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退圈后我靠医术风靡全球 > 正文 第63章 假死真死
    开始, 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还要进行布置。

    这是赌局,但更事关人命,即便李承泛能拿他侄子的命来开赌局, 可官方不可能致他于不顾。

    再加上两人的赌局是要公开直播, 让所有人见证,这就更不能出问题了, 否则就是在杀人。

    李承泛要求去最好的公立医院。

    被拒绝了。

    最好的公立医院忙的要死, 患者众多,谁有空陪你玩这种游戏。

    把私立医院的名录列出来, 叫他挑。

    万珩笑了一下:“慈嘉吧,李先生觉得呢?”

    李承泛点头:“就慈嘉。”

    慈嘉那边, 病房、手术室, 慈嘉的专家医疗团队等等,全部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准备就绪,出现任何问题, 都能第一时间进行抢救。

    另外还有专业的拍摄团队,进行全程直播拍摄。

    直播的主题快要把网友们给笑死, 叫“华h中医医疗会诊”。

    一个赌局, 被直接定为两国中医之间的医疗会诊。

    其实说的也没错, 可不就是医疗会诊么。

    “我现在真的同情李东锡了, 工具人石锤。”

    “李东锡:你们到底要什么时候才治我?”

    “哈哈哈。”

    慈嘉医院一切准备就绪。

    在赌局开始之前,还先抽了李东锡的血进行化验, 给他插尿管,取尿液化验, 又做了脑ct等等……

    并且由慈嘉国际医院的西医专家团队们, 针对李东锡的情况, 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后结合情况给他做一个西医专家诊断。

    就在李东锡按照西医治疗流程做检查的同时, 在会议室里,数个摄像机已经就位,正在进行多角度直播。

    h大使,韩医协会会长姜容和,以及星宇财团副会长李宪坤悉数到场。

    楚兆无语:“韩医协会的会长竟然也跟李承泛他们一起来了华国,这不是明摆着……”

    姜容和这个韩医会长,来了华国并不是为了参加喻老追悼会的,追悼会上压根儿没见到他人,所以他来还能有什么目的?

    等着收割李承泛的胜利战果吧!

    至于说星宇财团副会长为什么会在国内,大概是和韩医会长一样,毕竟韩医协会背后就是星宇财团。

    谋躲喻派秘术,对韩医的发展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让韩医迈上不敢想象的新境界,的确值得星宇财团的副会长走这一趟。

    沈画轻笑:“人来的越多越好。”

    海市卫健委主任邓章,眼神意味深长:“看样子他们对喻派金针典籍是志在必得啊,这种跟儿戏一样的赌局,竟然真要开赌。”

    鲁局长笑了一下:“倒也不稀奇,他们以前还扯块遮羞布,现在干脆遮羞布也不要了。信不信等他们输了,绝对会赖账,一个个辞去职务,就算交代了。”

    楚兆急了:“那咱么干嘛跟他们赌?”

    鲁局长笑笑:“都架在火上烤了,肯定要赌的啊。就算最后他们赖账,但有全程视频记录为证,是被全网直播出去的,由全世界共同见证!这将会是他们永远的耻辱。你别说,我还盼着他们赖账呢。”

    邓章也笑而不语。

    顾深取来了喻派金针的那半部典籍。

    李承泛要求检查典籍的真实性。

    顾深点头:“你可以看前三页。”

    然而让李承泛格外无语的是,顾深竟然直接在镜头前翻阅典籍,前三页,都被镜头给记录下来了!

    李承泛吃惊地看着顾深。

    他们……

    他们就不担心典籍泄露的吗?

