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老子是魔法少女 > 正文 第194章 上面的大佬们下了
    城市上空, 回荡着属于魔王的声音“……人类仅存的唯一希望,魔法少女啊,你们会怎样来应对呢?如果想夺回安逸的生活, 就通过传送门来打倒我吧!”

    燕无羁望着大街上乱成一团的群众, 面皮隐隐抽搐。

    恕他直言……

    经纪人先生,虽然只在预约ical 行程的时候和你见过一面, 但不代表带上桃心面具就没人认得出来你了啊。

    这样请人赶紧来老巢打自己的反派, 居然是真实存在的吗?

    还有御翔桃拾同学,为什么每次被抓的都是你?

    你对这个世界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大哥感觉自己的吐槽能量在大骚乱出现的时候诡异地达到了顶峰。

    大街上到处都是三种颜色的肌肉嘤嘤怪, 它们对路上的行人“上下其手”, 以至于整条街的画面都有些不可描述。

    传送门中不断射出的光线,令世界越来越快地向偷工减料的画风靠拢。

    燕无羁站在自家咖啡厅绝对时空防御的结界里, 心情复杂而微妙。

    这就是传说中的“降维打击”吗……

    总感觉好像见识了不得了的东西。

    各大电视台的屏幕, 都变成了魔法少女☆老子先生和魔法少女☆喜欢咲先生深入敌营的实况转播,这令燕无羁莫名产生一种错觉

    这仿佛是经纪公司为了捧红新人、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手段……

    对了,上次和老子先生分开的时候,好像也有听到奇怪的快门声……

    燕无羁脑后落下汗来。

    ……难道是认为他的变身过分强大可爱,抢了二位的风头, 所以才迫不及待要放大招吗?

    经纪人先生……您真的不用把他当成手下偶像的竞争对手的……

    他对这种声望,完全没有任何追求啊……

    大哥深深叹了口气。

    这种时候,似乎也不应该再出手妨碍二位兄贵高光时刻。

    燕无羁犹豫了一下,默默决定趁早关门休息,把店外的这些破事都当做没看见。

    反正两位魔法少女已经出征, 这样大血本的转播, 通常情况下绝不会出现直播事故。

    所以, 正义的魔法兄贵一定能够解决boss。

    燕无羁这么想着, 关门走进咖啡店。

    刚把玻璃店门带上, 一抬头,就看见和服松松垮垮的银仙抱着丐萝手办从二楼下来。

    充分休息了一整天,银仙总算恢复了一点体力,不过拖着病体的狐狸就算化成了人形,看上去也仍然有些虚弱。

    蓝色的和服领子掉到了肩膀以下,狐仙柔软的长发沿着脖颈和锁骨松垂下来,他揉着眼睛,带着沙哑的嗓音软绵绵呼唤道

    “燕桑?”

    “……”燕无羁没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该说……真不愧是狐狸吗?

    这家伙虽然是公的……可是出乎意料的比女孩子还要诱人啊。

    燕无羁一下子就忘记了自己刚才想做什么。

    他怔了几秒,四肢僵硬道“……你感冒好点了?”

    狐仙没精打采点了点头,一对兽耳看上去也软哒哒的,因发烧而染上红晕的脸颊柔和了气场,反而让这张原本就过分好看的脸更加具有杀伤力。

    燕无羁骤然意识到狐狸的可怕。

    他一个用二十五年人生实力验证“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的终极注孤生,竟然……有一瞬间感觉狐狸很可口。

    诱受他并不是没见过,像他队友秀爷那样的,禁欲的和尚都能被诱破戒去,可燕无羁也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银仙刷新了大哥对美色抵抗力的自我认知。

    可怕的不是诱受勾引,而是诱受天然诱而不自知。

    华国人均白毛控,银发美人加上病弱红晕、衣衫不整、兽耳属性n重暴击……

    燕无羁脸上没有任何异样,耳朵根却悄悄地红了。

    好在银仙精神并不好,并没发现这小小的细节。

    燕无羁给银仙倒了杯水,冷淡的语气将心绪掩藏得很好,“不赶紧好起来的话,是没有工钱还债的。”

