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渣男[快穿] > 正文 第107章 L《My girl》9
    楼岚想象中的关系变质后第一个早上, 应该是尴尬沉默的。

    然而等到楼岚忽然惊醒,一睁眼发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整个人魂儿都要吓飞了“糟糕迟到了迟到了寒露!”

    扭头一看, 身边根本没人, 跳下床光着脚往里间卧室又喊了两声, 推开门,发现里面也没人。

    难不成是觉得不好意思见他,所以提前跑了?

    楼岚刚吓了一跳,本就缺眠,这会儿太阳穴一蹦一蹦的。按着眉心在房里打了个转, 成功找到不知何时顺手放在桌上的手机。

    翻到备注着小猫的联系人, 还没等拨过去,在屋里乱转的楼岚就发现了厨房温在锅里的早饭。

    厨房角落的小冰箱上还贴着张粉蓝色便条。

    楼岚动作一顿, 放下手机走过去查看,就见便条上写着一行娟秀干净的字叔叔我去上学了, 早饭热一下再吃, 今天天气看起来不错

    视线停留在最后那个笑脸上, 半晌,楼岚呼出一口气, 转身挠着寸头去揭锅盖。

    厨房里这一套还是搬过来后才备上的,就楼岚这怕麻烦的性子, 哪能这么居家呢。不过是听房东说要保证高考生营养问题, 楼岚就想到了炖汤。

    炖汤简单啊, 只要把食材弄好,往锅里一丢, 定好时间不烧干, 一两个小时就成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 楼岚入手了一套厨具。然而过来后却一次都没进来过,反而是身为学生党的寒露经常进来,或是做些早饭,或是准备夜宵。

    这会儿看着锅里的早饭,楼岚忽然感受到了家的烟火气。

    ——或许这样也不错。

    中午楼岚难得早早地给寒露发了信,让她中午放学后出来吃饭。

    快放学的时候就等在校门口。

    放学没多久,一群群学生拥挤而出,有三个男同学远远看见他,立马脖子一缩转身就又挤回了铁门里,生怕被楼岚看见。

    楼岚没注意,拿着手机跟人联络。

    昨晚遇到的那两个女神经家里似乎有点小钱,愿意赔偿楼岚十万,不过希望他能答应面谈。

    歌厅的赵哥调侃楼岚即将傍上富婆,走上人生巅峰,楼岚回了他一个滚犊子的表情包。

    这种打又打不得,骂又不一定能骂得过的神经病,见什么见?楼岚可不愿意再去挨一句“渣男”的骂,或者脸上被挠几爪子。

    赵哥也不强求,甚至连楼岚表示不愿意加信交换联系方式后都没说什么,心甘情愿当了中间传达人。

    等寒露出来的时候,楼岚短信里刚收到转账信息。

    腰包顿时鼓起来的楼岚心情倍儿好,看见寒露就笑着抬手像以前那样按在她背上,“走,叔请你吃大餐。”

    根本没注意中午寒露没背书包,他这习惯性地一按,就直接按在了寒露单薄的背脊上。

    感受着背上的重量,寒露有种层层布料消失,而后两人肌肤相贴的错觉。

    脸上一热,寒露低头,却又悄悄用眼角去看男人的笑脸。

    男人面容轮廓棱角分明,特别是下颌线那里,稍稍抬起垂着眼帘看人的时候,天然透着股狠戾,一看就不好惹。

    放在电视剧里,就是天生的反派脸。

    此时他难得舒展了眉梢笑起来,少了分阴狠,多了些洒脱不羁,让寒露看得也忍不住跟着翘起嘴角,心里高兴得冒泡泡。

    这一天的相处,让楼岚差点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

    之所以说是差点,因为等到晚上楼岚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早该好好呆在自己卧室里的寒露已经把自己好好地安置在了客厅靠窗的单人床上。

    看见他出来,女孩儿侧过脸来,露出松开头发后越发显得小巧的脸蛋,冲他抿着唇角笑。

    楼岚“”

    楼岚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跟她谈一谈了。

    谈之前又忽然想起件事,登时吓得背脊汗毛一竖,顾不得管她怎么睡自己床上的事,而是丢了毛巾拿上外套就准备出去。

    寒露疑惑地拥着被子坐起来“叔叔,你要出去?”

    出去做什么?因为生气她睡在这张床上吗?

    楼岚头也不回走到门边“昨晚没戴套,得去买药。”

    “不用了,”女孩声音细细软软“我吃过了。”

    楼岚脚步一顿,转身回头看她。女孩儿坐在床上,身形单薄,棉被裹着,更显纤细柔弱。

    无法想象就是这样一个未满二十的女孩儿,昨晚做出那样的事,今天早上早早起床,自己做饭自己上学,或许上学的路上还去药店买了药吃下。

    “寒露,”寒露放缓语气“你不用做到这种程度。”

    寒露垂眸,细密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道阴影“叔叔是嫌弃我,不喜欢我吗?”

    扪心自问,楼岚当然说不出否定她的话。

    寒露抿唇,虽然在笑,眼眸里却噙着水波“我喜欢叔叔,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好害怕叔叔会嫌弃我把我赶走。”

    娇娇嫩嫩的少女窝在他被窝里,声音怯怯地说着这样的话,楼岚叹了口气,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只能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她脑袋。

    憋了半天,就憋出一句话“那种药不能多吃,伤身。”

    寒露抬头望着他“那我明天买安全套回来,叔叔喜欢什么味的?”

