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德妃娘娘美若天仙[清穿] > 正文 第54章 对质
    “天哪, 贵妃娘娘,你,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刘答应抹着眼泪, 装出一脸震惊与担忧“娘娘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叫我怎么活啊……呜呜呜……”

    “本宫……还没死呢……哭……哭什么……哭……哎哟……”贵妃听得气不打一处来, 一时间只觉得腹痛的更加厉害了。

    “是, 娘娘一定会好起来的……娘娘,你再坚持一下, 御医马上就来了。”刘答应赶紧抹去眼泪, 站在一旁忧心忡忡,暗地里却乐开了花。

    这个阴险狠毒的女人, 没想到也有这一日吧!

    只可惜那毒不够厉害, 居然没能直接把她毒死,刘答应恶毒的想着。

    不多时,御医就匆匆而来,一看贵妃这副情形,心里就是咯噔一声。待诊完脉, 更是眉头紧蹙,额头上汗水都出来了。

    “御医……本宫……是怎么回事……哎哟……”贵妃疼得脸色雪白,再也没有往日的威风,声音都细若蚊呐。

    “回娘娘,你这是……”

    “皇上驾到!”院子里忽然响起一声通传, 登时打断了御医的话。

    众人立马跪地相迎, 贵妃也露出淡淡欣喜, 皇上终究还是舍不得她的。

    一道明黄色身影走入, 康熙面露焦急, 快步走到了床边,许是嗅到那股难闻的气息,微微皱起眉头。

    “见过皇上……”

    “贵妃,你这是怎么了?”康熙担忧的看着贵妃,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皇上……臣妾好痛……好痛啊……”贵妃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可怜巴巴的哭诉道“臣妾怕是……不行了……以后……不……不能再……侍奉……皇上……”

    “不要胡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御医,还不赶紧给贵妃诊脉。”康熙有些难受,他亲眼送走了两位皇后,如今贵妃又突发恶疾,他实在是担心她就此撑不住了。

    御医还跪在地上,硬着头皮禀报道“回皇上,微臣已经为贵妃娘娘诊过脉,娘娘这不是突发恶疾,是……是中毒!”

    “中毒?”康熙当即大怒“何人敢给贵妃下毒?你当真诊清楚了?”

    “不敢欺瞒皇上,这确实是中毒的迹象,不过究竟是什么毒,微臣还无法确定,必须先找到源头,才能对症下药啊。”御医低垂着脑袋回答。

    “还不赶紧去找?”康熙又急又怒,斥责了一句御医,又轻声安慰着贵妃“别担心,一定能查出源头,御医一定可以治好你。”

    “有……皇上……在……臣妾……不……担心……”贵妃已是怒火中烧,面上却越发委屈巴巴,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不断往下掉。

    御医又说道“皇上,微臣可以先施针,帮娘娘缓解缓解疼痛。”

    康熙颔首答应了,眼看贵妃痛得死去活来,他也于心不忍。

    一刻钟后,御医收了针,贵妃总算没那么痛了,只是身体依然难受,还是得吃解毒药才行。

    “皇上,微臣需要知晓贵妃娘娘今日都食用过哪些食物,碰过哪些东西。”御医提出请求。

    “皇上,不如让嫔妾协助御医?嫔妾这就将侍奉贵妃娘娘的宫女与公公全部叫来。”刘答应瞅见表现的机会,立马上前毛遂自荐。

    康熙看了她一眼,认了出来,这是贵妃以前的大宫女,看这模样,似乎是被晋升为了答应。

    “去吧,一定要仔细询问。”

    “是,皇上。”刘答应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带着御医走了出去。

    ……

    贵妃中毒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后宫,一些准备休息的嫔妃重新穿好衣服,思索着要不要去承乾宫探望。

    众人皆是惊愕不已,贵妃居然中毒了,何人这般大胆,竟敢对贵妃娘娘下毒?

    一些人第一反应就是德嫔干的,但德嫔最近似乎没有去过承乾宫,贵妃也没有去过永和宫。倒是贵妃身边那个新晋的刘答应,时常往永和宫跑。

    还听说德嫔故意收买刘答应,送了她不少礼物呢。

    这刘答应该不会真的背叛了贵妃,给贵妃下毒吧?若真如此,这次德嫔与刘答应恐怕都跑不掉!

    推测到这里,好些人都幸灾乐祸,特别是安嫔和荣嫔,她们早就盼着德嫔倒台了。

    宜嫔则是心情复杂,她一边不甘心处于德嫔的光环之下,一边又觉得只有跟着德嫔才能出人头地。

    实际上,上次收拾安嫔的事情败露之后,她就隐隐后悔了。跟德嫔分道扬镳,似乎并不是个好主意,还平白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最近的手套与香水事件更让她难堪,由于没有被赠送,只能看着别人炫耀,时不时还受几句奚落。

    可让她再去讨好德嫔她又拉不下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可不觉得这事是德嫔做的,德嫔做事向来不留把柄,根本不会愚蠢到去收买刘答应。

