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主神空间回来了 > 第96章 丢了
    唐嘉嘉没有去问这位幸运儿的名字, 想来能不被有后台的人替换掉,本身可能也有点背景,再加上凭借人气能爬到出道位, 还是有点水平的。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 一个六个人的团里,事实上只有他一个是正常人类吧。

    “小金啊, 你的恶趣味可别随便发作, 想想都太吓人了。”唐嘉嘉说。

    以前在噩梦空间执行任务的时候,小金偶尔就会恶趣味发作, 拿傀儡去吓吓人,但那时候反正也不怕有什么后果, 因为任务结束了他们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这次可不一样,他们可不会再离开现实世界了。

    小金立刻回答,“我心里有数啦, 哪怕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也不会发现任何问题的。”

    成团之后是要一直住在一起的, 每天的相处时间除了睡觉那真的是朝夕相处了, 小金的扮演十分完美, 但这种朝夕相处之下, 难保不会有那么几个瞬间感觉上怪怪的。

    如果小金再恶趣味一点,搞出几次五个傀儡的同步行为, 比如突然同时盯着这位成员看,突然同时莫名其妙笑起来, 突然像是卡故障一样同时做出诡异的动作……

    别怀疑, 小金真的做得出这种事。

    那这位可怜的平凡人正常的男团宿舍生活, 可能就要变成恐怖片氛围了。

    唐嘉嘉摇摇头, 叹了口气,回到群里将新闻地址和内容同少女们说了一下。

    “我就说嘛,他的人气虽然还可以,但绝对没有第一那么高的。”秦秋侠说。

    哪怕这话马后炮了,却是事实没错。

    少女群里没有这位做票上去的家伙的粉丝,所以对于他被踢出团倒是挺喜闻乐见的。

    “六个人我觉得也差不多了,这样每个人分到的资源还能多点,别看男团都讲究什么团魂,但是啊,任何团都不会有什么公平可言,一些很红的团里的背景板成员,单个拿出来说不定都没什么人认识,尤其是人多的团。每个成员之间既是合作这也是竞争者,这走了一个c位对其他成员来说都是大好事,哪怕轮c也好啊。”徐薇薇很冷静理智地说。

    唐嘉嘉没想到追个星尤其是这种团体还有这么多讲究,她对这种事是真的不了解,以前的她根本没有那个条件追星。

    紧接着第二天一早,秦秋侠就在群里发了一张表,“第一个月的行程已经出来了哦,看这排得满满当当的。”

    她是在上学的路上发的,秦秋侠爸爸送她去学校,她没有像平时那样坐在车上再小眯一会儿,反而刷着手机,看了看论坛新翻译出来的新闻。

    “正常啊,这选秀非常火,团的关注度也很高,刚出来正是需要密集活动的时候。”钟棠这位学霸少女居然已经到学校了,因为还早,她在教室里玩手机呢,她四周围了一圈的同学,正在疯狂抄她作业。

    徐薇薇回复,“你快到学校了吗?”她问秦秋侠。

    “快到了,真是困死我了,昨晚睡得有点晚了。”一边说困,一边还兴致勃勃地刷着论坛,这大概就是追星少女的精神了。

    唐嘉嘉看到她们聊天的时候已经是在教室坐下来之后了,“大家都很精神啊。”

    确实以行程来说,那张表真的是满满当当,估计刚出道这几个月,那位普通人成员会非常辛苦的。

    对于傀儡而言,一天24小时不睡觉也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们又不是真的人,即便是傀儡需要小金操纵,但小金本人是超凡者,在宅着不动的情况下,他的消耗很小,本身不太需要多少睡眠,可普通人不一样,这种程度的密集行程,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有压力的。

    “啧啧,真可怜。”本该是个成员之间相互扶持还没同甘先要共苦的环节,然而真正苦的只有他一个。

    想想,也是很令人抑郁的现实。

    没过多久,贺老师就走了进来,先是念了一下这一周的艺术节活动,除了两个活动需要他们去做观众之外,其余基本和他们无关,是否参加遵循“自愿”原则。

    下面有同学撇撇嘴,“自愿个屁,都是上课时间,要‘自愿’先要看看上课的老师放不放人吧。”

    他同桌一本正经地说,“你到学校里来是为了参加活动还是为了学习?”

    “高中生当然以学习为主。”另一个同学学的是袁老师的语调。

    袁老师这种一切以学习为主的老师,当然是不太喜欢艺术学这种耽误学习的活动的,贺老师和她说了学校选送他们的节目去电视台的事,还让袁老师格外不开心,甚至还去找校领导谈了谈。

    都是高中生了,临近期末考试的时候搞参加这种活动也太耽误事了。

    当然,校领导将她安抚回来了,他们觉得这是个为校争光的好机会,再说了,孩子们才高一,也不必要这么紧张嘛。

    于是,学校的艺术节进行得如火如荼,学生们却几乎不受影响地正常上课,除了分批去做做观众放松一下之外,该干嘛干嘛。

    正如袁老师说的,高中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的。

    唯有高一2班的学生很苦逼,每天还得抽出一点时间来巩固记忆,幸好本身已经是练得很好了,课间时间列队出去打上两遍,没什么问题也就回教室了,只是为了让他们不忘记动作,而不是又要从头学起,这强度大家倒还是能接受的,不太耽误什么。

