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 > 正文 第28章 还丹!(双更)
    手执木剑的少女若青松屹立, 目光随剑一同对准最角落的谢觅安。21ggd  21

    旁人皆是面容错愕,旋即肃然起敬。

    她竟然没有挑选小门派的弟子,也未趁着另外三人受伤落井下石, 反而是直接挑战谢觅安!

    谢觅安那是谁?要知道本次论剑会众人心中论姜肆实力为首, 其次便是谢觅安。现在姜肆负伤,温云这不就是直接挑了块最硬的骨头啃吗?

    玉家家主敛息长叹“世人皆道剑修最具侠骨傲气, 温云此举属实大气, 教人不敢不敬!”

    千阵子抚着胡子点头,看向温云的眼中尽是满意“此女不趁人之危, 实乃大善。”

    另一边的姜家家主更是提着刀, 对着论剑台上的温云长笑“小姑娘够仗义,我姜家在此谢过, 日后有机会来东洲坐坐!”

    所有人都看着最中央的少女, 此番无论她是胜是负,在声望上已然达到顶峰,他日若有人提起本次论剑会,定会想起这位名唤温云的剑修。

    只是可惜,她的对手是谢觅安。

    众人视线移向远处那位身着白底锦袍的清雅贵公子身上。

    冷嫣嫣小心地往谢觅安身边靠了靠, 小声道“表哥,就是她在阵中害我,现在竟还敢挑战你,不如去给她个教训怎么样?”

    谢觅安却没有反应,只是紧紧抿着薄唇盯着温云, 脚下步子半点没往前挪。

    他在进千阵塔前终究还是没敌过内心的恐惧, 将温云未死的这件事告知了谢寻, 后者当即准备动手诛杀温云。

    然而当时温云早已进塔, 而塔中他们也一直没能碰到, 再出来后温云已是众人的焦点,谢寻再也不能轻易下手了。

    于是谢寻向谢家九名暗卫下了死令,若能抽中温云,定要将她截杀在论剑台上。

    万万没想到,谢家还未找到动手机会,温云竟主动站了出来!

    眼见温云挑中了自己,谢觅安掩唇咳嗽了一声,身后谢十却好似浑然未觉,僵在那儿一动不动。

    片刻,谢觅安身后另一个黑袍劲装男人站出,语气生硬道“温道友,我家小公子方才破阵受了内伤,且由我谢十一先来会会你。”

    话音刚落,也不等温云同意,他便手执双匕奔袭而来,在古怪的灵力加持下他的身形逐渐消失,最后在众人眼中彻底失去踪迹。

    “这门隐匿功法厉害,看来谢家又找到些了不得的新人了。”

    绝佳的刺客,灵力波动收敛得也极好,可惜遇上了精神力强大的她。

    温云轻声赞了句,旋即往后一跃避开那记致命的背刺,手上的火杉木魔杖亦是同时挥出——

    “冰封术。”

    原本寻不着踪迹的谢十一顿时从空中显出身形,冻成一坨冰块掉在地上,手上还保持着刺出匕首的动作。

    温云不理远处传出的诸如“剑意化形”之类的惊呼,也不看地上失去战斗力的那人,只目光冷然看向谢觅安。

    她再问“谢觅安,可敢一战?”

    被叫到名字的瞬间,谢觅安好似被野兽阴冷的眼眸盯上,竟觉得浑身发凉。

    他咽了一下口水,没有上前,边上的谢十二立刻沉默着上前替他迎战。

    “我家公子尚虚弱,望姑娘体谅,谢十二敢请一战!”

    谢十二倒是比方才的谢十一行事正派些,没干偷袭这等事。

    温云唇角勾了勾,反问“你身上尽是重伤,反却替你家衣衫整洁头发丝都没乱一根的公子出战,还说他虚弱?我看他比他场中任何人都要来得身体妥帖,还是说堂堂金丹期高手,竟也会腹痛头晕了呢?”