    岛津友希和身边的学生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

    顾深淡淡地说:“我们喻派想来言而有信,赌得起就赌,赌不起就不赌。拿假的东西骗人,呵呵,我喻派做出不来那种事。”

    李承泛认认真真地把前三页看了好几遍。

    这种古籍,用的是小楷,虽然字体已经尽可能地小了,可一页上面也写不了多少字,肯定不能跟现代的印刷比。

    再加上书页中还有穴位图解,阵法图解等等,三页,李承泛觉得自己快要看沉进去了,可又像是被卡住喉咙,到了关键点,没了,不上不下的难受。

    他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往后看。

    顾深:“李先生还要鉴定多久?你侄子装死装了这么久,你就不怕他装不下去了么。”

    李承泛哼了一声,终于缓缓站起身来:“是真的。”

    确定了就好。

    接下来双方同时签署声明书,全程直播。

    国内多个平台的直播在线观看人数,累计起来已经超过五千万。

    大部分是国内的,还有一部分是国外的。

    有个视频平台统计,国外所有地区的观看人数加起来也才只有七八百万,这其中,还是以咱们的邻居r和h的居多。

    声明书签署完毕,就意味着赌局成立,可以开始了。

    沈画和李承泛,都交出身上的所有电子设备,在镜头的监督下,分别写下自己对李东锡的情况判断,以及后续治疗方案,同时公布。

    在镜头监督下,同时写,同时公开,这就杜绝了作弊的可能。

    沈画提笔就写。

    李承泛看了她一眼,也低头开始书写。

    沈画书写的时间较短,大概也就是5分钟这样就写完了。

    而李承泛则写了足足10分钟。

    沈画也不着急,喝着茶等着他。

    李承泛写完,双方同时公开答案。

    沈画:“李东锡无病,是人为手段假死。针灸加药物可解。针灸就用我喻派金针之法,药物也非常简单,人溺冲热葱头汤服之,两次便可解。”

    “另外要注意一点,在1小时内解开于身体无害;2小时内解开,略有头晕;3小时,会持续胸闷3天;4小时,会出现头疼、咳嗽、烦躁等症状,持续4天;5小时,会出现持续咳嗽导致短时间失声,胃肠绞痛,便血;6小时,会增加浑身发热、多汗、气虚不足,也就是喘不过来气,需要大量吸氧……”

    “以上症状都是累加的。但只要6个小时内能解开,这些因为假死导致的症状,都可以通过调理恢复,不会留下后遗症。”

    “等过了6小时之后,假死带来的损伤就有可能是永久性损伤。”

    “因为过了第6个小时,假死导致的血瘀,就会让他血管中形成多个血栓。会导致他手抖、口涎、遗尿,以及语言、运动等障碍。”

    “第10个小时,他的腿部血栓会最先堵塞血管,造成他下肢坏死。”

    “第12个小时,体内越来越多的血栓,会导致他心梗、脑梗……”

    “超过12个小时,就不用再救了,假死变成真死,谁会去救一具尸体?浪费医疗资源。”

    无论是直播前的观众,还是现场的人员,都被沈画这方案给惊住了。

    人为假死?

    还能有这种手段?

    6个小时内解开,那些症状都不会留下后遗症,6个小时之后,就会对身体留下永久性损伤?

    有人立刻就对照了时间

    “从李东锡晕倒到现在赌局开始,已经4个半小时了!再有一个半小时,他的身体就会留下永久性伤害!”

    “真的假的?怎么能把时间具体到这么精准呢?”

    “解除假死这么简单吗?喻派金针我听说过了,那个人溺冲葱头汤,葱头汤我也知道,有时候感冒了奶奶会煮葱头汤,可人溺是什么药材?效果更好吗?下回再感冒的时候我加点人溺试试。”

    “人溺……就是,人尿。楼上别怂,试试就试试!”

    所有人都在疑问。

    而所有人也都把目光对准了李承泛。

    果然,李承泛此刻的脸色也相当精彩。

    那个小丫头片子,竟然真能判断出来?

    但她也没说对!

    跟那位说的也不一样。

    在来之前,他们已经进行过实验,只要12个小时之内解开,那位都有绝对把握让假死之人恢复如常的。

    她却说,6个小时。

    哼,她果然是并没有得到全部的金针传承,只敢说6个小时内。

    如果她得到了全部喻派金针传承,用那位的话说就是,即便是超过了12个小时,只要人有一口气,就能恢复!

