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人生赢家[快穿] > 第704章 15 做霸总的日子
    木家主说着, 眼睛盯着瑞和。

    “木哥说笑了。”瑞和已经从彭祝安口中知道这件事了,这一次跟宋晋峦打架的人,就是在顾氏寿宴上大大咧咧地说家里老太太要为他爹娶顾雅宁做续弦的那个坑爹小子。“我这几年都没有结婚的念头, 什么兴趣不兴趣的,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木家主抚掌而笑:“那成,到时候如果有好消息, 你可一定要来喝喜酒。”

    “一定。”

    等瑞和一走, 木家主果然去跟木老太太说起这事。老太太很高兴,哼哼着:“偏你麻烦, 还专门去问人家,这有什么需要问的, 弄的跟人家不要了你才接手似的。”这话不好听, 木家主也不好跟自己老娘计较。

    “妈,我这不是不想落一个被人笑话的名声嘛,我年纪比顾二小姐大那么多, 顾家会怎么选想也知道。”两个家主争一个女人说出去好听吗?

    “好好,你稳妥周全。”木老太太又喜笑颜开起来, “顾二小姐真是好模样好气质, 正经古老家族出身, 教养有保障。你啊也任性好些年了, 娶了两个老婆都上不了台面,那些个明星啊歌星啊, 哪个压得住主母这个位置?闹得家里乱了好些年,我年纪也大了, 还在帮你操持内宅的事情, 太累了!这一回给你定一个真正的名门闺秀, 以后你那边的一大摊事就让你媳妇管了, 我要清闲几年咯。”

    “行,都听你的。不过婚事不是我们愿意就能成的,顾家那边不一定同意,您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怕什么?我敢跟你说,这事儿有八成能行,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宋晋峦与木家小子打架这事就算结束了,宋正格收到宁华楼那边的消息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根本不敢亲自去问长子详情。柳爱芬也松了一口气,木家小子被打活该,凭什么道歉?她已经逼问儿子,知道木家小子骂人的内容了,那小子太不像样了,嘲讽儿子穷酸样,笑话儿子是“小三的儿子”,还说她没本事,白养个儿子十七年连个族谱都捞不着,又夸她有本事,一女二嫁,一子俩爹,现实版的“灰姑娘带球跑”……难以想象一个大男孩为什么那么嘴碎八卦!

    其实她大概知道宋林岩的意思,明白宋林岩问儿子木家小子骂人的话是想找木家谈条件,争取将儿子打伤人的事情责任降到最低,可她真的不愿意让那些话让宋正格听见。

    她深谙向男人卖惨的精髓,更加明白宋正格这个人的性格,她明白木家小子骂她与儿子的那些话拿来卖惨不合适。嫁过人的事情终究是宋正格心里的一根刺,那是一个双标的男人,自己可以风流无边却要求女人对他忠贞不二。哪怕她已经将那段婚姻处理得干干净净,他们两人重逢时她早就离婚了,那段往事仍然不是他们之间可以随意提及的话题。

    柳爱芬在心里骂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她不觉得那段婚姻是污点,事实上她觉得那是她人生中最值得称赞回味的一桩成绩。她大着肚子找到愿意娶她的人,婚后将她的儿子视如己出,对她呵护备至,这样的好男人被她遇上了,还把握住了,一手烂牌重新翻身,她如何能不自豪并引以为荣?

    可惜为了让宋正格心中的芥蒂浅一些,她不得不歪曲了一些离婚原因,让宋正格对她心生怜惜。平常时候,她是绝对不会唤起宋正格对她嫁过人、儿子喊过别人爹这件事的印象的。

    好在宋大少爷没有逼问,不然的话她就麻烦了。

    听说大少爷已经从木家回来,事情已经办妥,她着实狠狠松了一口气。她不觉得这件事难处理,儿子没去其实问题也不大,大少爷是大家长,他去了不就行了。

    宋晋峦也放下心上的担子,能不去道歉他肯定不想去。

    这时候这三人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随着宋氏与木氏合作项目开启,两家的关系也阶段性紧密起来。木家那个小子吃了亏,被他父亲用一辆新款跑车哄好了,暂时没有再找宋晋峦的麻烦。不过这小子天生是个爱挑事的性格,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挖出自己同学亲妈的私事,还拿来做嘴炮工具。他爸说了,宋氏家主很有诚意,亲自代宋晋峦道歉了,他不好再揪着那件事。

