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七十年代小后妈 > 正文 第30章 第30章
    “叶姜, 这么着急去哪呀?”

    听着这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叶姜头都不想回,脚步不停的继续往前走。21ggd  21

    金魏离开了几天回c城, 应该是和秦卫把婚给离掉, 又回来了。这下,她蹦跶的更加肆无忌惮。

    慕连城还在家等她, 叶姜没空跟她扯嘴皮子, 只想早点回家。

    谁敢打扰她跟男人难得的二人世界,她就跟谁急。

    她不想理金魏, 金魏自己小跑几步追了上来, “这么急?急着回家见野男人吗?你也不挑个时间,今天慕团长还在家呢。”

    叶姜停下脚步, 野男人?哪来的野男人。

    她转身看着一脸得意幸灾乐祸的金魏, 和她身边同样等着看笑话的金秀凤。

    “我见的又不是你家的野男人,关你什么事!我家连城在家,要急也是他急,你上蹿下跳的干什么?”

    金魏被噎住了。

    叶姜仔细的想了一下,她十五岁之后, 就没跟哪位男生有过多的接触,哪怕是同学,也都保持着距离,怎么可能会招惹上野男人?

    更何况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嫁人来了离城。

    看金魏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刚从火车站回来, 她没有亲眼见到就如此肯定, 那就是金秀凤见到了。

    家里找来的是谁?叶姜心里拿不准, 不过肯定不是什么野男人。

    “叶姜你够不要脸的啊。”金魏自从离了婚, 又知道叶姜有个发小找来了, 肆无忌惮说话也更加的刻薄。

    “你说,你嫁给慕团长之前,做过多少对不起他的事情?勾搭过多少野男人?”

    叶姜真想给这个没脑子的金魏脸上扇上一巴掌,好叫她清醒清醒。

    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人都围了过来,家属院七大姑八大姨,多多少少都知道金魏那点小心思,离婚后就为当初没嫁给慕连城懊悔不已,有点风吹草动就揪着叶姜和慕连城不放,巴不得小两口离婚。

    金秀凤也是的,那天祁团长才和她大吵一晚,吵的整个北楼那宿都没人能睡得着,她怎么还纵容金魏胡闹呢?

    怕不是架没吵够吧。

    “金主任,你劝劝你侄女,这是家属院门口,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今天文是工团来的第一天,要保持邻里之间的团结友爱,你不怕你家老祁又跟你吵?”

    “就是,都歇了吧。”

    不提祁大海还好,一提祁大海,金秀凤就止不住的生气,祁大海为什么跟她吵架,吵的她在家属院抬不起头来,还不是因为叶姜不消停。

    叶姜没来离城之前,家属院多和谐,虽然也有些小争吵,但没有一个人像叶姜这样,不给她留一点点面子。

    “这次可真不赖我家金魏,叶姜自己被野男人找上门,金魏不过就是劝两句,让她别头脑发昏跟野男人跑,叶姜就恼羞成怒了。”

    “叶姜,真的是这样吗?”陈老师拨开人群,急急的问道。

    她在学校管着新生报道开课的事情,夏小灵跑服务社打电话去学校,叫她赶紧回来,说叶姜家来了个年轻的男人。

    李春芹不知道去哪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不过来调解,任由金秀凤闹腾。

    “陈老师,您回来做什么?”叶姜问道,这个点要说回来做午饭,那还早了一个小时。

    金秀凤本来还犹豫,现在看到陈华回来,那肯定是夏小灵打电话给叫回来的,夏小灵就在叶姜家隔壁住着,听到了慕连城和野男人争执,所以叫陈华回来灭火的吧?

    金秀凤心里更加肯定,早上来找叶姜的青年,就是野男人。

    “那肯定是因为陈老师也听到了风声呗,咱离城就这么大,你被个野男人找上门,半天功夫就能传扬开来,你以为我不说,大家就都不知道了?”

