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正文 第66章 酒品
    “别想太多, 都在横滨,总会有揍他一顿的机会。”酒井宴治疗好中原中也身上的伤后,散去白线, 身后人偶也消失。

    “你要是总是受伤我会很苦恼的, ”酒井宴朝着门走去的时候,转头说了句, “毕竟是港黑优势的战斗力, 经常受伤会让敌人有机可乘。”

    中原中也声音低沉坚决“不会让敌人有机可乘。”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

    酒井宴背对着他挥挥手,离开诊疗室。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多了一个牛皮纸袋, 拆开上面卷着的线,酒井宴从袋子里面倒出两张纸, 一目十行扫过, 确认这是一份名单。

    “这个是谁放的?”酒井宴朝着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外的警卫问了句。

    “是您的助理放的。”

    那就是了,酒井宴把两张纸放回去,卷上线,拿着袋子去中原中也办公室,这份名单应该是那个团伙的交易名单。

    走到中原中也办公室, 发现门关着他询问站在一旁的人“中也回来了吗?”难道还在医疗室那边?

    “回来了,在里面。”

    酒井宴头微点,抬手敲了三下门“中也,我来送一份名单。”

    “直接进来就行。”

    里面传出的声音有些沉闷,酒井宴眼里闪过疑探究, 转动门把推门进去, 看到的场景让他眼皮瞬间跳了好几下——中原中也桌子上摆着一瓶酒, 而那橘发的青年手里正端着一个高脚杯。

    他推门进来, 中原中也抬眸, 脸颊微红,眼里泛着沉郁,在夕阳即将消失的现在,那暗沉的光从窗户打在他身上,显得格外寂静和危险。

    酒井宴抬手拍在自己额头上,麻烦事又来了,希望中也还没有喝太多。

    “下班时间。”中原中也手肘搭在桌子边缘,手背拖着下巴,嘴角一挑,对着酒井宴露出一个不羁又狂气的笑容。

    现在确实算过了港黑这个“企业”的下班时间,朝九晚五,但那是正常的工作时间,他们这些处理黑暗世界事情的人,大多工作时间在晚上。

    白天是悠闲的摸鱼时间,晚上才是正经上班时间,但也并非天天都有事,在没有事情的时候,酒井宴很悠闲。

    走到中中原中也身侧,酒井宴近距离观察那瓶被打开的酒,酒的档次不低,里面还有很多。

    幸好中原中也不是一个喜欢牛饮的人,他更喜欢细细品味高档酒,而不是胡乱海饮,胡乱海饮对中原中也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事情。

    中原中也没怎么理会酒井宴,自己独自小酌。

    酒井宴揉了揉太阳穴,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感情出乎他的意料,本来只是以为两人关系有暧昧成分,但也仅仅是普通的那种初期,没想到中也心里,太宰治已经占了很重要的地位。

    中也本人似乎并不知情,指望性格傲娇又口嫌体正直的人自己开窍是很难的事情。

    酒井宴现在有些头疼,太宰治叛逃港黑,短期,不,至少半年不会出现在港黑人的视野中了吧,不管太宰治要做什么,这种港黑搜索最激烈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出现。

    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的履历太过黑暗,两人又不大可能找普通工作,所以他们要换工作肯定得藏匿个一年两年的洗干净履历。

    再观察观察吧,中原中也应该就最近这样,之后应该就不会……

    酒井宴看到中原中也站起身,站到窗户边,自己的视野中似乎浮现太宰治的虚影在中原中也身旁,笑眯眯又潇洒地跳上窗台,干净往下一蹦。

    酒井宴整个人都不好了,快步上前抓住中原中也的手腕,后者转过头,目光疑惑。

    “怎么了?”

    酒井宴“……”不好,头疼得都出现了幻觉。

    “你那是什么表情?”中原中也挑眉,“我是那种因为私事就颓废的人吗?”

    酒井宴摊手,似乎表达最近的事情好像是这样。

    “那是意外,”中原中也拔高语气,有什么不一样了,“老子要换搭档!就你酒井了!”

    中也醉了,酒井宴回想起被中也酒瓶支配的恐惧,急忙道“没有搭档的必要,我又不是脑力派。”

    “也是,”中原中也神色茫然了一会,“对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酒井宴把手里的牛皮纸袋举起来“这个是那个团伙交易的名单。”

    “嗯。”

    中原中也安静了一会,就在酒井宴诧异中原中也这次酒品不差后,中原中也开始对着窗户大骂太宰治,就是典型醉鬼的那种语气,愤怒,郁闷,委屈,斥责等等,各种情绪交杂在中原中也醉了的语气里,听得酒井宴格外心累。

    他相泽手刀劈晕中也,否则整栋大楼都听得到中原中也这醉鬼的抱怨,结果刚要手刀下去,中原中也瞬间抓住他伸过去的手,头转过来,那目光锐利得不似醉鬼。

    看着中原中也那锐利充满压迫感的眼神,酒井宴脸颊隐隐作痛。

    果不其然,下一秒中原中也一拳打了过来,好像把酒井宴当成偷袭的敌人。

    有一句不知当不当讲,酒井宴被迫在这间办公室里与中原中也打了起来,继他的办公室被炸毁后,中原中也的办公室也被他们两人联手拆了。

    终于,中原中也打累了,直接躺在断了一脚的沙发上睡觉。

    “酒井先生……”外面的人探头,小心翼翼地打量里面,应该打完了吧?

