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猎的人员和船只很快被海警带回去了。

    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被吓傻了, 心理防线溃败得一塌糊涂,警方问什么他们答什么,半点隐瞒都没有。

    第二天, 小杜告诉陆岙:“……他们都交代了, 想从他们手里买海豚的是新陆州一家游乐园,这家游乐园有海豚表演, 从他们手里买海豚就是想弄海豚表演。”

    “他们原来的海豚呢?”

    “说是生病, 我们已经联系新陆州同事了,具体什么情况暂时还不太清楚, 可能要等那边的同事走访记录完才会反馈。”

    陆岙想了想,说道:“那麻烦你帮忙留意一下, 到时候结果出来了, 告诉我一声。”

    “这个没问题,有结果,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小杜说了好一会话, 在要挂电话的时候,忍不住问道:“小陆哥, 他们说昨晚碰到怪事了——”

    陆岙的语气很淡定, “不做亏心事, 不怕鬼敲门, 要是做了亏心事,遇到什么奇怪的事也正常。”

    小杜琢磨了一会儿, 总觉得他这就是直接承认的意思,不过不太敢再问。

    陆岙太神秘, 小杜隐隐有点怕他。

    翁谦还在他们家里, 听到陆岙跟小杜打电话, 撇了撇嘴, “我说你们昨晚去哪了,原来是当英雄拯救海洋生物去了,你们怎么没叫我一起?”

    陆岙随口道:“看你睡得实在太香,没好意思叫醒你。”

    “我怎么感觉你尽忽悠我?”翁谦说完,又道,“说回来,你海洋牧场里产的紫菜和海带品质那么优越,卖点给我吧,我带回酒店看看能不能打开销路,要是能改开销路,我们以后可以再合作。”

    陆岙看他,“真认准我们家的海带了?”

    “认准了。”翁谦道,“我感觉你那海洋牧场产出的其他东西品质也会不错,等真有产出的时候,我再来跟你谈。”

    “这个我再考虑一下。”

    “你考虑什么呀?送上门来的钱都不要!”翁谦坐起来看着他,“你要是嫌海洋牧场里种植太多海带会破坏它的生态环境,你干脆划一块地方专门用来种海带嘛,反正你包的海洋牧场那么大,划一块地方也不妨碍鱼虾活动。”

    “我先问问专家,要是有消息再跟你说。”陆岙道,“合同就不签了吧,总共也没多少,不用那么麻烦。”

    陆岙从来不担心海洋牧场里海产品的销路问题,签这么一份合同,除了束缚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翁谦明白陆岙的顾虑,他只是想求个合同,多得点保障。

    他都放下酒店里的工作,专门在陆岙这里慢慢磨了,奈何磨了两三天也没搞定。

    翁谦问:“你们那海洋牧场里现在的海带有多不?要是有多的话,今天给我割一点,我明天带回去。”

    “给你割两筐吧,现在海带还在生长,割多了不行,割两筐勉强凑合。”

    “这也行。”翁谦琢磨了一下,“不过只有两筐的话,就没法做成主要的菜品了,可能会作为配菜。我回去再琢磨,看要不要开发出一个海藻海带专题菜品。对了,你们这海带的售价是多少?”

    陆岙闻言直接说道:“不收钱,这两筐算我们送给你的。”

    翁谦大感意外,“不收钱?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往贵里收,狠狠宰我一顿。”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上下打量陆岙,满脸都是你有什么阴谋的表情、

    陆岙看他这小模样笑了一下,“海带又不值几个钱,你拿回去吧,这算是我赞助你们开发新菜品。”

    “哎,你这么说我心里毛毛的,总觉得你有什么阴谋。你快点说说为什么不收?让我活个明白。”

    “哪有为什么,不过是因为海带不怎么值钱罢了,你先拿回去吧,如果真确定要,我们再来谈合作。”

    翁谦他看他一眼,想了好一会儿,脑子也转过弯来了。

    现在不收钱,不等于以后都不收,等他们用海带开发出了新菜品,再也没有办法找别的海带代替的时候,应该就是陆岙狮子大开口的时候。

    翁谦忍不住蹲近了一点,“我们好歹算朋友了吧,合作那么久,你可不能坑我啊。”

    “我不坑你,我做生意一向公平。”

