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万物之神的黑月光 > 正文 第128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闭嘴——!”红发少女嘶声尖叫起来, 她瞳孔微缩,深呼吸了几口气,终于稍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狠狠地盯着叶瑟薇“你的言语还是这么肆意,丝毫没有对神祇的任何敬畏!你这样渎神, 神明是不会眷顾你的!”

    “是吗?你确定神明不会眷顾我吗?”叶瑟薇盯着她,不以为意地耸肩“但是刚才……我的言灵术成功了, 你的却没有。”

    红发少女神色一顿。

    叶瑟薇说的是不容反驳的事实。

    她攥紧了拳头,想要再说什么, 但显然,在这样令人羞愤又不解的事实面前, 再多的言语也是苍白。她脸上颓然和不可置信间或有之, 还不等她想出什么更多的尖锐攻击话语,叶瑟薇已经重新开了口。

    “所以, 认输, 还是死?”叶瑟薇耐心地重复了一次之前的话语, 她手中重新凝聚起了魔法长剑,指着红发少女, 在半空轻轻一划。

    红发少女当然不想死, 但她非常清楚,如果自己这样毫发无损地认输,尤其是输给这个过去她从来都看不起的叶瑟薇,不仅她自己不甘心,她也无法承受叶德莱家的怒火。

    她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在那一刹那有失控甚至主动向着叶瑟薇的剑锋撞去的冲动, 但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 用动作回答了叶瑟薇的问题。

    她的身影倏然在原地消失, 顷刻间便在高台上幻化出了无数交叠的虚无身影,真真假假,而这所有这些身影都在同一时刻做出了“攻击”的动作!

    无数条长鞭如蜿蜒的毒蛇般向着站在那里的叶瑟薇攻来!

    叶瑟薇没有动,甚至没有抬头,然而那样声势浩大的凌厉攻势却全数停留在了她周身半米处,再也无法寸进。

    被握在手中的长剑慢慢举了起来,叶瑟薇向着虚空的某个方向翻手划下,与此同时,她的魔法意识爆裂地直接席卷了整个擂台!

    虚影破碎,长鞭断裂,千万幻化出的交叠人影倏然消失,最后只剩下了隐藏在其中刁钻角度的红发少女真身,而那个方向——

    正是叶瑟薇刚才一剑递出的位置。

    剑光如璀璨星光,照亮了这一片天地,那样绮丽的剑光带着不可阻挡的杀意,劈天盖地地向着红发少女的面门而下!

    躲——快躲开——

    这个念头同时出现在了所有注视着这里的人眼中,但很显然,红发少女绝对躲不开这一击——!

    已经有人闭上眼,不想去看即将而来的残忍一幕了。

    一道身影突地一剑破开了竞技场擂台外笼罩的结界,悍然挡在了红发少女面前,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挡下了叶瑟薇的剑光!

    纯白色的长剑与剑光交错碰撞出了几乎能灼伤人眼的光芒,但毫无疑问,红发少女的命被保了下来。

    只是来人能够保她不死,却并未为她当下剑锋肆虐的伤害,红发少女长发被削断了一大半,四肢到脸颊都有不同程度的划伤,鲜血几乎是瞬间便染红了这一片地面。

    但她还活着。

    红发少女不可思议地抬头,她面前持剑的少年背脊挺直,一头柔顺却耀眼的金发被阳光反射出耀目的光芒。

    “乔……乔伊斯?!”她惊讶颤抖着喊出对方的名字“你为什么要救……”

    “别自作多情,我救的是欧斯卡纳人的颜面。”乔伊斯冷冷应道。

    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变故惊呆了。

    不光是因为乔伊斯居然枉顾规则悍然出手,更有他居然能够一击撕破擂台之外的结界!

    但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那道结界设置的主要目的是要防住所有的内部攻击,相对而言,外部的防御力自然要弱许多。

    只是即便如此,刚才那一瞬间的视觉冲击却也足够被所有人记住。

    乔伊斯冷冷地看着叶瑟薇“虽然在魔迪安大陆,但你到底还留着欧斯卡纳的血,竟然对昔日朋友下此狠手……”

    “没人管管吗?”叶瑟薇根本没理他说话,打量对面英俊金发少年的目光和看一截柱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就仿佛对方并不是自己曾经的未婚夫,自己与他并不相识、也不会被那样耀眼的英俊惊艳到,她环顾了一圈,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已经灌注了魔法,让几乎全场的人都能够听见“后勤组呢?风纪小队呢?裁判呢?结界破了不补一下吗?有人打破了赛场规矩,该怎么做,不用我说吧?”