    “中也的酒品也太可怕了。”破鸦感叹。

    “果然就不该在中也喝酒的时候接近他。”酒井宴认命地将中也的一只手臂圈在自己后颈,托着人离开房间。

    他是傻了才会以为中原中也会在醉酒的时候学太宰治跳楼,中原中也又不是恋爱脑,到头来折腾的还是他自己。

    太宰治折腾他,中原中也也折腾他,该说这两人不愧是互相有看上眼么。

    酒井宴叹了口气,托着中原中也到隔壁的房间。

    “你们把那件办公室收拾一下,”酒井宴对着中原中也的部下吩咐,“重要文件之类的东西记得收好,不能泄密。”

    “是。”

    酒井宴带着一身青紫离开这层楼,回到自己临时办公室在的楼层,临时办公室跟他原来的办公室就隔了一个房间。

    从窗户看出去的风景差不多。

    横滨的夜景很美,而港黑这栋大楼在的地方更是观这夜景的绝佳地段,从高层俯视横滨,会被这美丽绚烂的横滨所迷住,酒井宴静静地凝望,不远处巨大的摩天轮缓缓转动,五光十色,映衬着热闹。

    这是森鸥外想保护的城市,不惜代价想保护的对象之一,另一个是港黑。

    酒井宴看着久了,感觉身体似乎也跟这夜景融为一体,他无意识越上窗台,在迷花眼的绚烂中张开双臂往下。

    中原中也正好醒了,但是酒还没有醒,他顶着茫然的神色,迟钝地看着窗外,看了一会,突然窗外掉下一个人,他瞬间酒醒了。

    这个事情太宰治经常干,但是现在干这个的恐怕是酒井宴,中原中也跑到窗户边往下望,果然是酒井宴。

    中原中也“……”怎么还有一个喜欢跳下去的人。

    虽然是晚上,但大楼里面还有不少人,有人看到就跟周围的人说,一时间,大家纷纷探头往下看,看到底是谁掉下去。

    “那个人看着眼熟啊。”

    “好像是酒井先生?”

    众人沉默,酒井宴跟太宰治混一起,而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港黑的老人们互相讨论,看来太宰治走了之后,他们boss的风评一样不会好,仍旧会传出工作压力大致使员工崩溃跳楼的流言。

    森鸥外此时正埋头工作,接到电话后,说实话,他是心情复杂以及略有崩溃之感。

    小混蛋走了一个还有一个。

    酒井宴才不管外界的眼光,这种拥抱天空与大地的感觉无比畅快,最后展开翅膀稳稳落地,一次完美的解压体验,酒井宴唇角微扬,而后他听到小声的快门声。

    草丛那边有人,酒井宴几乎是意识到这个事情的时候身体就自动动起来,跑到草丛那边把人揪出来,是一个普通人,拿着相机。

    “你在拍什么?”酒井宴歪头,看着不像是探子。

    这人哆哆嗦嗦地拿出记者证“那个,我是记者,平时报道横滨的一些事情……”

    酒井宴沉默,记者也沉默。

    过了一会,记者先生才小心翼翼地问“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走了吗?”他打听过,这家企业不底子非常不干净,要小心过了下班时间还出没在这栋大楼的人。

    若不是他的竞争对手太难缠,他才不会抱着生命危险来这里逮新闻。

    “照片交出来。”酒井宴夺过相机,删除里面的照片后,把相机扔回记者手里。

    他跟太宰治不一样,又不是为了寻死,只是喜欢这种拥抱天空与大地的感觉,酒井宴看到森鸥外的来电后,心虚地想。

    很想再来一次,酒井宴抬头,仰望着高高的建筑,接通森鸥外的电话。

    酒井宴抢在森鸥外说话前说“您放心,我刚刚逮住偷拍的记者,删除了他拍到的照片,不会出现什么港黑企业工作量大致使员工跳楼之类的新闻。”

    那边沉默了一会“宴君,我是来跟你说一件事,下周六跟我一起去参加铃木财团的游轮宴会。”

    酒井宴愣了下,随即像刚刚什么都没说一样,淡定地问“您需要我还是酒井芽伊?”

    宴会的话,森鸥外可能需要一个女伴?所以酒井宴这么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