啥?”马桂花一时没反应过来。

    “家里的狗子呢,伯林说让我过来看看,在哪呢?”崔金花出了屋子,往厨房去了。

    听声像是那边传来的。

    刚走进就听到一个孩子在那说,“妈,我们晚上吃狗肉吗?”

    崔金花火气一下子就来了,“黑兵也是你们能吃的!”

    付正军呢,死哪去了!

    卧室。

    马桂花又拿起抹布,在盆子里过了一道水,她仔细的看着地面,准备找找还有哪没擦到的?

    一看,这床角有一滴。

    赶紧擦了。

    擦完后,马桂花叹着气,这叫什么事啊。

    孩子打打闹闹的,谁知道会撞到七雨啊,唉,这七雨是个大人,看到孩子撞来也不知道避避。

    弄成现在不能收拾的场面。

    就怕这大姑爷回来发脾气,把她小女儿赶走……

    马桂花愁死了。

    厨房。

    温小雨笑着说“大姐,是孩子不懂事,说傻话呢,您别跟他一般计较。”

    她压根没把孩子说的话当事。

    崔金花一看,黑兵被链子锁起来了,它身后那只小狗一瘸一拐的。

    她压着火问“谁打的狗?”

    温小雨还是那句话,“孩子不懂事。”

    崔金花一掀眼皮,“孩子不懂事,你不能懂事?这么大个人了,在姐夫家蹭吃蹭喝半个月了吧,给生活了费了吗?”她说话很不客气,“伯林过年要回来的,等会跟我付正军说一说,把屋子腾出来,你们在小年之前赶紧走,没有在别家人过年的道理!”

    温小雨脸色一白。

    她勉强笑笑,“在帮我姐做饭呢。”

    崔金花冷笑一声,“是啊,做饭呢,没你们的时候,这饭菜够够的。你们一来,付正军还得天天往外跑,去买菜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借着你姐怀孕,说她想吃好东西,有她那份是不是少不了你们这份啊?”

    不知道多花多少钱。

    没脸没皮的东西。

    “我花你家钱了吗,吃你家大米了吗,关你什么事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温小雨一嫁过去就生了两个儿子。

    这些年在夫家要风要风,要雨得雨,要不是她丈夫去赌,把屋子家产全输了,她也不会过来跟姐姐挤一块。

    温小雨还觉得自己委屈了。

    她都这样了,这人还落井下石呢,有没有良心?

    崔金花就是受不了这样的人。

    尤其是吵架的时候,别人要是软和一些,她兴许就算了。别人要是跟她吵吵,好这臭脾气还真是下不去了。

    “这是我伯林家的东西,是你家的吗?这屋这地都是伯林的,你花钱不就是花他啊!”崔金花盯着温小雨,“这也是付正军家,这话没错,可是你是什么正军什么人啊,是他媳妇吗?他的钱只给他媳妇儿子花,轮不到你!”

    温小雨哼了一声,“我就花了,他给我妈花我,我妈愿意给我!给她外孙,怎么样吧。”

    她还故意挑衅的说了一句,“有本事你赶我啊!”

    吵架算什么本玷!

    温小雨第一天带孩子住到付正军家时,胆子小极了,饭都不敢多吃一口。后来有她妈撑腰,妈妈也得听她妈的,她的腰板就硬起来了。

    别说她儿子想吃狗肉了,她也觉得那狗养得好,杀了吃肉肯定香。

    赶你?

    崔金花笑了一声。

    只见她过去把狗链子解了,把黑兵跟把小狗牵出来了,她把骨头给狗子了。

    两只狗看到骨头就开始啃。

    崔金花心里一沉,这狗了是不是饿着了?

    她把狗牵到院子里。

    然后喊对面的山婶,住得近,崔金花一喊,山婶那边就来人了。

    “你去叫我家那位带上几个人,来伯林家。”崔金花跟山婶说,“这付正军家冒出来的几个吃闲饭的,还要杀狗吃肉,真亏她们敢想!”

    付伯林可疼狗子了。

    黑兵看家护院,怎么也有功劳啊。

    “行,我这就去。”山婶往屋里看了一眼,然后低声说道,“下午那会吵得厉害,我好像听到七雨的叫声了,她没事吧?”