    李承泛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他直接看向沈画:“人为假死?沈医生以为这是在你们华国的武侠小说中吗?还有假死之法?真是可笑!若真是假死,那东锡应该是没有脉搏心跳的状态才叫假死。而你们给出的结论是东锡一切正常,无病!”

    沈画眨了一下眼睛,看向李承泛:“你说的没错,假死应该是没有脉搏心跳、身体变冷才叫假死,就类似小说电影中的假死脱身。这样,等30分钟之后再去看看,他是不是会达到你所说的这种假死状态。”

    李承泛一愣,有所狐疑,但他还是很快前去查看。

    但检查过后,一切正常。

    他就略微松了口气。

    沈画不过是在吓唬他!

    怎么可能。

    先师说过,会跟上次的情况一样,在3到4天内都不必担心,这么长时间,足以他完成布局了!

    沈画看向李承泛:“先看看李先生作为韩医给出的诊断结果吧,大家都等急了。”

    李承泛的诊断结果也被公布出来。

    “是瘀热相搏证,内伤杂病突发病变,火热毒邪壅于血脉,搏血为淤,以致血瘀、血热互相博结,相合为患。血气蒸腾于上,蒙蔽神明清窍。”

    “患者表面看似无症,实则脏腑已在发热,又因肾水虚衰,不能制之,以致阴虚阳实、热气怫郁、心神昏冒、学期错乱、筋骨不用,猝倒无所知也。”

    “究其原因,在于内伤杂病,内热淤积、邪热亢炽,肾水衰竭。”

    李承泛:“东锡的病,就是肾衰竭引起的。”

    大部分网友听不懂李承泛说的是什么东西,但一大段一大段的,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稍微会点中医的,觉得他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

    但对中医有深入研究的就知道,他说的根本就是狗屁!

    楚兆跟顾深对视一眼。

    又是肾衰竭!

    当年针对韩老的那一手,后来就查出来那个韩老当中风来治的病人,是肾衰竭,韩老能把肾衰竭看成中风,成了圈子里的笑话。

    如今,又是这手,连换都不肯换一下!

    还是同样的套路。

    果然,这会儿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已经炸开锅了。

    假死这种说法实在是太叫人不可思议,压根儿就难以相信的好吗。

    沈画还能把时间给说的那么死,说李东锡会在半小时后出现真正的假死状态。

    还说这种假死一个小时解开会怎样,两个小时解开会怎样……

    真要是有人能做到假死,那得有多少瞒天过海啊!

    出点什么事情,来个假死。

    坐牢了,来个假死……

    简直不敢想象!

    相反的,大家更能接受李承泛的说法,不是假死,而是体内出了问题。

    李承泛解释了那一大通,听起来还是挺高级的。

    “我怎么觉得,李承泛比沈画更像中医?”

    “不是像,人家本来就是h国中医最顶尖的人物。”

    李承泛在说完“肾衰竭”的结论之后,又忍不住往侄子那边看去。

    他十分怀疑沈画对他侄子使用了什么手段。

    要不然她怎么敢那么肯定地说,30分钟后侄子肯定会出现心跳呼吸全无的假死状态?

    怎么可能?

    但无论如何,李承泛还是有些心慌的,他现在只想速战速决,尽快解决这边的问题,好赶紧带侄子去进行治疗,解开眼前这种状态。

    有一点他没说假话,他们家的下一代,就只有侄子这一个男丁。

    大哥伤了那处,无法留后。

    所以侄子李东锡,名为侄子,其实是他的亲生儿子。

    若东锡真有个好歹……

    沈画可不知道李承泛在想什么。

    不过显然,她能感受到李承泛的情绪开始不稳。他着急了。

    沈画看向他:“你的意思是,李东锡是因为肾衰竭,导致脏腑邪热亢炽,又引发了瘀热相搏,最终导致血气蒸腾,蒙蔽神明清窍?所以才会昏睡不醒?是这个意思吧。”

    李承泛点头:“是。解决办法只需要尽快送到医院,做血液透析即可!”

