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欺压黑暗神的日常 > 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阿米莉娅气得要命。21ggd  21

    这黑书, 关键时候老是掉链子,看来是过于顺风顺水,没经历过人生的起落落落落落。

    她正想着事后要怎么收拾它, 黑暗精灵那边鞭势一转, 转攻为守,无穷无尽的光鞭从指尖蔓延, 层层叠叠的将邪灵捆起来, 一摞接一摞,最后形成了一堵移动的圆形围墙, 将两人守在中央。

    ……当然, 白精灵还是被孤零零的扔在外面。

    好可怜。

    阿米莉娅再次怜爱起他,并反手拽住了黑暗精灵的衣袖, “走反了, 往这边。”

    黑暗精灵面色不变的转了个身。

    源源不断的邪灵扑上来,但都被同伴组成的围墙挡在外面,狰狞着朝里面嘶吼,从里面往外看,连天空都被遮住了, 任何一个有密恐的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阿米莉娅呲着牙搓了搓胳膊,亦步亦趋的跟在精灵身后,时不时为他指着路。

    “你想他怎么死?”阿方索头也不回的看着前方,惨白的发丝被风吹起来,露出一截尖尖的长耳。

    阿米莉娅愣了一下, 忽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亡灵法师,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好像连灵魂也没了的亚子。

    “重新把灵魂捏回来就是了。”精灵的语气轻松的就像是捏橡皮人。

    阿米莉娅知道他可能是想为她出气, 但她犹豫了一下, 还是拒绝了“算了吧, 他都已经死了,灵魂也碎了,没必要再折磨他一次。”

    “愚蠢的善良。”精灵评价道,他唇线抿直,面色不虞,冷冷哼了一声。

    阿米莉娅心虚。

    她的想法其实是这样的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亡灵法师死前好像认出了阿方索的身份,万一把他捏回来,他把这件事说出来了咋办?

    阿米莉娅没忘了,黑暗精灵还挂着失忆buff,她还能暂且苟一苟,不用面临神灵的怒火,要是在亡灵法师的刺激下他想起来了,那她不得和亡灵法师一起被捏吧捏吧直接弄死?

    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阿米莉娅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所以亡灵法师不能再捏回来!这事儿她坚决不答应!

    阿米莉娅正想着,就听到走在她身前的精灵阴恻恻的说了一句“你不杀,那就我来。”

    言下之意就是肯定要把人重新捏回来,再杀几遍解气了。

    阿米莉娅等等!

    我这个苦主还没说什么,你生什么气嘛!

    阿米莉娅用尽浑身解数强行劝说了半天,奈何大佬意志坚定,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强行决定了这件事。

    阿米莉娅坚强微笑fe。

    她决定一会儿亡灵法师一出来,她就扑上去,把人的嘴给堵上,送到大佬面前让人虐。

    绝不给他说半句话的机会!

    在震耳欲聋的哀嚎声里走了几步,冷风飕飕的吹来,阿米莉娅摸摸手臂,又摸到了熟悉的触感。

    硬硬的,圆形的。

    她心中一跳,低头看去,果然在白皙的小臂上看到了熟悉的黑斑,并且形状比之前还要大,颜色还要深沉,扩张的速度也更快。

    是因为距离亡灵法师的埋骨之地越来越近了吗?

    阿米莉娅想着,手不自觉的在黑斑上挠了几下,钻心的痒意直刺入骨子里,让人恨不得把那块肉挖下来。

    察觉到身后的呼吸发生了变化,黑暗精灵以为是有邪灵突破了围墙,他转过头,凶冷的视线撞上那片刺目的黑色。

    他的目光怔愣了一下,眉头不自觉拧了起来,抓住少女的手腕,修长的手掌覆盖在黑斑上,自觉主动的替她清除诅咒。

    黑斑很快消失了。

    但阿米莉娅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熟悉的痒意从小腿处袭来,她低头一看,另一块黑斑出现在小腿肚处,一块接一块,遍布全身。

    很快,四肢都传来刺骨的痒意。

    阿米莉娅咬着牙,双腿发颤,站立不稳的半跪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前滚落,滴落在被血侵染成黑色的地面。

