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去看星星好不好 > 正文 第88章 霍礼鸣x佟辛-番外3
    领证

    求婚成功后, 霍礼鸣就在下一个周末,和佟辛一起回了清礼。

    辛滟和佟承望知道他们决定结婚,也没有太震惊。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从一开始同意他俩交往, 辛滟就觉得,女儿可能不会再有第二次, 把第二个男人带来见他们的机会了。

    佟承望还是有点吃惊, 扶了扶眼镜,“啊, 这么快啊。”

    霍礼鸣以为是准岳父不同意, 一时也不知如何解释,于是挠了挠头,“叔叔, 我都三十多了。辛辛总嫌我老。”

    “胡说。”佟承望不高兴道:“她怎么能这样说呢。”

    霍礼鸣装得委屈, “没办法, 年龄差距摆在这儿,我心里真没底。”

    “别怕。叔叔给你撑腰。”

    屋里,辛滟拉着女儿的手, “真想好了?”

    “嗯。”佟辛俏皮地歪了歪头, “我跟他求的婚。”

    辛滟抿抿唇,“谁求的都无所谓,关键是你们自己觉得开心就好。小霍呢, 是个好孩子。踏实, 上进,不骄不躁的。妈妈就是……有点舍不得。”

    佟辛眼泪叭叭就下来了, 抱住辛滟, “妈妈, 我也舍不得您。”

    “嗨。”辛滟拍拍她的背,似是劝她也是劝自己,“这还没办婚礼就哭,婚礼上可怎么办哟。”

    佟斯年晚上下班回来,听说这个消息后倒没什么反应,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也不想冷嘲热讽,只是看着妹妹许久,惋惜道:“浪费了。”

    言简意赅,杀人诛心。霍礼鸣急急追问:“怎么就浪费了?我是有多差劲?佟哥,当初咱们约法三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态度啊。”

    佟斯年懒得搭理,反正心爱的女人已经追到了手。

    两人在清礼市待了一天,就飞去了上海,把要结婚的决定告诉了唐其琛。唐其琛笑着点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他看着霍礼鸣,那一年刚捡到他时的稚嫩脸庞仿佛如昨天。小礼鸣清瘦,倔强,眼神里的稚气被戾气覆盖,是一种不符合他年龄的早熟。其实唐其琛从不觉得,自己是他多大的恩人。好像就是举手之劳,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在黑暗处伸一把手,或许,就能带给对方不一样的人生。

    如今,那个戾气逼人的小少年,即将成家立业。

    唐其琛心里淡淡惆怅,如果是自己女儿出嫁那天,光是设想,心就开始疼了。

    唐家祖辈根基在香港,按照家族传统,也给两人合了生辰八字,挑选良辰吉日。不凑巧,今年的日子都不太行,明年五月和十月各有个还不错的。

    霍礼鸣皱眉:“这么久?”

    温以宁宽慰:“其实也没事儿,你们小年轻要是觉得麻烦,就按你们自己的来。不管哪天结婚,我和你哥一定是支持并且祝福的。”

    把这事跟佟辛商量,佟辛想都没想,“那肯定是听你哥的,他是一番好意,别这么不知趣儿。再说了,明年就明年呗。也不差这一年了。”

    婚礼可以推迟,但两人都在琢磨,要不要先把证给领了?想法蠢蠢欲动之际,一桩事打乱了两人的计划。

    周嘉正要结婚了。

    对方是一名小学老师,大学毕业没多久。那天周嘉正去帮他姐姐接侄儿放学,对小侄儿的班主任一见钟情了。用周嘉正的话来说,“我当天晚上就做了春梦,醒来后支着个帐篷去洗冷水澡。第二天还发烧了。”

    程序说:“你那不是发烧,是发骚。”

    周嘉正绝不像霍礼鸣,他算半个花花公子,有资本,也有玩心。这一次,这么迅速地决定,可见是真陷入了爱河。

    婚礼那天,霍礼鸣和老程自然得当伴郎。小戚老师娇小可爱,一张娃娃脸非常二次元,对谁都礼貌客气,轻声细语的说话,很博人好感。

    当然,小戚老师的伴娘团也是很强大的,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拦着门,出对联,作诗,猜灯谜,还要背文言文。

    周嘉正额头冒汗,娶个媳妇也太难了。

    霍礼鸣和程序几个伴郎直接倒戈,随着伴娘一块儿,伸手问周嘉正要红包。

    周嘉正一脑袋问号,“你们是我的伴郎,是人吗?”