    直到电视台第一次通知他们去彩排,大家才有了实感。

    “快点,赶紧到校门口集合,电视台那边给我们安排的彩排时间比较早,这样还可以赶回来上下午的课。”贺老师喊着。

    徐薇薇和凌晓楠抬起头来,欲言又止,她们很想问自己能不能跟去看看,但心中清楚基本是不可能的,只能眼巴巴看着其他人跑了出去,只留她们两个孤零零地坐在教室里。

    同学们一边拎着武功服匆匆往校门口走,一边互相聊着天。

    “那天贺老师还说什么学校只是推送,不一定能选上呢,我看那天就定了我们能上吧。”

    “我看也是,这还没几天呢,就通知我们去彩排了……”

    “嘻嘻,下节课本来是数学课啊,袁老师肯定气坏了。”

    “你们看看下午的课表啊,不出意外我们的美术课没了,袁老师肯定会出现在教室的。”

    “……”

    以袁老师的性格,缺了的课一定会补回来,所以说,这个猜测是十二分有道理的。

    贺老师这会儿和顾不上管大家聊天的事了,她走在唐嘉嘉身边,“今天彩排主要是走位,适应一下舞台,到时候你要看看有没有哪里有问题的,有问题要提早提,电视台那边还能改一下舞台设置,要是这次不提下次想改也改不了了。”

    唐嘉嘉点点头,“我知道了。”

    其实他们这节目对舞台的要求不高,只要够大就行了,要是舞台不够大他们站得不开,这动作就容易打到其他人,而出于唐嘉嘉的要求,每个人的动作都要做到位的话,力度可不算轻,这要被打到一下绝对很疼,哪怕是女生那么给你来一下,都不是随随便便锤一下的问题,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表演的效果的。

    大家跑到校门口,果然已经有大巴车在等着了,同学们争先恐后地爬上车,因为贺老师一直在和唐嘉嘉说话,唐嘉嘉也不好抛下贺老师自己上车吧,等到其他人都上了车她才上去,那边秦秋侠正朝她招手呢,背后的贺老师的声音就传来,“唐嘉嘉,你和我就坐在第一排吧,一会儿下车我给你介绍下电视台那边负责舞台的人,有什么问题你不用怕,直接和他交流。”

    秦秋侠迅速偃旗息鼓,唐嘉嘉无奈,只能和贺老师坐在一起。

    从和平中学去首都电视台并不远,事实上这两个地方只隔着几条街,大巴车拐几个弯就能到,可惜的是首都的路况一直不算好,这会儿正是早上九点,早高峰还没完全结束,于是,毫不意外他们就这么一路堵着往电视台挪去。

    唐嘉嘉注意到路上贺老师一直在看时间,恐怕是担心耽误了和电视台约好的时间。

    但这堵车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耐心一些。

    幸好本身比较近,即便是有些堵,还是没花上太多时间就到了电视台门口。

    大家几乎都是第一次到电视台来,新奇压过了紧张的情绪,顿时车内嘈杂声大起。

    “大家赶紧下车,不要乱,列好队!”贺老师又喊着。

    做班主任,尤其是在这种状况下,是真的挺费嗓子的。

    电视台这个晚会节目组早有个人在门口等着接他们了,唐嘉嘉一看,这戴着工作牌的女孩子看起来很年轻,套着一件显稳重的黑色长款羽绒服,却还带着点儿青涩气质,大约也是刚工作不久的新人,一见他们到了,她也是狠狠松了口气,恐怕也是很担心他们迟到的。

    贺老师先上去和她说了几句话,她看了看这黑压压的一片学生,看着他们脸上的兴奋神色和热烈的聊天氛围,顿时也是有点头痛。

    人越多,越是不好管理,要都是成年人还稍微好一些,这都是十六七岁精力正旺盛破坏力不小好奇心也强的高中生,带进去之后要是乱跑乱闯,那可是麻烦大了。

    唐嘉嘉一眼就看出了这年轻妹子的想法,她瞥了一眼这位的工作牌,竟然还是个本家,她也姓唐,叫唐榕,尽管在唐榕心里头,高一2班的这群同学是个大麻烦,但唐嘉嘉也承认她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连唐嘉嘉自己也没信心同学们都能乖乖呆着不惹事。

    刚刚她就听到有几个同学在悄悄讨论这次晚会有什么什么明星,他们能不能偷偷溜出去找人家签个名什么的。还有同学在说电视台第一次来,不知道能不能参观一下……

    总之,要看好大家,还真得花点时间和功夫,不怪人家头痛。

    唐榕确实是有点焦虑,她一边领着人往里走,一边在盘算着能不能找谁来帮帮忙。

    她才刚进电视台,谈不上什么人脉和资历,在对接各个节目的时候,和平中学的这个节目当时就已经是烫手山芋,大家都推来推去才落到她这个新人手里。

    要是做好了,大家都会觉得这是应该的,要是做不好,绝对会挨一顿数落。

    “大家注意着点啊,别掉队,电视台里面比较大,免得等会儿都找不到地方了。”唐榕喊了一声,然而同学们该说话说话,根本没人理她,她只能求助地看向贺老师。

    贺老师原话吼了一遍,大家顿时安静许多。

    原本贺老师和唐嘉嘉一起走在队伍最前面,走了一会儿贺老师往后看了看,“算了,我走到队伍最后去吧,免得有哪个掉队了我们没发现。”

    唐榕赶紧点点头,“好好好,麻烦您了。”

    贺老师一边往后走,一边重新点一边人数,哪怕下车的时候点过了,这会儿在点一遍也是为了安心一些。

    哪知道这一点,果然出现问题了。

    唐嘉嘉往后一看,贺老师的脸色阴沉,迅速又走了回来,对唐榕说,“少了两个人。”

    说句实话,57个学生少了两个,那是真的非常不明显的。

    明明在门口的时候,人数还是对的,一个都没少,大家列着队进来的。

    ……这两个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这么悄悄地……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