    她低沉的喘息着,在这一瞬间,精神力被猛然高涨的诅咒吞噬殆尽,身体摇摇欲坠,眼皮沉沉的阖上。

    就在这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

    有什么东西涂抹在她的身上。

    阿米莉娅靠着脑海中强撑的一丝清明,死死撑开眼皮,费力的抬起头看去。

    她看到红中泛金的血液从结实的小臂中淌下来,连成一小片淅淅沥沥的小雨,滴在她脸上,落进她眼睛里。

    这是神血。

    传说中无坚不摧的神,就这样随便流下了珍贵的血液。

    阿米莉娅心情复杂,她伸手抹开脸上的血液,黑斑在神血的驱逐下渐渐消散,她恢复一点力气,止住阿方索继续撕开伤口的动作。

    “可以了。”她拉住精灵冰冷的指尖,白皙的脸被染成红色,看起来有些可笑。

    “不够。”他说。

    精灵抽出手,将手臂上的伤口更大地撕裂开,神血无穷无尽的涌出来,将她整个人染成了血红色,每一缕发丝都沾染了鲜血。

    自神血中散发的恐怖气息笼罩着她,抹去了她自身作为人类的存在感。猎物忽然消失,四周的恶灵平静下来,惊恐地逃离了这里。

    “你在这里呆着。”阿方索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有些狰狞,散发着浓重的恶意与杀气。

    有人在他面前,妄图杀死他的人类,一而再再而三不知死活的挑衅他,这件事让他出离愤怒,恨不能将这胆大包天的狂徒捏死当场。

    阿米莉亚被他吓了一跳,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阿方索这么生气,那张英俊的小脸扭曲的像个恶鬼。

    她明智的缩缩脖子,老实点头道“好,我不走,哪里都不去。”

    她确实能感觉到,离教堂越近,也就是亡灵法师的残骨越近,诅咒就越活跃。也许等走到教堂的时候,诅咒会直接吞掉她也说不定。

    所以阿米莉亚没有抗议,就地盘腿一坐,一副安营扎寨的模样。

    阿方索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他将指尖剩余的血液轻轻点在少女额头,从脚底下拽出一条触手给她防身,带着冲天的黑气走向教堂的方向。

    阿米莉亚松了口气,这精灵最近越来越可怕了。

    他是不是恢复了一点记忆?

    以前阿米莉亚还敢扑上去打他脑袋揪他耳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忽然就不敢了。

    神灵和人类终究是有区别的。

    即使阿方索还没有想起来身为神的记忆,但仅仅只是无意间泄露的一点威势,也足以让凡人胆怯战栗。

    她…是不是应该早做准备了?

    阿米莉亚低头思索着,感觉浑身黏黏糊糊的有些不适,她抬手蹭了蹭眼角,无意间忽然发现身后站了个人。

    “!”她吓了一跳,猛然转过身去,发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白精灵。

    “怎、怎么了?”她有些结巴。

    白精灵垂眸看她,一双鎏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在这阴暗狭小的城池,好似太阳般驱散了周身的光辉。

    等等。

    金色?阿米莉亚忽然惊觉。

    白精灵的眼睛颜色,不是银色吗?

    她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转身就想跑,温热的手掌按在肩头,像是压了千钧重石,将少女紧紧压在原地无法动弹

    触手叽叽叽的扑上来,张开满是黏液的血盆大口要直接吞了他,被白精灵随手捏住,指尖使劲,触手化作一阵黑雾消散。

    “你到底是谁?”阿米莉亚梗着脖子,浑身僵直的站立着,心头一阵阵发冷。

    白精灵未语先笑,冰冷的金瞳流转着一抹醉人的笑意,白玉似的手指挑起少女沾满血迹的下颚,状似苦恼的叹了口气“唉,虽然心软的孩子也很可爱,但还是希望你偶尔可以冷酷一点呢。”

    阿米莉娅???

    你说啥?我怎么听不懂?她想张口说话,嘴却像是黏住了一样,怎么也张不开。

    “下次记住了,对待工具可不能再心软了。”

    白精灵含笑的面容越来越近,那张神色生动后显得更加美到不可思议的脸凑过来,手掌覆上她的眼睛。

    阿米莉娅眼前一片漆黑,极浓重的困意涌上来,将她拉入黑沉的梦境。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听到白精灵叹息的声音“睡吧,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破败的教堂里。

    触手正忙碌的从地砖缝里扣东西,阿方索不耐烦的催它“快点。”

    触手大声叽了一声,全身猛地膨胀了数十倍,做出一个猛虎扑食的动作,咚的一下冲进地砖里,将一片土地全部拱开,找出了一点点残留的血肉。

    阿方索捏着鼻子闻了一下,那种恶心的腥臭味,确实没找错。

    他不再耽搁,随手将血肉丢给触手,身形一闪已经走出了数百米,触手在后面辛苦的追,精灵却不动声色的加快了速度,渐渐拉开了距离。

    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神灵的预感关乎着确切的未来,通常不是空穴来风。

    阿方索还没有想起这些,但心中越发强烈的感觉促使他不停的加快速度,在几息之后终于回到了分别的地方。

    空气中还残留着神血的气味,地面有一排小小的血脚印。

    而原本少女盘腿而坐的地方,空无一物。

    只余一缕熟悉的臭味,清浅而单薄,被风一吹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