    霍礼鸣如实说:“对你干不出人事儿。”

    把周嘉正气得哟,“姓霍的你给我等着,明年你结婚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佟辛站在人群外看热闹,偶尔捡个漏,拿几个小红包也挺开心。接完新娘子,霍礼鸣出来找她。他一身黑色西装,俊朗得让人移不开眼。

    他牵着佟辛,笑着看周嘉正抱新娘子上花车。

    佟辛感慨:“嘉正哥都结婚了。”

    霍礼鸣笑,“不急,明年就到我们了。”

    人生里的某些事,还真不能乱立fg。就在他俩准备周二去领证的前两天,霍礼鸣忽然收到通知,涂新知教授给了他一份推荐,代表团队,去参加全国第十届文物修复职业技能大赛。

    时间紧迫,还得闭关一个月。佟辛无不遗憾,自我安慰,好事多磨吧。

    “辛姐早!吃早餐了吗?”上班时,和赵宇在电梯里碰到。他咬着半片面包,手里还剩半袋,递过去,“凑合吃点?”

    “我吃过了。”佟辛看了看时间,“你赶紧吃吧,待会就要出现场。”

    赵宇两口给塞掉,喝了一大口水,“辛姐,你最近心情不好?”

    佟辛瞥他一眼,“小屁孩儿,别瞎猜。”

    电梯门开,佟辛走了出去。

    赵宇急急辩驳:“我也只比你小两岁,怎么就小屁孩儿了?”

    佟辛在社里表现突出,已经单独让她带组了。赵宇就是那个让霍礼鸣有危机感的弟弟,他这危机感还挺准,弟弟确实对姐姐有好感。

    赵宇在国外念的新闻,行事作风都偏欧美。知道佟辛有男朋友,没事儿,反正没结婚,等着呗,万一哪天真被他等到分手了呢。

    说这话的时候,赵宇一脸孩子气,佟辛哭笑不得,“喂。”

    她拿笔杆敲了敲他的头,“你给我看过来。”

    赵宇龇牙喊疼,“干吗?”

    佟辛把手机贴到他眼睛上,“这是我男朋友,瞧见没?以前当打手的,明白了吗?”

    屏幕上是一张抓拍的照片,在酒吧,霍礼鸣谈笑风生,低着头抽烟。左耳骨上的碎钻耳钉浸在光影里,有一层妖冶的红,和他指间的烟相得益彰。

    赵宇啧啧赞叹,“贼酷贼帅。辛姐,原来你喜欢这种坏男人啊。”

    “重点是这个吗?”佟辛叉腰大声:“重点是我有男朋友了。”

    “谁还没谈过几段恋爱呢。”赵宇无所谓道。

    其实赵宇人不坏,工作也很努力,人家性格天生如此,那也勉强不了。佟辛听到这话,默了默,“我还真的只谈过这一次恋爱,他是我高中就喜欢的人。”

    赵宇卧槽一声,“不是吧姐姐。”

    “这很丢脸吗?”佟辛扬了扬眉,“我觉得很骄傲啊。从校服到婚纱,这种福气,不是谁都有的。”

    “可你不觉得很无聊?对着一个人看这么多年,腻味了吧?”

    佟辛不屑,“所以说你是小屁孩儿。不懂爱情。”

    “哟哟哟。”赵宇灌了口可乐,冷漠道:“不懂。”

    佟辛嗤声,“赶紧喝完,去现场了。”

    一个月后,霍礼鸣那边传来好消息,他在文物修复职业技能比赛中,获得了字画组的第一名。涂新知工作室每年都会帮故宫博物院承接部分文物的修复工作。霍礼鸣的名字也被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熟知。

    比赛结束后,故宫博物院抛来橄榄枝,只要他愿意,随时可来这边工作。霍礼鸣真没料到,意外之余,还有点骄傲。

    这么多年的努力,真的得到了肯定。如果当年不是佟辛的游说,他可能不会真正的,系统的,去进行这一行的学习。

    霍礼鸣婉拒了邀请,决心继续跟着涂新知。

    他记得佟辛说过的一句话,在哪里工作并不重要,只要热爱这个行业,哪里都是战场,谁都可以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霍礼鸣结束比赛,想着给佟辛一个惊喜,便没提前告诉。结果到单位,看到的却是佟辛被几个同事围着,医药箱搁脚边,大伙儿手忙脚乱的场景。

    他皱眉,快步走过去,“辛辛。”

    佟辛愣了愣,“你,你回来了?”