    翁谦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接受他的好意。

    他对陆岙还是有一定的信心,这人长期给希望小学福利院等捐款,做生意也比较公平,之前他贵价买了陆岙的蓝鳍金枪,当时还抱着吃亏的心思,打算跟陆岙套下近乎,以便长期合作。

    没想到陆岙知道了蓝鳍金枪鱼的市场价后,还退钱了。

    海带顶天也就是几十万的生意,再怎么坑都坑不到哪里去。

    各种念头在翁谦脑海里转了一圈,他将方方面面的利弊权衡清楚,最终还是决定接受陆岙这份好意。

    陆岙也不含糊,当天下午就开着船去割了两筐海带回来,他用的筐子很大,不过这些海带都是刚刚收回来的湿海带,里面看着很多,其实并没有多少,稍微做几天菜就用完了。

    翁谦收了海带,又和陆岙商量酒店的事。

    他现在不打算插手建这座酒店,所有有关建酒店的事情都要陆岙自己去跑,他会提供的唯一支持是给陆岙多介绍一些合适的工作人员。

    如果酒店真的建成了,看后续情况,他们也可以考虑一起合作开酒店,至于后续是什么情况,那就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在商言商,到时候再慢慢谈判签合同也不迟。

    翁谦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陆岙在朋友圈偶尔能看到他的消息,他的海带菜品好像开发得不错,除了基础款的凉拌海带炖海带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弄的海带甜品。

    陆岙打死都想不到海带这玩意还能做成甜品。

    翁谦打电话让他供应新的海带。

    听到陆岙的疑问,翁谦洋洋得意,“只是华夏人不用海带做甜品而已,其他民族还是比较擅长用海带,海带处理好了也不难吃,像做甜咸口的肉松蛋糕加点烘焙过后海带粒就很解腻,还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陆岙还是想像不能。

    翁谦道:“等我们的人过来运海带的时候给你带点尝尝,你就知道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让他们约个时间。后□□不行?”

    “后天应该不行,大后天吧,后天我约了教授过来我海洋牧场里考察,暂时还要多留点海带,不能全割完。”陆岙道,“你不派人过来也行,到时候我直接发快递到你那里,用最快的快件,一天就能到,不比你亲自派人过来跑一趟慢。”

    “不是这个问题,既然决定要长期合作,我们总得商量一下价格跟基本的供应数量吧?”

    “行,你先说你打算出多少?”

    翁谦叹气,“都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嘛,你让我先说,我说完了,你嫌价格低,直接跟我说不卖怎么办?”

    陆岙低笑了一下,“这倒不会,不为难你。”

    翁谦认真考虑过他们的合作方式,他知道陆岙不缺钱,而且很不缺,一般的合作方式根本没法打动他。

    想了想,翁谦说道:“我们采用分成的方式可以吗?你供应原料,我出手艺和渠道,然后我们五五分成。”

    陆岙诧异,“这么大方?”

    这个分成方式几乎等于翁谦在陆岙打工了。

    翁谦跟家里商量好这个分成方式的时候,心也疼得直滴血。

    这也没办法,陆岙有独家配料,这是无可替代的优势,他们必须让出足够的利润,双方才有可能长期合作。

    他们也没吃亏,有一两样秘方握在手里,他们酒店就比别人的酒店多了几分优势,综合评定下来能给他们加不少分。

    况且他们还想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这边让一让利以后才好开这个口。

    翁谦深吸一口气,“小陆哥,你可别提醒我了,这个分成方式我现在都想吐血了,看在我那么有诚意的份上,你以后有什么好东西多考虑考虑我行不行?价钱我们会照常出。”

    陆岙笑:“如果是合作伙伴,自然有合作伙伴该有的待遇。”

    翁谦果断录音,言语里敲实,“我录下来了!那我就先为你这句话高兴了,等你海洋牧场产出之后,我们再来仔细商谈。”

    “好。”陆岙道,“既然分成方式已经定下来了,你也不用特地派人过来,等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早上,我有空的话去割点海带,直接用快递发给你。”

    “行,这个没问题。其实我让人过来,主要还是想跟你签一版合同,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们就一次一次算吧。”