    沈画笑了:“我看你可没一点儿尽快的意思,从他发病到现在都快5个小时了,假如真是瘀热相搏证导致的,那他不可能是肾衰竭,更可能是中风。卒中的抢救黄金时间是多久?5个小时……我看这不是你侄子,是你仇人吧。”

    李承泛脸色十分难看:“当然不是中风!不是卒中!东锡的情况是尿毒症的一种,只是由于他本身血热,再加上尿毒症导致身体毒素在血液堆积,引发了其他情况,没有那么危险。现在立刻做透析就来得及!”

    沈画盯着他:“这边就有做透析的设备,完全可以现在就做透析。你确定要做?我可告诉你,真做了透析,他这辈子都别想醒过来!”

    李承泛目光锐利:“不可能!”

    沈画后退一步,直接说道:“我维持之前的诊断。从李东锡晕倒起,6个小时内,用我喻派金针辅以药物治疗,一定能治好,日后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但前提是,你说的透析肯定不能做。”

    沈画冷眼看着李承泛:“你从我们老祖宗的医学典籍里凑数一样凑出来点东西,就胡乱堆砌。你以为你把瘀热相搏证的基本概念、理论给说出来,套上去,就能叫人信服?”

    沈画简直无语:“你信不信,用不着今天参加我老师追悼会的那些大拿们,随便找一个他们的学生,或者到外面中医院找一个有资历的中医,就能一口说出你错在哪儿!”

    李承泛当然不信。

    沈画:“现在也没时间再去随便找个中医,找了你恐怕也以为是我们的托。我就直白地告诉你吧,若真是肾衰竭导致的瘀热相搏证,他根本就等不到现在,就已经没命了。”

    “虽然是中医,但好歹也要知道一些西医上的理论吧,中医西医各有所长,该汲取的优点就要汲取。”

    “为什么说你错?因为若是肾衰竭导致的瘀热相搏证,那就说明李东锡的体内已经爆发严重感染,甚至还有内出血,严重感染会导致他持续感染性高热。这种高热,才会引起你所谓的瘀热相搏证。”

    李承泛沉声道:“我说了,他现在脏腑邪热积炽,只是为什么外表看不出发热,我也不太清楚,人体太玄妙了。”

    沈画:“一句邪热积炽,可说明不了。”

    双方争执不下。

    这时,李承泛抬头看了一眼,有人在送检查单过来。

    他立刻说道:“我们这样谁都说服不了谁,不如看看西医的检查,检查结果总能说明谁才是正确的吧!”

    针对这种病人的检查,肯定是以最快速度,更何况这里是慈嘉国际医院,贵,速度本来就很快。

    不过某些检查,也不是速度快就能完成的,需要反应的时间。

    而能快速出结果的,都第一时间出了结果。

    “符合尿毒症的临床诊断标准。”

    慈嘉医院的专家组也很快给出答复,“但由于其他检查没有全部出结果,目前我们并不能确定是这个诊断结果。”

    临床上查血查尿,只要相应的某些指标达到,比如血尿素氮和血肌酐检测,达到某个范围,就能确诊尿毒症了。

    慈嘉这边大概是觉得还有疑问,不肯给出完全确定的尿毒症诊断。

    网友那边,有一部分人能看懂化验单,看不懂的上网搜一下也并不难。

    化验单上的一项项数据,太清楚了……

    就是尿毒症!

    “不看了不看了,等着看打脸,结果是打自己的脸。”

    “那么信誓旦旦,还真以为她说的对呢,结果却是自扇耳光,真给爷看笑了。中医都是什么牛鬼蛇神啊!”

    “气死了,水平不行还跟人家比,这是明摆着把脸送上去给人家打!自己丢人就算了,还要连累所有中医跟着丢人!”

    “前面说打了韩医脸,现在看起来更像是笑话。”

    “嘴强王者,果然就是嘴强王者啊。”

    网友们在慈嘉国际医院这边的化验单出来之后,简直要被气死。

    事实上,所有人都觉得,化验单都出来了,一切已成定局!

    毕竟甭管是沈画还是李承泛,说的那些玄玄乎乎的东西,大部分人是听不懂的,就好比中医阴阳五行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听起来不就跟迷信一样?