    她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所有人耳中,魔迪安学生确实也觉得赛场临时的反应实在是慢了点,而叶瑟薇更是在短暂的停顿后,直接看向了旁边的裁判虚影,脸上带了点无奈和认真“您的投影真的只是注视效果的投影吗?难道就没有半点别的作用了吗?”

    魔法投影当然可以有很多种效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投射来一部分的实力,身为裁判,理应至少拥有这样的实力。

    但这个擂台的投影裁判,却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纵使叶瑟薇说出了这样的话语,也毫无动静。

    竞技场的看台上有了巨大的“嘘”声,所有学生在被乔伊斯的举动短暂地惊愕到后,也已经随着叶瑟薇的话语回过了神。

    无论这个欧斯卡纳人实力如何、外貌如何让人惊艳,但他已经毋庸置疑地打碎了赛场的规则!

    然而嘘声后,其他擂台的比赛依然在继续,甚至有魔迪安学生想要看一眼这里的动静而被欧斯卡纳学生抓住了破绽,一击击落擂台。

    “你在等什么?”乔伊斯的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个高傲轻蔑的笑容,他微微歪头“等有人来救你吗?来不及了。”

    叶瑟薇的脸上没有露出乔伊斯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她在说完刚才那些话后,就一直静静地站在原地,在一直都没有等到想要的回应后,她若有所思地收回了环顾四周的视线“原来如此。”

    她垂眸,在竞技场所有学生都在错愕怎么会没有人管这件事、窃窃私语的同时,她的手心开始有璀璨的魔法光芒凝聚,巨大的魔法长弓在她手中成型,她抬手挽弓之时,手中已经同时捏了三只魔法长箭。

    “我当然不是等人救我,我只是在等或许会不会有说法。”她的箭尖对准乔伊斯,微微抬起下巴,然后露出了一个讥嘲的笑“没有人可以救我,只有我可以救我自己,这一点,从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了。”

    她的话语并没有压低声音,甚至没有掐灭让全场都听到的魔法效果,大家还在愕然她这句话中的语意,叶瑟薇却已经松了指!

    乔伊斯在她拉弓的时候就有所防备,三箭连发,他却并没有半点惊慌,神殿的神术附加效果他自然非常熟悉,毫无疑问,这只箭上一定有神殿的魔法幸运值附加和武力加成效果。乔伊斯并不大意地闪烁身形避开的同时,横举起了胸前的长剑。

    汹涌的魔法光泽在他身前涌现,然而他才刚刚凝聚出魔法一击,眼前突然有寒芒闪过。

    他竟然并未避开那三支箭!

    乔伊斯神色一凛。

    他之所以站出来,就是因为他已经摸到了高级魔法师的边,在同级生里面已经算得上是战力天花板的存在,而他自信叶瑟薇绝无可能与他抗衡!

    然而此时此刻,他的心底突然有了一丝不确定。

    刚才叶瑟薇的那一剑……难道竟然并没有尽全力?而现在这三只箭矢,他竟然有了一种自己难以避开的感觉!

    拥有追踪效果的箭矢自然是附着着某种武技,乔伊斯在不断变换身形躲开的同时,回身在箭矢上扔了若干个消弭这样武技特效的神术,而叶瑟薇的声音如影随形地继续响起“至于刚才你所说的朋友?你对朋友的定义原来是这样吗?”

    “两面三刀,血口喷人,卑鄙无耻,不惜用最恶毒的话语来诅咒我、诋毁我、甚至想要毁灭我。”叶瑟薇单手在虚空中一抓,手中浮现出了一柄巨大的魔法杖,向前一步,少女长发无风自动,向后飘扬而起,与此同时,她的面前倏然出现了领域之力!

