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回到老公自宫前 > 正文 第151章 摇号
    裕王人在家中坐, 房从天上来。

    除了景王的豪宅之外,还空降了两千护卫,而且, 不需要他掏钱养活, 走锦衣卫的帐——这个最关键。

    所以,嘉靖帝并不是不知道裕王是穷王,也知道严世蕃故意克扣裕王的俸禄, 他什么都知道, 他就是冷漠的坐视裕王陷入穷困的境地。

    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亲自来裕王府传口谕,裕王听了,难以置信,嘉靖帝不准他进紫禁城,父子两个最后一次见面都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连父皇的脸都在脑子里变得模糊起来。

    裕王又不傻,短暂的惊讶之后,马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父皇这是用他来敲打景王, 要他老老实实在藩地,不要把手伸到京城来。

    他只是父皇敲山震虎的工具而已。

    裕王木然的对着紫禁城方向行了跪拜大礼, “谢皇上恩典。”

    裕王心如止水,裕王妃不一样啊,不用自己掏钱就能住新房,太划算了,跪拜之后,裕王妃问黄锦, “老先生, 我们什么时候搬?”

    黄锦说道“钦天监算了日子, 后日是乔迁的吉日。钥匙已经送到府上, 一切用不着的东西今日就可以搬过去了。”

    送走了黄锦,裕王妃就像一只花蝴蝶似的满屋子穿梭,“……这个幔帐取下来,装箱带走,所有的桌衣、椅衣都揭下来带走。”

    “吩咐厨房,今天中午开始就不用做工匠的饭了,你们马上把工匠的工钱结清楚,按手印打发出去。”

    “按几天结?当然是截止到昨日了,今天什么活都没开始干就领工钱走人,早上还白吃了一顿早饭,昨晚还免费住一宿,王府对他们仁至义尽了。”

    “那些没有用完的油漆,石灰,都退回商家去,反正用不着了……”

    破家值万贯,裕王妃过了两年紧巴日子,突然多出个豪宅,她也是能省则省,能抠则抠,并没有松懈。

    她连厨房的咸菜坛子都要搬过去。把裕王府搬得就像用舌头舔过似的干干净净。

    裕王照例当了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又去了龙华寺,给死去了妻小做了一场师,甚至破例抠出了五十两银子,捐了香火钱。

    裕王觉得,昨晚能够狗口脱险,除了陆缨汪大夏魏采薇三人的鼎力相助以外,一定也有他的老婆儿子女儿在九泉之下保护他的原因。

    裕王跪在佛像前,看着眼前金帛脱落的如来佛祖,心想,如果……万一……我一定会复兴广化寺,重雕金身。

    裕王的淡定,裕王妃的忙乱,李九宝此时还躺在床上,噩梦缠身。

    她这次比较倒霉,是最后一个被陆缨拖出去的选侍,吸入了致幻的黑气,拖出去时已经昏迷了。

    魏采薇留在裕王府给她治疗,灌了解毒的药。

    恍惚中,李九宝回到了马场胡同,炊烟渺渺升起,家里穷,她的晚餐是清粥配咸菜。

    有人敲门,李九宝开门,邻居陈经纪端着一碗酱猪脸来了,“祖母要我给邻居们分一分,这是给你家的。”

    “多谢。陈大哥等一会。”李九宝没有什么可以回赠的,打开酱菜坛,夹了一碗腌萝卜给陈经纪,“我自己做的,早上配粥吃。”

    “我祖母最喜欢吃你做的酱菜。”陈经纪小心翼翼的端着碗回家,就像捧着什么金贵宝贝似的。

    那一碗酱猪脸真香啊,什么山珍海味都比不上。

    恍惚中,她穿着嫁衣,被绑在花轿里,要被迫嫁给赌场老板当小妾了。

    “九宝!你们放开她!”陈经纪跑来救她,当街拦住花轿。

    一群混混把他拖走,围殴。

    李九宝在轿子里动弹不得,想喊都喊不出来,那些混混一脚一脚的踩着陈经纪的下体,嫣红的鲜血流淌出来,整个街道都是红的……

    啊!

    李九宝终于叫出声了,眼前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点点或明或暗的光点,拼成一张脸,是魏采薇。

    “你醒了,刚好,把药喝了。”魏采薇递给她药盏。

    李九宝伸手要接,可是胳膊不听使唤,笨拙的差点打翻了药盏。

    魏采薇扶起药盏,“你中了迷烟,余毒未清,身体暂时不听使唤,好好休息,过几日就好了。”

    魏采薇给李九宝喂药,李九宝配合的一气喝完,“多谢魏大夫,王爷、王妃、还有其他选侍如何了?”

    魏采薇说道“裕王和王妃没事,九个选侍六个轻伤,三个比较重,她们两个半夜就醒了,你是伤的最重的。”

    李九宝听着院子里传来嘈杂的动静,身体立刻又紧张起来,双手不停的颤抖。

    魏采薇扶着她躺下,“有人用猎犬伪装黑眚,要害裕王殿下,首恶已经伏诛。皇上把景王府赐给了裕王,王府正在搬家,你不用担心,把身体养好。”

    噩梦还有片刻残存,李九宝怔怔的看着窗外的雪光,心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府搬家,是不是到了否极泰来的时候?

