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 正文 第162章 第 162 章
    鬼女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苏苒之, 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她说了些什么。

    苏苒之又道“说出你们知道的消息,一个时辰后,绳子自然会解开。”

    鬼女们闻言更加震惊——这么漂亮的姑娘居然是来威胁她们的!

    鬼跟人的身体构造不一样, 虽然长相还是人的样子, 但全都是由阴气构成的了。

    因此,一旦她们眼睛瞪得很大, 眼珠便会悄无声息的滴溜出来。

    而且由于阴气效果十分逼真, 眼珠掉下来后还会在地上滚两下,最终死气沉沉的看向对面。

    正巧蹲在鬼女们对面的苏苒之“……”

    随着她实力的增强, 她能感觉出鬼女们此举不是有意吓唬她, 而是因为她们真的很惊讶,控制不好身体结构。

    一点都没被吓唬到的苏苒之顺手捡起那一团做成眼珠样子的阴气, 吹走上面的灰尘, 给鬼女们安上去。

    见左边那位姑娘有想要开口的意思,苏苒之拿出堵在她嘴里的布巾。

    她想听到关于山神娶亲的消息,结果鬼女一开口就是“你太好了,你是第一个给我安眼珠的人!”

    苏苒之“……不客气。”

    鬼女说得真心实意“你太温柔了,又这么漂亮, 我要是活着,给你当丫鬟都心甘情愿。”

    苏苒之“……”

    逼不得已,她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鬼女面上透着几分心虚“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不过是最低等级的鬼,在这里徘徊数十年都无聊的紧, 最近才热闹起来。”

    紧接着, 鬼女将她知道的东西全都往出倒“山神?我们这种小鬼哪敢往前凑啊, 不过是最近前来山中的人有点多, 我们躲在暗处偷偷听了一耳朵, 才知道山神要娶亲。”

    苏苒之微微颔首,鬼女看着她的脸,忍不住道“真好看啊……我见过画皮鬼,都画不出这么好看的。”

    鬼女接着说“不过你们来得有点晚,热闹也是三日之前热闹。最近这山门里都没什么神仙进出,我们才敢悄悄露面的。”

    “那他们有说什么时候娶亲,请帖长什么样子吗?”苏苒之问到。

    “没……请帖可能他们也拿出来过,但我们不敢凑过去看。只知道有一位大人走到门前,并未带请帖,就被门口的藤树拦住了。然后他随便抓了一个人,说‘这一颗新鲜人心,可以算请帖了吧’。我们姐妹俩当时在地底下,能感觉到血的温热,就……很诱人,不,鬼。”

    话题重点逐渐偏向十万八千里。

    鬼女说话时身上阴气全程没有很大波动,应该是没说谎。

    苏苒之觉得她们说的东西有所保留。

    不过对于山神去请,她们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多少。

    苏苒之回应后,转头去看秦无,“现在放了她们?”

    “夫人说了算。”

    苏苒之抬手,鬼女们身上的绳索全然松开。

    她们俩并没有直接落荒而逃,而是再次吃惊一番“你、你这么好看,居然还懂术法!”

    “可我看你身上没有那么强大的威压啊,就是个普通人。”

    苏苒之道“一点小伎俩罢了,你们走吧,最近这里有些不大太平,躲远一点,小心被波及。”

    “你们不走吗?”

    鬼女指了指山里,道“里面来了很多神仙,有的还挖人心……要不我们送你们出去?我们是鬼,不害怕这阵法。”

    苏苒之摇头“多谢两位,但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做,暂时不出去了。再会。”

    说完,她和秦无收起绳子,顺着长廊走远了。

    鬼女们看着他们远走的背影,站在原地,久久都没动弹一下。

    巨大的藤树蔓延出细小的枝桠,小心翼翼的爬过来,用最幼嫩的叶片戳了戳两位鬼女。

    “别难过了,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话音还没落,藤树这一簇细小的叶片瞬间枯黄,丧失生命力,寸寸断裂开来。

    鬼女们吓得瞬间从原地消失,潜入地底。

    她们小声嘀咕着“藤树会不会有危险?”