    霍礼鸣却只盯着她手上的伤,冷着脸,没应声。他单膝跪在地上,拨开帮她上药的同事,“我来。”

    棉签丢去一边,霍礼鸣把一瓶碘伏直接往伤口上倒,上药,裹纱布,他的手法非常熟练。伤口太大,简单处理后,霍礼鸣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往车里走。

    那一刻,目睹全程的赵宇,好像看懂了爱情。

    佟辛是在消防救援现场受的伤,火势没有完全扑灭,气体震碎了五米远的玻璃。当时赵宇把佟辛扑在地上,下意识地保护她。但佟辛的手还是被一块尖锐的玻璃片扎伤。

    其实从实习开始,她当记者的这两年,小伤不断。

    但这一次,霍礼鸣看到她手上那么深的伤口,忽然有了怕的感觉。

    佟辛在医院也没闲着,电话指挥组里撰写新闻报道。霍礼鸣就这么看着她,目光深深。交待完工作后,佟辛长松一口气,龇牙咧嘴的,才记起伤口疼。

    霍礼鸣走过来,就这么抱住了她。

    避开伤口,小心翼翼。

    佟辛怔了怔,反倒笑着安慰:“家属,我没事儿,习惯了。”

    霍礼鸣低声说了句:“我不想习惯这种习惯。”

    佟辛无言片刻,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把他圈得更紧,“答应你,我会保护好自己。”

    日子就这样平顺过,不是佟辛工作忙,就是霍礼鸣事情多。不过,两人也看淡了,领证这件事没那么心急火燎的。

    转眼由秋入冬,到了年底,就更没什么时间了。

    霍礼鸣如今已独立负责修复项目,上周接了个华侨的珍品修复,他希望在农历春节前,将修复好的宝物供奉至家族祠堂。太赶工,霍礼鸣本来不想接的,但对方出的价格很有诚意,霍礼鸣还是接了这个单子。

    “你怎么又接了?”佟辛知道后,还挺奇怪。

    “人家出了这个数。”霍礼鸣比划了个手指,笑着说:“明年就要结婚了,我挣点聘礼。”

    佟辛正在包饺子,沾了点面粉轻轻按在他眉心,“做作。”

    霍礼鸣从后面环腰搂住她,在她脖颈间呼吸低喃:“辛辛,今年过得好快,感觉都没怎么好好陪你。”

    “天天在一起还不够啊?”佟辛笑。

    “不够。”霍礼鸣手不老实地往上移,在起伏的绵软处压了压,“诶,是不是长大了点?”

    佟辛拿胯顶他,脸颊微热,“大白天的。”

    “大白天怎么了?”霍礼鸣挑眉,“大白天一样可以做啊。”

    本来不想的,这么一想,好像还挺刺激。霍礼鸣是个行动派,打横将人抱起,“我来看看,到底长大了没有。”

    旖旎的时候,霍礼鸣找不到小雨衣,抓心挠肺的,额头上和背上都是汗。佟辛单脚勾住他,乱了节拍的呼吸声,“找不到就算了。”

    霍礼鸣倒没瞎激动,他俯身亲了亲她的眼睛,温柔说:“不让我家辛辛当未婚妈妈,这样不男人。”

    佟辛弯了弯唇,极轻的一声,“嗯。”

    周一,杂志社临时指派了任务,让佟辛去欧洲采访当地的华人艺术节,筹备春节黄金刊的内容。明里是工作,其实也算隐形福利,相当于出国玩一趟。

    到达c国是圣诞节前三天,领略了当地风土人情,参观了华人圈的生活形态,佟辛跟着摄像组,跑遍了c国的几个重要城市。

    佟辛白天工作,晚上披着厚毯子,编写手记,整理资料。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工作日。

    在名茨罗菲大教堂前进行最后的影像拍摄,结束得十分顺利。

    摄影大哥笑着说:“小佟,你站在那儿摆个pose,我给你咔几张。”

