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综漫开马甲 > 正文 第41章 神代嫉妒魔女(15)
    奇迹在流传开的时候只说了结果, 并没有说那过程,想必是在传递的人也觉得这些过程太过于野蛮并且不合情理了吧。21ggd  21

    当美狄亚告诉她们伊阿宋的父亲在变成那副年轻的样子之前,是如何的被开膛破肚并且被丢进装满沸水的锅里时, 那些公主们都被吓得花容失色。她们连连摆手, 说自己的父亲绝对受不了这样子的折磨。

    “更何况。”其中一人开口质疑,“我们要如何保证你不会趁机谋害我的父亲呢?毕竟你…”

    她说不下去了, 因为另一个人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抱歉对美狄亚微笑。

    美狄亚也微笑,她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如何杀死哥哥的事情, 不过这是事实, 她并不生气。

    “这样子的话。”她细声细气的说,“就请你们随便去找一个东西过来, 我做一次给你们看吧。”

    公主们找来了一头老朽的山羊, 这头山羊真的已经太老了,连走都不能够,还是被别人抬着过来的。

    它站在草地上,衰弱的把身体往背后的树干上面靠。

    你看到它也会很诧异,怎么会有牧羊人把它一直饲养到了这么老, 而没有把它吃掉或者因为照料不周让它死于什么疾病。

    这显然是为难人。但是如果美狄亚能够把这头老山羊给返老还童的话,那么也就不怕她不能够把她们的父亲给(怎么能够这么做比较呢?她们的父亲是如此的英明神武!)返老还童了。

    美狄亚接受了这一试炼,她就像是对待伊阿宋的父亲一样为山羊开膛破肚,她这么做的时候其他人不禁暗暗捂着嘴笑了,觉得这个公主——她应该是个公主吧, 虽然来自她们听都没有听过名字的异邦, 这个异邦如果乘船的话, 要整整开上8年才能够到达呢, 在做屠夫的活计。

    可是她跳起那神圣的舞蹈时所有人的面色都变得严肃了, 当她把山羊沉浸在那个装满魔药的大锅里时有人忍不住握紧了手。

    山羊跳出来的时候是那么的有活力,看起来跟刚出生没有几天的小羔羊没有任何区别。

    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了,原先开口质疑美狄亚的那个公主连连打量大锅中的魔药,犹豫着想要从中捞取一点。

    这么大的一锅。她想,免得美狄亚把珍贵的魔药都浪费在这只该死的老山羊身上,而到我敬爱的父亲的时候却没有份额可用了。

    美狄亚完成了试炼。和公主们不同,她们在正午的平原上站了那么久,旁边又是煮着魔药的大锅,早就已经大汗淋漓用扇子扇风了,可美狄亚依旧这么的漂亮,她的脸简直就像是被制作出来的一样精致。

    她看着她们,一点都不生气,不计前嫌,说“现在请去把你们的父亲带过来吧,我来为他进行治疗。”

    公主们连连对她道谢,一开始质疑她的那个公主接连吻了好几下美狄亚的指尖表达自己的歉意。

    “我是您的朋友。”她温顺的说,“在您做了这件好事后,无论有什么要求我都会为您照做…哪怕是牺牲我的生命。”

    美狄亚微笑起来。

    “不。不用这么过分。”她温和的说。

    “我如果想要什么,我会自己去拿的。”

    与伊阿宋的父亲一样,国王在过来的时候也被喂下了让他无知无觉的魔药,这一次甚至更彻底,国王完全睡着了。

    美狄亚的说法是“为了不让他像你们一样被吓到。”

    公主们为她的善解人意深为感动,甚至已经立下心愿等这一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一定要请求父亲不是把自己的兄弟,而是把美狄亚的丈夫列为下一任继承人,以报答她对她们忠实的友情。

    仪式举行的地点有特地的讲究。起码美狄亚对她们是这么说的,而公主们并不愿意让父亲和老山羊在同一个地点举行仪式,于是就只好把他带到了伊阿宋父亲原先举行仪式的那里。

    如果让公公知道自己能够和现任国王,自己永远都竞争不过的弟弟在同一个地方举行这至关重要的仪式,他也许也会感动吧。

    美狄亚笑了。

    “什么啊?”有一个公主忍不住发出声音。

    美狄亚保持着笑容,像是对待听不清楚别人话的小孩子一样耐心,重复了一遍。

    “现在请你们亲手把国王陛下撕成碎片。”

    这是听不清楚的事情吗?公主看着她,脸色像是在说你在开什么玩笑。

    但美狄亚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定,并且毫无坏心眼——如果有坏心眼的话,怎么能够这么坦诚的注视着她们,让她们看穿她的内心呢?公主也就迟疑了。