    此话一出,方才还未起疑心的其他人顿时看向谢觅安,这一看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正如温云所言,场中众人皆在千阵塔中狼狈不已,便是温云自己方才也是头发散乱,唯独有人一路护送的谢觅安依旧光鲜体面。

    这一对比,谢十一跟谢十二口中的“负伤虚弱”便显得略微失真了。

    谢觅安微微皱起眉,五指逐渐并拢扣住手中剑柄。

    冷嫣嫣眼见表哥被温云质问,心中一恼,立刻上前一步,娇声道“我表哥见你身无修为,又念在与你有同门之谊,这才不忍心落你脸面,温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血口喷人呢?”

    这理由倒是勉强说得过去,众人也信了三分。

    温云扯了扯嘴角,身形一纵一跃,手中木剑扬出优雅弧线,挥向前方的谢十二。

    经剑阵淬炼过的剑术早已臻至登峰造极之境,还未等谢十二有所应对,剑尖已经点在他的眉心。

    “你输了,下去吧。”

    温云再邀战,谢觅安再避。

    温云斩下谢十三,再点谢觅安,后者依旧不应。

    数次过后,温云面无表情地看着仍在当缩头乌龟的谢觅安,此刻他身后仅剩一个谢十了。

    她将手中木剑负在肩上,眉目间的清冷已逐渐变得肆意放纵——

    “谢觅安,可敢与我一战!”

    谢觅安仍站在原地不动,观望之人也意识到不对,这不像是冷嫣嫣口中所说的同门相让,倒像是……不敢战?

    温云眸光冷冷瞥过,下巴微微扬起“谢家小公子不是名扬天下的剑道天才吗?却为何不敢跟我这修为都无的凡人一战?”

    “清流剑宗内门大比也不见谢小公子出剑,如今论剑会亦不出剑,怎么,你谢家天骄想不动手就入玄天秘境?我倒真替各门各派的道友抱不平呢?”

    温云生得貌美又年幼,加之握住剑便自有一副仙气凛然的风范,原本阴阳怪气的这些话自她口中而出,倒真像极了天真少女脱口而出的疑惑,顿时让众人站到她这边。

    有人大着胆子高呼“谢小公子,论剑会不过是切磋,别人小姑娘三番五次邀你比试,你在那儿畏畏缩缩的算什么样子!”

    偏偏这时候千黎深逐渐恢复了意识,听边上的吹雪岛弟子讲完事情经过后,他惨白着一张脸笑——

    “谢觅安,你怕不是怂了吧?哎,你要怂了就别上论剑台来丢人现眼啊,你看小祖我,虽说我腿都断了,命也差点没了,但现在还是堂堂正正躺台上,若有人敢点我名,我照样迎战。”

    此话一出,谢寻目光恨恨瞪向千黎深。

    这厮嘴甚贱!

    奈何千阵子一点要呵斥自己孙儿的意思也没,以至于千黎深这话带动了全场的舆论风向,现在无数人都在小声嘀咕,说谢家天骄不过如此,也是个绣花枕头云云。

    原本被他安排去截杀温云的是谢十,当初温云与她之前那些人的金丹被尽数剖去,最后那批人中只剩谢十侥幸逃过。

    为了在论剑会上护住谢觅安,谢家以族中秘药强行将谢十的修为从结丹初期催升到元婴中期了。

    这药自是玄妙无比,但没人知道它是以宿主的寿元为祭换取修为,看似实力强大的谢十如今也不过只有三年可活了,用他的命来换温云的正好。

    谢寻被边上那些流言蜚语弄得心中大恼,提高声音对谢觅安道“觅安,勿再怜香惜玉了,上罢!”

    温云的金丹是他亲眼看着挖的,一个没有修为的废人,便是剑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敌过谢十这个元婴期高手!

    没错,谢寻早就交代了,若谢觅安遇上强敌,届时谢十便在两人交手时出手诛杀对方!那样违规失去资格的人是“护主心切”的谢十,并非谢觅安!

    为护谢觅安跟谢家脸面,谢寻已是苦心积虑处处布置了。

    谢觅安踌躇片刻,底下兄长心急再喊“觅安,休要因对方是同门就不忍出手!”