    佟辛笑容明亮灿烂,选了一张最好看的,立刻发给了霍礼鸣。国内是深夜,她想,能让他醒来后的第一眼,看到她,也算是一份小惊喜。

    回国的机票订的明天。

    下午,大家街上逛了逛,买了些纪念品带回去给家人朋友。就当所有人以为,这是一趟充实顺利的旅程时——

    临近登机前的五分钟,佟辛接到杂志社的电话。

    距离他们所在城市九十公里外的雅克城,当地武装分子与当地政军发生激烈交火,并且劫持了多名、多国人质作为谈判筹码。

    其中,二十名中国公民。

    事发之紧急,突然,让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社长在电话里问佟辛:“愿不愿意随队报道。”

    佟辛没有犹豫,再一次留了下来。

    彼时万里之远的国内,还在酣然沉睡中,等翌日阳光普照,才得知这一事件。因为交火激烈,反武装组织手段凶残,引起国际社会多方谴责。

    刚看到新闻时,霍礼鸣莫名其妙的,心往下沉了沉。

    他起身走去窗户边,给佟辛打电话。

    这一打,心彻底凉下来。

    通的。

    是通的。

    也就证明,佟辛没有在回国的飞机上。

    —

    《时代新闻周刊》是国内纸媒的翘楚,业内分量不言而喻。在取得相关手续批复后,佟辛于当天下午,跟随我国维和部队,前往交火腹地,随时待命营救任务。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与指挥官斡旋谈判,务必保障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然而事情进展出乎意料的艰难,这些指挥官压根不作为,并且不断用言语刺激组织。

    当地时间18:00,双方再一次交火。

    炸飞的碎石,熏人的硝烟恶性气体,把本该美丽的晚霞遮天蔽日。佟辛按下快门,沉着冷静地拍摄现场。凌晨入睡时,巨大的轰声响起,玻璃震裂。

    佟辛心惊肉跳,爬起来一看,三十米远的地方,浓烟直冲。

    对方开始杀害人质,并且将尸体悬于高楼示众示威。

    态势发展不受控,终于,上级传来命令,允许联合救援。

    佟辛跟着维和部队一路往前,全程报道,虽还未进入交战区,周边已随处可见持枪的士兵。佟辛一张一张拍摄下沿途所见,望着荒凉的土地,和随处可见的硝烟,心里一片干涸。

    其中一名维和战士问:“年纪轻轻的,你不怕吗?”

    佟辛看着他,“你也年纪轻轻,你不怕吗?”

    对方笑得憨厚,“到了这地方,就没空想怕不怕了。好好完成任务,好好活着回去。”

    佟辛问:“你还没结婚吧?”

    小战士挠了挠头,“没,你呢?”

    “这次回去,我就领证。”佟辛的笑意不自觉地深了些。

    对方点点头,“那就早点儿回!”

    除了作战人员,其余人士全部留在安全区域。前线的情况,佟辛他们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允许过多的报道。

    所谓安全,其余也是相对的。

    在这个战乱纷飞的地方,本身就是危险。

    无数的枪弹声、爆破声、哀嚎声,彻夜未曾停歇。佟辛从最初的心惊肉跳,到此刻的面无波澜,心已如一潭死水。她拍下火光冲天的画面,拍下进进出出的受伤人员,拍下血肉模糊的残肢断骸。

    那一刻,她才真正理解,和平的珍贵。

    天光破晓的晨间,是战地最短暂的安宁。

    佟辛已经四天没洗澡,蓬头垢面的。早上,一起的战士给她拎了桶热水,“你一姑娘上前线,真不容易,来,搁这儿擦擦。”

    无论多狼狈,佟辛脸上的笑容,永远是热忱的,“你们才是前线,我不是。”

    “怎么不是,能来这儿的,都是战士。快洗吧,城内差不多断水了。”

    佟辛只用了一半,非常潦草地洗了个头发,剩下的一半给攒起来。朝霞里,她迎着风,湿发渐渐吹干,阳光也漫上来她的脸。

    她看见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女孩儿朝这边走来,破衣烂衫,脸上也灰尘满布。女孩儿长得很漂亮,眼睛像两颗玻璃球,有一种麻木的亮堂。

    这边难民很多,她应该是与父母走丢了。

    小女孩金灿的头发在风里飞舞,她的手轻压在胸前的小黄鸭布包上。

    佟辛冲她笑了笑,她站住,直直盯着。

    佟辛从口袋里摸出两颗大白兔,用英文说:“给你吃。”

    几乎同时,战士大吼:“佟记者!快走!!”