    哪有西医的检查化验来的准?

    化验结果是什么,就是什么,机器可比人要准确得多。

    看着检查结果,李承泛松了口气。

    他看向沈画:“沈大夫认可这份检查结果吗?”

    沈画点头:“认可。”

    李承泛笑了起来:“那沈大夫是认输了?”

    沈画不紧不慢地说:“我认可这份检查结果,是因为检查结果只对从他身体里提取出来的检查样本负责,这份检查结果是真,但我的诊断也是真,不冲突。”

    沈画又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检查结果?因为在假死的过程中,他的肝脏、肾脏都已经受到了极大损伤,血液、尿液之中毒素堆积,会导致这样的检查结果,并不奇怪。我说了,如果拖延到6个小时之后,他身体各个脏器的损伤,就会是永久性的。”

    李承泛:“沈大夫看来是要嘴硬到底了。”

    沈画看着李承泛:“我的诊断结果已经给出,你可以不相信,也可以按照你要求的方式进行抢救,但你得签个免责声明吧。”

    沈画回头看向慈嘉医院的负责人:“如果他一定要按照尿毒症来治疗,做透析的话,建议你们马上准备好免责声明,因为透析结束,病人的命也没了。你们慈嘉不想惹上医疗官司,最好听我的。”

    慈嘉这边也不是傻子啊!

    一个大型私立医院,最会避免各种医疗事故了。

    尤其是像现在这个明显一看就处处透着诡异的病例。

    慈嘉的专家组当然也进行过讨论。

    “从化验单上来看,的确是尿毒症,可从病人的腹部ct来看,我并没有发现有感染等其他症状。病人的肝脏、肾脏形态也都没有异常,唯一的异常就是血液和尿液分析。”

    “只能说是疑似尿毒症,还需要做进一步更严谨的检查才行。”

    “我认为沈医生说的对,无论如何,我们做好免责声明是没错的。因为病人就算真是这样送来我院的,我们也不会在没有给病人确诊的情况下,对病人进行治疗。”

    “虽然我一直对中医持有怀疑态度,但有些时候,中医的确有玄妙之处,根本解释不通的。所以暂时来说,我不建议我们医院下尿毒症的确诊诊断。”

    “立刻通知法务部门准备免责声明,治疗我们不参与,我们只对送检化验的结果负责,其他一概不负责。”

    慈嘉医院的负责人也告诉李承泛:“我们已经在准备免责声明。”

    李承泛微微皱眉,但却没说什么。

    这种私立大医院对这些方面果然是更严谨,随时都要免除一切医疗纠纷发生的可能。

    之前在用同样手段对付韩老诊所时,就没有这么麻烦,当时的病人就近送到了一个医院,规模不算太大,但也是正规医院。

    在检查数据都确定之后,医院就根据化验结果给了诊断,尿毒症。

    免责声明很快拿来。

    此刻,距离李东锡晕倒,已经过去5个小时零20分钟。

    再有40分钟,就到沈画所说的,一定会留下永久身体损伤的时间线了。

    慈嘉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准备透析设备,准备给李东锡透析。

    沈画一脸淡漠,完全没任何慌乱。

    李承泛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沈画最后又看了李承泛一眼,淡淡地说道:“那人是否告诉过你,李东锡会出现真正的假死现象?心跳呼吸全无?没有明显的生命体征?”

    李承泛抿唇,“不知道沈医生在说什么。”

    他在心里回答:没说过!

    沈画:“因为如果原原本本地按照他的方法来,的确不会出现那种真的假死状态的。李东锡应该一直都保持着,先前那种被所有人都诊断为无病的状态。”

    “上次你算计韩老诊所的时候,不是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吗?你可以好好回想一下,上次的情况。”

    李承泛愣了一下。

    沈画喝了口水,姿态淡然:“上次算计韩老的时候,那位病人被韩老诊断为中风,为什么?因为就是你所说的瘀热相搏证,这是最容易导致急性中风的。”

    “韩老按照急性中风来看,并没有错。可韩老没想到的是,病人压根儿就没病,他的脉象是假的,所以韩老按照中风来治,当然不成。”

