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长老今年四岁半 > 正文 第49章 第 49 章
    “顾岚风你疯了?!”

    顾瞿原本还在心里想着怎么和儿子道歉, 让他把这次的事情揭过,然后跟他去医院做体检,结果还没说几句, 对方就给安保公司打了电话, 叫保镖来看着他?!

    “你错了,我没疯, 是你疯了。21ggd  21”顾岚风挂断了电话, 上前将顾瞿藏在靠垫下面的资料拿出来,拉了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一张一张地翻着那些女人的信息介绍。

    “我这是为你好!你要是不喜欢不接受就是了, 竟然叫人把我关起来,你这是大逆不道!”顾瞿力气远不如顾岚风, 那资料很轻易就被抢走了, 他气得浑身都在发抖,连之前的恐惧和忌惮都跟着消散了,颤巍巍地站起身,指着顾岚风的鼻子大骂道。

    “这些女人都在哪里?”

    顾岚风没有理会顾瞿,将资料迅速地浏览完之后, 转头看向站在阳台门边的管家问道。

    “一部分在这边,还有一部分……”

    管家原本是想要先走的,这场父子之间的争执他一个外人不该掺和进来,免得被波及,但是刚想走就被顾岚风给叫住了, 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 只是回答到一半却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还有一部分在哪里?不需要我再问一遍了吧?”顾岚风见管家支支吾吾的, 皱眉有些不耐烦地道。

    “还有一小部分已经被我安排下去了, 不过人不多, 就尤萱,白苏,还有另外两个人……”管家对上顾岚风带着审视的眼神,不自觉地低下了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颤声回答道。

    尤萱和另外两个女人还好,前者已经被顾岚风给发现了,另外两人也只是安排在他平时可能接触到的地方,但是白苏不一样,白苏是顾瞿提出的意见,要从孩子身上找突破口,顾岚风要是知道白苏去接近他女儿,可能会比现在更加愤怒。

    “说!”顾岚风看出了管家眼神里的不对劲,走上前揪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拎起问道。

    “尤萱她们是我安排意图在您上下班路上接近您的,但是白苏去了影视城,是顾老说小小姐在那边,说不定她会想要一个妈妈,所以……”管家被顾岚风揪住衣领,一时间额上冷汗直冒,赶紧将所有的真相吐露。

    “刘奇!!”

    顾瞿原以为管家一定不会把他供出来,毕竟他是跟着自己卖命的,离了自己他什么都不是,可是他说了,因为顾岚风的一点威胁,毫不犹豫地就把白苏的安排说了出来!

    “砰!”

    顾岚风听到管家说出这话的一瞬间,直接就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管家被甩地飞到了远处的地上,虽然摔得不是特别狠,但是半个身子都悬在了阳台外面,吓得他赶紧连滚带爬地抓着栏杆爬了回来,趴在地上浑身冷汗地大喘气。

    “你,你想要对我做什么?!”顾瞿看着刘奇差点被甩出阳台,再看朝他这边走来的顾岚风,吓得直往后退去,“我只是让人去影视城,碰没碰到乐乐还不一定,就算碰到了也只是和她说几句话,你难道想为了这个对我动手?!”

    “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你每次都不听,其他的事我可以勉强忍受,但是女儿是我的底线,你现在就触到我的底线了!”

    顾岚风的脸色冷得吓人,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沅沅,就算是言语上的伤害也不行,一个带着接近他心思的女人,和他女儿说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我是你爹!我生你养你!还比不过一个小丫头?!”顾瞿红着脸吼道。

    “你不是我爹,你的儿子早就被你那群私生子害死了,在那场车祸里面死去的,现在应该已经变成了鬼,我是个外来者。”顾岚风忽然笑道。

    “你,你说什么……你别说这些故意吓我,我才不信什么鬼不鬼的!”

    顾瞿听着顾岚风的笑声浑身汗毛倒竖,他儿子怎么可能死了,当时出了车祸人被送上救护车送去了医院,因为失血过多,他还让自己其中一个私生子献了点血,后来在医院躺了几个月都是有人看顾的,他也时常会去看,绝对没可能中途换了个人。

    就算换个人,原本他儿子的尸体哪里去了?面前这个人又是从哪里来的?身高外貌长相连指纹都一模一样,就是顾岚风本人不会错!

    “不信吗?”

