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她比神明更貌美 > 正文 第36章 如此貌美第三十六天
    这一变化来的极快, 几乎也就是在短短几秒之间,就看到西索的面容有了极大的改变。21ggd  21

    周围的人看的简直是目瞪口呆。

    是奇迹吗,哦不, 这是神迹!

    威廉管家忍不住惊讶的叫出声来, “帝师,帝师!”

    还在埋怨的赫尔曼王子也看懵了, “老师?”

    倒是比威廉管家要更直白一点, 指着夏希不满的喊着“这里有个妖怪!!”

    就是夏希本人,都微微吓了一跳, 她刚才纯粹就是下意识的戳了戳西索的脸, 完全没有别的意思,怎么西索一下子从大哥哥变成了大叔叔?

    岁月终于在西索的脸上显露出痕迹, 却没有减少他的半分俊美, 眼角皱纹,纯白的长发,让他添加了几分睿智和儒雅,更像是一位真正的智者。

    西索看到他们的反应也是愣了一下,他刚才之觉得被夏希碰触过的地方有微微暖意, 可也没有感觉到其他一场,但周围的人大惊失色的表情下。

    他才透过夏希清亮瞳孔反射出来的模样,看到了此刻自己的面容。

    变……

    变老了?

    西索现在的动作倒是看出来智者帝师的痕迹了,有点傻的抹上了自己的脸皮。

    手感跟以前丝绸一般的触感不同,似乎多了一点糙的痕迹。

    “镜子, 镜子!”西索骤然反应过来, 大喊着。

    旁边的人也知道事态紧急, 不敢怠慢连忙去找镜子, 很快就给西索捧过来了一面铜镜, 让他能够清楚的看清楚自己模样。

    刚才目睹一切的看戏群众,还有闻风而来的吃瓜群众都纷纷围绕在周围,屏息想知道接下来事态会如何发展。

    毕竟这一幕实在是太神奇了。

    瞬间变老,是因为刚才夏希那个小女孩一碰就这样的吗?

    夏希手上是有什么神力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对西索!

    有众多的疑惑在脑海里涌动,但摒弃掉胡思乱想,还有一部分人……心里头更多的,其实是幸灾乐祸。

    包括赫尔曼在内的一些人,还有一部分完全不了解夏希身份的人,只怕这一刻都觉得夏希肯定是死定了。

    西索是出了名的喜爱自己的容颜,他平常除了沉浸在学习知识之中,最多的就是对着镜子唉声叹气。

    有传言西索是着迷自己的容颜,一日不见就茶饭不思。

    他费尽了各种精力想要查探容颜的秘密,可就刚才那一瞬间,多年的努力,全部都化为泡影!

    当帝师发怒,一个小小的天才,哪来还有任何容身之处!

    他们等着看夏希的笑话呢!

    看着戏看着戏,也终于迎来了落幕的时候,大家终于要等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结局,得到了西索的反应。

    他几乎是颤抖的放下了镜子,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皮,再次抬头的时候,眼眶竟然都有些泛红。

    他颤抖着指了指夏希,手抖的很厉害!

    来了来了,这是帝师发怒了啊。

    伊万都急死了,他想冲过去帮夏希说话,但是这也是完全不是他熟悉的知识领域,他这这一会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西索帝师忽然就变了个模样。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索发抖,发抖……

    而后冲着夏希半跪了下来。

    西索虔诚而恭敬的行礼,

    “夏希大人,西索衷心的感激您的赐予,感谢您解开我身上的咒语,给我自由。”

    “西索欠下您一个巨大的人情!”

    西索的态度和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的西索,虽然口口声声是说没资格教导夏希,是一起学习,但语气里分明还是叫着小夏希,还是把夏希当成了一个小朋友。

    带着一点点戏谑的语气。

    也许西索是从其他的主教,甚至是从知识之神那边的得到需要认真对待的夏希的指令。

    可毕竟是知识教会的王牌,一个前所未有甚至皇帝都要鞠躬弯腰的人物,接受指令,和内心是否真正的赞同那是完全的两码事。

    这样的人物已经有了内心的骄傲,那是无数岁月和实力积攒出来的底蕴。

    可是现在……

    西索是真心实意低下来了高贵的透露,真心实意的向夏希奉献自己的赞美的和忠诚。

    实在是因为……

    刚才夏希那一下的点化,太重要,太逆天了!

    西索的的确是容貌俊美,还是走的妩媚那一挂的,但有谁知道西索心里的苦?

    真以为他照镜子是在欣赏自己的美貌?

    他那是愁眉苦脸,每次看到自己年轻的脸庞就恨的牙痒痒。

    在知识教会,甚至是在大陆的人都带有些微的偏见,那就是一致认为,知识渊博有涵养的人,多半是花白胡子,慈和的模样。

    而西索这样俊美的青年人的模样,走出去说他是知识教会最牛逼的人,别人都当成笑话听。

    所以西索无数次都面对过别人的不信任,每次都要因为自己年轻的面容解释半天。

    谁能知道……其实西索的真实年纪,已经超两百岁了?