    “而病人呢,到了其他医院后被检查诊断为尿毒症,就像现在你侄子一样,后来通过透析,治好了。”

    “韩老把尿毒症看成中风,成了圈内圈外的笑话。最终,你用这种手段成功谋夺了韩老的诊所,把韩老这些年费尽心力研究出来的中风特别疗法,据为己有。”

    李承泛沉着脸:“无凭无据的事情,沈大夫未免是在信口开河。”

    沈画笑了:“成语用的不错,我有没有信口开河,你心中最清楚吧。韩老的事情暂且不提,你不妨仔细想想,上次的病人,有没有发生过我说的那种真正的假死现象?”

    李承泛摇头。

    沈画:“肯定没有。上次那个病人,被韩老按照中风治疗了至少三天到四天,后来看起来病情加重,病人才转院的。治疗了好几天都没给病人找对症,这也是你们攻击韩老最有利的武器。”

    “所以你以为,这次你侄子耽误上三四天,也不会有事。”

    “你也并不觉得你侄子会出现真正的假死状态。”

    沈画很无奈地摇摇头:“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原本在6个小时之内,我可以承诺保你侄子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是,一旦你侄子出现真正的假死状态,我只能承诺6个小时之内,可以保住你侄子的命。超过6个小时……我也回天乏术。”

    “现在距离6个小时结束,还有45分钟,而按照我们刚才所说的时间,你侄子还有5分钟,就会出现真正的假死状态。”

    沈画叹气:“也就是说,你现在只有5分钟时间做决定。”

    “5分钟内,和5分钟后,你好好衡量。”

    李承泛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有些判断不清了!

    那位先师只说和上次一样,根本没提东锡会出现忽然假死的情况。

    可现在,东锡也确实没出现像沈画说的没有呼吸心跳等这些生命体征的假死情况。

    李承泛心跳得飞快,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细细密密的,看着吓人。

    他现在根本无法确定,沈画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危言耸听?

    大概率是在危言耸听吧。

    否则,如果是真的……

    李承泛压根儿不敢去想这种可能!

    东锡……

    东锡绝对不能出事。

    上次针对韩老诊所干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干了,只不过韩老那个诊所比较显眼,实际上他们已经用类似手段敲诈了很多家中医诊所,遍布华国各地。

    也通过这种方式,拿到了很多中医秘方。

    中医的确是个非常神奇的种类,很多特别小的诊所,特别不起眼的,他们也往往都有一些看家秘方。

    那些秘方看似很小,比如说有的秘方就只是能治疗某一类的皮肤病,或者只是能快速化痰,看着都特别小,但只要对症,就特别管用!

    这些秘方也都被改名之后,列入韩医协会的保护秘方之中。

    敲诈了那么多次,只有韩老那次比较引人注目。

    而这么多次,几乎都是同样的手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病人”出现问题,都跟先师说的一模一样,甚至他们都已经完全摸清楚“病人”在晕倒发病之后,连续几天会出现什么身体反应,最后又需要多久能好……

    从来没有一个“病人”,出现沈画所说的真正假死。

    李承泛不断给自己打气,她就是在虚张声势,肯定不会的,不会的……

    可,万一呢?

    这次的“病人”可不是随便哪个人,他是东锡啊!

    沈画看着天人交战的李承泛,忍不住轻嗤一声。

    她看着李承泛:“你查验我们提供的喻派金针典籍时,认出那是真的,并且没有对典籍只有半部存疑……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知道喻派手中的金针典籍,就只有半本。”

    “另外半本,你看过?”

    “你是从你背后那人的手里,看过另外半部典籍吧。”

    沈画无奈一笑:“你可真是大错特错。”

    “你的目的,是我手中的半部典籍,而你背后那人的目的,除了想要这半部典籍,更想让我喻派身败名裂!”

    “我原本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他要对你侄子多动那一点手段,让他将会出现真正假死状态。现在想明白了。”

    “原本,你就没想过跟我们喻派打赌,通过赌注的方式赢得喻派金针典籍,对吧?”