    因为这段时间要卖海带,陆岙经常寻思海洋牧场的时候,就会悄悄给这些海带补一波生命力。

    这些海带们长得非常好,肥厚茂盛,像雨后疯长的蘑菇。

    陆岙自己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以前也有给别的生物补充过生命力,比如他给地里的蔬菜就用过一两次,蔬菜也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他自己琢磨半天,又跟宋州说了声。

    这可能是龙的本能,他本身就有庇佑海洋生物的功能,这其中也包括植物。

    陆岙很快就顾不上琢磨这些,他得先忙海洋牧场的事。

    这天一大早,他开车去县城里亲自接黄宁纳。

    黄宁纳今年还是沿袭去年的策略,大学里的教职工作没辞掉,只是尽量将课排在三天之内,然后将时间空出来,每个星期坐飞机飞过来这边研究珊瑚。

    陆岙能约到他就多亏了他这种工作狂作风。

    黄宁纳已经五十多了,精力还是很充沛。

    为了节约时间,他后半夜就去了车站,车上睡一觉刚好一大早,就到了偃东县。

    陆岙开车去火车站接他。

    陆岙听到广播通知黄宁纳那趟车到站了正想打电话,就见黄宁纳汇在人群中大步走出来。

    黄宁纳捏着自己的后脖子,一见陆岙便说道:“你们这里空气不错啊,一下车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几分。”

    陆岙道:“可能除了空气之外,还因为我们这里比较凉爽。”

    “这也是,我在黔明穿两件就行了,在这里得穿三件——一件打底,一件毛衣,一件外套,要不然顶不住。”说着黄宁纳看了穿t恤长裤加薄外套的陆岙一眼,羡慕道,“年轻人就是火力壮啊,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也这样穿,哪怕下雪天,毛衣都用不着上身。”

    陆岙笑笑,没说话。

    他不是人类,本来就不怕冷,只不过相对于湿冷的空气,他更喜欢暖洋洋的太阳而已。

    “我们县里有几家早餐做的不错,我带你过去尝尝。”

    “不尝了,在路上随便买点东西吃吃就行。我们先过去看看你的海洋牧场是什么情况,我老早就对你的海洋牧场很好奇,一直没能抽出时间。”

    陆岙闻言便去给他买了汉堡豆浆等。

    相对于普通的粥粉,汉堡有菜有肉,淀粉不会过高,更符合人类的健康需求。

    黄宁纳对这种简易食品也很满意,他一边吃一边含糊地问坐在驾驶座的陆岙:“你的海洋牧场开了那么久,有没有什么心得,或者有没有遇到什么样的麻烦,需要尽快解决的。”

    “暂时没有,一切都很顺利,也就是因为太顺利了,感觉心里有点没底,想请你们帮忙看一下,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隐患。”

    黄宁纳兴致来了,“这么顺利?就是你所有种下去的藻类和投下去的鱼虾贝类都完全没有遇上任何问题?跟野生的一样?”

    “对,基本和野生的一样,除了生长速度要比野生的快一点。”

    “这个就有些神奇了,我前阵子听你说你那牧场养殖的密度还挺大?”

    “有点,我原来是想着留点余地让它们先死一批,没想到基本上活了七成,这样密度就偏大了。”

    因为这个原因,陆岙只好私底下跟海豚们沟通,让它们巡视的范围再大一点,如果海参鲍鱼游出了海洋牧场之外的范围也不用去管。

    其中的锦绣龙虾和对虾可以多管一下。

    海洋牧场之外的海域不属于他的承包范围,不过根本没有人在他海洋牧场附近捕捞,他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偷鱼虾。

    这样的话,基本上等于他在公共的海域养自己的鱼。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大,他养的海参鲍鱼本来就属于自然界中可以捕捞的种类,到时候长大了,他去捞上来就行,万一真有品行不端的,也竞争不过他。

    黄宁纳听他说了海洋牧场的种种,越发感兴趣。

    等到了陆岙家,黄宁纳顾不上休息,将背包一放,就要跟陆岙去看他的海洋牧场。

    陆岙原本还想带他去附近逛一逛,见他积极,干脆直接带他出海。

    “黄教授,你现在的潜水技术怎么样,等会儿我们用水肺潜水,带你潜到海底里去看看?”