    一个超过两百岁的老爷爷,天天顶着一个二十岁的脸蛋,合适吗?

    当然不合适!

    西索做梦都想要自己变老。

    偏偏,他老不了。

    在年轻的时候,因为得到知识之神的恩宠,他目空一切,窥探了不应该窥探的知识,得到了报复性的诅咒。

    他的容貌会一直停留在二十岁,直到死去。

    信徒的普通寿命的一般是在百岁左右,可是如果能够得到神明的恩宠,精进自己的学习,不断吸收更多的浩瀚的知识。

    他们衰老的速度会大幅度延缓,即使百岁,也会如同一般信徒四五十岁的模样。

    可也只是延缓,不代表他们不会老去。

    一开始西索还沾沾自喜,可越到后面,看着同辈们都变成了花白的胡子,受到信徒的爱戴,尊重。而他走在大街上还市场要被不知道的信徒当成看门的前台。

    那种感受……

    别提了。

    是西索心中永远的痛。

    他到现在都还挂着一个门童的外号呢!

    要不是同期的那些老东西死的死,闭关的闭关,没几个人喊这个外号了,他压根都不会从图书馆出来。

    是的,西索不爱年轻的貌美,他更想要的,是足以匹配他浩瀚知识的智者模样。

    可如今镜子里的模样,几乎是完美呈现了西索最理想的状态。

    头发花白,眼角有智慧的皱纹,已经褪去了年轻时候的妩媚,变成沉稳。

    他的魅力没有减少半分,反而更多的给人一种威严、智慧,令人拜服。

    而这一切的得来,他努力了百年都未曾找到破咒的办法,努力了百年的祈祷,都未曾得到知识之神的解决。

    在今天,却被夏希轻轻的一点。

    咒语破了。

    没有人了解此刻西索内心的惊涛骇浪,没有人了解他此刻的想法是什么。

    能够一点点破,连他信仰的神明都难以解决的事情。

    夏希是什么,夏希背后有什么,

    了解的越多,西索越明白,有些东西不应该你窥探,那远远不是他能够了解的层次。

    他只是虔诚的半跪下来,虔诚的像,尊敬的,像夏希献上自己的赞美。

    “西索向您献上赞美与祝福,赞美您的仁慈,赞美您的美丽,十分荣幸,能够在这一期的神学院,与您相遇。”

    嗯,西索献上赞美。

    吃瓜群众献上了下巴。

    已掉了一地。

    吃惊吗你,当然吃惊,眼前这家伙可是西索,他们所有人都得低头的人,连皇帝见了都得低头的人。

    在他等盯上最高位之后,除了知识之神,再也没有让他低头的东西了,更别提……半跪。

    可如今,他跪了。

    冲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女孩。

    阿对,这个叫夏希的小女孩是谁啊,是谁弄进来的?

    为什么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吃瓜群众的脑海里闪现了无数的疑问。

    这里刚刚进来的人,都是主城神学院新派遣过来的仆人还有一些工作人员,他们会对王城王室贵族如数家珍,但涉及都更深一点教会的隐秘,便没有再提。

    而且,幸运、知识还有的丰收都行形成了无声的默契,他们只不过大力推荐了夏希,并且利用了过往的权限,秘密安排。

    并没有在明面上大张旗鼓。

    毕竟,傻么他们?

    三个教会竞争压力已经够大了,要是再掺和什么战争、什么爱神,那还有完没完了?

    所以他们做的比较保密,将夏希的事情尽可能掩盖。

    当然,夏希的光彩……是不可能被掩盖的。

    刚来这的第一天,就激起来了激烈讨论。

    “这个女孩我知道啊,你们之前没有在神学院门口迎门吧?那可是盛景啊,那孩子一定是天生的神眷者,她进门的时候,七神的雕像,全部发光了!”

    “七神全部都亮起来了?哦对对,之前我看到好多人围观,但是我去的时候主角都不在了,我的瓜都没吃上。能够得到七神的认可,那岂不是意味着那个小女孩,能够得到任何的神的宠爱,是个全能?”

    “绝对的全能!天生神眷者,神明的宠儿。一定是这样,否则她完全名不见经传,怎么可能会进来帝院。而且刚才帝师的反应你们没看到吗?你们之前看到过帝师对谁这样?”

    “难不成她的身上还藏着别的秘密?”

    吃瓜群众的好奇心都快要爆炸了!

    而身为事件中心的夏希,此刻看着西索的反应,也是觉得……特别奇怪。

    这个大哥哥,噢不对,大叔叔,为什么在变老之后还要跟他道歉呀?

    现在维克托哥哥不在身边,夏希是个不懂就问的好孩子,有关于这种神奇的事情,当然就要问神奇的神明大人呀。

    她的脑子里刚刚闪现这个想法,立刻就得到了神明的回应。

    却是问的另外一个问题。

    “他长得很好看?现在也好看?”