    他眼皮一抖,垂眸隐晦地看了一眼小心护在自己身侧的谢十,握紧手中宝剑,沉重迈步上前。

    每走近一步,温云面上那云淡风轻的神情便越发清晰,灼得他双目刺疼。

    谢觅安终于行至论剑台中央,提剑哑声道“温师妹,觅安……应战。”

    话音刚刚落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温云纵身一跃,手中木剑迅若惊雷电闪猛斩向谢觅安。

    这毫无灵气,也用处未剑意化形的一招,竟这样简单地将那位谢家天骄生生击飞落地!

    “咦?谢道友怎么连这招都没能挡住?”姜肆吃惊道。

    是没能挡住,而非不挡。

    在场的皆是正道最出色的年轻修士,自然不会看错,任谁都能辨出谢觅安这是没挡住温云这平平无奇的一剑!

    谢寻大惊,瞪向恍若木头人般的谢十,后者低垂着眸子一动不动,竟然半点都没有要按着原计划出手截杀温云的意思。

    此刻谢觅安狼狈倒飞落地,他挣扎着想要捡起剑,然而温云早已飞身而至,又是一剑精准击向他手背。

    “哐当——”

    那柄镶嵌满珍奇宝石的佩剑被打飞到极远的一边。

    温云面色冷厉,寒声问“谢觅安,你不是二十岁结丹的剑道天才吗?为何连剑也握不稳,连我这金丹都被人窃去的废物也不如!”

    “你我二人,究竟谁才是废物!”

    少女清越的呵斥恍若惊雷炸耳,让谢觅安巡回理智。

    废物?

    他不是,他不是!

    他是谢家天骄,是正道千年一出的剑道奇才,天下独他一人能凝成这无暇金丹,他不是那个连剑都握不住的废物,不是那个宾客上门来只能躲在房中不敢示人的废物!

    谢十……

    对,谢十!

    他终于想起自己还有救星,死咬着牙往后一看,正想要暗示谢十动手,四目相对时,谢十却避开了他的视线。

    谢觅安心中骤然一寒,整个人如坠冰窟。

    此刻他知道自己已身处生死边缘,只得手脚并用爬起来,朝着论剑台边爬去,高呼“兄长救我!”

    然而温云身影倏然化作一道疾风,毫不留情再次提剑斩来,将他生生斩趴在地。

    少女清越之声响彻行云——

    “谢觅安,谢家皆是木属,为何你竟是金属金丹!”

    “你窃了这金丹,骗得过天下人,但是骗得过你自己吗!”

    窃金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底下众人早被惊震得不敢再多言语,只有无数道惊疑不定的目光落在谢觅安身上。

    先前从未听闻过谢家小公子的名声,一年前却突然凭空而起传得神乎其神,但至今没人见过他的实力,之前只当他神秘低调,现在看来,这所谓的剑道天才竟如死狗一般被那少女踏在脚下!

    谢家擅医,难道他们竟有手段将别人的金丹据为所有?谢家这二十岁结丹的天才,是个贼!

    千黎深眸光一闪,不嫌事大地凑热闹“窃金丹?若是谢家竟能将别人金丹剖去自用,那岂不是跟魔修相差无几?”

    温云扬唇一笑,左手高扬抛出一物至千黎深怀中。

    “千黎深,此物乃我自创的留音阵,我看你顺眼,赠你了!”

    千黎深口中说着瞧不起的话,面上却露出掩不住惊喜,接着那张卷起的纸后便迫不及待地打开——

    瞬间,一道圣洁的光华流转出,旋即响起一道熟悉的温润男声,任谁都能辨出这正是谢觅安的声音!

    “小九……”

    “既然你已经听见了,那我不该继续隐瞒才是。”

    “他们说谢家既然救了你一命,借你一枚金丹也不算过分,我也无法违背父母意愿……”

    听至此处,人群中已是一片轰然!

    若这留音阵是真,岂不是坐实了谢觅安这天才名头是窃来的?而这苦主,正是温云!

