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势不可挡[快穿] > 第100章 第一百章
    孟则知也没想到能正好碰上一个癌症患者, 而他也正好需要一个踏板,加上王舅舅一家的人品看起来还不错,所以在王舅舅和王舅妈找上门来的时候, 他才会选择答应帮王舅妈治病。

    十五分钟之后, 孟则知挨根将王舅妈身上的针拔了下来,消毒之后收回到针包里。

    而后他回到座位上, 继续翻看他的医书。

    一旁王舅舅和王晓蓝也都默契地没有说话, 因为怕吵醒了王舅妈。

    虽然天桥底下本就人来人往,极度喧哗。

    就这样, 两个小时过去了。

    孟则知陆陆续续送走了五个病人,王舅妈也终于醒了。

    “我这是……睡着了?”

    说着, 她就要坐起身。

    王晓蓝当即扑了上去, 她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她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所以忍不住想到, 就连市医院的专家都不能让舅妈睡个好觉,孟则知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们可以试着相信一下孟则知。

    更何况她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 王晓蓝一脸希冀地看向孟则知。

    孟则知又给王舅妈诊了诊脉, 而后一连开了四张方子递给王舅舅。

    他嘱咐道:“标号一二三的方子, 是每天早中晚三餐要吃的药,四号方是每天晚上喝药之前给阿姨泡澡用的, 具体的熬制方法我都写在方子里了。”

    “抓药的话务必去药材市场里的济生堂抓,他们家的价格虽然比其他药店要贵一些, 但是药材的质量都很不错, 而且他们家没有假药。”

    “不过以后每天晚上还是要过来做一次针灸, 方子我也会适时根据阿姨的病情进行调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最多三个月,阿姨的病就能治好。”

    听见这话,王家人纷纷红了眼眶,再没有什么比王舅妈有救了的消息更让他们激动了。

    之后他们又是一番感激涕零不必再提。

    日子一天天过去,就在孟则知忙着和卢正初卿卿我我的时候,郑明朗终于从国外回来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不过是去国外出差了一个月,回来就被告知卢正初结婚了,而且结婚对象居然只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看着好友转发给他的卢正初的朋友圈截图,郑明朗一脸阴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旁的秘书当即说道:“因为时间仓促,所以只查到那个吕池之前在天桥底下摆了个小摊,打着神医的幌子诈骗。”

    “至于他为什么会和卢总走到一起……”

    秘书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郑明朗不会喜欢听这些的。

    果不其然,听见这话,郑明朗的脸色更黑了。

    不过——

    “诈骗?”

    秘书:“是的,他号称得了神医传承,所有的病都能治,而且前段时间刚刚收治了一个癌症晚期病人和两个尿毒症患者,可是据我所知,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学过医术,而且他还给那些患者指定了一个抓药的药店。”

    这不是赤/裸裸的行骗手段又能是什么。

    郑明朗:“也就是说,他现在是无证行医?”

    秘书:“是的。”

    郑明朗当即冷笑着说道:“派人去给他找点麻烦。”

    既然他得不到卢正初,其他人也休想得到。

    “这个——”

    秘书低下了头:“已经找过了。”

    他原本还想借这件事情讨好郑明朗来着。

    “因为吕池那几天有事,没有去天桥底下摆摊,抓不到证据,所以我就想撺掇他收治的那几个病人去举报他,结果我都把价格开到了一百万了,他们还是不答应……”

    也不知道吕池是怎么给他们洗脑的。

    “他们之后应该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吕池了,所以吕池现在已经不在天桥下面摆摊了。”

    因而现在想再利用吕池无证行医的事情找他的麻烦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秘书连忙加快了语速,试图将功补过道:“不过我还查到了一件事情,那吕池其实是吕小姐后母的亲弟弟。”

    郑明朗眉头一皱:“吕雨竹后母的亲弟弟?”

    秘书:“是的。”

    只是不等秘书将吕雨竹的详细计划告诉郑明朗,前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是吕雨竹到了。

    郑明朗脸上的阴郁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他原本也只是把吕雨竹当成卢正初的替身,但是随着吕雨竹的事业越做越大,他现在也不得不收起了对吕雨竹的轻视之心,更不希望他和吕雨竹之间的‘感情’出什么意外。

    毕竟明眼人都知道吕雨竹前途无量,而她将来会带着亿万家财嫁进郑家。

    所以吕雨竹到的时候,看见的就又是那个一丝不苟的郑总了。

    郑明朗当即站起身,走出办公桌,直接抱住了吕雨竹,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你怎么过来了,我本来还打算一会儿提前下班去你公司给你一个惊喜来着。”

    吕雨竹笑着说道:“我也是正好路过这里,所以过来看看。”

    “对了。”郑明朗说:“你送给我妈的生日礼物,我妈很喜欢,她让我跟你说一声谢谢。”

    听见这话,吕雨竹眼底的笑意顿时淡了不少。

    事实上,郑母一向看不上她。

    因为郑家是顶级豪门,而她只不过是个小平民,和郑家门不当户不对,所以郑母心仪的儿媳从来都是贤良淑德,能够相夫教子的豪门千金。

    所以即便外人都知道她已经和郑明朗在一起了,郑母依旧不竭余力地给郑明朗介绍富家千金。

    因而想想也知道,郑母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但吕雨竹只说道:“伯母喜欢就好。”