    顾岚风不再压制身上的灵力气息,透明的灵力从他体内汹涌而出,像是龙卷风一样围绕在他的周身,周围的东西全都胡乱飞舞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突如其来的强大威压将顾瞿压得直不起身子,几乎要跪伏下去,一旁刚刚爬起身的刘奇也是再度被压趴在了地上,完全动弹不得。

    “你从来没想过你儿子为什么会忽然性子大变?他从小缺少父母管家,不学无术纨绔风流,什么本事都没学到,家里的东西也被那群私生子兄弟夺了个七七八八,命都差点没了,结果车祸醒来后突然什么都会了,这可能吗?”

    顾岚风看着顾瞿惊恐的神色,嘲讽地笑了一声,走上前轻松地夺过他向自己打来的拐杖,轻轻一捏整根拐杖就碎成了粉末,不是折断,是直接碎成了粉末飘散在风里一点都不剩了。

    “是你杀了我儿子!是你!我报警让警察来抓你!把你杀了为我儿子报仇!”

    顾瞿闻言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后眼里瞬间带上了悲痛和怨恨,对着顾岚风吼道。

    “可笑,你儿子是你害死的,我是他死后才来了,没有我他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至少我把你的错误粉饰了起来,外人都不知晓你害死了顾岚风。”顾岚风道。

    “不是的,他们的计划我根本不知道,我不会害死我自己的儿子!”顾瞿脸色微变,有些心虚地避开他的目光道。

    “是不是合谋你自己清楚,只不过现在的顾岚风变厉害了,所以你才改变态度,没有阻拦我把你那些废物私生子送走。”

    顾岚风懒得在和顾瞿多费口舌,淡淡地瞥了已经承受不住压力跌坐在地上的顾瞿一眼,然后往楼下走去。

    “你要去哪里!先放开我!”

    顾瞿身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固定住动弹不得,见到顾岚风离开,离开了着急地扭动着身子朝他喊道,可后者的速度飞快,没两秒就消失在了阳台,但是那股力量却没有消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小刘,这边你来看着,等下有保镖过来就让他们上楼。”顾岚风下楼之后对着门口的司机小刘嘱咐道。

    “顾总您要去哪里?不坐车去吗?!”

    小刘闻言点了点头,见顾岚风说完之后就往外面走,也是忍不住追上去问了一句。

    “我不坐车,就去一下附近的地方,你在门口看着就行,人来了让他们给我打电话。”

    顾岚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老宅,拐过弯后进入了一条没有监控的小路,然后开了隐身的灵宝,直接御剑飞向影视城方向。

    “沅沅,刚才姐姐真的没有恶意,你不要误会了。”

    而此时在影视车,顾沅沅和鹤青时也是跟着马克去买了许多漂亮的棒棒糖回来,鹤青时很警惕,嘴上说相信白苏,却一直有意无意地拉着顾沅沅远离她,白苏耐着性子等在化妆间,趁着鹤青时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快速地凑到了顾沅沅的身边。

    “哦。”

    小团子美滋滋地舔着棒棒糖,见白苏过来,也没移动位置,只是坐在椅子上不怎么想搭理她。

    “沅沅你不想理我了吗?姐姐要是做错了什么和你道歉。”白苏看出顾沅沅靠在椅子上懒得搭理自己的样子,也是装委屈地开口问道。

    “姐姐没有做错什么,就是沅沅有点累,不想说话。”

    顾沅沅小眉头微微皱起,她脾气一向很好,但是这次也被白苏缠得有些烦了起来,剧组里的其他哥哥姐姐还有叔叔阿姨虽然也很喜欢和她说话,但是不会一直这样缠着她,说一些奇怪的话,这让她感到恨不自在。

    “累了?那姐姐抱你去休息室里面睡觉好不好?休息室有折叠床还有小被子,在里面睡觉很舒服。”白苏接着道。

    “沅沅不想睡觉,只想靠在这里。”顾沅沅摇了摇头,小眉头皱的更深了。

    “那……”

    白苏还想要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忽然响了一下,她将手机拿出来一看,是管家发来的消息,说计划不继续了,让她马上收拾一下从剧组回来。

    “沅沅,你想要一个疼你,爱你,天天陪你玩,给你做好吃的,睡觉时候给你讲故事的妈妈吗?”

    手机上管家的催促一条一条地发来,白苏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又紧,再又一条催促消息发进来后,忽然赌博似的关掉了手机,转头看向面前的顾沅沅,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到底是谁?离沅沅远一点!”