    “睡了,没醒。”崔金花说完还问“付正军去哪了?”

    付正军不在,肯定是带着小锦天一块出门了。

    山婶摇头“没说呢,出去有二十来分钟了。”

    两人聊完,山婶就去找人了。

    找谁?

    还能是谁,付书记,崔金花的丈夫呗。

    付书记在村委会呢。

    他听到山婶的话,半天没反应。

    “赶紧的,你媳妇催呢。”山婶说。

    “……这不好吧。”付书记觉得这要是真去把付正军的小姨子给赶了,付正军会不会有意见啊。

    山婶道“可拉倒吧,再这么下去,伯林的东西迟早被他们折腾完。”

    她还提醒了一句,“你可别忘记那是谁家。”

    付书记点点头。

    数了人之后,就往付正军家去了。

    山婶先他们一步去的,乔杏不露面之后啊,她这日子别提多顺心了。

    她希望乔杏以后找到孩子好也,嫁人也好,别来她家了。

    山婶还在半路上遇到付正军了。

    付正军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中药。

    山婶盯着药看了一会,“谁病了?”不会是胎不稳吧。

    付正军脸色不太好,“七雨她娘说胎不稳,得吃点药。”

    还真是胎不稳啊。

    山婶道,“要是不行送医院去。”她把温小雨想吃狗的事跟付正军说了。

    还说了崔金花要把温小雨一家赶出去。

    “好!”小锦天拍巴掌。

    付正军哭笑不得。

    这孩子知道什么啊,还说好呢。

    山婶一边说一边瞅付正军。

    她以为付正军会反对的,没想到付正军竟然说“你们赶人的话,那我出面不太方便,要不我去别的地方躲一躲?”

    他也不愿意温小雨一家四口住他那。

    一是人多闹,二是那三个孩子老上趁人不注意,欺负他家小锦天。

    上回小锦天的脸都被那大孩子揪红了。

    丈母娘马桂花老是回护那三个孩子,说他们没爹,可怜。

    没爹?

    那三孩子的亲爹欠了赌债,跑了。

    把老婆孩子全扔下了。

    山婶让付正军去崔金花家里躲躲。

    山婶家离付正军家太近,要是去她家的话,说不定会被马桂花他们看到。

    不好。

    山婶笑着道“我还怕你心软,可怜他们没地方去呢。”

    付正军道“她们哪能没地方去啊,那小姨子夫家不都在吗,公婆兄弟,一个村的,个个都是青砖瓦房。”温七雨当初说过,她小妹嫁的时候爹妈就是看中了那肖家殷实。

    那边临着湖呢,这冬天打鱼,真要一天干到黑,打鱼去卖,一天起码最少能赚十几块吧。

    哪能缺钱啊。

    除非不勤快。

    山婶听到这话就皱眉,“那她们当初进你家的时候,住三天你就该赶人了!”

    付正军叹气。

    当时他以为最多少住七天,没想到,一住就住到现在了。

    而且温七雨的胎怀相不好,丈母娘照顾总会好一些。

    付正军是冲着这,才诸多容忍的。

    山婶看着付正军去了付书记家。

    付书家儿子媳妇在呢,有人。

    没过一会,付书记就领着人过来了,山婶特意等他的。

    山婶悄悄把付正军的意思告诉了付书记。

    付书记这下没顾虑了。

    他们怎么还不来?

    崔金花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温小雨在大门那笑,“不是说赶我吗,赶啊。怎么还不动手啊?是不是怕了啊?”她自从丈夫把家当赌没了还跑了之后,人就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这火压在心里,一直没处发。

    崔金花也笑,“不急。”

    付书记带人来了。

    崔金花指挥他们,“把伯林那屋的衣服,东西全扔了。”

    刚才她让这温小雨拾东西温小雨不肯啊,还在那说风凉话。

    那行,就别怪她狠心了。

    “你们敢!”温小雨跳脚。

    “那是我的东西,你们不准动……”

    “老天爷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不管温小雨怎么哭喊,怎么拦,那东西还是一样一样的往外扔。

    崔金花“哟,还用脂胭水粉呢,还买了新衣服呢。你钱不少啊!怎么偏要到这来蹭吃蹭喝呢!”