    “黑暗禁锢。”

    乔伊斯在叶瑟薇声音响起的一刻,心底就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然而身后三只箭矢如影随形地逼近,将他所能躲避的方向非常精妙地控制锁定在了某个位置!

    金发少年避无可避地一脚踏入。

    铺天盖地的黑暗顷刻间淹没了他的身形。

    而三只箭矢也倏然没入了那一片黑暗之中。

    “大魔法师……”乔伊斯瞳孔微缩,不可置信地回头,然而视线里只有叶瑟薇的苍金色长发一闪而过,随即便只剩下了无边的黑暗。

    没入领域之间,他的脸上倏然出现了痛苦之色,显然是在绝对的领域之中,不可控地被箭矢没入了体内。

    领域之内,当并不拥有足够撕破领域的力量时,就只能被领域的力量完全支配。

    “犯规——!这是犯规——!”有欧斯卡纳学生激动地跳了起来“这是大魔法师的领域之力!说好的这是新生比拼,新生怎么可能会有大魔法师的出现!不,别说新生,哪怕就是高年级,又有几个大魔法师呢?!”

    “别人也就算了。”叶瑟薇维持着身侧扭曲的领域之力,轻蔑地看向那个方向“我是谁,你难道不认识吗?我是不是新生,我到这里才多久,我以前的实力如何,没有人会比希西底彻金色神殿的人更清楚了吧?”

    她抬起手,黑暗禁锢的领域随着她的动作翻转涌动。

    虽然乔伊斯早就已经定下了婚事,但这并不妨碍暗自爱慕他的人非常多,看到叶瑟薇的动作,有人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叶瑟薇,你住手!乔伊斯只是上去阻止你杀人而已!你——你放开他!他之前可是你的未婚夫,你对他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叶瑟薇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能说出这样无耻又强盗逻辑的话语出来。

    她并不怎么愤怒,甚至有点想笑。

    所有人都在等待她的回答,但站在众人视线焦点中心的少女并不为所动“他是死是活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他先违背规则站上来的,既然站在了这个擂台上,自然就要服从擂主我的规则。如果你想替他出头——当然可以,来挑战我,赢了就可以。”

    “至于你的问题,我可以用立刻杀了他来回答。”叶瑟薇的脸上带着奇异温柔的微笑“需要我现在就回答你吗?”

    出声的女孩子面色发白地看着她手中的魔法杖和展露无余的大魔法师实力,她动了动嘴唇,拼命摇头,却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为暗自爱慕的人搭上性命。

    “没有人来管一管吗——!”少女的呼喊里夹杂着哭腔,她环顾一圈,却发现周围的魔迪安学生早在之前乔伊斯破开结界却无人插手后就已经沸腾愤怒了,此时此刻见到乔伊斯被反制,不仅没有任何想要帮忙,反而欢呼声更盛。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这才发现,无论是哪一方,整个竞技场里,竟然没有任何一名像是老师亦或是负责人的身影!甚至连之前的安保人员都齐齐停下了动作,很显然,那些安保人员竟然都是魔偶,而此时此刻,这些魔偶虽然还在完成秩序维持的任务,但动作已经明显地出现了某种不协调感。

    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伴随着某种无可言说的大恐怖,甚至让人不敢向着某些方向蔓延出任何念头。

    “叶蒂丝!”少女的余光里倏然出现了一抹端坐的漂亮背影,她不管不顾地大神喊了出来“那可是你的未婚夫,你难道就要这样看着他去死吗——!”

    叶瑟薇收拢五指的动作微顿,她饶有兴趣地看向了叶蒂丝的方向。

    她很好奇,这位叶德莱家真正的神女,会如何应对现在的场面。

    更重要的是,她直觉,如今竞技场里这样混乱无序场面的真相,一定与开启神魔之门有关,而开启的关键,极有可能就在这位看起来镇定从容过了头的真神女身上。

    被这样大声地点名,叶蒂丝显然并不打算装聋作哑。

    她优雅自若地起身,抚平衣角好丧并不存在的褶皱,灿若朝阳的金发柔顺地垂落至腰际,然后,这位嘴角始终都噙着高傲温柔微笑的神女,终于第一次与叶瑟薇四目相对。

    “那就让他……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