    从裕王府搬到景王府,下一次搬家,是不是就要到紫禁城?

    我和陈经纪下一次见面,怕是物是人非了……

    魏采薇给三个选侍治疗,也和李九宝坐上同一辆马车,搬到了新居继续治疗。

    王府大门的“敕造景王府”匾额已经被摘下来放进库房吃灰去了,挂上了裕王府的门牌。

    比起破坏不堪的旧裕王府,新裕王府那是相当气派啊!

    尊享·盛世繁华。位居京城西一环黄金地段,靠近紫禁城政治中心,一万平米的奢华开阔工作和生活空间。纳五十个妾、生一百个孩子都有地方安置,都可以享受私密空间,和紫禁城只隔着一条西安门大街!半刻钟就能从王府到紫禁城(骑马)。

    品味·贵族艺术。工部能工巧匠专为皇室设计,雄浑大气的建筑和雍容华贵的家具摆设,乃是皇室亲王府设计典范,连马桶圈都贴着金箔,能让你出恭都是贵族的优雅姿态。

    风水·青云直上。世界上最难走的路,是通往皇位的路。住在新裕王府,就是踏入皇位的快速通道。

    新·裕王府,开盘既售罄,不要期待,因为你摇不上号。

    裕王全家搬进了新家,裕王也就罢了,裕王妃做梦都笑醒,省了一笔修房子的钱,还白得一栋几乎全新的豪宅,当了两年王妃,终于要过的像个王妃了。

    魏采薇在新裕王府住了五天,直到所有选侍都康复,她才告辞。

    王妃手里有钱后,补发了拖欠选侍们的月钱,还每人打了两套头面首饰,做了四套衣服好过年。

    大家手头都宽裕了,三个重伤的选侍都给了魏采薇一半月钱当诊金,李九宝顾忌其他选侍,没有多给,都是一样的数目。

    当然,最大的一份来自裕王妃,给了五十两一封的银子。

    白鹿观团灭,威胁魏采薇的危险解除,就不用搬到什刹海陆府别院,她又搬回家了,来来回回的折腾。

    这一日,正好是腊月初八,嘉靖帝赐了群臣腊八粥,不仅如此,嘉靖帝还赐给裕王府腊八粥了。

    上一次王府喝到御赐的腊八粥是先裕王妃去世前一年,因裕王不满嘉靖帝对妻儿葬礼的简薄对待,加上多年前嘉靖帝不准裕王进宫见冷宫里的母妃最后一面,“新仇旧恨”,父子矛盾爆发,大吵一场,嘉靖帝就断了裕王府的腊八粥。

    如今,嘉靖帝虽然依然没有收回禁止裕王进入紫禁城的命令,但是裕王“鸠占鹊巢”搬到景王府、突然多了两千侍卫,现在又赐给裕王府腊八粥,这让群臣嗅到了动向,纷纷猜测父子八成要冰释前嫌。

    一直支持裕王的内阁大臣徐阶等人欣喜若狂,又写了折子,提起立国本之事。

    嘉靖帝对立储依然没有回应,但是,朝野上下盛传,今年皇上要召裕王进宫过年。

    以往都是景王一家人陪嘉靖帝过年。

    陆府当然也收到了御赐的腊八粥,先拿去祠堂供祖宗,陆炳也以最快的时间从京城十八卫里挑选了两千壮士,送到裕王府,办完事之后,陆炳进宫复命。

    嘉靖帝正在看蓝道行炼丹。

    裕王府黑眚事件,嘉靖帝依然没有怀疑蓝神仙,以为刺客借用了宫廷黑眚的传说,用大狼狗伪装黑眚。

    嘉靖帝对吓晕尚青岚的黑眚依然坚信不疑。

    听完陆炳的交差,嘉靖帝的目光始终不离炼丹炉,问道“他接受了两千护卫,对你说了些什么。”

    陆炳说道“裕王没有和微臣说话,只是对着紫禁城方向三拜,谢父皇隆恩。”

    嘉靖帝暗道哼,装,我就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蓝道行熄灭炭火,打开了盖子,霎时从丹炉腾起如白龙般的蒸汽,异香扑鼻。

    蓝道行取出九颗品相上等的仙丹,进献给嘉靖帝。

    嘉靖帝随手拿起两颗仙丹,赐给陆炳,“近日辛苦奶兄,朕赐你仙丹,好好补一补。”

    嘉靖帝最近有了宠妃尚青岚,有时候晚上会力不从心,幸好有了蓝道行的仙丹,吃了之后夜里收放自如,就像年少新婚时,不至于在新宠面前丢脸。

    好东西,自是要和好兄弟一起分享。

    君所赐,不能辞。陆炳谢过,像往常一样拿起药丸,和水吞服。

    仙丹入肚,陆炳觉得一股热气在五脏六腑之间散开,他先是觉得很舒服,腾云驾雾一般,好像减了十斤肉,而后觉得这股热气在身体里不受控制的横冲直撞起来,就像一条狂舞的巨龙,在他的身体里腾挪流转。

    他觉得不舒服,心下不好,赶紧告辞回家找宋御医看一看。

    “皇……皇——”他想说皇上,微臣要回家过节,微臣告退。

    但是他的舌头已经不听使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