    金秀凤可算逮着理了,金魏去学校工作泡汤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和侄女说,心想或许还可以挽救一下。

    “陈老师,就叶姜这样的品格,她不配去学校当老师,大伙儿评评理,还没结婚几天就招惹男人上门,让小慕的脸往哪搁,赶紧把她高中代课的工作给撤了,换我们家金魏吧。”

    陈华看着金秀凤又开始蹦跶,冷冰冰的说道“你们都嫌事儿不够大是吧,我刚刚已经打电话叫祁大海回来了,就算叶姜家里来了访客,你也不能不了解清楚就风言风语的传出这么多难听的话。”

    金秀凤又气又怒,陈华凭什么给祁大海打电话,就凭她倚老卖老吗?

    明明是叶姜的错,怎么又怪到她金秀凤头上了?

    “陈老师,你护短也要有个限度吧,那叶姜结婚前作风不正派,勾搭的野男人来找她私奔,你还想祁大海回来教训我,这是个什么道理!今天必须给我赔礼道歉。”

    陈华被金秀凤气到说不出话来,夏小灵在电话里说,对方那男人是文工团的小干部,长得高高大大模样俊秀,言语中对叶姜既崇拜又万分惦记,他还有和叶姜的合照,两人头碰头可亲密了。

    大大咧咧的夏小灵,也没说那是十岁时候的合照,陈华就误以为是成年人的像结婚时拍的那样的亲密照。

    围着劝架的、看热闹的街坊越来越多,就像金秀凤说的,离城就这么大,叶姜今天不当着街坊解决这件事,谣言就会越传越邪乎。

    叶姜一把将窝在金秀凤身后的金魏给拽出来,“金魏,有野男人来找我私奔,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一个刚下火车的人是怎么知道的?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别造我的谣。”

    金魏看事情闹得这么大,心里都快开心死了,叶姜的名声这下子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那男人一大早的去服务社打听你家地址,我老姑亲眼看到了,错不了,你还想抵赖吗?”

    “你这么肯定?来找我的男人就一定是找我私奔的?就不能是朋友亲戚同学?你这一顶私奔的帽子扣下来我承受不起,你有证据吗!”

    陈华一下子连连点头,对街坊邻居们说道“对对,也可能是亲戚朋友,谁家还没几个亲戚呢,金秀凤你跟小叶有过节,你也不能污蔑人家的清白。”

    “她能有什么清白,我敢打包票,那男人就是来找她私奔的。”金秀凤底气十足的说道“不信,大家伙都跟着去叶姜家看看,当面问问不就都知道了。”

    说不定,慕连城和那小青年早就打起来了,慕连城是谁呀,十来年在部队里的强训,对付一个文职小干部,估计几下子就给人揍趴下了。

    也不对,就慕连城那内敛的性格,说不定问清楚了情况,还大大方方的同意跟叶姜离婚,让她走呢。

    叶姜看着围观群众,跟金秀凤说道“街坊们要去我家看也可以,我行的正不怕大家跟过去看,我自己还好奇是什么样的野男人敢上我家门。”

    她话锋一转,厉声说道“今天这事是金魏挑起来的,等会大家都一起帮我证明,我要真的在结婚前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还让人来了离城打我丈夫的脸,以后出门人人都能朝我身上吐唾沫,我绝不说二话。”

    “可要是金魏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我,我要她在服务社的大广播里,连着三天给我赔礼道歉!”

    金魏立马就不干了,叶姜自己干不要脸的事,还想要她道歉,她才不会上当。

    “我也是听我老姑说的,就算那男人不是来找你私奔,也不过就是一场误会,哪用得着大广播通报道歉那么严重,我当面跟你说声对不起总可以了吧。”

    叶姜冷笑连连,“误会,你说的好轻巧,我一辈子的名声,慕连城在部队的脸面,我三个孩子在学校都能叫同学老师鄙夷的抬不起头来,你轻飘飘一句误会和对不起就以为行了?”