    “……都是谁害的啊。”银仙吊着白眼翻他一眼,“要不是你那天晚上……”

    话只说了一半,银仙好像有些没脾气,将丐萝的手办又抱紧了些,看向一旁小声嘟囔道“早点说清楚我也不至于弄得这样狼狈……”

    “……”拜托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说这种语义含糊不清的话啊。

    燕无羁心情更加微妙了。

    这听上去就好像他那天晚上对狐狸做了什么似的。

    他本想说点什么,可一看到银仙红扑扑的脸颊和半露的肩膀,话就不由自主咽回了肚子里。

    燕无羁只好装作看橱窗外的风景,若无其事伸手帮银仙把和服拉上去,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的花圃道“既然还在感冒,就学会好好穿衣服。”

    银仙奇怪看了他一眼,并没察觉到气氛哪里不对。

    他任由大哥帮他扯好了领子,还乖乖道了谢。

    顺着燕无羁的目光看向外面的时候,画风突变的世界令状况外的狐仙全身一震。

    他意识到外面出了怎样的事,猛地从吧台座椅上站起来。

    燕无羁眼疾手快扶了他一下,但银仙的心思全在突然到来的危险上,并没注意到店长的体贴。

    银仙好像很焦躁,急急忙忙想出门,燕无羁条件反射拽住了他,却被刚才还乖顺的狐狸瞪了一眼。

    燕无羁于是收回被瞪的手。

    “你身体还没好,要干嘛去?”

    银仙焦急撸起袖子,抄起武器平底锅“回神社一趟。外面这么乱,有个孩子有点在意……”

    燕无羁并不赞成病中的店员逞强出去,“乖孩子这种时候都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会出门的。”

    言下之意,大狐狸也该乖乖留在店里休养才是。

    银仙却非常坚持“不行,妖魔很可能会对有灵力的人类下手,那孩子总是一个人,如果害怕得跑到神社避难,我却不在的话——”

    “我去。”燕无羁言简意赅道。

    果断干脆又不容拒绝的强势语气,直接排除了所有不定选项的男友力,在这种时刻,给人超乎想象的可信赖感。

    银仙微微一怔。

    他诧异歪了歪头,“燕桑?”

    燕无羁平淡道“进过两次警察局的跟踪狂狐狸,不能给他任何机会和借口接近未成年。”

    “……我才不是那样的神。”

    “警署现在还压着你的案底。”

    “…………”

    燕无羁安慰似的揉了揉他的耳朵,毛茸茸的狐耳有种特别的手感。大哥强绷住表情,只把对这种手感的沉迷暗搓搓留在心底。

    “那孩子长什么样子,有特征吗?”

    银仙迟疑片刻,变出毛笔来写写画画了一会儿。

    一只黑发蘑菇头电波眼的q版少女出现在白纸上。

    “…………”燕无羁对狐狸的绘画功底表示深深的怀疑,“你确定你画的不是人偶手办而是人类少女?”

    银仙却对自己的画充满信心,“我的画技没有任何问题,她就是长这个样子的!我的神社很少有人来,她是少数会常来的客人……虽然每次来都是在大树下面钉草人,而且这么久了一次都没有召唤过我……但我已经将她的面孔深深刻在了脑子里,绝对不可能画走样!”

    “……”大哥勉为其难收起了这张惨不忍睹的画像。

    他认真对狐狸交代“好好回你窝里,养病顺便看家,不要给我惹麻烦。”

    银仙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咖啡店的坚固结界,银仙亲自领教过,燕桑的实力的确比现在的他要能打多了。

    不过毕竟外面有那么多妖魔……

    燕无羁淡淡瞥他一眼,过了会儿才道“不用担心。”

    他走出大门,想了想又折回来,脑袋从门缝里钻进来叮嘱“让你留在店里是让你替我照顾好‘小燕’,你要是敢擅自扔下她和店跑掉……”

    银仙这才明白自己的任务,被当做拖油瓶的心情一扫而空,立刻恢复了干劲“燕桑放心!”

    燕无羁点点头,终于真正离开。

    银仙格外慎重把丐萝“小燕”揣在怀里,看家犬似的,竖着耳朵在吧台坐了下来。

    好半晌,他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