    李承泛抿唇,不言,算是默认了。

    沈画:“因为你原本的打算是,让我喻派和所有中医都对你侄子的情况诊断错误,你们拍摄视频全过程,以此作为要挟我的把柄。如果我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医无能,这么多顶尖中医还能给人诊断错误,那就得向你服软。”

    “怎么服软呢?自然就是满足你的需要。你会要求看喻派金针的典籍。”

    “如此,目的就达到了。”

    李承泛依旧没说话,而显然,这就是事实。

    只是他一不小心被沈画给套牢,掉进她的陷阱里,成了现在这种打赌的两难状态。

    沈画:“也就是说,原本的计划,你们韩医是不出手的,只要我们中医出手,尤其是我们喻派肯定会出手。”

    “我们喻派治不了你侄子的病,或者是治错了,就会被你们抓住把柄。”

    沈画看着李承泛:“那你有没有想过,怎样,才能让这个把柄更大、更不可反转?”

    李承泛一愣,眼睛顿时红了。

    沈画摊手:“看来你也明白了,如果我们喻派不光是治不了你侄子,也不光是治错,而是治死了你侄子……那这把柄,不就能砸实了?”

    李承泛的手都在颤抖:“不,不,不可能。”

    沈画叹气:“那就等你侄子出现真正的假死状态吧。”

    “你背后的人啊,利用你谋夺我们喻派金针的剩下半部典籍不说,还打算就此叫我们喻派彻底身败名裂,臭名昭著。啧。”

    她看了一眼依旧躺着不动的李东锡:“就是可惜了你侄子,他是我们京市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的?真难得。你们关系肯定很好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信任地来帮你。”

    “可惜他怎么都想不到,他这条命,会断送在你这个亲叔叔的手上。”

    “不可能!”

    李承泛的眼睛已经红了,情绪也有些失控。

    “不可能,先师说不会有事的,已经试验过那么多次都不会有事,东锡也肯定不会有事,不会的!”

    试验过那么多次?

    沈画的眼神瞬间冰冷。

    就在这时,连接在李东锡身上,随时监控他各项生理情况的仪器,报警了。

    “病人血压快速降低!”

    “心跳降低!”

    “不好,病人没有呼吸了!”

    李承泛那原本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在一瞬间血色褪尽。

    他飞快地推开身边的人,扑到病床上去检查李东锡。

    他着急地一手摸李东锡的心脏,一手摸李东锡的脉搏,什么都感受不到,他又飞快地去掰李东锡的眼皮,看他瞳孔……

    侄子李东锡已经没有呼吸,脉搏、心跳全都没有!

    瞳孔在散开。

    甚至他的皮肤温度也在逐渐变冷!

    这怎么可能?

    “不不,不!”

    李承泛绝望透顶。

    这和先师说的大不相同!

    明明一开始东锡的情况一切正常,除了昏迷不醒之外看起来完全跟正常人一样。

    这会儿怎么就忽然变成跟死人一样了?

    怎么会?

    先师没说过会这样,没说过!

    李承泛想不通。

    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慈嘉医院守在病床跟前的医护人员,一把拉开李承泛,立刻对李东锡进行急救。

    在病人突发心脏骤停呼吸骤停时,医院必须第一时间进行抢救。

    然而接下来已经抢救了十分钟,李东锡的呼吸、心跳都没有恢复,瞳孔甚至已经散大到边缘……

    李承泛整个人都懵了。

    直播前观看的网友们也懵了。

    “我刚看了时间,从沈医生说,到现在,正好30分钟。”

    “这也太神了吧!”

    “竟然真的出现这种真正的假死状态了?”

    “我怎么觉得那不是假死,分明就是真死。没了呼吸心跳之后,人的血液就无法流动,没有氧气……这要是不能快速恢复心跳,人肯定会死的啊。这怎么叫假死呢?”

    李承泛整个人都乱了。

    他情绪失控,紧紧地抓住沈画的胳膊:“沈医生,沈师,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我错了,我不该不相信您,求您救救东锡,求您救救他!”