    行,他不上场了,宋晋峦也别想好过。

    于是,上辈子两个不打不相识反而成为好朋友的两个大男孩彻底成了仇人,木家小子自己不动手,就让其他人来。他也没干别的,只将宋晋峦把他的脸打破相,结果龟缩在家,是宋晋峦大哥亲自上木家道歉,宋晋峦压根没出现的事情宣扬出去。

    “有这样一个弟弟,真的是太倒霉了。”

    “外头回来的也没什么,可教养跟不上就不好了……”

    不得不说,木家小子很聪明,他知道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最好面子。

    什么男生最让人瞧不起?那就是不负责任,像奶娃娃一样躲在大人背后哭唧唧没有担当的那种软壳虾。

    宋晋峦的名声一落千丈。

    本来嘛,大家对他的出身没什么看法,同学间不少人跟他一样,是从外面认回来的孩子,或者直接是姨太太所出之子,大家族嘛,这种事情不少见,宋晋峦其实并不突兀。木家小子欺负他,其实不少人觉得木家小子品行不好,少爷病,欺凌新来的同学算什么本事?

    结果木家小子带着一张毁容的脸回学校,那疤真的吓人,还是黑色的,据说是钢笔里的墨水残留。木家小子的确嘴碎,可宋晋峦因为口角就将人的脸划成这样,看来也不是什么可怜小白兔。再听说宋晋峦为了躲避道歉,假装生病躲在家里,让家里的长兄低声下气地去帮他赔罪,那就让人更瞧不上了。

    真是好一朵白莲花哦,心机真深。

    大家都知道,宋晋峦的大哥可是宋氏的家主,多少人都被家里长辈念叨过“你怎么不学学宋家的林岩,人家那才叫有出息!”最年轻的古老家族家主呢,可不是有出息么?有脾气不好的男孩直接呛声“宋林岩能做家主那是因为宋老爷子死了儿子不顶用才轮到他这个孙子,咱们家有这条件让我发挥吗?”然后被爹妈来个混合双打。

    宋林岩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再出色的孩子遇上宋林岩也稍逊一筹,少年们其实不喜欢他,那是一种又羡慕又仰慕又嫉妒的复杂感情。但就是这么一个高不可攀的人物被宋晋峦给连累了,大家既觉得解气,又觉得不舒坦,宋晋峦凭什么呢?

    等宋晋峦反应过来时,他在学校已经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他觉得困惑,可是没有人跟他说原因。他跟柳爱芬说自己的烦恼,柳爱芬哪里知道学校那帮孩子的心思呢?她以为是孩子的出身问题让人看不起了,借此再次委婉地向宋正格诉苦,隐晦表示了想要结婚的想法。

    结婚?不可能的,宋正格怎么愿意结婚?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结婚的。

    再次试探失败,柳爱芬心情很差,见宋正格心思浮动,又赶紧花心思去讨好他,更加顾不上宋晋峦了。

    没有人跟自己玩,宋晋峦低落了一阵子,反而被激起血性,不玩就不玩,他还要写作业呢!他憋着一口气,更加努力学习了。宋正格请来的家庭教师不停夸奖他进步快,柳爱芬听了终于开怀,宋正格也满意,奖励了宋晋峦一块名表。

    碧河长天园其乐融融,一家三口越发亲密,宁华楼里,瑞和拿到了一份资料。

    再过一天就是上辈子原身的死期了,不知道是缘分还是命运,这辈子瑞和并没有再跟顾雅宁有牵扯,自然也不可能再出国看对方的演奏会。不过巧合的是,国外的生意正好出了一点问题,他必须亲自过去处理,所以行程与上辈子重合了。瑞和早就让人盯着上辈子那个驾驶员,真的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盯梢,连对方一天上厕所几次一次多少分钟都盯得清清楚楚。

    没有问题,直到行程开始的前一天晚上,驾驶员那边还是没有问题。

    如果调查没问题的话,上辈子原身就是太倒霉了。

    “明天的飞行换一个驾驶员吧,再盯他两个月,如果没有问题就停下,再把他调离航班驾驶岗,安排别的工作给他。”瑞和做了决定。

    “是,先生。”

    第二天的飞行很顺利,瑞和顺利抵达目的地,在下飞机坐车前往住所时,他在网上查看海洋天气公告,果然看见上辈子原身出事的地方突发恶劣暴风雨天气,海域内有大雾以及大风,气象局提醒过路船只以及航班及时调整路线,避开危险海域。

    瑞和关掉页面,闭上眼睛养神,这一路他一直精神紧绷,终于可以休息一下。

    “宋林岩去了y国,这也是一次机会。”

    与此同时,顾雅宁收到了她父亲的电话,拿到了宋林岩在y国的下榻地址。