    因为她知道郑明朗这么说只是为了缓解她和郑母之间的关系,而夹在她和郑母之间的郑明朗其实才是最难的那个。

    说完,吕雨竹直接扯开了话题:“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然后她把她接下来准备对付吕家人的计划全都告诉了郑明朗。

    毕竟她是借着郑明朗女朋友的名义搭上的明世地产的老总的,如果不出意外,对方肯定也是会知会郑明朗这边一声的,毕竟这么好的一个卖好的机会。

    这意味着她要做的事情肯定瞒不过郑明朗,为了防止郑明朗因为不了解她和吕家之间的关系,而对此产生不必要的误解,所以她索性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听见这话,郑明朗不禁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他正愁没办法收拾那个废物呢。

    但他面上却不显,只说道:“吕德寿不配做你的父亲。”

    “他会后悔的。”

    “所以,需要我做什么吗?”

    吕雨竹心底一暖,她就知道,郑明朗永远是支持她的那个人,哪怕她做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是大逆不道,是狼心狗肺。

    “不用,我自己能解决的。”

    她忍不住把脸埋进了郑明朗怀里,柔声说道:“谢谢你,明朗。”

    郑明朗也跟着眯起了双眼。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

    吕德寿最近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先是小舅子终于懂事了,而且吃了他做的养生丸之后,吕德寿觉得浑身上下都轻快了不少,腰不酸了,腿不疼了,黑头发也重新长了出来。

    然后就是拆迁的事情了。

    等待了半年多的时间,村里拆迁的通知终于下来了,明世地产给的补偿很丰厚。

    所以一时之间,村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而吕德寿名下的土地和宅基地折算下来,更是至少能分到五十套房子,十一个门面,市值近一亿。

    所以吕德寿能不高兴吗,连带着他最近又敢去牌室打麻将了。

    看到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一众村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里酸的厉害。

    因为村里绝大多数人能拆到七八套房子就已经顶天了。

    而且吕德寿的变化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他们忍不住地想,难道吕池那个不成器的东西真的有学医的天赋?

    凭什么?

    连带着他们连风凉话也不敢说了。

    因为吕德寿现在底气十足,你敢说他家一句不好,他就敢天天在你耳边絮叨他小舅子以后有多出息,他分了多少套房……就怕膈应不死你。

    “哈哈,又胡了,自摸,清一色,快快快,给钱,每人三十。”

    吕德寿笑得合不拢嘴,再一看面前厚厚的一沓钞票:“哟,我这又赢了快一千块了吧,没想到我这几天的手气居然这么好,哈哈哈哈!”

    听见这话,在场的村民的脸色更难看了。

    吕德寿见状,笑得也更开心了。

    让这些家伙说他的风凉话,现在遭报应了吧。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突然冲了进来,然后直接跑向了吕德寿。

    他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德寿叔,你之前说吕池是在哪儿学医来着?”

    吕德寿一愣:“啊?”

    中年男人:“是不是找的隔壁柳市中医院的一个姓赵的主任医师?”

    吕德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对。”

    “哈哈哈。”

    中年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吕德寿不明所以:“怎么了?”

    就连在场的其他村民也纷纷看了过来。

    只看见中年男人直接把手机往吕德寿面前一怼:“德寿叔,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姓赵的被抓了,他根本不是什么中医院的主任医师,他就是个骗子,借着收徒的名义到处骗钱呢,听说上当受骗的有十多个人呢。”

    听见这话,吕德寿几乎是脱口而出:“不可能,我可是跟着去市医院实地看过的,那人就是中医院的主任医师。”

    “他是不是让你直接去中医院门口等他,你听见有人叫他赵医生,你就信了,然后他就直接把你带到了他家里。”

    中年男人说道:“新闻里都说了,他们就是用这一招骗人的。”

    “而且你知道吗,新闻里说的那十几个报案人里面根本没有吕池,我打电话过去问了才知道,吕池只去了几天就没去了,他这几个月压根就没在学医,你又被他骗了,说不定他现在正拿着你的钱在哪儿玩的欢呢。”

    “什么,吕池根本没有去学医?”

    吕德寿使劲摇着头:“不可能,怎么可能?”

    “那小池给我做的养生丸又怎么说,你们看,我额头上的皱纹都快看不见了。”

    在场的其他村民也都反应了过来,然后也都乐了。

    他们纷纷说道:

    “什么养生丸,我看你这纯粹是因为要拆迁了,高兴的。”

    “就是,我最近的高血压也降下去不少呢。”

    “再说了,这可是省台报道的新闻,还能有假?”

    “我就说嘛,吕池要是能上进,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

    听见这话,吕德寿的脸顿时就挂不住了,他想大声反驳,可是看着手机上的报道,他也知道,中年男人不可能是在骗他。

    因而一时之间,听着村民们明里暗里的嘲笑,难堪、愤怒……各种各样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他当即拿出手机,就要给孟则知打电话。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冲了进来。

    “吕德寿,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来人歇斯底里的声音瞬间就盖过了牌室里的喧闹声。

    村民们转头一看,来人可不正是一众村干部。

    吕德寿:“什么?”

    村长气急败坏:“明世地产的人打来电话说他们不准备拆我们村了,就因为你们一家得罪了他们的老总。”

    “什么,不拆了?”

    原本还在看吕德寿的热闹的一众村民脸上的笑容直接就僵住了,而后一片哗然。

    吕德寿更是两眼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