    “本来就是你自己不要脸,我绝对不会在大广播里道歉的。”金魏坚定的说道,她现在的好日子才刚开始,她还要在离城长久的住下去,无论如何都不能上大广播道歉。

    “老姑,您说句话呀,您不是服务社的主任嘛,上回慕团长的前妻来闹离婚,还是您给调解办理的呢。”

    金秀凤心想,上回那能一样吗?那次各方面都捂得严严实实,外面的人还以为慕连城和前妻只是普通的感情破裂而已,并不知道内情。

    今天,叶姜被男人找上门的事儿,已经捂都捂不住了。

    她突然就有些害怕起来,万一那个男人并没有想带叶姜私奔的打算怎么办?金魏也真是的,怎么说着说着就跳到私奔上面了,也太夸张了,她昏了头,也被带偏了节奏。

    那青年可是文工团的,他上面还有领导,就算要私奔也不能这么大张旗鼓的来。

    “道歉就不必了吧。”金秀凤淡淡的说道,“叶姜你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也懒得管你,金魏咱们回家去,你老姑夫说的对,别参合人家的家事,让慕连城自己去处理吧。”

    “站住!”叶姜火了,“你们姑侄俩挑起的事,家属院的邻居们都围上来一半儿了,你现在想走人?你觉得我会让你们走吗?”

    “你这姑娘怎么这样啊,我这是给你台阶下,你别不知好歹。”

    金秀凤拉着金魏,转身就准备钻出人群。

    金魏哪会错过这次机会,她还没有亲眼看到叶姜自己打自己脸呢,还有,她要看看慕连城,对叶姜失望透顶的样子。

    “老姑你不用怕她,我就是不道歉,她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叶姜笑笑,“大伙儿看看,金魏这个女人的嘴脸,她想污蔑我之后还让我自认倒霉,我叶姜可不是好欺负的,如果是你姑侄两个造谣,你要是不在大广播里道歉,我就堵在你家门口,连着骂你三天,然后咱们就两清了。”

    金魏脸色大变,她不信叶姜一个年轻的女人能这么撒泼豁得出去,堵她家门,她老姑夫还在家呢,她张的开口骂吗,慕连城也不会允许的。

    金魏说道“我不信,你敢上我老姑夫家门。”

    “试试就知道我敢不敢。”叶姜说“上一个不信的人是慕连城后妈,闹到山水村大队书记家,最后呢,她三个亲儿子求着他们的娘别闹了。”

    “今天这事,你想不闹我都不会同意,现在就去我家,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野男人不长眼,敢上我家的门。”

    街坊们哪有不爱看热闹的,叶姜自己都舍的开脸不介意大家跟着,况且还有她和金秀凤的打赌呢。

    人群一窝蜂的跟在几个人后面,把家属院的路都堵了半边。

    陈华看着身后乌压压的街坊,跟叶姜说道“小叶,你是不是太鲁莽了,咱们应该低调处理才对,何苦把事情闹大,这可怎么收场。”

    叶姜是又气又恨,气的是哪个不长眼的男人来之前不写信或者打电话跟她通个气,害的她和慕连城难得的半天假泡汤了。

    恨的是金秀凤和金魏,跟疯狗一样,嗅到点风吹草动就巴不得那是她叶姜出轨在先,这姑侄俩心里得多扭曲阴暗,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咬死口去污蔑一个女人的清白。

    可恶到了极点。

    “陈老师您放心,我叶姜绝对不会有什么野男人,可能是我爸妈以前的学生,路过离城来看看,没啥大事。”

    陈华见叶姜不避嫌,肯让街坊一起跟着,那她心里定是清白透亮的,心里也稍稍安心。

    小慕真的经不起折腾了,三个孩子才好了没多久,后妈又跟人跑了,哪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尤其是两个双胞胎小的,把叶姜当亲妈,那个小西到现在都不开口说话,再受点打击,可能这辈子就不会开口说话了。

    陈华越想越气,金魏不懂事,金秀凤做了这么多年的服务社副主任,她也不懂事吗?