    这事自然也传到了玛琭的耳朵里,玛琭半点不意外,而且可以肯定是刘答应下的手。

    刘答应这颗雷,终究是被贵妃自己引爆了。

    承乾宫中。

    刘答应与御医仔细询问了一遍宫女太监,并且查了贵妃食用过的所有食物,结果一无所获。

    “没有查出毒从何来?”康熙面沉如水,神色不善地盯着御医。

    “回皇上,或许幕后之人是通过别的方式下的毒,还请贵妃娘娘再仔细想一想,今日是否使用或者触碰过不一样的东西。”御医只觉得亚历山大,要是再查不出中了什么毒,贵妃只怕危险了。

    这毒虽然不至于让她丧命,但始终这样疼下去,外加恶心呕吐,她也受不住。

    “本宫还跟往常一样……”贵妃已是吐得精疲力尽,神情涣散。

    余光看见刘答应,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东西,登时张大眼睛“本宫知道了……是……是那瓶香水……一定是香水有毒……”

    香水这个名字是玛琭取的,大家也就跟着叫开了,可御医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那是何物。

    “香水?可是德嫔之前研究出来的那个?”康熙也知道这东西,毕竟最近几日嫔妃们事情,身上都香喷喷的。

    一问,才知道是德嫔研究出来的新玩意儿,别说,还真挺好闻的。

    此时听贵妃这样一说,他就不太高兴,贵妃这意思是德嫔给她下毒?

    “回皇上,就是那物件……德嫔憎恶臣妾久已,一定是她故意下毒害臣妾……请皇上给臣妾做主啊……”贵妃委屈的大哭出声,愤怒又悔恨。

    明知道德嫔不是个好东西,她送来的香水,自己怎么就敢用呢?

    这才用了三日,就中了毒,若是再用下去,岂不是会要了她的命?

    “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不可胡说。”康熙斥责了一句,下令道“去,将那瓶香水取过来,让御医仔细查查。”

    他虽然相信德嫔,但此事毕竟关系重大,必须查清楚。

    若真是德嫔做的,即便他再宠爱她,也得惩罚。若不是德嫔做的,就要还她清白,免得被人议论。

    宫女很快将香水取来了,刘答应突然就有些心虚,但想到这东西是德嫔给她的,德嫔都不怕,那她也没有害怕的必要。

    御医拿过香水检查,先用银针探入,结果并没有反应。又用鼻子嗅、用嘴尝,皆没有中毒的迹象。

    “皇上,这香水应当没有问题。”

    康熙暗自松了一口气,这说明不是德嫔做的。

    “不可能……除了这香水近两日才开始使用,别的都没有变化……御医,你再查一查,一定是香水有问题……”贵妃难以接受这个结果,除了香水,还会是什么?

    御医为难的看着康熙,康熙皱了皱眉,见贵妃这样又不好太严苛。

    “你中毒,朕理解你的心情,可御医已经查验过,香水确实没有问题。贵妃,此事以后就不用再提了。”

    贵妃委屈的咬了咬下唇,连皇上都帮那个毒妇说话,这御医指不定也被德嫔收买了,才故意说没有毒。

    “皇上,臣妾还是不相信……臣妾要将德嫔叫过来,当面对质!”

    康熙面色微沉,这贵妃平日里乖巧懂事,这会儿怎么突然变得蛮不讲理、咄咄逼人了?

    若非看她虚弱成这样,他早就发火了。

    浅浅吸了一口气,康熙冷声说道“朕就再让你任性一回,待会儿查出不是德嫔下的毒,你得给她认错。”

    “臣妾……答应。”贵妃一瘪嘴,又要哭出来,她都这样了,皇上还欺负她。

    “梁九功,去请德嫔过来。顺便将那些用过香水的嫔妃也请过来,朕倒要看看这香水究竟有没有毒!”

    “嗻。”梁九功暗道不妙,今夜这后宫怕是无法平静了。

    梁九功到达永和宫时,玛琭正准备休息,闻言重新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贵妃娘娘如何了?”

    “回娘娘,贵妃娘娘中毒了,恶心呕吐、腹痛难忍,可御医始终查不出究竟中了什么毒。贵妃娘娘说是娘娘送的香水有问题,可御医查验后也没有查出问题来,贵妃娘娘就要请娘娘过去当面对质。”梁九功将承庆宫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贵妃娘娘与我不和人尽皆知,她怀疑本宫也不奇怪,走吧,本宫就跟你去一趟。”玛琭神色淡淡的,没有丝毫担忧与畏惧。

    梁九功见她如此,心中的担忧就放下了,这事应该与德嫔娘娘没有关系。

    “娘娘也不用多心,皇上是相信娘娘的。”

    “嗯。”

    “皇上还让奴才多请几位用过香水的娘娘过去,一同作证。”

    “那你去吧,本宫自己去承乾宫。”

    “嗻。”

    玛琭又等了片刻才起身,到达承乾宫时,正好碰上惠嫔、端嫔以及卫答应,这三人,是最早得到香水的三个。有她们出面,更有说服力。

    一见面,惠嫔就小声抱怨道“那香水我们都在用,根本没出任何问题,德嫔妹妹你放心,这事我们可以给你作证。”