    沈画眼神平静地看着发狂的李承泛:“我给过你多次机会,你一次都没珍惜。”

    “为了算计中医,为了算计我们喻派,赌上你侄子的命,值得吗?”

    “你们韩医用这种方法,谋夺了不少东西吧。在你们一次次用这种下流手段去构陷、逼迫那些普通中医时,你们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抢救还在继续,可心跳还没回复。

    李承泛绝望地哀求:“我错了,沈师,我真的知道错了,赌局我认输!我认输!你们喻派的典籍我再也不敢觊觎,我也会把我看过的上半本默写出来给您!只求您救救东锡,救救东锡!”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被先师蛊惑,才酿成大错,这些都跟东锡无关,求您救救东锡!”

    李承泛直接给沈画跪下了。

    这是他们h国人道歉时最基本的诚意。

    h国的大使、韩医协会的会长,以及星宇财团的副会长,此刻脸色都特别难看。

    韩医协会的会长姜容和甚至忍不住大声呵斥李承泛,想要让李承泛清醒一些。

    现在可是在直播当中。

    公开认输,他们韩医的脸就丢尽了!

    沈画:“你口中的那个蛊惑你的先师,是谁。”

    李承泛看向沈画:“只要我说了,您就会救东锡对不对?”

    沈画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没到6个小时,还能救活,但也只是救活。”

    李承泛攥紧拳头,张口就要说话,却被星宇财团的副会长李宪坤给打断。

    李宪坤走了过来,冲着沈画微笑说:“沈医生,您确定现在出手救治,只能救活,不能保证病人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沈画:“只能救活,且一定会留下严重后遗症。”

    李宪坤叹气:“那可真遗憾。李副会长,你听到了吗?沈医生也只能保证把东锡救活,别的可不能保证了呢,说不定有人,能向你保证什么,你说呢?”

    接收到李宪坤的目光,李承泛脸色顿时大变。

    李宪坤是在提醒他,他侄子只能保下一条命,就算是沈画答应也没用。

    而他若敢把先师供出来……

    李承泛敢确定,h国已经没他全家的立锥之地,甚至指不定哪一天,他全家就会死在阴沟里。

    李承泛脸色顿时灰败起来。

    李宪坤满意地重新看向沈画:“沈大夫乃喻老高徒,喻老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想必沈大夫也继承了,只要有能力救,当然不会见死不救的,沈大夫说是不是?”

    沈画笑了。

    她点点头:“没错,他回答不回答,我都会救李东锡,现在还没到6个小时,我能保住李东锡的命。”

    也仅仅只是保住他的命。

    毕竟,如果不保住李东锡的命,她这赌局赢的就不够名正言顺了呢。

    至于后遗症……

    她可没义务帮忙治疗。

    人啊,在很多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

    这一点,某些人就要用后半生去慢慢体会了。

    李宪坤叹气,冲沈画伸手:“那也没办法,您尽力了。”

    沈画看了一眼李宪坤,握住他的手,一触即开。

    她微微挑眉:“李会长,难怪您心境那么豁达,原来也是重疾在身,对人生就另有体悟了啊。”

    李宪坤皱眉:“你胡说什么?”

    沈画眨眼:“说您重疾在身呀。难道是我诊错了?”

    她反手重新握住李宪坤。

    片刻之后,她脸色凝重:“哎,我倒是希望我诊错了,可惜……我没有。您现在就是重疾在身呀。”

    “已经非常严重了。”

    “当然,您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这样吧,赌局已经结束了,您还是尽快去您信任的医院做检查吧。”

    “无论得出什么检查结果,都要放宽心态,很多时候病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病给吓死的。”

    “说起来,您还得感谢我,这会儿发现虽然也有些晚,但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否则若是再拖上一两个月,那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李会长,好好回去看病吧。”

    “关于履行赌约的事情,我相信姜会长应该能好好完成的。”

    沈画转脸看向镜头,收敛起微笑:“从今天开始,不存在韩医,只存在h国中医。大家以后不要记错了哦,不是韩医,也不是中医,而是h国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