    下一秒,这个女孩儿面无表情的从包里掏出一把枪,娴熟镇定地直对佟辛。

    “砰——砰——砰——”

    连续三响,佟辛被身后的战士扑倒在地。那一刻,她脑海一片空白,血液、思维、一切的一切都放慢。她感觉不到身体的疼,因为好像哪儿都是疼的。

    右肩膀最先麻木,接着是左腿跟着一起。

    呼呼的风钻进来,把她的血肉都吹空。佟辛低头一看,血从身体里涌出,被地下的泥土吸收,成了一片浑浊的湿土。

    她闭眼前最后的意识。

    好像,又要对某人失约了。

    —

    霍礼鸣这天在工作室,将修复好的壁画交付给华侨客户。对方赞不绝口,相当满意。霍礼鸣心不在焉,心里塌陷着,哪哪儿都不对劲。

    送走客户,他接到了电话。

    那一瞬,他站在原地,像枯树扎在地底的根,无法动弹。新闻社那端已极力用平静的语气,安抚、宽慰家属。说了一大串,霍礼鸣耳朵全是嗡嗡声。

    他打断,只问了四个字:“还活着吗?”

    活着,但也活得不轻松。

    佟辛肩部和腿部都有中弹,幸而被那名军人扑倒在地保护。剩下的一颗子弹才没打到她心脏。当地医疗落后,佟辛被连夜转至最近的塔愈城接受治疗,且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

    同一时间,佟家三人和霍礼鸣坐上去c国的飞机。

    辛滟的眼泪已经哭干,这一刻,倒无比平静。只在飞机起飞的时候,窗外厚重的云层,雾蒙蒙的一片。

    佟斯年握住母亲的手。

    辛滟说:“我好像看到璟年了。”

    佟璟年,是她早逝的,也是一名记者的小儿子。

    佟斯年一怔,然后更用力地握住她的手,“妈,辛辛不会有事的。”

    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在去的路上,过分平静。佟斯年几次想找霍礼鸣谈谈,可转头一看到他那张坚定平静的脸,又觉得,好像没这个必要。

    因为,霍礼鸣已经把答案都写在了脸上。

    抵达时,佟辛正在进行第二次手术。佟斯年快步向前,用流利的英文进行交流,“我也是一名医生,可不可以直接给我看看病人的检查资料?”

    看完后,佟斯年眼睛湿了。

    霍礼鸣看不懂英文,只低着头,低声问了句:“还活着吗?”

    佟斯年看向他。

    “只要活着,我就娶她。”

    不管残废了,呆了,傻了,植物人了,我都娶她。

    这个小城市的医生医术可能真的还没佟斯年高。关键时候,佟斯年自愿签署了免责声明,换了衣服,自己上了手术台。

    佟斯年见惯了生死,可在看到妹妹如死尸般躺在那的时候,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第三次手术后,佟辛脱离生命危险。

    辛滟和佟承望进去看了她,唯独霍礼鸣蹲在门口,一动不动。

    病房里,隐隐传来辛滟的啜泣声,不多久,佟承望走出来,佝偻着背,拍了拍霍礼鸣的肩膀,“斯年说,辛辛在醒麻醉的时候,无意识地叫了你的名字。”

    霍礼鸣肩膀一颤,忍了一路的情绪终于决堤,他捧着脸,嚎啕声从指缝间漏出,像受伤无助的兽。

    他是最后一个进去看佟辛的,除了脸色过于苍白,她好像也没什么太吓人的变化。安静地躺在那儿,像睡着了一样。

    霍礼鸣勾了条凳子坐她床边,静静看着她。

    忽然,他伸出手,在她鼻间探了探,连呼吸都是缓慢冰凉的。

    霍礼鸣哑声:“臭小孩儿,你真的很不乖。”

    话落音,他弓着背,在佟辛面前泣不成声。

    他多想抱抱她,可他哪儿都不敢碰。他知道她很疼,他多想代替她受所有的罪。

    佟辛脱离生命危险,但失血过多,人还是模模糊糊的。

    辛滟和佟承望先回国打点,佟斯年和霍礼鸣继续留在c国照顾。

    期间,霍礼鸣做了所有丈夫能做的、该做的事情。帮她擦拭身体,按摩,陪伴做理疗。他那么高大的一男人,短短一周,暴瘦了十斤。

    佟辛意识终于清楚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也是他。

    她弯了弯唇角,用尽全力给了他一个笑。

    霍礼鸣别开头,声音干哑,“丑的要死。”顿了下,又立马改口:“丑得要活。”