    小叶一大家子本来好好的,金秀凤为什么非要作天作地的巴不得给她一家拆散,安的什么心哪。

    ……

    慕连城在楼下等了一会,叶姜说中午要回来,他特意下楼等,琢磨着怎么跟媳妇儿说,给她大外甥揍了……

    叶姜会生气的吧?

    他目力好,远远的瞧见家属院的门口走来乌压压的一群人,叶姜在人堆里依然那么打眼。

    本来下楼等就是想着能单独跟叶姜道歉,这么多人怎么说。

    等等,怎么会来这么多人?

    “慕连城,你在楼下站着做什么?家里来的人走了?”叶姜瞧见慕连城独自一人站在楼下,心道金秀凤口中的野男人走了?

    到底是谁啊,只要还在离城,她非得见见不可。

    慕连城以为叶姜已经知道她大外甥来找她,江一宁被他揍的不轻,膝盖窝那一下他是用了力气踹上去的。

    踹的叶姜的大外甥走路到现在还一瘸一拐的,这会在楼上揉腿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慕连城哪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吃醋,问都没问清楚,就给叶姜的外甥揍了。

    “他在楼上歇着,我瞧着他饿急了,你昨晚炖的冰糖银耳莲子粥,我给他盛了一碗,正吃着呢,你上去看看?”

    叶姜“……”

    慕连城你脑子被门板夹过了吧,你这大方也忒大方过头了,自己下楼顶着太阳,让来找你媳妇的男人坐家里吃她煮的银耳粥。

    这年银耳和冰糖多难买啊,她费了多少工夫,从老乡家里淘换那么一点点回来,在大厨房的炉子旁守了大半夜才炖出胶质,这是留着晚上给小西小北吃的。

    当着街坊的面,她又不好跟慕连城发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仰头朝着三楼喊道

    “哪个男人那么不长眼,跑到我家来找麻烦,给我滚下来。”

    江一宁吃着在井水里冰过的银耳莲子粥,饥饿的肚子被熨烫的舒服极了,这银耳莲子粥炖的软烂香甜,特别的美味,吃了一碗还想再吃一碗。

    不过他知道这东西来的金贵,小姨夫大约是觉得揍错了人不好意思,拿银耳莲子粥封他的嘴。

    没事,他知趣的很,银耳莲子粥这么好吃,他感觉胳膊腿都不怎么痛了。

    碗里的银耳粥见底,江一宁意犹未尽,心想小姨夫还是很不错的,他肯定不会跟叶姜小姨说。

    听到楼下的喧哗,江一宁跑到走道探头往下一看,好家伙,乌压压的一群大妈大姐们挤在楼下。

    看这情况,这是半个家属院的邻居都来了吧。

    他来看小姨,邻居们要不要这么大的阵仗,离城的人可真好客。

    中间那个最年轻最漂亮的女孩子,脸上有着恼怒,仰着头在看他。

    江一宁使劲的揉揉眼睛,这和小时候不大像,小时候的叶姜小姨是圆嘟嘟的脸,现在瘦成了瓜子脸,五官还是能看出小时候的轮廓的。

    女大十八变,叶姜小姨这也变的太好看了,他都不敢认。

    “你是叶姜吗?”江一宁兴奋的问道,看那女孩气色状态都很好,小姨夫没骗他,叶姜在这里过得还不错。

    “你先下来。”叶姜仰着脖子都酸了。

    这年轻人她不认识,瞧着他一脸的熟络,心里奇怪的很,仔细想了又想,两辈子都没有招惹过他。

    因为叶姜这辈子的人生轨迹完全不同,上辈子她在郭洋手里遭难,叶父叶母下放到z城挖石头,不想养女担心更是好几年都没有联系。

    后来叶母叶母恢复了名誉,叶姜遇到慕连城,可是叶姜这个养姐一家又遇到意外去世,两家亲戚再也没有见过。

    所以重生后的叶姜,没有认出来长成大小伙的大外甥。

    江一宁乐呵呵的跑下来,跑到叶姜面前,也顾不上去想怎么这么多人,就去拉叶姜的手。

    “叶姜,你是越大越漂亮了,我刚才都不敢认。”

    叶姜拨开他的手,疑惑的问道“你谁呀…,别动手动脚的,我丈夫还在旁边站着呢,我看你穿的军装,你是文工团的吧?别以为我丈夫不敢打你,你再试图碰我一下试试!”