    白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顾沅沅明显愣了一下,脸上露出茫然,手里的棒棒糖都不吃了,愣愣地转头看向白苏。

    而这时候出去上厕所的鹤青时也是跟着马克一起回来了,正好听到白苏的这句话,顿时脸色一变,冲上去伸手挡在了顾沅沅的面前,对着白苏凶狠地道。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马克刚才低头看手机没注意白苏说什么,见到鹤青时反应这么大,也是收起手机快步走过去问道。

    “我什么也没做啊,就是和沅沅聊聊天,小朋友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小小年纪占有欲这么大。”

    白苏讨厌死鹤青时了,自己说话做事的时候他老是出来捣乱,而且都是在关键时刻出来捣乱,要是没有他说不定自己早就成功了。

    不过她表面上一点都没表现出来,见马克进来质问,也是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委屈地道。

    “你是谁管的?我看你在这里很久了,下午大家都去忙了,你不做事的吗?外面的人都忙不过来了!”马克见白苏透着一股儿白莲味的神情和语气,十分嫌弃地皱起眉头,对着她问道。

    “我是陈妮姐手下的,她说可以休息。”

    白苏闻言脸色微变,咬了咬牙道,陈妮和顾瞿那边的人认识,她就是直接被塞到陈妮手里的,后者知道她进来有目的也不管她,只让她低调一些,其他事情随便。

    所以白苏这么说也不怕马克去找陈妮告状,陈妮肯定会给她帮忙找借口的。

    “她那边不忙,你就去小王那边,他缺人手,我们剧组不收吃白饭的。”马克也没有告状的意思,只是将白苏往外面赶。

    “好。”

    白苏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坚持留下来,低头快步走了出去。

    “真是奇怪,进来不干活,想白拿工资吗?”

    马克一米九的身高,在季云扬面前性格跳脱,但是在其他不熟的人面前还是很严肃的,他这么高壮一个人严肃起来还是挺唬人的,加上季影帝经纪人的身份,白苏被吓走也不奇怪。

    “沅沅,她刚才和你聊什么?”

    马克给剧组的小王发了条短信让他帮忙管管新进来的临时工,然后就走上前,收起之前严肃的脸色,一脸温柔地对着顾沅沅问道。

    “她问沅沅想不想要一个好妈妈!”顾沅沅还没说话,鹤青时就帮忙回答了。

    “什么鬼问题,沅沅难道想要妈妈难道她还能给她做妈妈不成?”马克闻言觉得白苏这人完全无法理喻,竟然和一个剧组里面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小孩说这个。

    “沅沅,你别理她,她说的话你当放屁就成。”马克在心里将白苏骂了一遍,见顾沅沅还坐在椅子上发呆,担心她被白苏的话影响,也是开口安慰道。

    “马克叔叔说的对,她是坏人,故意想要你难过才这么说的,你不用放在心上。”鹤青时跟着附和道,眼里满是担忧。

    他知道顾沅沅妈妈,之前采访上面沅沅自己说过,她妈妈罗雨凝一直虐待她,打她骂她还把她扔到很远的城市,她被拐也是因为被妈妈扔掉,沅沅虽然年纪小但是记事,这些不好的记忆一时半会儿忘不了,现在被人提起,就像是揭伤疤了。

    “沅沅没有妈妈,也不想要个新妈妈。”

    顾沅沅此时终于回过了神,她没有马克和鹤青时想象中的难过,只是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

    乐乐的妈妈不是她的妈妈,她真正的妈妈在她还没有什么自我意识的时候就去世了,爹爹会难过,在玄仙门的时候总是拿着画像缅怀,但是她没有多少难过,因为没有这部分的记忆,只是偶尔会好奇,会想象她娘亲如果还在会是怎么样的。

    ……

    “白苏是吗?跟我来这边。”

    而化妆间的外面,看到手机里顾岚风消息的季云扬也是暂时中断了拍摄往这边走来,正好在门口碰到了从里头跑出来的白苏,于是直接拦住她道。

    “季哥,马哥刚才让我去王哥那边帮忙……”

    季云扬身上还穿着古装,一身白衣,一副翩翩公子的打扮,看上去气质温文儒雅很好相处的模样,可白苏和他对视了一眼却从他的眼里感受到了一丝恐怖的“杀意”,没错,就是杀意,这听起来很荒唐,但是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如此。

    “我会和那边打招呼,你跟我过来就是。”季云扬见白苏想要逃离,快速地上前拦住她的去路,语气和神情都很温和。

    “好。”