    “是啊,那香水可好闻了,我一天用两次,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贵妃娘娘中毒如此严重,绝不可能是涂抹了香水。”端嫔也附和。

    卫答应更是不用说,娘娘给的香水那么好,怎么会有毒?贵妃一向针对娘娘,这次指不定自己服了毒,就赖在娘娘头上。

    “谢谢各位姐姐妹妹,咱们先进去吧。”玛琭温和的笑着,一手撑着腰肢,慢慢走了进去。

    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孩子将近七个月,按照时间,估摸着来年二月就会生产。

    此事大半夜被请过来,她的精神着实不怎么好。

    惠嫔见此就搭了把手,扶着她一路往前走,边走边小声说“贵妃娘娘与你不和,会使用你造的香水本就不寻常,你一会儿可得机灵点。这香水,八成是刘答应给的。”

    “谢姐姐提醒。”玛琭感激一笑。

    果然,惠嫔也猜到了一些,贵妃用的香水,肯定是刘答应献出来的。

    香水她一共送出去十多瓶,除了最开始的四瓶,后面两日又有嫔妃慕名而来,玛琭为了交好,就多送了些。

    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中立或者偏向她的,会将香水献给贵妃的只可能是刘答应。

    入了后殿,有太监高声通报,得到皇上的允许后,四人才进入贵妃的寝宫。

    寝宫里已经被打理过了,但还是能隐约嗅到那股酸臭气息,惠嫔等人微微皱起眉头,多少有些不适应。

    “见过皇上,见过贵妃娘娘。”四人行礼问安。

    “平身。”康熙见玛琭大着肚子,行动十分不方便,便心生怜惜。“都坐吧。”

    “谢皇上。”

    有宫女搬来椅子,四人依次在床边坐下,神色恭顺。

    “皇上,贵妃娘娘怎么样了?”玛琭开口询问。

    “情况不大好,御医还没有找到中毒的源头,贵妃非要说是你送的香水有问题。德嫔,此事还得你来说一说。”康熙语气温和,见玛琭神色如常,没有丝毫慌乱,心底最后那点猜疑也消失了。

    玛琭拿过那瓶香水,打开嗅了嗅,说“这瓶香水是我所造,若是没记错,当初送给了刘答应。香水造出来那日,惠嫔姐姐、端嫔姐姐、卫答应和刘答应都在,我便一人送了一瓶。”

    惠嫔等人颔首附和,刘答应也说道“这瓶确实是德嫔娘娘送给我的,可我不敢贪图自己享受,就送给了贵妃娘娘。”

    康熙面色有点诡异,贵妃与玛琭素来不合,居然会使用玛琭造的香水,看来这女人爱美之心更胜过仇怨啊。

    玛琭便继续说道“这香水是用腊梅花瓣经过蒸煮得来,只添加了少许香粉与酒,酒是为了香水融合的更好,除此之外,别的原料一概没有。听说御医已经查验过,臣妾说的是真是假,想必御医也有判断。”

    “回皇上,微臣查验之后,发现香水里确实只有德嫔娘娘说的这些,并无毒药存在。”御医站出来佐证。

    “当然,贵妃娘娘若还是不信,臣妾可以把香水用在自己身上,给娘娘证明。”说着,玛琭就倒出一些,涂抹在脖子、手背等地方,没有丝毫惧怕。

    康熙想阻拦,毕竟玛琭还怀着身孕,身子较常人更难以承受毒药的危害。但转念一想,既然玛琭敢做出这种举动,想必香水里真的没有毒。

    贵妃张大眼睛,看见玛琭这番举动也是一阵惊讶,难道她猜错了,香水里真的没毒?

    惠嫔几个也出声附和道“皇上,臣妾也用了这香水好几日,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可以给德嫔妹妹作证。”

    康熙微微颔首,看向贵妃“贵妃,这下你该相信了?”

    他受够了贵妃的胡搅蛮缠,提醒贵妃给玛琭道歉。

    贵妃咬了咬下唇,颇有些不情愿,声音细若蚊呐“德嫔妹妹,是本宫弄错了,抱歉。”

    “贵妃娘娘言重了,娘娘中毒,自然需要查清楚每一件可疑的东西,娘娘不必说抱歉。”玛琭有些意外贵妃的反应,暗道这位还真是能屈能伸。

    “可这样一来,还是不知道娘娘中了什么毒啊……”御医为难的说着。

    众人面面相觑,连御医都不知道,她们就更不知道了。

    就在这时,惠嫔忽然问道“贵妃娘娘最近可有食用松花蛋?”

    问完还看了玛琭一眼,她记得当时德嫔叮嘱过,使用香水时最好不用食用松花蛋。

    又联系到这香水是刘答应给贵妃的,万一没有叮嘱这事,那就有可能出问题。

    玛琭、端嫔等人豁然开朗,刘答应却是心中一紧,暗骂惠嫔多管闲事!

    “松花蛋?本宫今日确实食用了一个,这有什么问题?”贵妃一懵,难道松花蛋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