    江一宁“……”叶姜小姨和小时候一样性格爽利,像朵带刺的玫瑰,从小到大都没人能欺负得了她,无论男女。

    确定无疑,这就是他小姨妈。

    叶姜再看看面色泛红的慕连城,跟男人说道“慕大团长,我真不认识这人,你给他赶走吧,我今天可真的要被气死了。”

    慕连城“……”这是你大外甥啊。

    金秀凤还以为慕连城是有苦说不出,憋的脸色通红呢,在江一宁和慕连城还没来得及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金秀凤大胆的站出来。

    她现在底气十足,几乎可以断定早上来的这个小伙子,就是想带走叶姜,就算不至于私奔,他们两个人也说不清道不明。

    “大家都看到了吧,可不是我瞎说,这小伙子明显就是专门来找叶姜的,大家看叶姜还装不认识呢。”

    她嘲讽的看着叶姜,“小叶同志,你当着大伙儿的面,坦白承认,何必闹的越来越难看。”

    叶姜现在一头雾水,有男人来找她,瞧着慕连城并不生气,还给他吃她亲手炖的银耳莲子粥。

    慕连城不生气,叶姜却生气,这男人是真没把她放心里,是不是随随便便来个男人,他都能叫别人领走她。

    况且这年轻的男人她还不认识呢。

    “我确实不认识他。”

    “还撒谎,人家都有你俩的合照。”金秀凤居然动手,从江一宁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夹子,晃到叶姜的面前。

    “你还狡辩什么,你自己拍的照片你抵赖不掉吧,你可千万别说这照片上的不是你。”

    叶姜“……”

    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进过照相馆,更别提跟男人拍照片,“你别晃啊,拿来我看看。”

    江一宁没提防,冷不丁的被金秀凤从口袋里掏走了珍贵的照片夹,也毛躁起来,这位金主任早上还热情的很,要来带他找小姨妈,怎么这会跟叶姜小姨呛上了?

    江一宁是个护短的五好青年,看到有人欺负他小姨,还抢他东西,不客气的质问。

    “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我同意了吗?你就从我口袋里拿东西…”

    “你闭嘴。”叶姜看了那张两寸的黑白照片,照片上跟她站一块的十来岁小男孩,当时个头还没她高。

    叶姜忍不住笑起来,再抬头看看小青年,十来年不见,小男孩长成了大小伙子,个头和慕连城一般高了,那两年养姐喂的好,她和小男孩都吃成了球。

    现在他长高了,人也瘦了,长成个阳光帅气的大小伙,难怪她没认出来。

    她哪能想到,他能找到离城来。

    叶姜合上照片夹,笑眯眯的问“你是江一宁?”

    “对啊,你认出我啦。”

    “嗯,变化蛮大的,不看照片真不敢认。”

    江一宁憨厚的笑笑,“你变化也大,要不是这一圈人里就数你最漂亮,我也不敢认。”

    他俩一人一句,叶姜也承认了认识江一宁,话里的意思二人还很熟悉,金秀凤得意的说道“叶姜,你还有什么话说,小江同志千里迢迢的来找你,你还敢否认你跟他之间没点儿私情。”

    “你脸皮厚的,还敢大张旗鼓的当着街坊相认,你给慕连城留点脸吧。”

    江一宁懵了,什么私情?他和小姨妈之间哪来的私情?这女人瞎说什么呢。

    “好哇,我算是知道早上你干嘛说话阴阳怪气的,金主任,你平时也是这么欺负我家叶姜的?我一定要跟你领导投诉你,我现在就去服务社!”