    楼岚无语,满心触动都被打散了,手下一个用力,将她整个按回去“睡你的吧!小孩子家家的,操心这些做什么。”

    寒露乖乖躺回被窝,还往里面挪了挪“叔叔快进来,我已经睡暖和了。”

    楼岚怀疑自己思想不纯洁,那个“快进来”愣是听出了ghs的意思。

    “你真要跟我?”楼岚俯身,双手撑在她脸侧枕头上,双眼郑重其事地盯着她。

    寒露眨巴眼,坚定点头,一双手臂伸出来缠住楼岚脖子“叔叔别嫌我烦,我会做家务,会挣钱养家。”顿了顿,又说“还可以给叔叔生孩子养老。”

    楼岚嗤笑,双手往被子两边一插,直接将寒露整个裹在被子里抱了起来“既然要给叔叔当老婆,那就说好了,以后别后悔,走,睡里面去。”

    外面的床本来就窄,还睡两个人,那不是存心找难受嘛。

    隔着臃肿的棉被,寒露扑腾着往上蹭。楼岚手臂肌肉鼓起,将她往上颠了颠,故意吓唬她。

    寒露却将自己从棉被茧子里蹭出一截来,脸颊贴到他炙热又脆弱的脖颈肌肤,方才笑得一本满足的消停下来。

    秋晚霞一开始还没发现家里那赔钱货不见了。

    毕竟她自己本身一个月里就有一多半的时候不在家,偶尔回去也就是带个客回来做单生意,或是白天,或是深夜,做完了就出去花钱,晚上的话就跟男人搂着睡一觉,一觉醒来差不多就中午了。

    两人能恰好碰上的时间,几十个小时里能有一两个小时就已经顶天了。

    但是家里的垃圾越堆越乱,门口鞋柜上的灰尘越积越厚,秋晚霞觉得不对劲,洗了澡出来就去转了转,发现连厨房也一副许久没人用的模样。

    再去看阳台小卧房,门居然没锁。

    推开一看,床上收拾得很整齐,床头木板上的书却不见了。

    秋晚霞心头咯噔一跳,连忙去翻赔钱货其他东西,重要的都没在。

    “这小chang妇去哪了?”秋晚霞皱眉,心情不是很好。

    倒不是担心寒露安全问题,而是心塞于自己养她那么大,还没来得及从她身上捞钱呢。

    秋晚霞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骨子里十分倔,倔到能发狠的那种。

    到现在秋晚霞都还记得寒露上高二那年,自己不准备让她继续念书了,打定主意要让接班挣钱。

    在秋晚霞看来,自己女儿性子闷,说什么是什么,十多年了任打任骂,还乖乖接手了所有家务。

    这样的小姑娘,一开始哭着闹着不干,等多找几个男人把她睡服帖了,就什么都听自己这个当妈的了。

    找了个愿意给钱玩儿小姑娘的大主顾,秋晚霞就搓着手兴致勃勃地离开家门,去小区外面的麻将馆高高兴兴搓了两个小时麻将。

    回来的时候她还想,进去后自己要怎么怎么奉承大主顾,怎么怎么连哄带吓唬地让寒露听话,以后乖乖帮她挣钱。

    没想到开门后,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为了让大主顾玩得开心,秋晚霞给了卧房门钥匙,以便大主顾开门进卧室后跟小姑娘玩玩你追我赶的qj戏码。

    好歹收了那么多钱,当然要让大主顾感受到高质量的服务。

    换句话说,就是卧室门打开后,无论是大主顾还是寒露,都是可以跑出来的。

    然而秋晚霞想象中的香艳场面不同,家里到处都是血,沙发上,墙壁上,地板上。最让她心惊胆寒的是站在卧房门口,还提着带血的菜刀,一下一下劈砍房门的少女。

    听见防盗门打开的声音,少女也不害怕,而是扭头,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片刻后,沾满血污的巴掌脸上绽出一抹笑。

    就像少女平时那样,既腼腆又安静。

    却让秋晚霞瞬间打了个寒颤,冷到了骨子里。

    秋晚霞拔腿就想跑,可卧房里却传来大主顾杀猪般的哭嚎声,大概是也听到防盗门的响声,知道自己有救了。

    结局是寒露未满十八,就算真杀了人,也会被从轻或减轻处罚。

    与之相反的是,试图qj未成年少女的大主顾,以及卖y逼迫从犯多罪加身的秋晚霞,这事儿闹大了两人都脱不了身。

    寒露再狠,到底只是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少女,加上当时她已经经历了qj反杀,精疲力竭之下,就被晚秋霞给制服了。秋晚霞有心让大主顾再来把女儿睡了,或者叫几个男人来轮j泄愤,就是千万别迁怒到她身上。

    谁知大主顾彻底被寒露的狠劲给吓怕了,连多看寒露几眼都不敢,得救后屁滚尿流地跑了。

    这事儿之后,寒露就被锁在家里关了一个月,也是因为这样,学校没能再去,办理了休学。

    至于后来为什么又让她去上学了,秋晚霞想起来都是满脑袋虱子抓不完,不乐意再去多想。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秋晚霞平时都不敢单独在家睡觉,就怕半夜醒来发现寒露提着菜刀站在床边对她笑。

    这段时间以来,随着寒露身条抽成,脸蛋儿也越长越靓,来来往往的顾客不少人都跟她打听过多少钱能给她女儿破身,秋晚霞很心动,却依旧不敢再尝试。

    现在这丫头片子居然不吭不响就跑了,晚秋霞十分郁闷,去浴室门口捡起丢在地上的包,翻出烟盒给自己点了支烟,站在凌乱的客厅里吞云吐雾,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