    白苏对上他温和的表情,心想着自己刚才可能是太紧张出现了错觉,见他的确是想要找人帮忙的样子,于是便点了点头。

    “走吧。”

    季云扬见白苏不再想逃,转身在前面带路,挥了挥手让她跟上来,而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脸上的温和笑容一瞬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阴沉。

    “季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这里好像已经出了剧组了?”白苏跟着季云扬走,可越走越发现不对劲,周围的人声都逐渐消失了去,一片寂静。

    “跟着走就对了。”季云扬一边走一边释放手心里的灵力制造结界。

    “这里我从来没来过,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白苏停下脚步,额上渗出了几缕冷汗。

    现在是下午,别说剧组了,来影视城旅游的游客也很多,不管去哪里肯定都是熙熙攘攘的,但是她跟着季云扬才走了五分钟,周围便一片寂静只剩下建筑一个人都看不见了,这种情况实在是诡异,让她不敢再往前走。

    “师父,人带到了。”

    季云扬回头瞥了白苏一眼,开口对着面前虚无的空气喊道,同时收起了手中的灵力,刚才一路走来结界已经完成,现在这里是他制造的一小方脱离现实的世界。

    “你,你在和谁说话?!”

    白苏真的被吓到了,周围空无一人就违背了常理,让她觉得可能是遭遇了什么鬼打墙,此时再看到季云扬对着空气说话,更是吓得脚底一阵冷气往上窜,转身就往外面跑。

    “跑什么?刚才忽悠我女儿的时候不是一套套的很厉害吗?”

    白苏刚跑出几步,面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吓得她直接尖叫一声腿软跌坐在了地上,指着面前的顾岚风大喊着“有鬼”。

    “云扬你这结界做得的确有点阴森,这都不用收拾了,她自己就吓疯了。”

    顾岚风赶过来的路上一边御剑一边给季云扬发消息,让他找到白苏,并且制造个结界把人关进去,等他到的时候再收拾她,让她长长记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接近的,她既然对沅沅下手,就该考虑计划失败暴露的后果。

    不过事情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人是抓来了,但是直接被吓疯了,这一看就神志不清。

    “我上去给她清醒清醒。”

    季云扬显然也是没想到白苏胆子这么小,进了结界就被吓破胆了,也是无奈地走上前,将灵力凝聚成手掌的模样直接扇了过去,将她打飞的同时,把一些不断弥漫出的恐惧情绪也是打散。

    “你,你是顾总?”

    白苏本来就要被吓晕过去了,结果那一巴掌打得她脑子清明,又清醒了过来,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的人惊恐地道。

    “是我,废话不想多说,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看清楚顾瞿现在的结局。”

    季云扬那一巴掌用的是灵力,没有在白苏的表面上造成伤势,但是却让她浑身疼痛难忍,这种疼痛可以持续两三天,够让白苏难受了,顾岚风也不想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只一挥手用灵力在半空构造出一面镜子,镜子里显现了顾家老宅那边的画面。

    顾家老宅那边顾岚风留下了一部分灵力,可以将那边的画面反馈过来,此时他叫的保镖都已经到了,全都上了阳台,将跌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的顾瞿还有旁边想逃跑的管家都抓了起来,送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

    顾瞿被人强行关在房间,吃喝都不少,也有人伺候,但是就不允许他离开房间半步,门口十多个保镖站着,强制性地将他“软禁”了起来。

    “顾总,求求您放了我,我就是缺钱才被吸引来的,我知道错了,您别杀我……”

    白苏看着半空中凭空出现的镜子还有镜子里的画面,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十分钟前她还十分有野心地想要成为顾太太,现在却完完全全地没了这个心思,顾岚风不是人,他是怪物,他会这些可怕的法术,一抬手就能轻易杀了她!

    白苏无比后悔自己今天的行径,她是缺钱,是想要做首富太太,但是前提是她得有命来享!

    “滚吧!”

    顾岚风从头到尾正眼都没给白苏一个,挥手撤掉了结界,这要是在修真界哪来的这么多麻烦,他想都不用想就能把人给灭了。

    ……

    “季云扬,季云扬会法术,他是怪物!还有顾总,顾岚风,他们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想杀了我!”

    白苏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边围满了人,她撑着手坐起身,发现自己躺在剧组的休息棚椅子上,在看到远处人群里站着的季云扬和顾岚风时,顿时脸色一变,拉着旁边一人的手就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