    “我们去他根部那里看看吧……”

    就在两位鬼女打算冒险过去的时候,土地深处有东西再次拦住她们“不要去,藤树已经被山神控制住,他偶尔能恢复一点神智已经是极为不易,你们靠近了会被他攻击的。”

    “可……”

    “他没事,放心。”拦在鬼女们面前的不知道是一片叶子,还是一颗石子,它怅然道,“山神……他无论如何都不敢杀死藤树的,放心吧。”

    地底再次恢复寂静。

    苏苒之和秦无沿着长廊一直走,中间有处路过了地下暗河,还有地方的山体的中空的,抬头就能看到皎白的月光。

    苏苒之数这步数,算他们大概走了多长。

    终于,就在她觉得自己和秦无几乎要横穿到山体最中央的时候,前路终于出现了变化。

    “前面没路了。”

    全都被石块封了起来,好像走到了死路上。

    “等等,”苏苒之微微挡了秦无一下,道,“慢些走,那些挡路的石块在动。”

    在苏苒之和秦无离得远的时候,石块的动作还很轻微。

    当他们不断走近,石块已经是剧烈抖动了。

    给人一种这里随时要塌陷的错觉。

    苏苒之和秦无走得更慢了,他们俩打算稍有不对就原路返回,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结果还不等两人远走,石块处传来沙哑的声音“来者何人,可有请帖?”

    苏苒之“……”

    石块抖得更厉害了“我说你们怎么这么慢,我就没见过这么畏畏缩缩的来宾?这么胆小你们参加什么婚礼呢,直接留在家里睡大觉不行吗?”

    话音刚落,堵门的石块组装成一个大概的人形。

    一颗石头脑袋,两条手臂,还有较粗的一双长腿。

    石头人坐在石墩上,不住的抖腿“嗨,快点,来啊。哟,这慢性子,可真要把人急死了。”

    苏苒之“……”

    “你们请帖呢?不拿请帖进去的话可没饭吃。”

    石头人嘟嘟囔囔,“原来你俩都是人。不是我歧视人族,我这些年见过的种族中,就数人族最磨磨唧唧,之前来了几个道长,据说是咱们山神媳妇儿的娘家人,他们啊……哎,比你们还能磨蹭。”

    面对石头人,苏苒之发现自己无处可以插嘴,他问的所有问题,全都自问自答了。

    石头人自己脑补了苏苒之和秦无的身份。

    甩给俩每人一块碎石,道“进去吧进去吧,你肯定是山神媳妇儿的娘家人,这请帖就当爷赏赐给你们的,去吧。第一个走廊左拐,里面还有几间客房。”

    苏苒之终于有空说话“谢了。”

    石头人微微一愣,抖腿的动作衔接不畅,差点把自己抖散架。

    但他反应很快的封上墙门,并未让人察觉到丝毫不对。

    只有垂落在这里的藤树听到石头人说的话“谢……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感觉这句话很耳熟?”

    藤树无风自动,藤条不断撞击的声音,好像是在哭泣。

    苏苒之和秦无刚往左拐,面前的窗户突然被打开,武道长那张脸出现在苏苒之和秦无面前。

    武道长身后,还有一位看起来七老八十的老爷子。

    不过他看起来好像刚被什么吓过,面色苍白如纸。

    老爷子视线扫到秦无这边,脸上表情还算正常,当他看到苏苒之的时候,当即全身剧烈抖动一下。

    苏苒之站在老远,都能听到他牙齿打颤的声音。

    武道长笑容中带着尴尬“仙长们不嫌弃的话,咱们进屋交谈。”

    苏苒之和秦无脸上表情不变,颔首后,从正门入内。

    那位老爷子见苏苒之进来,更加害怕。

    武道长赶紧解释“在仙长们来之前,这里已经来了不少鬼吧,掌门受到了惊吓……”

    随后,他揉揉额角,安慰掌门人“现在来的不是那些女鬼,而是真正厉害的仙长。”

    掌门人不为所动。

    武道长请苏苒之和秦无坐下,习惯性动手泡茶,但又在倒水前顿住动作。

    他苦笑道“我知道自己在仙长们心目中印象不好,可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不过是择木而栖……”

    苏苒之对此不做评价,只是道“道长还请先将具体情况讲述一番。”

    “离开春南书院后,我开始寻找灵气较盛的山脉修行。我资质一般,没有强大的灵气支撑,可能很快修为就要走下坡路。兜兜转转,我找到了岭南影。岭南影门派最近是没落了,但底蕴深厚,天上经常有霞光笼罩,绝对是修行的好地方。我便请求进入山门,当一个小小的客卿长老,甚至愿意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给弟子们。”

    武道长说“可掌门人不同意,他们……他们观念有点狭隘,要守着老祖宗留给他们的东西,不让外人有任何窥伺的机会。我也读过三顾茅庐的故事,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在附近镇子上住下了。”

    他想要用自己的恒心感动岭南影的掌门人。

    但掌门人还没被感动,门中天赋最高的‘大师姐’就被掳走了。

    “那位女子好像是整个门派认定的下一任掌门,绝对不能出事。因此,掌门人便出来寻找,我为了表露决心,也跟上了。”

    只是他多了个心眼儿,在临进山之前,看到在附近骑马的苏苒之,便留了个口信给单佑长老。

    掌门人非常害怕苏苒之,站在距离她最远的墙角,不断发抖。

    苏苒之也想离他远一点,让他不用这么害怕。

    但她一动,掌门人就抖一抖,苏苒之索性不动了,问武道长“山神娶亲到底是为什么,你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

    “可宋好像体质特殊,具体的我不太清楚,反正……”

    掌门大声道“她有符师能力,她好好修炼,以后绝对顶顶厉害,能带领我们岭南影布置出最顶尖的阵法!”