    金秀凤冷哼一声,他们家叶姜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还说没有私情。

    “你还投诉我,我还没去文工团投诉你作风不正呢,年纪轻轻的不学好,那大好女青年多的是,干嘛非得勾搭别人家的媳妇。”

    江一宁“……”这话好难听,他要给他小姨妈出气。

    “叶姜是我…”

    “祁团长,麻烦您过来一下。”叶姜打断了江一宁,她看到祁大海在人群外面徘徊了一会,知道是陈华打电话叫回来的。

    既然回来了,那就一块儿听听吧。

    省的金秀凤回去在祁大海面前又找借口开脱。

    瞧热闹的街坊自动让出一条道,祁大海走上前来,先狠狠的瞪了自家媳妇一眼。

    在人群外面的时候,他隔壁的邻居三两句话就把前因后果跟他说了一遍。

    祁大海气的七窍生烟,他这个婆娘是怎么回事哟,碰到个找叶姜的男人就红口白牙的说人家是来找叶姜私奔的,证据呢?

    就算有确凿的证据人家小青年亲口承认了就是要带走叶姜,这事也不归她金秀凤管。

    人家慕连城自己媳妇的事儿,他都没发话呢。

    况且那小青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提了两人小时候在一块生活过两年。

    祁大海陪着笑说道“小叶啊,又和你嫂子闹口角了?我上回说她了,她就是不长记性,回去我再好好说说她,你家里还有客人,我们就先回家了。”

    “回什么回,街坊们都在呢,你没看到叶姜刚才怎么说我的,还让我在大广播里跟她道歉,还说要上你祁大海的门上骂三天,这事我不能忍,今天必须要有个结果。”

    金秀凤看到祁大海果然回来了,开口就责骂她,还给叶姜陪笑脸,心里怎能服气。

    “叶姜,你天天说你男人要脸,你孩子要脸,那你跟这小青年怎么回事?你跟街坊们解释解释。”

    “是要解释一下,都是一场误会。”叶姜说,“但是金秀凤,等我解释了,你晚上就回家准备写道歉信吧,记得写三封,大广播里每天都不能重样儿。”

    祁大海皱皱眉,看叶姜这么淡定,慕连城也没有恼火,今天这闹剧八成又是个误会,他这个憨婆娘,要是闹到广播站去道歉,以后她就别想出门了。

    “小叶,这事是你嫂子不好,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她现在就给你道歉。”祁大海看叶姜面上淡淡的,心想叶姜心气儿高,还得他拉下脸来和慕连城说说。

    “小慕,你劝劝你媳妇,我说说我媳妇,这事就这么算了行不行,我让金秀凤现在就给你媳妇道歉。”

    慕连城抿着唇没说话,这件事他不能做叶姜的主,叶姜今天受大委屈了。

    更何况,他今天还把小媳妇的大外甥给打瘸了……

    他自己还愁怎么求叶姜原谅呢。

    “祁团长,这事你别跟我说,我在家里都是听我媳妇的,你跟叶姜商量吧。”

    祁大海“……”慕连城居然怕老婆!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居然是个怕老婆的人。

    祁大海只能又去同叶姜商量,“弟妹啊,你看这事……”

    “这事不能算!”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金魏,眼见着她老姑被老姑夫瞪了一眼,瞪的不敢再说话,这事就这么算了?

    她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本来是想让老姑出头,自己躲后面看就行了,现在只能自己出面,让叶姜下不来台。

    祁大海虎着脸,跟金魏说道“你一个小孩子家也跟着你老姑胡闹什么,还不赶快回家去。”

    金魏红着眼睛说道“我老姑今天可受了委屈了,叶姜怎么说也是新来的,总是闹的我老姑下不来台,我心里瞧着难受,老姑夫你别管,如果真冤枉了叶姜,我去广播站给她道歉去!”