    千黎深惊叹,以他的天资自然看得出这阵法的确巧夺天工,并非伪造。

    “这留音阵是真的!”

    小门派出身的天骄们面带寒意低声道“若此事为真,那我们这些小门小派岂不是如豚犬般任由谢家挑选金丹?”

    “世间怎会有如此离奇之事?若在以前我定不敢信,但这谢觅安的实力却连我这筑基期都不如……”

    “谢家可耻……”

    “谢觅安废物……”

    嘈杂的议论声恍若惊雨般不断落下,谢寻听得心若如焚,飞身欲入论剑台,却被万家家主给拦下了。

    谢寻挥剑朝他斩去“滚开!”

    高他一个境界的万大宝轻松将他制住,挺着大肚子笑呵呵道“哎,谢道友,论剑台上是小辈之争,你我怎可插手?”

    语气依旧和善,身子却半点没有要让步的意思。

    谢寻一眼望去,却见其他几家家主皆好似看笑话一般盯着自己,半点出手相助的意思都无。

    可恨!

    他们都在等着谢家颜面扫地,欺他谢家渡劫长老即将寿尽快要失了依仗,怕是恨不得现在就要将谢家从四姓中抹去!

    谢寻挣扎着想要前去营救,然而万大宝却岿然不动,如山一般将他及谢家其他人一应拦下。

    千阵子皱着眉似有疑虑,然而万大宝却半步不退让,笑容不减。

    “这是论剑会的规矩,谢道友,规矩不可破。”

    谢寻眼睁睁看着胞弟被温云踩在地上践踏侮辱,霎时目眦欲裂,心若滴血。

    怒吼“谢九,你敢伤觅安,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温云微微侧首,初升曦光落在她极美的侧脸上,却没能将眉目间的疏冷融化半分。

    “谢九已死,你奈她何?”

    她背脊挺若碧竹苍松,手中木剑抵在谢觅安心口,月白色的衫迎风而动,裙袂翩飞间仿若脚踏流云。

    此刻的温云恍若出鞘利剑,教人不敢正视,亦无人敢出手!

    她竟要当着天下人的面取回自己的金丹!

    谢觅安自知无人能救自己,目露哀求之色,死死抓着木剑,十指因太过用力而泛出青白色。

    “小九……不,温云,温师妹,我知错了。”

    他漂亮的脸上泪水涟涟,那粒嫣红泪痣被映得越发可怜。

    “求你原谅我一次,我不是故意的,我愿意用余生来弥……”

    “很可惜。”温云打断他。

    少女眸子无波无澜,无悲无喜对准地上男子狠狠刺出一剑。

    “你再无余生。”

    木剑刺入血肉的瞬间,有微微的阻塞感,旋即被滚烫的红润湿,再用力后畅通无阻。

    温云动作没有半点犹豫,由心口直接剖向丹田。

    剑下的谢觅安厉声痛呼,在地上扭曲挣扎,再无半点世家天骄的清高作态。

    “谢九!”

    “哥!杀她!”

    “杀她……”

    谢觅安的声音到最后已近乎破碎,一股又一股鲜血喷涌而出,他躺在地上,眼眸死死盯着温云,虽仍未死,神采却开始渐渐涣散。

    恍惚间,温云忽然觉得眼睛一涩。

    曦光笼在眼前,仿佛有极轻的雾自她身体中升出,她依稀见得一名负剑少女对着自己微拱手致谢,旋即若霜似雪般彻底从这人世间消散。

    公道随迟,仍要讨还。

    温云拔出木剑,脚下男子猛地一颤,温热的血飞溅在她裙角,将那精致的流云刺绣尽数染红。

    在众人的惊呼中,她挥剑一挑——

    淋漓血肉中,一枚闪着耀眼光华的金色金丹被生生剖出。

    温云……

    你的东西,我替你讨回来了。

    “觅安吾弟!”