    温小雨的三个孩子早就躲得远远的。

    他们机灵得很。

    欺软怕硬的,知道这搬东西的几个大人凶,赶紧避开。

    温小雨拦不住那些恶人,她的衣服,她的洗脸皂,她的香香……

    “妈,恶霸上门抢东西了!妈,你快来啊!”温小雨嚎着往温七雨那屋去了。

    她妈在干嘛呢!

    外头都闹成这样了,还在里头不出来!

    是不是不想管她了?

    温小雨可不许她妈这样!

    温小雨可进屋,发现她妈把门反锁了,她使劲拍门,“妈,妈,你开门啊!你出来啊,你是长辈,出来评评理啊!”

    里头,马桂花六神无主。

    两床被子底下全是血,怎么这么多血啊……

    温小雨拼命拍门,“妈,开门啊。”

    她还把三个孩子叫过来了,“快叫奶奶开门。”本来应该喊姥姥的,可是温小雨知道,让孩子喊奶奶,马桂花会更高兴。

    所以她每次想从她妈那拿钱时,就是让孩子这么喊的。

    “奶奶,开门啊。”

    “奶奶。”

    “乖奶。”马桂花一听乖孙的声音心就软了。

    她这会也回过神了,是该让小雨进来,一起商量商量,现在该怎么办?

    流了这么多血,孩子只怕是没了。

    那还怎么继续住呢?

    马桂花打开门。

    温小雨没进去,她看到马桂花就拽着马桂花往外面走,“妈,你看看他们,把我的东西全扔了!他们就是恶霸,就是强盗!”

    马桂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大孙的声音从温七雨的屋里传来“好多血,血……”

    另一孩子喊,“死人啊!”

    被褥上全是血!

    两个孩子吓死了,又喊又叫的。

    崔金花一听不对,死人了?

    那屋里……

    不就是温七雨吗。

    外头的人赶紧往温七雨那屋去。

    崔金花先到的。

    她一进屋就看到盖着的两床被子被揭开了一角,底下全是殷红的血,还有那个盆子,里头也是黯红的……

    天啊。

    “快来人,去叫车,赶紧把人送医院去!”崔金花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大出血。

    胎肯定没了。

    不知道人保不保得住。

    看这血量,是耽误了多久啊!

    作孽啊!

    现在来不及问是怎么搞成这样的,最要紧的就是把温七雨送到医院去。

    看这小脸白的,一脸血色都没有。

    是有个卫生所,但是卫生所太小了,那里的赤脚医生不行。

    得送到县里的医院去。

    “自行车不行啊,起码得找个三轮车。”崔金花道,“拖拉机也行,快。”

    结果还是把赤脚医生给找来了。

    帮忙止血。

    还是止不住……

    付正军看到血人似的温七雨的时候,已经懵了。

    他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他脑子乱极了。

    崔金花把他拍醒,“别愣着了,你哥去辆拖拉机去了,马上就来。你回去把钱拿好,等会住院要用的。孩子给山嫂家,狗子等会我让他们牵我家去……”

    她一样一样的交待着。

    小锦天双眼包着泪。

    可是他没哭。

    他知道这会不是哭的时候……

    温七雨的亲娘马桂花这会知道事情败露了,她怕了。

    她挤过来,拉着付正军说,“孩子们就是打打闹闹,是七雨不小心撞着他们了,后来碰着门槛摔了一跌,当时也没出事,就是流了点血……”

    “够了,我不想听。”付正军听到拖拉机的声音了。

    他回神了。

    他把小锦天交给山嫂了。

    他回屋,拿为数不多的钱,拿被子。

    天冷,得帮七雨盖被子。

    付正军坐在拖拉机上,紧紧的握着温七雨冰凉的手,她的手怎么这么冷啊?

    付正军用力的用温七雨搓了搓。

    到了医院。

    直接抢救,只是勉强止住血,医生说要送到城里的大医院去。

    这边器材有限,做不了大手术。

    他们坐上医生的急护车,跟着一块去了城里。

    付正军捏着手里为数不多的钱,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这钱只怕不够……

    崔金花跟着一块来了,她看出了付正军的顾虑,“没事,我带着钱。”

    她在等拖拉机的时候,特意回了家一趟,把存折给拿出来了。

    后来上拖拉机的时候,山嫂家还给了一些。

    凑一凑,有几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