    金魏抽抽噎噎的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叶姜这下你满意了吧。”

    叶姜冷眼瞧着金魏的表演,要是不了解的人,还真容易被她的外表和演技欺骗呢。

    “行,你和你老姑,哪个去道歉都行,到时候你们自己商量吧。”

    叶姜回身看着江一宁,恨不得一巴掌给他拍死,从小就不肯喊她小姨,说太丢脸了。

    看到了吧,现在差点给她招惹了大麻烦。

    叶姜说“江一宁,我真是被你害惨了,金秀凤说你是野男人,是要来带我私奔的,你以为今天为什么会来这么多街坊,大家都等着看我男人的笑话呢,你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就打电话给你妈,你看你妈妈会不会跑过来劈了你。”

    江一宁腿肚子都吓软了,“别,叶姜你千万别跟我妈说这事,她真能连夜买车票赶过来揍我。”

    叶姜凉凉的看着他,眼里都是恐吓的味道,“你叫我什么?”

    “小…小姨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不敢喊你名字了。”

    太他么吓人了,怎么就变成他要拐走小姨妈了。

    江一宁气愤的冲到金魏面前,将刚才没讲完的话继续说完“你这位女同志是怎么回事,跟我小姨妈有什么仇什么怨,有个男人来探望一下,到你嘴里就变成私奔了?”

    “你心里得有多阴暗,才能把所有人都想的这么不堪,要按你的意思,那亲戚间是不是都不要走动了?”

    金魏大惊失色,这么大的男青年,怎么可能是叶姜的大外甥。

    “你不可能是她外甥,叶姜爸妈只有她一个女儿,她哪来的外甥,你这是狡辩,是帮叶姜开脱。”

    江一宁对金魏印象差到了极点,懒得跟她吵,他个子大,再往花坛上一站,所有街坊都能看清这个大小伙。

    江一宁对街坊们解释道“我妈是养女,我叶外公外婆因为出身的问题不想连累我们一家,所以才在户口本上把我妈的名字去掉了,但是当初收养关系在老家那里都能查到的,大家要是不信我就打电话回去调档案。”

    “我是文工团的,这趟来离城慰问演出,来看看我叶姜小姨难道不正常吗?怎么就被金主任说的这么难听,她必须在大广播里公开道歉,给我小姨恢复名誉!”

    江一宁说的言之凿凿,义愤填膺,叶姜也坦坦荡荡。

    再加上金秀凤口中那张亲密的合照居然只是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的照片,看轮廓五官明显就是这两人小时候的照片。

    街坊们心想这家属之间闹矛盾,闹出这样一出下不来台的闹剧,祁团长和慕团长又都在,她们哪好意思继续看热闹,纷纷劝和。

    “误会一场,都是街坊邻居,我们知道小叶同志坦坦荡荡,是个正派人。”

    “是啊是啊,金主任你给小叶道个歉,以后别再揪着小叶家的事情瞎参合了。”

    有和金主任要好的街坊和稀泥,“大家都散了吧,该回家做中饭了。”

    金秀凤这时候装死人,一声都不吭,她觉得自己太倒霉了,不,不是自己太倒霉,是叶姜太走运,今天不道个歉,回去和祁大海又是一通吵。

    金秀凤不情不愿的走上前来说道“小叶同志,这次是我不对,不该不了解情况就瞎猜测,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跟你道歉,以后我保证不再参合你们家的事儿了。”

    哪怕真有人来鼓动叶姜私奔,她也不管了。

    叶姜说道“金主任,您说的可真轻巧,今天这幸亏是我大外甥来看我,要是换了正常的朋友、同学,或者是任何一位男同志,我是不是就解释不清了。”

    “你上嘴皮下嘴皮一碰,轻易就能毁掉我的名声,你觉得我会接受你的道歉吗?”

    金秀凤也火了,“那你想怎么样?”

    叶姜看着之前不嫌事大不停在挑唆的金魏说道“按照说好的,金魏明天一早就去广播站,连续三天在大广播里跟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