    谢寻悲恸欲绝嘶吼出声,涕泗横流,整个人状若疯狂挥剑乱砍。

    金丹到手瞬间,温云正欲远遁,却骤然觉察到几股莫大威压朝着自己袭来,这全方位施展的威压恐怖如斯,让她浑身不得动弹,就连手中带血的火杉木剑亦是掉落在地!

    原本封闭着只有选手的论剑台骤然开启,在场的所有渡劫期老怪皆是目光赤红朝着她飞驰而来。

    玉家家主厉声道“谢家坏了规矩,这白玉现是无主之物!”

    是的,当年约定了白玉的存在不可让后人知晓,谢家坏了规矩,将白玉用来给谢觅安融合金丹,这东西现在就不再属于谢家了!

    他们必须要争!

    那是半步飞升强者的玉婴,其中蕴含着上界天道玄妙之力!

    一块白玉就能让他们从化神期突破到渡劫,那若是两块呢?若是得了两块,岂不是能将其他人的白玉尽数夺来,便再也不必为日渐消亡的寿元忧心,白玉到手,何愁不能白日飞升,奔赴大道!

    修士寿元终有尽,飞升大道早已不可触及。

    唯有它能救他们!

    千阵子亦是双目赤红,一边甩出无数符篆阻止其他人靠近,一边急促对温云道“温云,速将白玉给我!”

    姜家家主挥着大刀斩向千阵子“滚,这块白玉老子要了!”

    “姜傲天,此物在我吹雪岛出现,合该归我所有!”

    “千阵子,我玉家先前阵中所得白玉已被你拿去,这块你无权再夺!”

    堂堂正派掌权人,高不可攀的渡劫境高人,竟如同土匪强盗般在一群后辈眼前以命相争,大打出手。

    方才温云剖丹那一幕的震撼尚未消散,又见这可笑又可怕的一幕。

    将他们视若神明敬若仙人的年轻人们怔怔看着这一幕,虽不明白他们拼命争夺的白玉究竟为何物,但是心中散发金光的神明却已生出无数裂隙,变得丑陋不堪。

    万大宝亦是心神大震“原来你们竟将那位的玉婴碎片用在谢觅安身上,难怪他能融合温云的金丹!”

    眼看着那几位渡劫强者都朝着温云抓去,他亦是顾应不暇,竟让谢寻找到机会飞身而去。

    各色法宝利刃竞相袭向温云,他们只想要白玉,她是死是活并无人关心。

    温云这具身体修为尚浅,对这些巅峰境的全力之击避无可避。

    “温师妹!”

    “温师妹快逃!”

    “老贼你敢!”

    清流剑宗众剑修拔剑而起,千阵子冷哼一声,轻松一挥手便将他们远远击飞打退。

    沈星海还想挣扎,却被绝对的实力碾压得伏地不起,只能双目含泪看着他们对着温云痛下杀手。

    “温师妹!”

    就在这时,曦光下一道白衣身影忽地现身,逆光中无人看清他的面容,另外那几人却莫名地生出心惊胆寒之意。

    他若寒冰凛然,手中握着与她相似的那柄木剑,一挥一斩,竟生生将三位渡劫巅峰境强者逼退。

    然而他的玉婴未全,现今实力亦是未能恢复,以一敌三也颇为勉强。

    叶疏白头也不回。

    “你走!”

    然而温云尚未从那三人的束缚中挣脱,一柄飞剑倏然而至。

    谢寻双目赤红,双手持剑,对着温云心口狠狠刺穿!

    “贱人偿命!”

    剧痛传来,随即涌上的是阵阵眩晕感。

    “温云!”

    叶疏白胸口亦是刺疼,却强忍着飞身朝她奔赴而去,一剑击退谢寻。

    此刻,他身后那三个渡劫期强者再次冲着两人强杀而来。

    温云咬牙忍痛,对着他伸出手,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捏碎为今日备下的那张卷轴!

    双手交握之际,一道耀眼金色光芒从温云身上骤然绽开,天地间的灵力与魔法元素尽数奔涌而来。

    空间法则仿若被神明强行扭转——

    “不……不见了?”

    所有人都看着那块空地。

    那两个人,在他们眼皮底下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