    他以前无畏生死,但现在,他学会了敬畏。

    佟辛笑了下就没力气了,睁着眼睛,一直看着他。霍礼鸣狠狠瞪回去,“省点力气!赶紧给老子好起来结婚! ”

    说完,他又跟谁赌气似的,腾腾走出了病房。

    没多久,外面隐隐传来男人的哭声。

    佟斯年对着妹妹摇了摇头,“是啊,赶紧好起来,这男人都快变成哭包了。”

    佟辛能听见,张了张嘴,想说话。

    佟斯年食指比在唇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伏下腰,在她耳边轻声说:“妹妹,好起来。爸爸妈妈等你回家,还有人,在等你给他一个家。”

    与此同时,国内新闻都在报道人员伤亡,佟辛的名字也被广大民众熟知。社交平台上,无数网友为之祈福。也有人刷出了佟辛的一些生活照和工作照。

    【我天,大美女啊!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要去当战地记者,太酷了小姐姐!】

    【这是f大新闻系毕业的高材生,还是清礼的市高考状元。】

    【特大喜讯,未婚!未婚!】

    【楼上的醒醒,人家有男朋友的,高中时就谈了,是文物修复师。】

    【嘤嘤嘤,哭了。】

    佟辛回国那天,许多同行媒体记者来机场采访。因为腿伤还不能用力,所以佟辛坐在轮椅上。她下意识地拿花挡住脸,不好意思道:“别拍别拍啊,前辈们。我没化妆,好丑的。”

    杂志社派车来接,但霍礼鸣给拒绝了,推着人,直接上了自己的车。

    佟辛见着车的时候还愣了下,“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车?”

    一辆崭新的大g,落地两百来万。

    霍礼鸣没吭声。

    “不是,你要带我去哪儿?”佟辛连人带轮椅,被他给抬进了车里。

    还在c国的时候,霍礼鸣就给程序打了电话,让他把这事儿给办好。没别的,就是这车空间大,能把轮椅一块儿装下。

    佟辛又问一遍,“去哪里啊?”

    霍礼鸣闷声,还带着一丝委屈,“民政局。”

    “……”

    “每次计划都被打乱,这是我人生里的一道坎,差点失去了你。我不信邪,我今天直接往民政局开,我就不信了,九块钱还花不出去了!”

    佟辛忍不住笑起来,“你可想好啊,我现在身上还有两根钢钉,枪伤也很丑的。”

    霍礼鸣闷哼,“不丑,那是荣耀。”

    佟辛一愣,真心实意地笑起来。

    这一次,没出意外,两人顺顺利利地领了证。

    证件照是两人一早就拍好的,想不到派上用场时,经历了这么多,包括生离死别。霍礼鸣当场发朋友圈,隔着屏幕都能感受这个男人的激动——

    【我有媳妇儿了!!】

    点赞人数秒破百。

    周嘉正:【爱美丽夜总会恭祝白金卡用户霍先生新婚快乐!】

    这评论直接把霍礼鸣给看笑了。佟辛不方便用手机,他递过来,“周嘉正傻不傻。”

    佟辛说:“嘉正哥心态真好。”

    “小沙雕一个。”

    霍礼鸣把手机收好,看着她,“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了?嗯?”

    佟辛低着头,抿唇笑。

    “不要你笑。要你叫一声我听听。”霍礼鸣想这个称呼已经很久很久了,之前有恶趣味,欢爱的时候折磨她,诸如“叫老公,叫了再给你”“不叫我不就不停下”等霍言霍语。

    佟辛杠上了,被欺负得眼泪花花,就是不叫。

    但现在,名正言顺。

    片刻之后,佟辛轻声:“其实我早就叫过了。”

    “别唬我,我没听到。”

    “真的。”

    她看向他,向下弯的眼睛像初升的月,像漫天的星,像逢春的杨柳轻轻摆——

    中弹后,生死未卜,伤势太严重,大使馆人员拿她手机联系家属。

    佟辛单独建了个分组,就叫“家”。

    他们点进去,辛滟,佟承望,佟斯年。

    妈妈,爸爸,哥哥。

    而排在第一个的号码称呼是——

    丈夫

    所以,霍礼鸣才能第一个,接到佟辛受伤的电话。

    此刻,佟辛望着他,眼里的笑意不减,无需语言解释。她相信,他能领会。

    在你还在苦苦追求结果的时候,我早已把你当成了一生退路,以及毕生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