    “…这是必要的吗?”另一个更加稳重一点的公主问。美狄亚点了点头。

    “你们也看到了,我是如何对那头山羊施法的,在此前我也对我丈夫的父亲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只有先死去一次才能迎来更好的生活。”

    “这种事情我一个人是做不来的,还是由你们——由国王陛下的女儿亲手将他带往新生比较好。”

    “当国王陛下从魔药锅里面出来的时候,也许他看上去会更像你们的兄弟呢。”

    这个幻想中的未来使公主们都微微笑了起来,她们内心中的恐惧也降低了一点。

    但是当她们真正拿着刀准备刺入父亲的身体的时候,手又开始颤抖了。

    “真的要这么做吗?”她们不抱希望的回过头看着美狄亚,美狄亚的笑容依旧,她们于是也就没有办法了,只能闭着眼睛狠狠的把刀尖刺了下去。

    噗呲。

    血瞬间涌了出来,刀尖入肉的触感让她们几乎想要呕吐。

    她们知道这是为了更好的未来,却无法抑制心头的不安。

    “继续吧。”美狄亚轻声说,“你们做的很好。”

    刺下第一刀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了。

    等到她们把整个手臂都撕碎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成了机械性的重复。

    血肉和脂肪在腿边越堆越高,她们甚至已经开始不耐烦,觉得父亲的身体为何如此宏伟,哪怕是在老朽之后已经开始佝偻了也是如此。

    要砍上多少刀才可以宣告完结啊?她们的手臂已经开始麻痹…

    “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虚弱的仿佛要呕出鲜血的声音从刀下传递了出来。

    这是她们非常熟悉的声音,在今天早上她们出来之前,还和这个声音的主人互相亲吻着道别。

    这是她们父亲的声音。

    不知何时睡眠魔药的药力已经退去了,或许是极度的痛苦导致的吧,因为父亲现在身上的伤口哪怕是最嘴硬的俘虏在接受刑罚的时候也不会受到。

    他没有喊痛,只是大睁着眼睛,迷茫的看着她们,已经没有了的手臂断口处微微动弹一下,想确定这是不是在做梦。

    “我的女儿啊,你们在做什么?”

    他绝望地问。每一个字都伴随着鲜血。

    一名公主的手微微颤抖一下,她几乎做不下去了,而另一位公主的神情则更加强硬一些,因为美狄亚就在后面看着她们,这种视线简直是一种保证,保证不会有任何坏事情发生。

    “我们在做为你好的事情,父亲。”

    与她脸上的温柔不同,她手上狠狠一刀刺了下去。

    这一刀直直刺中了心脏,父亲于是再也不会说话了。

    至少在他重新醒来解开误会之前不会…如果误会还能够解开的话。

    美狄亚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父亲大人安静下去之后,之前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小插曲,当她们把大腿也拆下来后这些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没在脑子里面留下任何印象。

    太累了,她们甚至还休息了几次,休息的时候两个人满手都是血,互相看着对方笑了笑,认为对方真的非常狼狈。

    “我们不该笑美狄亚的。”一名公主说,“美狄亚至少非常的有经验,我们之前笑她像个屠夫,了现在我们看起来并不比她好多少了。”

    “对。再做最后一点事情就可以把父亲给复活了…嗯?”

    她转过头。

    她的视线凝固了。

    大锅里面依旧煮着什么,但是那炖煮的东西怎么看都和之前给山羊使用的魔药浑然不同,父亲大人或者说曾经是父亲大人的东西在地上散落着,血把草坪给打湿了。

    原先美狄亚站立的地方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

    她们茫然的开始寻找,因为已经事先屏蔽了侍卫,所以即便用尽全力呼喊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回应她们。

    她们一直从太阳高高升起时找到日落,一无所获。天完全黑下去,公主们疲惫并且满身血污的走在回皇宫的路上,才承认了这个事实。

    “我们被骗了。”

    她们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乘着飞龙车逃走后,美狄亚一路赶回了皇宫。

    运气很好,丈夫就在房间里面,好像就是在等着自己的好消息一样。

    她用力推开门,几乎掩盖不住脸上的笑容。

    “我做到了!我成功的把那个阻碍您的人杀死了,并且是让他的女儿亲手杀死了他…您真应该在现场亲眼看看他那个表情。”

    其实她对于自己遭受的冷遇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是无法容忍国王阻碍了自己丈夫的道路。

    原本不应该做的这么过分的。但是爱火把她的人性全烧光了。

    “现在。”美狄亚热切的说,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请您去接收您应该接收的王位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