    “没问题,前天我还潜了水来着,我们尽管去。对了,我带了自己的潜水衣过来,你不用帮忙准备。”

    陆岙也不废话,听他准备好了,直接搬上气瓶开着三轮车带他去海边。

    从林满漳那里买来的二手小船一直停在海边,陆岙基本上每天都要开船出海,有这么一艘船停在那里,十分方便。

    黄宁纳在船上艰难地穿上湿式潜水衣,又背好气瓶,一边检查装备一边对陆岙说道,“总感觉你这一年来的变化特别大。”

    陆岙一愣,“怎么说起了这个?”

    “这不是没事聊聊天嘛。”黄宁纳笑了一下,“你看你这海洋牧场弄起来了,家庭问题也解决了,还打算承包个海岛弄酒店,一桩桩,一件件都需要大魄力,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

    “也没有那么夸张,主要是我爱人在后面帮了很多忙。”

    “你们两口子,这有什么好帮忙不帮忙的?”黄宁纳问,“我前两天听说你在申请海岛,你准备得怎么样了,生态评估做了吗?”

    “正在联系专业机构,我自己查看了一下资料,这座岛完全符合开发标准,到时候我到时候再请专业的检测机构提供相应的数据就行,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黄宁纳原本还担心他不知轻重,胡乱开发,听到这里之后松了口气,诚恳道:“看起来你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就跟我说。”

    “如果需要帮忙,我肯定不跟你们客气。”

    两人说着话,到了地方。

    陆岙三两下穿上潜水衣,背上气瓶,他坐在船头对黄宁纳说道:“我先下去看看。”

    黄宁纳连忙点头。

    陆岙往后一翻,干脆利落地没入海中。

    他昨天傍晚还过来看过,海洋牧场里一切正常,应该不会引来什么麻烦。

    透过潜水面镜,他一眼望到海底,随便一扫,就能看见好几只海参和鲍鱼。

    不远处还有点海星。

    海星是鲍鱼的天敌,陆岙却没怎么管,他打算模拟纯野生环境养殖这些海参和鲍鱼看,野生环境中自然包括天敌。

    只要海星不大规模爆发,他就不用特地去清除。

    海面下很平静,陆岙昨天已经跟海豚们沟通过了,让海豚们今天去远一点的地方游玩。

    现在它们果然不在。

    陆岙浮上去,“哗”一声露出水面,对黄宁纳说道:“底下没问题,很安全,我们可以下去了。”

    黄宁纳好奇地左右张望了一下,问道:“那底下有海豚吗?”

    “没有,海豚们今天不在。”

    黄宁纳也对海豚充满着好奇,听到海豚们今天不在,他心里还有几分遗憾。

    陆岙当作没看出他的意思,游到他旁边,对他说道:“你先下来,我引导你一起潜下去。”

    他赶紧说道:“好,你等一下。”

    他笨手笨脚往下一跳,溅起一大片水花。

    陆岙安慰他,“别紧张。”

    黄宁纳摆摆手,“我这个月潜水潜了挺多次,每次下来还是有点控制不住,还得再练练。”

    陆岙安慰,“术业有专攻。你的天赋技能不在这方面,不用特地为难自己。”

    “我先试试,说不定多练练就熟练了。”

    黄宁纳浮在海面上,四下打量,问陆岙,“这一片地方都是你的海洋牧场?”

    “对。我们现在站在中心的位置,这附近有六万多平方米的海域是我承包下来的。”

    黄宁纳一听这话眼里充满了羡慕,他也挺想包个几万亩海域作为私人研究基地,不过以他的钱包和学术地位来看,这辈子怕都是不可能了。

    两人继续往下潜。

    这一片海域的透明度很高,出太阳的时候,阳光能直接照到海底。

    这也是海带等生长得十分好的原因之一。

    黄宁纳潜下去,一眼就看见了底下的海带、海参、鲍鱼,他还注意到边上一点的位置,有一些珊瑚静静生长着。

    这珊瑚是他自己送的,他一眼就看了出来。

    黄宁纳瞬间眼带羡慕地转向陆岙。

    他总算明白陆岙说他海洋牧场里的生物长得特别好是什么意思了。

    都是同一时期培育出来的珊瑚苗,陆岙这里的珊瑚愣是比他实验基地里精心照顾的珊瑚长得好。

    别的不用看,光看这一点,黄宁纳就知道陆岙的海洋牧场差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