    夏希还真认认真真的思考起来这个问题,以小孩子的审美来说。

    刚才的西索是俊美,是妩媚的、惊艳的、叫人移不开眼的漂亮。可是现在的西索,却像是已经成熟的果实。

    成熟、丰收、智慧、稳重,是叫人信赖的感觉。

    已经不叫好看了,已经完全是可以托付的长辈了。

    所以夏希点点头,又摇摇头。

    还没有回答,却突发奇想的,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神明啊,刚才西索变老了,是因为你吗?”

    瞧,谁说夏希不懂事来着,小孩子的第六感总能够一针见血。

    神明并没有迟疑,祂对自己的信徒没有任何迟疑和撒谎的必要。

    “嗯,是。”

    神明顿了顿,又补充解释了夏希还没有问出口的疑惑。

    “不自量力的东西,曾窥探了来自深渊的隐秘,被灼伤了双目,落下了禁锢。他的脸皮只不过是虚伪的诅咒,蠕虫爬在他的脸上,一直在吞食他的大脑。”

    “那一下杀死了蠕虫,解除了禁锢,也算是恢复了他的自由。”

    夏希听不懂神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却还是能够听懂关键词,恢复自由,杀死坏东西。

    神帮助了西索!

    夏希特别开心的在内心赞美,“神啊!你可真是一个好神!”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就去帮助人,帮助可怜兮兮被一直吃脑子的西索。

    她信仰的神明真是一个特别好,特别善良的神明呢。

    夏希看着半跪着的西索,眼底也多了一丝同情,她拍了拍的西索的肩膀,奶声奶气的开口。

    “你以后就不要窥探深渊了,不然还会有虫子在你脸上爬的。”

    夏希是把神的话,简单的传达了出去,只是想要简单的提醒一下西索。

    为什么是简单的提醒?

    因为夏希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涉及了多么隐秘的知识,她以为神明随口说出来的,也是大家早就知道了的。

    所以很无意的提醒了一下,纯粹是没话找话。

    主要还是因为西索刚才在认真的赞美她的美丽咩!

    虽然她并不知道西索赞美的是她的内心,下意识就把这样的赞美统统归类成是她长的漂亮!

    自恋无比又虚荣心强的夏希,对每一个夸奖好看的人,都格外的宽容,格外的高看一眼!

    就像是现在这样,她已经迅速将西索划分为自己哪一派的人了。

    “以后要好好的!要认认真真的,不要被吃脑子了呀!”

    夏希点点头又补充,“好了,你现在起来吧,别人都在看着我们呢。”

    西索的瞳孔,从夏希开口说第一个字,就是完全的涣散状态。

    刚才夏希的话语里,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深渊……

    那是一个绝对的秘密,是最高限制级别的隐秘,是他绝对不会跟人说出口的秘密。他当初的确……

    是仗着年轻天分高,不自量力的窥探了禁区,才落下了这样的下场。

    而他为什么知道这是诅咒?

    是他用了无数的祈祷,用无数的祷告,和知识之神换来的一个强大的窥探书,那一次,他在镜子里,看到了爬在脸上的。

    恶心的,透明的,蠕虫……

    那是来自深渊的污染和诅咒,是他这个等级远远不能解决的东西,要想要解决,甚至进一步了解更多的根源,他只能祈求知识之神的神降。

    可知识之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神降了。

    他才会那么在意,甚至……是那么的绝望,因为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令人绝望而无奈的。

    可这个东西,被这么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轻轻松松的就说出来了?

    随随便便就道破了他的秘密,甚至道破了那些蠕虫给西索带来的影响。

    毕竟就算是西索,到现在也并不知道,他的大脑原来一直被吸食,原来自己这些年好像怎么学习都突破不了。

    是有来源的。

    这是……一次无比宝贵的馈赠,这是珍贵无比的知识啊。

    对于知识教会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知识。

    知识就是力量,西索的力量,自认为已经是全帝国最顶尖之一。

    他所了解的真相,是周围那些吃瓜群众就算是敲破了脑袋都无法想象的。可那些真相,也是连他都是小心翼翼,甚至都不敢抬头仰望的。

    但怎么现在看到这个夏希轻轻松松随便说出口的模样,仿佛是……她早已了解深渊,了解蠕虫,那些令他到现在都无比敬畏的东西。

    只是夏希随手盘弄的玩意儿?

    了解这个咒术的根源,比一手解开这个诅咒,更可怕,更强大……

    这个夏希,此刻在西索眼中。

    近乎于神!

    神给他解决了困境,神给他带来了恩赐,神给他指点了……往后的路。

    西索没起,另外一条腿,也直接跪到了地上。

    他恭恭敬敬的,给夏希磕了一个响头!

    “无以为报,”

    “以命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