    “山神娶亲也看符师体质?”苏苒之询问。

    秦无不着痕迹的看了妻子一眼,在桌下拉住她的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苒苒上次在天问长测体质,那是比符师还要厉害千百倍的能力。

    武道长说“具体的我不清楚,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见过山神,也没见过可宋。只有每个时辰整点,外面会有人敲门……”

    话音还没落,门外传来了清晰的敲门声。

    周围并无脚步声,门外的东西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铛——铛铛——”

    一声重,两声轻,是很礼貌的敲门方式。

    当然,在这种诡谲的情况下,敲门声再怎么礼貌,屋内大家的情绪都不禁崩了起来。

    武道长当即噤声。

    苏苒之和秦无本来话也不多,这会儿更不可能问一句‘外面是谁’。

    屋内静悄悄的,苏苒之余光观察到那位几乎被吓傻了的掌门都捂着嘴,强迫自己的牙齿停止打颤。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敲门声逐渐远去,好像到了另外一间屋子前。

    苏苒之这会儿不敢闭目窥测,她闭目扫过的东西,一般人会有视线落在身上的感觉,而厉害的神仙或者妖怪能感知到威压。

    万一此地山神实力很强,觉得那闭目的威压是对他权利的挑衅,那苏苒之当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屋内的武道长和掌门人都没说话,苏苒之和秦无自然不会率先开口。

    大家沉默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外面的才彻底传来离开的脚步声。

    武道长松了口气,他眼神中也流露出绝望“外面人停留的时间更长了。”

    原来,在三日前,他和掌门人还是分屋睡的。

    刚睡着,武道长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他精神一直紧绷着,心想,自己根本就没听到脚步声,也没有什么爬行的声音,这会儿就突如其来的传来敲门声,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周围房间里还住着其他人,外面却只传来敲门声,并无喧闹着去婚礼现场的声音。

    武道长觉得一定有什么猫腻,于是他按兵不动,在床上好好呆着。

    说到这里,武道长看了看掌门人,说“掌门人说,可宋一般都这么敲门,于是他就问了一句‘是可宋吗’,结果他当即被抓走……第二天早上被送回来后就成现在这样子了。没办法,我们俩就住在了一起。”

    掌门人神智还算清醒,回来后只说‘女鬼、女鬼’,再问他具体的事情,他就说不上来。

    但他知道,不能再随意开门,更不能发出声音。

    武道长继续说“这个敲门声每个时辰整点出现一次,刚开始是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就能听到脚步离开的声音,后来就是一盏茶,现在……已经是大半个时辰的功夫了。”

    说到这里,他语气很沉重。

    谁也不知道当外面那东西停留时间超过一个时辰会发生什么,但肯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苒之指尖点在桌案上,询问“可宋与山神都没出现过吗?”

    武道长摇头。

    “那……”苏苒之站起身,说,“我与夫君出去看看。”

    武道长愣住,没料到苏苒之和秦无这么大胆,他说“很、很危险。”

    苏苒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救可宋吗?”一直留在房间里什么都做不了。

    她没说的是,她更倾向于相信掌门人的判断,如果这声音真的是可宋发出来的,那可宋会不会已经被山神同化?

    苏苒之不再犹豫,拎起钝剑,小心翼翼挑开门,便出去了。

    秦无紧随其后。

    两人顺着周围的房间走了一圈,果然如石头人所说,这里大概是布置给女方娘家人的屋子。

    除了武道长和掌门人那间外,其他都是空着的。

    苏苒之在两个门前发现了敲击的凹陷痕迹,一个是武道长这间,另一个就是他隔壁,看起来掌门人最开始住在那里。

    他们俩看过这边后,沿着长廊往右走。

    大概走了两里后,苏苒之终于再次听到说话声音,不过更多的是气急败坏。

    “山神在玩什么?他真以为老子害怕这敲门鬼?”

    “亲不好好成,倒想着算计咱们,等老子出去,端了他的老窝!”

    苏苒之眉目一敛,看起来不管是不是娘家人,都遇到了神似可宋的敲门声。

    可她不大明白,敲门鬼具体是什么?

    这么想着,苏苒之觉得自己得问个明白。

    在这种情况下,‘礼貌的敲门’有点吓人,苏苒之直接在外面说“我有个问题请教,请问我们可以进去聊聊吗?”

    霎那间,门内彻底寂静下来,仿佛从没人说过话。

    苏苒之“……”说好的不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